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丛虫时移事往”

红脸就能成名的人;而美剧里,却能有那么多充满叙事张力的真正的演员。 微博上有个网友@丛虫时移事往 说得很好: ”吴珊卓,刘玉玲,两位杰出亚裔女演员,呈现的角色都有... 更多
丛虫时移事往:这一拨孩子听到现在取名最多的就是xuan,女萱男轩最常见。可以想见超越言情小说的现实爱情故事,男主王宇轩,女主张雨萱。雨萱,你听我解释。宇轩,你不要走。雨萱,做人最要紧是开心。宇轩,感情的事不能勉强。爱你就会变成你,爱你就等于爱自己~~~
丛虫时移事往:翻出个故事,说某某很珍贵的鸟,鸟爸爸有四个孩子,幸福快乐的一家。小鸟们却不幸被万恶的人类抓走。鸟爸爸四处寻找,最后发现孩子们被关在笼子里。鸟爸爸于是叼了根毒草[吃惊],毒死了孩子们[吃惊],然后咏叹没有自由的生命还不如死了好![衰]——这个故事来自“世界经典幽默儿童文学丛书”。幽默么?
丛虫时移事往:曼桢和世钧最美的时光是在南京他的家里,冬天里爬山归来,曼桢穿着他的毛衣,两人对坐烤火,傻傻微笑。舒服到不想起身,无非是为这一刻心意相通,你在我身边,完全属于我,我也完全属于你,而这甚至都不必说出来,我们就已经都知道了。不知道的是此时多少喜悦温暖,此后就有多少伤痛流离。
丛虫时移事往:扔旧物找到一条漏网的裙子,还是大学刚毕业时买的。一鼓作气居然穿上了。大喜之后大悲:原来我那时候就已经这么胖了!原来我从来就是这么胖的![猪头]
丛虫时移事往:想画出你梦中的草原,晨曦中的长颈鹿,斑马和小象,紫色小花没有名字,她们沉默着站在风里。阳光抚过你的头发,河水在你旁边奔流,你摊开掌心,露珠倒映灿烂的春天。额角上留下一吻,你毫无知觉,梦中的草原,才是安睡的故乡。
丛虫时移事往:才看到林夕为舞台剧版《孽子》写的词:找对了人,为什么更难过/还因为爱上了谁,变龌龊/倘若,慈悲的阳光眷顾我/能否照耀着我们/直到欲望,随莲花开落。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丛虫时移事往:八十年代的《儿童文学》,常有陈丹燕的青春小说,周锐孙幼军的童话,沈石溪的动物小说,翻译文学的部分有任溶溶翻译的傻瓜城故事,有淘气包艾米尔,还有星新一的超短篇。我每拿到这本杂志都兴奋异常,读上数次还意犹未尽。《少年文艺》我反而不是那么喜欢,那时说不出理由,现在觉得可能是风格太一致。
丛虫时移事往:大观园里两次凑份子聚会,当红人物才有做主角的资格,宝玉的群芳夜宴,年轻人风流享乐也很纯情,喝醉了同床睡,不及与乱。凤姐的寿筵却鸡毛鸭血,凑份子开始就你作弊我送人情,接着捉奸在床打老婆骂老公。青春明亮轻盈的黑夜,中年疲惫污浊的白天,眼下的宝玉,当初的贾琏。这人生水月镜花互为形影。
丛虫时移事往:一窄条五花三层肉,连着皮切成均匀的长条,加上花椒大料、蒜瓣葱段,用白水清煮。她没有炝锅,一是为了省点豆油,二是觉得肉里存着肥油,慢火煎熬后,油星自然会抽身而出,一颗颗泛起,汪在汤面上。当油星越聚越多,汤面有了星空的气象时,柴旺家的从缸里捞出一棵酸菜,切成丝,投进锅里。//迟子建
