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剿匪总队”

初心如磐七十载 | 洛阳公安首任侦察队长申中良 WeChat ID pinganluoyang Intro 洛阳市公安局官方微信平台。沟通交流,服务为民,平安洛阳... 更多
剿匪总队:狼闯进猪圈宣布:“跟我走,给你自由。” 猪迟疑时,被狼轻轻地咬住了左耳,狼尾巴拍打着猪屁股。猪痛并快乐着,出村。走了三里地,无边的夜色里,猪有点慌,开始挣扎。狼说:“亲,别叫唤,耳朵痛吧,我们改革一下,换右耳咬。” 狼尾巴拍得更温柔了,猪快活地哼了两声。一直到死,再也没吭声。
剿匪总队:我的偶像是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驾着七彩祥云来粉我,我猜中了开头,可我却猜不着这结局。他刚发了几条微博,又挂了,又挂了,又挂了…… @洪-智坤74 @一孔之见V8 @窈窕e老淑女 @林一民微博1 @放毒红领巾5 @百合-娘子-28世 @老沈再来32 @大清末年1910
剿匪总队:96年台海危机。你们说李登辉是汉奸,我信了;2004年民进党执政,你们说陈水扁是台独分子,我也信了;今天,你们懒得说了,直接封杀@洪-智坤70 ,我倒想说一句:台湾有蓝绿两条裤衩换洗,很干净;你一条红裤衩穿了六十多年,不嫌脏吗?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剿匪总队:推@洪_智坤72@林一民微博1 ,小时候 ,乡愁是一沓薄薄的钞票 ,我在这头 ,亲人在那头 ;长大后 ,乡愁是一张小小的选票 ,我在这头 ,大陆在那头 。而现在,乡愁是一堵高高的防火墙,我在外头,兄弟在墙头。未来啊, 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 我在外头 ,专制者在里头。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剿匪总队:路上有个粪坑,虚掩着树枝。甲掉进去,捏着鼻子爬上来,盖上树枝,走了;乙重蹈覆辙,脱身后,骂了句狗日的就回家了;丙眼神不好,也掉下去,上来后,立个警示牌,上书:前方有坑!丁径直朝坑走去,丙提醒他。招来臭骂:老子要吃屎,你管得着吗。乙是大众,丙是公知,丁是毛左。甲是谁呢?
剿匪总队:我玩微博不过半年,很温和的人,被逼成了转世党。第一次是在腊肉节,评论了一下毛,当场销号。隔了十天,改编了一下《东方红》,又转世了。第三次,完全莫名其妙,推了一车兄弟。结果自己掉沟里了。九一八最难忘,被毛粪举报,遭遇查水表。经历及教训,在长微博里。希望对兄弟们有帮助。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剿匪总队:此贴屡次被加密,你们怕什么呢?我是草根,不怕销号,不惧500次转发,不求死,不畏死。只想把亲身经历的事告诉网友,一个守法公民,因为说了几句实话,门外就响起了敲门声…… 没耐心的朋友请直接看最后一段,宝贵的经验。
剿匪总队:希腊神话中,一只神鸟生活在枯井旁,黎明时分,鸟儿欢唱,旋律动人,连太阳神都停下战车聆听。每隔500年,鸟就用树枝筑巢,在火焰中燃烧,另一只新鸟浴火重生,带着牺牲的鸟,飞往太阳之城。这只鸟叫不死鸟,不停地转世,不停地歌唱。向以@洪-智坤71 为代表的不死鸟致敬。
剿匪总队:敏感的帖子尽量用小号,避免无谓牺牲。我羡慕你们,从来没禁言过,直接销号。//@社区合作社: 我快七天了//@心香一脉美黛: //@林一民微博1:俺封号是跟坏了伴儿,与浦志强一起吃方便面,至于禁言,一次禁50天,哪像你们只禁言三两天[酷] //@煮V冰室主人的怒吼
剿匪总队:我玩微博不过半年,很温和的人,被逼成了转世党。第一次是在腊肉节,评论了一下毛,当场销号。隔了十天,改编了一下《东方红》,又转世了。第三次,完全莫名其妙,推了一车兄弟。结果自己掉沟里了。九一八最难忘,被毛粪举报,遭遇查水表。经历及教训,在长微博里。希望对兄弟们有帮助。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剿匪总队:淮北抗战老兵盖房项目进展通报:1、目前收到@无冕爱心网 善款3千元;2、老俩口及外孙女暂住邻居家;3、房子快加顶了,但推进缓慢。4、天冷了,老人盼望能尽快搬进新房。请求@愤怒的小鸟-广军@行者孙冕 先生能尽快拨付第二批善款,如有变故,请及时通知相关志愿者。
剿匪总队:内容不敢摘录,不怕加密、删帖、销号,怕查煤气。十年前的事,亲身经历。如果您没耐心,请直接看结尾几句话。
剿匪总队:被拘记者脖子上有勒痕?这两张比较清晰。确定不是红色内衣。@袁裕来律师 @崔小平律师 @陆伟民律师
剿匪总队:五毛 举报@右派工人,我支持被举报人,你也赶快来支持吧。 查看详情:http://t.cn/zRXuixb 五毛死全家!
