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南大张生”

南大张生:南京大屠杀期间,有个无名无姓的老汉奸,在大方巷帮日军辩认谁是南京本地人谁不是,不少混在老百姓中的军人就此丧命,不知其所终。还有,南京沦陷前,鼓楼最大百货公司老板在楼顶用手电为日军轰炸指示目标,被抓住枪毙。汉奸不问出身,如今沧海横流,汉奸们可以出动了。
南大张生:确实应当是出大事了:朝鲜人民军总政治局局长黄炳誓,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书记崔龙海,朝鲜劳动党中央书记兼统一战线部部长金养健,三人突访韩国,畅谈“朝鲜民族”在亚运足球赛上的胜利。针对小金的政变?二、三、四号出访,家里谁看?朝鲜外交和政治取向的重大变化可能性较大。@私家野史
南大张生:郭美美会是历史研究的好对象。我看好她成为孟姜女、莫愁女、赛珍珠、小凤仙之后,又一个能推动历史学改进方法论和认识论的传奇式人物。第一篇论文应该是《论郭美美和她的时代》,第二篇可以是《论郭美美争取存在感的后现代路径》,专著嘛,《Baby别传》。
南大张生:八年抗战是谁领导的,这还用问吗?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是谁领导的,这是另一个问题。领导抗战的,有没有把胜利成果拱手放弃,这还用问吗?49-50年间奠定现在中国版图的是谁,这还用问吗?学术上客观看待抗战其实不难。难的是政治决定---国民党是阿斗后人,捧不起的。
南大张生:想说蒋公爱国真的好难——69年12月,台外交部门对美将琉球归还日表示遗憾。但美安全密档(DDRS)显示:私底下,“蒋总统已经将声明提前通知了日本大使,并表示他希望日本政府不要误解或对此过分担忧。……中华民国的反应看似主要是为了平抚国内对中华民国获取琉球群岛主权抱有希望的人士。”
南大张生:前几天在先锋书店座谈“民国范儿”,私自定义其为“有钱、有闲、有趣味、不怎么鸟权贵”的生活样式,其构成则有中高级公务员、退休政客、帮闲和小K、成功的生意人、新闻出版人士、大中学校教员、娱乐圈人士,当然还有太太们、名媛闺秀。顶撞、批评权贵自然少不得,然而终究跟权贵脱不了干系。
南大张生:别以为犯傻只会是一个人几个人的事,几百万、几亿人一起犯傻都司空见惯。台湾学生反对服贸的根本原因,是他们失去前辈的勇气和信心。20年前去政大,三民主义专业的博士一毕业,卖了祖田到大陆做生意;到如今,早就不敢再和大陆的年轻人竞争了。如果说体制,台湾的体制培养一批尖嘴猴腮的嘴炮!
贺卫方V:【服贸争议】台湾发生的服贸争议以及规模巨大的抗议活动再一次表明,那里的许多分裂都与我们的体制问题关系密切。这样一个超级政治体和经济体,在没有基本的民主、法治与自由的前提下,即便是看上去对台湾充满温情的举动,也会引发满腹狐疑。释疑解惑的最好途径便是扎实的民主法治建设。
南大张生:台湾一帮愤青占领立法院,反对两岸服贸协议,一干艺人到场声援。此间很多人生气。我开心。15年前,台湾一著名报人告我:大陆不出大乱,15年后台湾经济就不值一提。如今台湾果能被挟持而自我边缘化,民粹必将更有市场。大陆再如约发扬民主、自由、法治精神,则再有15年,统一就真有希望了。
南大张生:猜:马航飞机上不明身份的乘客窃取了美国的顶级生化武器,想辗转通过北方某要地运到中东,不行则发动恐怖袭击。美国发现,要求马来配合,马来做正副机长工作,要求其关闭各种应答,在马来空军注视下飞往印度洋某偏僻的军事基地处理。转机过程中,飞机迷航坠毁。
南大张生:毛泽东:《大公报》、《中国青年报》的理论水平高于《人民日报》及其他京、津、沪各报,值得深省改进……(人民日报)只能算是二流报纸。”“过去我说你们是书生办报,不是政治家办报。不对,应当说是死人办报。”@人民日报 @大公网 @中国青年报
南大张生:如果今天再叫我写博士论文,我就写一篇《毛泽东论养猪》。在他看来,这是国家大事,政治局会上反复讲的。请懂的同学,背诵相关语录!
南大张生:1945年8月9日,《解放日报》刊登美国投下原子弹的消息称:“战争技术上的革命,原子炸弹首袭敌国广岛。东京承认广岛所有生物被烧死。该城烟火弥漫,高达四万英尺”。毛泽东看到,约见胡乔木等人,要求别夸大原子弹的作用。
南大张生:这世上,总有自认为不证自明、代表着不证自明真理的人。批判的武器,也会被被批评者掌握。美、俄之间,智慧与实力,都不需要中国置喙,中国人想清楚表达的是:台湾和钓鱼岛是我们的。@美国驻华大使馆
俄罗斯驻华大使馆V:我们不屑与低档次的宣传进行辩论。我们只想说: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我们再次与不可接受的对真理的傲慢和自以为是扯上了关系。关于遵守国际法和尊重其它国家的主权,美国没有、也不可能有对别人指手画脚的权利。如何解释对前南斯拉夫的轰炸,或者根据捏造的理由对伊拉克的入侵?
南大张生:毫无疑问,普京是个流氓。可是,谁不希望自己国家的领导是这样Man的流氓呢?
南大张生:冬奥会开完了。逼到墙角的普京该对乌克兰下手了。没有人能预料普京的手法、力度。
南大张生:国务院取消“重点学科”评比!这一番,学术江湖得起多大的风浪啊!http://t.cn/8FWTtif
南大张生:历史研究的双重标准——某处曾有“红太阳下的红罂粟”,乃因当时政府断了军饷、不得已而为之,自家战士干部确实没有吸食;某委员长,当年借“禁烟总会”之名,行鸦片专卖之实,据汪精卫1935年透露,其数额比政府军费预算还大。何故闻前者以为独得之秘,闻后者置若罔闻?
南大张生:【大人物都爱拆城墙】王正廷在奉化凤麓学堂读书时,一次在城墙上玩,不慎掉了下去,同学惊而四散,幸亏被树枝绊住,幸免于难。蒋介石知道后,要去收拾那些逃散而不知道救人的同学,王劝阻说,若非城墙,不会有事。蒋若有所思,此后北伐占领各处,拆了不少城墙。
南大张生:传统政治,可以归结为意识形态构建解释权和兵权。统治者用一套复杂繁缛的仪式来说明政治的合法性来源,比如祭天地。兵权则用来在意识形态遭受严重挑战时说明其不证自明。上述二权是所谓的顶层设计。财权则是以上两种权力的自然衍生品之一,其本质是政权控制下的资源分配方式。~~与@李冬君 商榷
南大张生:明治天皇也不是节俭建军模范啊,我被甲午神话蒙了多年——“日国皇居谒见所,乃向年建造。今日皇厌其湫隘,……固特命工部仿西洋式改造两旁回廊、花台、大殿各处,共增宽六百坪,大约落成后须费银二十余万也。”同天报纸载日本当年3月出口总值为1322289.95日元。《申报》1879年05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