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30秒告诉我们如何改善自由微博
FreeWeibo

"@星期天早上的Poulenc" on Sina Weibo

星期天早上的Poulenc:人家是有了基本权利的基础上谈女性权利。 有些地方都没有基本权利,谈女性权利怎么谈……女性意识觉醒了也就是声音大。 不说了。再说号没了。 ​
星期天早上的Poulenc:啊……//@次回的厄运:被屏蔽和删除之前,只希望能多一些人看到,多一些人记得,毕竟从小到大没什么人教过你说我反对,我不同意。//@迷失津巴布:“改变是为了教化沟通!”——取消别人的入学资格
星期天早上的Poulenc:评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是羊水宝呀:最近微博上有什么新鲜事啊? ​
星期天早上的Poulenc://@西窗随记://@古宋松谷: //@司V_VV :《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是我们家族聚会,孩子辈儿必唱曲目。姥姥家,我这一辈儿有12个孩子,除了我以外 都不会说蒙古语。每次唱这首歌,唱到最后都泣不成声。“已不能用母语来诉说”。
Co还在Matrix:1989年,46岁的席慕容人生第一次踏上故乡的草原时泪如如下。从来只在父母的诉说中想象的地方,第一次呈现在眼前时,她说自己心中烧着一团火。她遗憾:“我会说国语、粤语、英语和法语,可是却不能用蒙古语唱完一首歌。在故乡这座课堂里,我既没有学籍也没有课本,只能是个迟来的旁听生。”“尽管后来用...全文: http://m.weibo.cn/6613656716/4544039061554796
星期天早上的Poulenc://@田冉冉只认钱://@-西瓜姑娘-:转发微博
红尘大玩家:我们旗在籍蒙古族才两万多,刨掉“户口本蒙古族”,再刨掉像我这样在外地的,这个数字可以说我们旗几乎所有蒙古语言文字使用者都按了手印。 这是一份大概率会被拦截下来的请愿书,除了我们自己没有人会看到它,但它是一份证据,它证明我们是被迫的,它也证明我们抗争过。 ​
星期天早上的Poulenc://@CyberZhiqi://@石榴籽going: 视频里说的是 我的蒙古语,从生到死的蒙古语,我的母语,伴随一生的蒙古语
星期天早上的Poulenc:?//@丝绸尾巴第二季:呃//@周周夾://@dntjfcpd:。//@彧马://@祝佳音:我们都应该具备一个常识,就算世界上有“给反动势力递刀子”这件事,递的人也不是喊叫的居民。
星期天早上的Poulenc:?//@田冉冉只认钱:喷了//@搞垮当代人:邦//@高锰酸亚驴:唉……//@安石榴阿册:这是少数人的错误观念//@我是為了兩千蚊才到這裏表演:哈哈//@可口可乐再救我命: 新疆的事要是被国外报道了,他们马上会调转口风,维护老大哥。
星期天早上的Poulenc://@焦溜丸子好吃://@阿猎木星初转腾:要你结婚要你生,就有了牵绊//@渥丹:👏👏👏
Self_Colsing:#北京[超话]# 哈哈哈??把公屏打在牛逼上!! ​
星期天早上的Poulenc:……//@田冉冉只认钱:看上去真的吓人//@焦溜丸子好吃:想起水浒传//@李姑娘万岁呀:……“大郎,喝药。”//@渥丹:。
周小屁先森:#乌鲁木齐[超话]#嗯,加油!!!早日战胜疫情。。。。。。。。。。。。。。。。 http://t.cn/RMJI3lO http://t.cn/A6Ur8yfP
星期天早上的Poulenc:来了
lin仪尚:这个是新号,我是小羊,ID暂时改不了,大家有喜欢的名字可以放在评论下面,过几天改。咩咩。 ​
星期天早上的Poulenc://@cute-stone://@沉佥:Repost
月映沉窗:“2020年8月,在这里,你可以死于自杀、难产、癌症、误吞玻璃球,就是不能死于新冠。”“星星峡以西,禁止死于新冠” 摘自#乌鲁木齐超话#
星期天早上的Poulenc:我昨天也在想,也挺好。不然就是《霸王别姬》小说结局。
田冉冉只认钱:张国荣梅艳芳,走得早未免不是一种幸事。 ​
星期天早上的Poulenc:牛逼//@西窗随记:她果然出来发声了
月亮的耳目:《二手时间》的作者,诺贝尔奖获得者阿列克谢耶维奇昨天接受采访时呼吁卢卡申科立即辞职,“在我看来,政权对人民发动了战争... ...在你把人民拖进恐怖的深渊之前,下台吧!你想要的只是权力,而这只会带来血腥。” ​
星期天早上的Poulenc:[泪]
Hyraaaaax:温州动车事故九周年,看一下当年的媒体环境。 ​
No more matching mess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