剿匪总队:警察开着中联重科的奔驰,跨省抓记者。企业干了公安的活;未经审判,央视就迫不及待报道,宣布陈永洲有罪。喉舌干了法院的活;陈永洲采用中间人提供的稿件,署名发表。中间人干了记者的活。据说陈收钱了,中联重科和央视,你们在做义工吗?五毛欢呼雀跃,难道陈永洲操了你妈,干了你爹的活?
剿匪总队:古代一位帝王,生于扬州。某年,镇江和扬州之间修了座桥,名为镇扬大桥,并上报朝廷。帝王下旨:更名为润扬大桥。几天后,帝王参加开通仪式,计划从桥上走一遍,临近中间,太监提醒:前面是镇江。帝王一惊,马上折回。剪彩仪式开始,巡抚连呼三遍:恭请圣上下台,很刺耳。不久,巡抚被贬。
剿匪总队:寒流来袭,大v们冬眠了,五毛肆虐,营销逼上蹿下跳。自由派不断被封杀。抱团取暖吧。推最近转世的战友。@一孔之见v8 @放毒红领巾3 @蘊華II @窈窕e老淑女 @林一民微博1 @福耀大中华7 @中国特色鬼子梦_A @斧L幫 @參時說事30 @老汉推车V @老沈再来32 @刘书贵28 @刘永誌 @焦振予artist @春--雨3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剿匪总队:抗战时,《中央日报》副总编陆铿在报上发文,称宋子文的公司用了3亿贷款,举国震动。当时全国一共5亿外汇。后来发现小数点错了,只有300万,还是用来买军火的。于是找个不起眼的地方更正。这事说明:1、媒体敢揭丑,连国舅都不放过;2、错了更正,不用道歉,更不用担心报复,言者无罪。转自@故国如梦
剿匪总队:【50年代台湾土改】第一步,三七五减租。扣除成本25%,剩下收入地主和农民平分。二、公地放领。按一年农作物收入的两倍半作为地价,以10年按揭卖给农民。三、耕者有其田。政府收购土地,给70%的土地债券,30%股票。作为公地卖给农民。兑现了平均地权的承诺,又兼顾了效率,堪称土改典范。
剿匪总队:毛粪有三种:1、像蛆一样,在粪坑里拱,自娱自乐。没多大危害;2、满嘴喷粪,辱骂自由派。逮住机会就举报,这种是疯狗。3、动辄污蔑别人造谣,攻击体制,并向公安报案。以戴九日为榜样。这种毛粪是毒蛇!如一个叫警花mm的,相信很多兄弟被咬过。对疯狗,无需纠缠。对毒蛇,必须要打。
剿匪总队:一头母毛粪说:祖上几百亩良田被收缴,生活不再富足。父母挤在十几平方的陋室,但我依然是坚定毛粉,毛死了一家子,维护的是大多数穷苦人利益,有他外敌不能近身,贪官奸商不敢胡来。 每次吵架,我都给老婆看这段话,逗得她哈哈大笑,说:怎么会有这种傻逼!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