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万里西风瀚海花”

万里西风瀚海花@能量满格的加菲猫: 为此专门采访我妈,我问她认为男女抚养方法该有区别吗,老人家很爽快的说:没区别!而且她认为女孩重要的是嫁人生子的观点是狗屎。看来于建嵘郑也夫孙立平这些大教授,还没个初中毕业的60岁老太太性别观先进呐!让我妈回忆我爸是否有过重男轻女,她说没感觉过。庆幸有这样的父母!
能量满格的加菲猫:受不了了:爸爸去哪儿节目组竟然直接问曹格,大家都说女儿要富养,你认为养儿养女应该区别对待吗?他说:有区别,男孩就要让他多经历多尝试。真是还不如3岁半的女儿呢,Grace每次都抗议:哥哥可以我为什么不可以?!
万里西风瀚海花:联合国给你送礼?听起来很有档次……(妄想→_→)
联合国V:[联合国微博·5000000真爱篇]喜大普奔!在小伙伴们温柔的注视下,联合国微博粉丝500万啦!![赞啊] 感谢大家长期以来的围观互(tu) 动(cao)。联合国为各位真爱准备了5份高端大气上档次的神秘礼物。[礼物] 只要转发并评论本条微博,就有可能获得来自纽约总部的爱!的!鼓!励!哦![飞个吻]
万里西风瀚海花:儿时一度特嫌弃肃威路,半空电线乱拉地上污水横流,一年到头没有哪天不飘荡着鱼腥蒜臭,市中心乱糟糟一条街。后来呀,慢慢琢磨出一点市井情味。闽浙总督的冠盖簪缨不见了,北洋海军总长萨镇冰“肃威将军”的声名乡人也不复熟悉,由小吏而行善升仙的裴仙人倒是千年享用着百姓敬奉,还有见多识广的老榕。
万里西风瀚海花:萧瀚:鲁迅思想的深刻在于在他那个时代,像他这样牢牢盯住自由两字的人廖廖无几,他所批判之国民性集中于奴性,就是自由的缺失,故即便他骂过胡适,胡依然视他为同道。所以我才在一篇纪念鲁迅的文章中总结说,将鲁迅和胡适割裂是个天大的误会,读鲁迅回望来路,读胡适遥望去路
万里西风瀚海花:汪曾祺有一套独特的烹煮理论呢,讲究“粗菜细作”,他做的拌菠菜、爆肚这样的北京名吃从来都是让人赞不绝口的。待客之时,老头儿下厨做一道冰糖肘子,炒个鸡蛋,每人斟一盅热酒,汪曾祺便美美的感慨:“以往考验厨子的本领,都是让炒鸡蛋的,这道平常菜做好了,其他的菜就不在话下了。”
万里西风瀚海花://傅国涌: 乔姆斯基说:“人性的基本要素就是需要进行创造性工作,创造性探索,需要进行自由的创造,这种创造不受来自强制性机构的武断限制,那么当然,这意味着一个文明社会应该为实现人性的这一基本特征提供最大限度的可能性。这意味着要克服存在于这个社会的压制、压迫、破坏、胁迫等不利因素。 ”
万里西风瀚海花:《先生·马相伯:叫了一百年,还没有把中国叫醒》。“1918年,马相伯发表了一篇名为《民国民照心镜》的文章……这样反躬自省,每个人都为自己负上责任的观点,过于实在和平淡。在宁愿相信领袖号召、大众呼声,忽略自由意志的中国,马相伯是不合时宜的。”历史上不是先知走太快,而是老大帝国走不动。
万里西风瀚海花://@徐战前: 知耻近乎勇,斯世几人知?岂塞悠悠口,惟招大泽旗。
南都深度#看图# 一则特别的道歉广告,刊于《炎黄春秋》。
万里西风瀚海花:祝和罗素、张恨水、周润发同天生日,爱祖国爱学生爱格物致知爱社会主义的@心脑哲学 老师生日快乐,万事顺遂,广结善缘,笑口常开!图via@设计目录 @不器家 寿星喜欢这长图吧?
万里西风瀚海花://@邝海炎:同意桥兄//@破破的桥: 我觉得老郭还是被【信息污染】了。所谓的“民间调查团”多半只是天涯一个熟悉案情并作了点整理的网民,没有任何一手材料。信息污染的特征是由大量不靠谱的小论断组合成大论断,这些小论断(二次以上投毒、用溶液达1.5升等)往往经不起推敲或者是捏造的,写文应慎重。
郭玉闪曰:微59:《对世界的态度》——围绕朱令案,看见一些朋友在大谈程序正义与无罪推定,结论是我们什么都确定不了,大家都应该闭嘴;另外一些朋友用言论自由来辩护,结论是只要没有一个程序正义判定我的言论侵犯他人,我就可以发言表达看法。良以有慨,因成此文。
万里西风瀚海花:有人说"二十岁时不向往某主义是没心没肺,三十岁还吃这套是没脑。"有心有脑没有力量,又能如何?如果从当初就婉拒一切传销拉拢,我早能落个清净。现在只能像祥林嫂,在对大学同学保密的微博上自怨自艾。这周抽时间把张雪忠《新常识》看完,周末争取去开元寺烧香吧。精神胜利。祝帮会长命百岁!
