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30秒告诉我们如何改善自由微博
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whigzhou”

运动员的流动性,引入了自由转会,因此可能加剧了运动员之间的竞争)。 (编辑:辉格@whigzhou)   *注:本译文未经原作者授权,本站对原文不持有也不主张任何... 更多
喂羊的月亮熊:呵~elbow room都翻译好了?//@whigzhou: 嗯这个我知道,哈哈镜就是白左们梦寐以求的平权镜,高矮胖瘦美丑斗鸡眼在哈哈镜里一律被抹平,实现身材容貌平等化的完美方案
戟虎湖:树立三个自信的重要工程——争做支那人//@whigzhou:支那和中国人的差别只是前者在指称者和被指者眼里都是蔑称,而后者在某些被指者眼里是中性词,甚至美称 //@whigzhou:如果你形象始终猥琐,那么指称你的那个词,无论怎么换,最后都会含贬义,我看来“中国人”同样是蔑称,被喊做中国人当然也是个耻辱
大象公会V:【“支那”之死】梁启超曾用“支那少年”作为笔名,康有为之女也写诗自称“我是支那第一人”。但从1919年起,民国政府多次要求日本停止使用“支那”一词。东北沦陷之后,日本国民却更加肆无忌惮…… 作者:@Great_Imp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雨晨Ameasa://@乔二低俗cult: //@撒旦先生Z://@Ent_evo://@whigzhou: “受害者”//@一毛不拔大师:花总是相当温和的,也基本不谈政治,鉴表打假也是有一份证据说一分话,从来不玩煽动民意这一套。这要都能进去…//@沙欤: 这是骗子翻身把揭露骗子的弄进去了?/
南都深度V:【欧阳坤称花总已被警方控制】今日有消息称,因鉴表而知名的网友@花总丢了金箍棒 与外界失去联系。欧阳坤今日告诉南都记者,他已经接到北京朝阳区警方的电话通知,让他作为受害人指证花总。欧阳坤对南都记者称,花总涉及多起网络谣言,已被警方控制,他只是受害者之一。警方尚未证实上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