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书生老田”

视以色列,为什么在其猖狂的这些年,未能有多少触犯和伤及犹太人。这是为什么? 有博主@书生老田05 究其原因说:“不是IS善良,是其伤及不着。以色列严密的防范、发达... 更多
书生老田:正步走18世纪起源于德国普鲁士,希特勒上台后推广到德国军队,还要求集中营的犹太人也走正步,直至走向焚烧炉。二战后德国人把正步走作为纳粹德国的象征而予以法律禁止。俄国人从普鲁士人那里学到了正步,通过苏联传给中国。奥威尔说过,只有在那些平民不敢嘲笑军队的国家里,才可能实行正步走阅兵式。
书生老田:一边是天津爆炸案事前治理和事后处理的粗糙紊乱,另一边是抗战大阅兵每个人、每一步、每一方队的精益求精,以及提早的限行和各种防范措施的落实。这是皇权制度的最好的写照:但凡涉及民众的事情,能少用一份心思就少用一份心思,但凡涉及皇上的事情,能用十二分心思绝不用十一份。一骑红尘,只送荔枝。
书生老田:令家小弟近期成了中外媒体关注的焦点,但西方媒体关注点似乎不在贪腐,而是关注其透露出什么样的政坛核弹,以暴露中国政治的昏聩。其实了解中国政坛的实情,有时无需什么隐秘信息,那么多高官贪腐、奢靡、淫乱,九卿重臣、中枢命官、一届军委的总共两个副主席都贪腐,这样的糜烂,哪朝哪代哪国见过?
书生老田:有网友说今晨发的另一条微博看不到了,小秘书,您们辛苦了,大周末都起这么早。
书生老田:如果平西王胜了,上台一定会崇毛,张口闭口毛语录,学毛的手段压制知识分子,逮捕律师,纵容刀把子践踏法律,统一思想,舆论一律,限制人权和自由;重申国际主义义务,给第三世界大把撒钱,跟西方对抗;以改革之名掠夺民众财富,以反腐之名清除异己,以调控之名干涉市场经济。如此看来,薄其实没有入狱
书生老田:今上邀请昂山素季访华,似有和国内自由派知识分子修好之意。毕竟萱七条、红色基因、纵容毛派等让知识分子渐行渐远,而政坛争斗、深化改革、粉饰伟业等都需要知识分子,但真正的知识分子不是给两块糖就能收买的孩童,没点儿实的,依然向背。与其邀请缅甸的昂山素季,真不如释放国内的昂山素季更显诚意。
书生老田:改革开放初期,钻双轨制的空子和倒腾水货还只是官红二代涉足经济的小试牛刀, 随着康华、保利、中信等新型国有企业的兴起,二代们开始全面介入经济金融等领域;风波之后 ,特别是苏东剧变,使野狗不如家狗放心的论断得到了全面贯彻,从此,二代们借助国企巨轮,实现了对经济由涉足、介入到把控的转变。
书生老田:八零九零后尚且记着他们未曾经历过的事情,更有发言权的五六十岁人怎么可能忘怀!今天微博会以那部二战萨拉热窝电影的片段、《纪念刘和珍君》以及被删的微博,代表人们的记忆。人们寄希望于俗话“是非自有曲直,公道自在人心”和“人在做,天在看”,但更清楚:真相不还原,最终压垮的是掩盖真相的人。
书生老田:有时透过具体每个人生活中言行的状况,可以看出他生活在一个什么样的社会。如果说了真话就是犯罪,那这个社会一定充满谎言;如果坚持独立思考就成了异类,那这个社会一定死气沉沉;如果追求社会公正就要身陷囹圄,那这个社会一定充满邪恶;如果个人的财产和权利得不到有效保护,这个社会一定充满掠夺。
书生老田:能否保障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解决民众的温饱,创造条件保障民众获取财富,保障社会的基本稳定和安全,这些都是执政者的规定动作,做得好不好还不能单纯的纵向比较,而要横向比较。但是决定执政者历史地位的,不仅要看他的规定动作,更要看他的自选动作,即是否果敢推动国家走向现代文明,走向持续繁荣。