万里西风瀚海花:今天支书通知我要补写加入帮会申请书和自传,电话问辅导员则说高中和大学思想可能变化,展现赤诚多写一遍也有必要。高二时老师推荐我上帮会学校,说能免去大学不少麻烦,当年我还觉得加入不是坏事。毕业时未满18没正式上香拜祖师,谁知大学后从头培养上课写汇报。但我已视其如粪土。
万里西风瀚海花:今天支书通知我要补写加入帮会申请书和自传,电话问辅导员则说高中和大学思想可能变化,展现赤诚多写一遍也有必要。高二时老师推荐我上帮会学校,说能免去大学不少麻烦,当年我还觉得加入不是坏事。毕业时未满18没正式上香拜祖师,谁知大学后从头培养上课写汇报。但我已视其如粪土。
万里西风瀚海花:一直觉:他对毛话语体系最得心应手,合不合脚鞋知道,想知道梨子的滋味尝一尝,吃饱了没事干的外国人,帝国主义都是纸老师。访问先俄再非,背对英美。经济上邓,韬略上毛。多条令,少法治。看王朔小说,可知北京红知青一代的巴顿梦、大战梦、强国梦。人治爱好者,好起来很好,坏起来很坏。但愿多虑。
潘采夫:一直觉:他对毛话语体系最得心应手,合不合脚鞋知道,想知道梨子的滋味尝一尝,吃饱了没事干的外国人,帝国主义都是纸老师。访问先俄再非,背对英美。经济上邓,韬略上毛。多条令,少法治。看王朔小说,可知北京红知青一代的巴顿梦、大战梦、强国梦。人治爱好者,好起来很好,坏起来很坏。但愿多虑。
万里西风瀚海花:雷颐《拒绝遗忘》提到,集体记忆尤易受主流话语掌控:它可以控制,让你记住什么屏蔽什么,或强化你记忆中某部分,淡化甚至干脆让你遗忘某部分。而李远江推动中学生写史其意义正在于重新定义历史:帝王将相之外,老百姓的亲身经历也是历史;人人都可从自己的维度去书写历史,抵抗由权力主宰的历史遗忘。
万里西风瀚海花:原始女性是太阳: 内战不是不能写,但视角确应当注意。「飘」就很成功地从战场之外刻画了南北战争。给活下来的人造成创伤的不是战争中的另一方而是战争本身,是一切的死亡威胁;上战场首先做的不是为正义献身而是杀人。缺少这些基本认知去描绘战争中是非胜败,难免让人觉得是胜利者在美化暴力发家的历史
部落的远方:《作家导演不要再编排内战的作品,那是民族的创伤》我们曾历经可歌可泣残酷绝伦的保家卫国战争,那场战争有几百万军人和几千万百姓牺牲,而九死一生存留下来的英雄,却被当作反动派在一场内战中几乎被消灭殆尽。战败方被当作战犯、被镇压、被社会所唾弃惨谈人生。那是民族深深的创痛,该是结束的时候了
万里西风瀚海花://杨海鹏: 这个案子附着的东西太重。一,重庆数以千计的劳教案的合法性;二,劳教制度的存废。无论如何,任建宇和浦徐虽败犹荣。我认为劳教制度,会在一两年内废除,但这种历史之功,当然会被政治家所纳,成为他们的资本。这种资本,绝对不会给任建宇哈儿及徐利平这种屌丝的——在他们眼里大家全屌丝
陈九霖#任建宇案# 被劳教村官任建宇上诉被驳回,甚为忧思:1、他委托其父代为上诉但薄王期间无律师接案。以“超期”驳回实乃程序不正义。2、总理都说“创造条件让人民群众批评政府”。本案判决本来存疑。法院不考虑实体的不正义而把程序问题当借口,属避实就虚。3、劳教制度违宪,应当废除!
万里西风瀚海花:老师布置的中国近现代史纲要》期末论文有个燏燏皇皇的大标题(见图一),可最值得一写、最合我心的小主题只有一个《“文革”的罪与惩》。事关“敏感”为了不因“政治错误”挂科重修耽误时间,开头只好引用《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以及温经理记者会“反思”讲话加持。一个幽灵……悲哉!
万里西风瀚海花:蒋兆勇:薄三不认识我,但我与他们家还有一点交集。87年全国时事知识竞赛,我是重庆队教练。薄一波接见:"精神文明建设怎么打3分5分的",当时我就觉得他老糊涂了。他们家宅院卖给重庆特钢做京办,我又小住。薄家冤喊得凶,当然薄家权利也该保障,但我的家乡冤死的,还在监的,还没得地方喊。不甚嘘唏
蒋兆勇:宣传薄三,最早是看中宣部学习杂志。但声名鹊起是大连赴港招商。叽叽喳喳的女记者最喜欢他。我在联合早报写「官场的零售与批发」,赞他西式风格,也质疑形象工程。罢工时,他对话,我也赞。但希尔顿事件,抓记者,抓彭自民,即看清薄王铁蹄不可得势。我和笑蜀还营救过三记者。那时笑蜀就说,薄家没好人
万里西风瀚海花:蔡崇国: 回复:确实。但,至少是目前,他是批判权力和资本,并非以观点来升官、赚钱的。看某人是否属于“知识分子”阶层时,要排除道德和“站队”的因素。班达鼓吹的知识分子标准更严格,但主要,还是独立于权力和不谋求经济利益。有这就行。 //@老阿庄:张宏良不应该算,成功了他是个戈培尔式人物。
王江松-PHILOSOPHY#何谓公知6#面对满天狂骂,我想成为一名公知:1、我是公民,有权利就公共问题发表看法;2、我是社会一分子,有责任促进社会变好;3、我不自居代表真理和正义,但愿意与其他人一起对于形成社会共识和社会契约做出贡献;4、为了实现公平正义,我愿意牺牲自己某些既得利益。请问此类知识分子该如何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