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上海老顽童吴德余”

上海老顽童吴德余:几年来始终如祥林嫂般逢人就喋喋不休,念念不忘早就被金家嘲讽得一文不值弃如敝屣的什么六方会谈,说客气点是痴人说梦自娱自乐,说不客气点是在助纣为虐,给了金三时间和机会去发展核导。不过养虎为患,最终被虎咬似乎已经是明摆得事了。况且这不是虎,历史早已证明这是头翻脸不认人恩将仇报的白眼狼。 ​
上海老顽童吴德余://@半两簃主人://@北京崔卫平://@唐建光:公布不起诉决定前四天,陈有西微博被禁。步调一致才能得胜利。
翟呈群律师:陈有西:关于雷洋案不起诉后的几点声明
上海老顽童吴德余://@甘华军://@王周生://@说事求是: //@北京崔卫平://@雷颐:转发微博
王冉:希望陈有西律师可以自由发表对雷洋案的评论。如果有关方面对自己的结论足够自信,就不该阻止和屏蔽社会各界对雷洋案的持续关注与探讨。法律的确不应被民意绑架,但法律同样不该因为被别的东西绑架以至于要禁止民意的表达。
上海老顽童吴德余:将贾敬龙与薄谷氏两件杀人案作个对比是有趣的也是有必要的。如果没记错,两者都是故意杀人罪,都是手段残忍情节恶劣;不同的是前者是在大年初一大庭广众之下杀,后者却是月黑风高偷偷摸摸地杀。当然不同点还有很多,比如两者身份贵贱不同,最后的结局也不同,前者“死而无缓”,后者“死而可缓”。
上海老顽童吴德余:从雷洋到丁莹,践踏法律草菅人命,这是一条死路,自掘坟墓的死路,再猖狂也必死。你西装革履大腹便便,尽管末路狂奔吧。
上海老顽童吴德余:中国的历史就是用鲜血和尸体垒起来的,尤其近现代史。//@晨的目光:道理是这个道理,,可是博主,,这样的血泪太多了,,历史也会心疼的
上海老顽童吴德余:贪官污吏遍地,强征血拆横行,杀一个贾敬龙容易,但你杀得完吗?恐怕只会一天天多起来。
上海老顽童吴德余:贪官污吏遍地,强征血拆横行,杀一个贾敬龙容易,但你杀得完吗?恐怕只会一天天多起来。
上海老顽童吴德余:好诗!
新博浪微:转:“李鬼强行装李逵,鹌鹑偏当凤凰飞。东施难仿西施美,破号岂当好号吹。婊子化成淑女样,流氓怎会君子为。蝇营狗苟下三滥,闹剧演出第几回?”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上海老顽童吴德余:炎黄无论是自尽还是被尽其实都是必然的结局,它已经多活了近四年,得心存感激才是。
覺蹟:“停刊事件明白无误地告诉中国民众乃至告诉全世界:中国不是一个市场经济国家,更不是一个民主国家,中国大陆民主改良走不通。”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上海老顽童吴德余:其实无论读者还是编者这两年来都早已有心理准备 //@骑猪使劲跑 //@张鸣:转发微博
上海老顽童吴德余:不让你说话这确是招高招!精心设计有备而来,借口堂皇让你有苦说不出。谁让你想动大爷们的奶酪?
大案:【广东:记者暗访赌场后 遭当地警方戴手铐验尿】8日,广东电视台记者对江门赌档进行暗访后发现有人跟踪,凌晨3点,记者一行住进了宾馆,早上9点,总共有6个警察冲进屋,用电击棍顶着记者何帆,大喊“别动!”随后,将他双手反剪,压在床边戴上了手铐,并不让他说话强行给他进行毒检。...全文: http://m.weibo.cn/1702783184/3984421054728964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上海老顽童吴德余:作为中国当代史的重要事件,它的真相不会被时间的车轮碾灭,被人造的谎言掩埋。怀念,让人们离事实更近,而不是遗忘。历史容不得虚假,真相不能沦为政治的附庸。我们如果遗忘历史,心灵便会永远被黑暗吞噬。谨以此记
上海老顽童吴德余:原来洞房抄党章的源头在此!伟大!真伟大!
舟苇横:最早的抄党章——窑洞里、上炕之前。
上海老顽童吴德余:其实删帖禁转也是一种态度,再清楚不过地表达了对这场人间浩劫民族浩劫的立场。
上海老顽童吴德余:不要说亲爹被整得半死,就是被整死,也得感恩孝顺。躬为表率,垂范天下。
epieikeia:首先是先孝顺走乂家,有走乂才有家。
上海老顽童吴德余:遥望中书房,痴迷国师梦,三年来不惜指鹿为马信口雌黄,直舔得舌头生蒼满嘴流血,依然自娱自乐意淫连连欲罢不能!
帕格尼尼咏叹调:吴稼祥老师。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上海老顽童吴德余:超亿的贫因人口、百万计的失学儿童、难以为继的社保困境、怨声载道的看不起病、全面下滑的国内经济……
上海老顽童吴德余:很赞同这评价:胡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天,都是一个真诚的马克思主义者和共产党人。他绝对没有试图取消“党的权力”,他只是力图改变“人民的权力虚幻化”的长期趋势,阻止把党组织的权力落实成“本人的权力”的种种花招。//@闵玉平:党国容不下说实话的人。
李鸣生:【“非典型领导人”胡耀邦】胡耀邦在中纪委会议上进一步抨击文革期间“农奴主、法西斯”现象的两大特征:“一是个人崇拜登峰造极,达到荒谬绝伦的地步。党内出现了大大小小的救世主,大大小小的奴隶。……二是‘有权就有一切’,一些人拿了权到处做坏事” http://t.cn/RU3h0pQ
上海老顽童吴德余:长期闭口不谈,当今知道1999年丰城事件的人恐怕不多了,年轻人尤少。
张修林09:镇长和干部被从二楼扔下,愤怒的农民当场在政府创了一个大坑将此二人活埋。派出所长和民警被当场打死,所长的尸体被吊在树上示众。从此以后中国取消农民一切税费! http://t.cn/aBEtQ9
上海老顽童吴德余:几百号人还沉在水里,你们不搶一分一秒却还有心情列队搞欢迎仪式?最揪心的是水中的老人生死未卜,多少个家庭心如刀绞茶饭无思,你们却还拿吃个盒饭来作秀,难道这个时候这种场合还摆滿汉全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