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Weibo

"@陈果_George" on Sina Weibo

陈果_George:庭审结束后,终于可以向大家透露做众筹“草船借箭”的真相。请各位出资人向监管人 @maxNOTwell@人力资源胡卫东 确认出资细节以及账目,也欢迎未来继续捐助需要帮助的网络反谣者。 http://t.cn/RwsZq0D
陈果_George:“红色传人”、“红色基因”的“传人”和“基因”是指政治价值观传承,同意这个观点与否,是个人的主张,反对主张本值得尊重,但是曲解言者本意,指鹿为马为权力世袭或者纳粹,则乱泼污水了。知识分子的逻辑不该如此混乱。
陈果_George:这个是猛料!
陈果_George:刚用Google搜了一下FLG,发现搜索结果基本都是FLG的宣传页面,对FLG不利的信息基本都被从搜索结果里过滤掉了。从这个搜索结果来看,我认为Google的确有明显的political bias。
陈果_George:今天,上万水军、屌丝和公知在我微博里展示民主的威力//@澳洲的墨尔本:我醒悟,20多年前到澳洲没几个月就发现了民主的荒唐和谬误,深感中国政府对64事件镇压的必要性,后来有不断的事件进一步证明了我的判断: 民主是恶魔,很多发展中国家的政府和老百姓上了这恶魔的当,在民主漩涡中越陷越深无法解脱。
陈果_George:挺同意PO主的,王师到来,民主之后,现在明拿五毛、暗拿美分的同志们是最不受待见的,很难善终。参见埃及、叙利亚。 //@臺灣旺仔1911:它們建立的是一個極度專制獨裁沒人權的中國[哈哈][哈哈]
陈果_George:我念中学时最喜欢的外媒广播是《三家村夜话》。节目开头先是一段凄惨的二胡曲,然后一句男声“要知ZG派系斗争的原因,请听三家村夜话”,接着一句女声“要知人民痛苦的原因,请听三家村夜话”;节目中各种大陆真相,各种民不聊生,最后以二胡曲结束。俺当时那个兴奋,跟今天公知粉看香港版禁书一样。
This image has been hidden by our adult filter. Show original image.
陈果_George:我没看懂 @贺卫方 这篇文章想表达什么?用民主解决民族问题?民族问题过去错误搞成了阶级问题?民族问题是压制宗教?
陈果_George:某党执政的合法性有问题吗?//@安徽农民:个人旁观,你只是借所谓有人“添油加醋”,来试图消隐文革罢了,生怕青年人联系到TG执政合法性的问题上,其心可鉴!与日本右翼借具体数字来否定南京大屠杀是一个套路。 //@陈果_George:我喜欢这个评价,谢谢,我一直怀着一颗火热的心看待这个冷酷的世界。
陈果_George:看样子,收拾星空是早晚的事了
陈果_George:鄙人就是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既无所畏惧,也不信宗教,不信神鬼,不信来世,更不信因果报应;除了工资、稿费、讲课费,没搂过其他钱,没睡过幼女,除了骂公知外,没干过坏事。
厦门程凌虚:最可怕的是“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是无所畏惧”之类的狂徒。试想,既无所畏惧,就不信宗教,不信神鬼,不信来世,更不信因果报应;就什么钱都敢搂,什么幼女都敢睡,什么坏事都敢干!我是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我怕谁?我只图活在当下!拿什么来生、下地狱的东东吓唬我?愚昧!“我死了以后哪怕它洪水滔天!”
陈果_George:还真有人信->//@政经学家张巳蛟:明年起停止迫害法X功,停止活体摘取人体器官?为什么不是立刻马上?
陈果_George:回复@林传毅:包括骗炮//@林传毅:这个德国瘪三太知道怎么在中国讨好民粹骗粉继而骗钱了。//@陈果_George:F-U-C-K YOU
陈果_George:大青果药丸//@way_farer:蠢得无可救药
沸腾钢:机器全力开动中
陈果_GeorgeV:怡安翰威特20周年北京论坛,外企代表Google,民企代表华夏幸福基业,国企代表中建海外的人力资源领导论道商业转型下的人力资源管理。 北京四季酒店
This image has been hidden by our adult filter. Show original image.
陈果_GeorgeV:才发现方舟子被封杀一事,这事儿没那么简单,本着网络事件反转的规律,大家走着瞧。反正我推测是体制内无间道公知使的坏,玩的是一箭双雕。
陈果_GeorgeV:太奇怪了,现在发微博只要有“方舟子 周小平”,就会被秒删!注意,不是被屏蔽,而是被秒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