书生老田:政党有政党的利益,政府有政府的利益,国家有国家的利益,这几方利益的统一单靠自觉是件难于上青天的事情。除了要有相应的制度基础,更要有公民的觉醒,时刻记住自己才是国家的主人,监督公权,防止任何个人或团体以国家之名谋取自身的利益;公民稍有懈怠,国家利益就可能失窃,公民利益就可能被剥夺。
书生老田: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只要说话办事就有可能出错,治理国家更不例外。日常生活中个人的错误涉及到的人不多,道个歉,或给予补偿,也算是纠错。公共事务中,民主国家执政团体错了,要道歉谢罪辞职补偿乃至下台。专权国家认错很难,纠错更难。然而,没有纠错机制,错误就会沉淀,污染社会,并丧失公信力。
书生老田:普京躲猫猫十天后终于露面,个中蹊跷另当别论,其任性实在不敢恭维。也就是极权或准极权国家领导人可以玩这手,金三干过这事,毛当年也动不动到西边一个山洞或白云黄鹤的地方匿迹十来天,自己潇洒,公权受害。古人尚有不可一日无君之说,公权受限的国家,领导人一举一动都在监督之中,更开不得这种玩笑
书生老田:袁部长说,“教材是一个国家意志的体现”,这话不错,只不过有的国家这种意志是不加干涉,由教师自主决定,有的国家则是横加干涉;但他又说“加强大学课堂教材的建设管理是各国的普遍做法”,这话简直是信口胡言,不要说“各国”,多数国家都不是这样,除非他说的是朝鲜等极少数国家或中世纪时的大学。
书生老田:不少网友,话里话外都在关注反贪会不会查到电霸李家。当然,按官方说法,如果贪腐,谁家都跑不掉,但至于是不是查,查了是不是处理,处理是不是一视同仁,则另当别论。李家不是政治上的反对派,更关键的是李家代表了红二代,如果严查,无异于震慑作为当家基础的那拨人,人家是否再继续力挺则另当别论。
书生老田:据说前任给自己执政成绩打分很低。或许是被人捆住了手脚,或许是自己能力、魄力和眼界确实不高;但他执政后期干的两件事对今天乃至以后的影响很大。一是擒住西南王,从而改变了吾国政治走向,所牵出的周徐令等又拉开了反腐的大幕;二是容忍了微博等自媒体的出现和迅速成长,从而吹响了全民启蒙的序曲。
书生老田:今上的重拳反腐引来叫好一片,着力整饬吏治和倡导改革也让人有若干期许。但认真分析其政治理念后则不免让人担忧唏嘘。其政治愿景如果真全部实现,国家将大步倒退,一个国家,一个政党,一个领袖,一种思想,会得到进一步加强,国家依然被视为与民无关且民众不得指点的江山,现代政治文明更加遥遥无期。
书生老田:不是老婆杀人,就是杀死自己的发妻,或者面对亲生儿子的尸体详装不识,更名改姓送进太平间,继续公务。这样毫无人性、丧尽天良的政治有什么值得三个自信!在这样一个纷杂的社会,辨别政治制度的好坏无需很复杂的方法和太多深奥的理论,只需看一看热衷这种政治中的人有没有人性,无人性的政治都是恶政。
书生老田:昨夜发布的周案一事提及周的罪行之一是“泄露党和国家机密”,但未明说泄露了什么。11-13年,坊间传言薄出事及周涉案时,海外一些报刊密集发布了高层及家属贪腐事项,涉及的人很多,包括今上,其中离岸公司一事更是把几位大佬子女装了进去。如果这些仅仅是谣言,应该不算党和国家机密吧?属实,则是。
书生老田:只要还用江山意识认识国家,就不会有现代国家意识,更不会还政于民。江山若是打下来的,也就等同于抢过来的。小到一个山寨,大到一个国家,但凡抢过来的,规矩均由抢劫者来定,谁来继承,老大说了算,思维言行少也不了匪气;江山的一切自然归属抢劫者,抢劫者即便挪用或归己,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