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Weibo

"@我是陈原" on Sina Weibo

【舌战群雄】“太湖版奇葩说”即将精彩上线丨初赛辩题与神秘导师哪个是你最爱? 微信号 TAIHUQINGNIAN 功能介绍 无锡太湖学院团委“太湖青年”:最权威的团... more
我是陈原:在我和众神一起失眠之夜/我喝下一杯黑暗/于是/身体在黎明变成黑色/我穿上天下所有叶子/在光芒中隐藏自己/以及死亡的路途/而黑暗多么难隐形/我是一个聋子/听不到自己的鸣叫/却一直以鸣叫注释生命/我一直以为自己是隐匿者/却一直在世上/被人嘲笑厌恶/我孤独/寂寥/效法神灵生活/却不知自己躁动了一生
我是陈原:央视几十个频道至今没有任何关于郭振玺芮成钢的报道。如此这般,它还有什么资格报道其它任何新闻!不过,换个角度想想,它有。它很有。
我是陈原:郭美美真的被抓了?她怎么那么有钱!钱多的足以承受金钱上的任意失败。多的足可以在金钱上笑傲并嘲笑这个社会的所有人。
我是陈原:绝望者是真正深刻的贪生恋世者,越留恋这个世界,便越对世界绝望。因为,有一个法则无法修改:他终将被剥夺恋世的权力。他从此会否定这个世界,其实是他一直在否定那个法则。而快乐和歌颂才是对世界真正的放弃。亦是快乐和歌颂者对世界的嘲讽。所以,快乐和歌颂是最大的不认真。不留恋所以不绝望。
我是陈原:我终将困极而死,所以我将长眠!
我是陈原V:中国很多小说作家的原创性在马尔克斯和欧美作家那里,中国很多作家诗人的原创性在外国文学家那里。中国写作者的根性不足。尤其形式和风格。而智慧和文化的原根又在古人那里。当代写作者的整体独立性和人格先天不足。当然作为人类后时代的当代人,这样的局面也正常,但我还是觉得应该更有作为一些。
我是陈原V:回复@郁乃:我们当代人都在课堂和酒店里呢! //@郁乃:一个写作者,若无文字的原乡,其作品必是到处流浪。文字原乡,精神故乡,生命故乡,这三乡的拥有者,才是饱满厚实挺拔好作品的写出者。纵观精典名作,无一不是如此。
我是陈原V:中国很多小说作家的原创性在马尔克斯和欧美作家那里,中国很多作家诗人的原创性在外国文学家那里。中国写作者的根性不足。尤其形式和风格。而智慧和文化的原根又在古人那里。当代写作者的整体独立性和人格先天不足。当然作为人类后时代的当代人,这样的局面也正常,但我还是觉得应该更有作为一些。
我是陈原:大地辽阔/花期已至/事物们在向着这个世界闯入/声势如此浩大/让每株树都挂满重量/大自然的猛兽/突然体型增大/令我惧怕/世界在迅速地变成另一种事物/强行统治着每个人的/记忆和态度/我突然想躲避/我避让着世界的踩踏/耳膜无法承受花开的轰鸣/为什么如此凶猛/我要慢的世界/我想哭泣/为那个曾经僵硬的冬季
我是陈原V:很多风光的作家诗人只是由现有的文坛格局成就的,也就是说,这样的作家太适合现在这样的文坛格局。与文学本身关系并不很大。离开现有格局可能什么都不是。这样的作家诗人并不在少数。可这个文坛格局如果是一个低矮的,劣质的,甚至错误的格局呢!所以有时候,文坛不是承载作家诗人的,而是掩埋的。
我是陈原:好像……竟然……到现在都不能找到飞机在哪里!不是可以探测黑匣子的吗?!
我是陈原:如果不悲观和绝望,有一种真实便永远不能到达。这是被忽略和丧失了的悲观和绝望的意义。我此时说出的真实,那是每个生命到来之前就有的真实。也许那还不是真实。因为没有能够经受的住追问的真实。也许根本就不存在追问者。你我他都不是。存在不是真实,存在是一种虚拟。我们一直被存在挡着。永不挣破。
我是陈原:而我对子宫/总是充满厌恶/我不可能从那里出生/我的出生不是我的意志/我只是从那里穿过/就像任何一条河流/都不是在桥洞里诞生/如果从那里出生/我将永不能返回/肮脏的血/掩埋的是一扇死亡之门/我将不能面见一个完整的事物/和神灵/我有更遥远的源头,在那里/我已埋下所有虚空和可能/以及所有死亡和出生
我是陈原:我突然闻到一种很多年前,我走过一座陌生城市时雨水的味道,这种味道不是来自嗅觉,而是来自濒于睡眠状态的,一种心灵中的自然滋生和浑发。这种味道一下子唤醒了沉睡在生命深处的,另一个我的生命。让我有一种深刻而遥远的晕眩。有一种血液的酥麻战栗,像血液里的闪电,一下子纵贯所有岁月和人生况味查看全文>>
我是陈原:近年,网络反腐一反一个准,强势集团抓人,也总能抓出人的各种毛病。这说明什么?改开几十年利益大调整,或曰转型期,所积累的集团和个人的痼疾霉斑已经成体连片,都生存在同一个毒胎盘上,不得幸免。由此孕育产生的一切都是毒素的蔓延。公德公正丧失,再难滋生旺盛强健的力量。记者被抓有感。@彭晓芸
我是陈原:今天翻阅自己十九岁写的中篇小说《远外的烟囱》,特喜欢自己那时文字的洁净、灵动、透明感。桔瓣式结构。一直没能发表,只拿出其中两节作为散文发表。随后在一个从大西北支边回来的忘年交朋友处看到刚创刊的《中国作家》,读到《透明的红萝卜》,甚是喜爱。可《远处的烟囱》几投不中,便丢在了一边。
我是陈原:别笑话俺,爱丽丝 门罗俺以前没听说过,不只她,这些年的奖,除了莫言,俺都没听说过。而且因为获奖而听说后,现在又全忘了。甚至偶尔读了一两本书的,也把名字忘记了。对于我,记外国人名,其难度不亚于一次出国。这应该与我小时吃窝窝头有关。所以对那些能记住那么多外国名字的人真心佩服的五体投地
我是陈原:北京二环学区房已每平20万。必须重新解放北京。这个城市政治和经济上都已不堪重负。办法是肢解北京,首先迁都,其次将北京承担的各种中心外移。如经济中心上海,艺术中心广州,音乐中心西安,美术中心成都,雕塑中心杭州等这样就不会出现大批的政治、经济、文化、艺术的北漂族。北京的淤积和毒性会大解
我是陈原V:应该重新解放北京。这个城市无论从政治上还是经济上都已不堪重负。办法是肢解北京,首先迁都,其次将北京承担的各种中心外移。比如经济中心上海,艺术中心广州,音乐中心西安或乌鲁木齐,美术中心成都,雕塑中心杭州等这样就不会出现大批的政治、经济、文化、艺术的北漂族。北京的淤积和毒性会大解。
泛美時訊中文網舒婉柔:都市快报【北京学区房 11平米房卖230万】位于北京市二环内、西城区文昌胡同的一套11平方米的平房,只是简单装修,但价格高至230万元,单价为20万元/平方米。而另一套15平方米的平房,总价为250多万元,17万元/平方米。价格之所以这么高,只因为三个字:学!区!房!http://t.cn/z8H2M5b
我是陈原:谢谢可以了。//@盛氏可以:祝你媽媽生日快樂 //@我是陈原: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很巧,俺老娘也是今天的生日,回头给她订蛋糕订寿宴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