丛虫时移事往:回来路上的司机兄更风趣,看见我胳膊上的创可贴,倒吸凉气:您这是怎么啦?我说没什么,就是抽血化验。他愁眉苦脸:我觉得抽血就有一种~~身负重伤~~的感觉。 您不会是评书听多了吧,我有一种遇到~~单田芳~~的感觉。(腹诽)
丛虫时移事往:广东人婚嫁,叁朝时新娘回宁,花烛之夕若是完壁,必定有明炉烤猪同来,如无乳猪相随,别说明新娘已非完壁,是坤方最失面子的事,在早年婚嫁,回门有无全猪,大家都很重视呢!//唐鲁孙。以前看还真没留意这段,现在一看,敢情烤全猪还有如此雷震天的典故……
丛虫时移事往:作妓女,也永远那么浑厚,遇不相熟的主顾,做生意时得先交钱,再关门撒野,人既相熟后,钱便在可有可无之间了。……他们生活虽那么同一般社会疏远,但是眼泪与欢乐,在一种爱憎得失间揉进了这些人生活里时,也便同另外一片土地另外一些人相似,全个身心为那点爱憎所浸透,见寒作热,忘了一切。//沈从文
丛虫时移事往:有你一切都好,有你爱我,我真幸福,我会写文章的。而且我决定安心等到暑假再和你相聚,照我们的计划做去,而且也决心,也宣誓以后再不离开了。雷电已过去,只下着小雨,夜是更深了。灯也亮了,人也倦了,明天再谈吧,祝我的爱好好的睡!我真的是多么甜蜜而又微笑的吻了你的来信好几十下呢!//丁玲。
丛虫时移事往:台湾音乐起源一句“唱我们自己的歌”,而后原创民谣风生水起,才有后来流行音乐的大片江山。民谣运动二十三十年都有纪念活动,当年的风云偶像现在的大叔大婶纷纷登台,王梦麟唱起雨中即景,大小南方在旁边帮腔“你有钱坐不到”,包美圣重唱捉泥鳅,大哥哥好不好,台下齐声喊好。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丛虫时移事往@北京人在迈阿密 野火花季,邂逅范柳原,附赠红白玫瑰各一。
丛虫时移事往:当年徐克拍的新蜀山高开低走,我觉得至少也留下了一句跟广告词一样的台词:纵然有百年相交,还是要各奔前程。这话可比所有邂逅都是久别重逢实在多了。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最终还是你和这世界单打独斗,或以残破肉身,或以不屈灵魂。结尾写好了,我们却贪看风景,迟迟不想翻最后一页。
丛虫时移事往:尤三姐那段骂跟金莲骂李瓶儿如出一辙,连串使用歇后语,鲜活生猛,教育程度低但天然有自己的语感。骂人若能舌灿莲花,也算是一种才华,肖伯纳,马克吐温,毛姆,鲁迅老师,这些都是高手。功夫片情节无聊,动作设计好了也能看下去是一个道理。否则互掘祖坟,重复来去,有什么意思。
丛虫时移事往:泡菜里的小块黄瓜跟新鲜黄瓜一起嚼,少女时的照片跟中年时的一起看,张爱玲说的参差对照,她喜欢柳绿配桃红,但这黄瓜和泡菜黄瓜的混杂,应该更像是宝钗给的配色方案,黑珠子线压金线,暗地里有片刻闪光,暗的不那么寂寞,金也没那么炫耀。这主意能打动宝玉,但套不住他,能挂玉的絡子,有的是。
丛虫时移事往:天气虽冷,也挡不住植物们顽强地绿了起来。楼下狗国更冷清了,他们大约也到了迁徙的季节。街上有被洒掉的豆花,几只狗儿路过盯着看,结果都被主人呵斥着牵走了,有只京叭一步三回头,主人说你吃过早饭了呀,他才不听,皱着苦瓜脸,看表情还以为三天没给饭吃,幸好他是个胖子,主人不至于被冤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