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30秒告诉我们如何改善自由微博
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Creamy蕉”

余皪KrisFish#内环线科普# //@Creamy蕉:有一说一我自己也是十五六岁到二十出头这个年纪最傻哔,最信奉什么“自由”“叛逆”。这大冬天的万一出点啥事谁负责?到时候是不是又要骂学校管理无方?//@导筒现场:学生贴的标语 ¡查看图片
余皪KrisFish#内环线科普# //@Creamy蕉:原贴1.2万转,都是些什么无头苍蝇😅//@迷失在艺术里的梵高:我还在想 我昨天不才去steam看了一下//@高达魔型:没电脑总有手机吧…… ¡查看图片 //@黑历史打脸bot:你们都没有电脑的吗?
金陵上空的鹰:呸!//@勤劳慈祥狠无奈:爬!//@夜語菲 :滚!!贱货!!给脸不要脸!!//@轨道君回国隔离中 :去你妈的吧//@Creamy蕉 :蹬鼻子上脸了是吧,还活在1900年?
余皪KrisFish:回复@HowardK0812:u better be...//@HowardK0812:我要是利维坦.jpg//@专业戳轮胎熊律师:我们要有这操控力,早就抛弃微博了……//@Creamy蕉: 武汉出现频率挺高啊。这个肖慕漪还有一个百度百科。。  ¡查看图片  
上帝之鹰_5zn:【今日最佳笑话】《纽约时报》大标题:中国操纵Facebook和Twitter ​​​​
陈流长:河殇一代嘛。//@Creamy蕉: 殇人我没理解错的话就是river elegy 那一代吧?我觉得可以算是殖人的一个子集。差不多就是五六十岁的殖人。//@V闪闪:网爆震旦职业学生的那群家伙,和#殇人# 很匹配
余皪KrisFish#内环线科普# 细心的观众朋友看一看人民日报的编辑记录。大家来找茬:图1和图2有什么区别?@Creamy蕉 2武汉 ​​​​
余皪KrisFish#内环线迷惑行为# //@Creamy蕉:毕竟二流报纸,是这样的。现在可能二流都没有了。//@L_QiiiiinG:啊对对对,都忘了,什么时候忘记初心啊。我看你们人民日报已经忘记初心了吧
凌晨刚醒://@Creamy蕉:
余皪KrisFish#内环线科普# //@Creamy蕉:这个Zhihao Kong已经和轮子以及RFA互动了。他父母还在国内,和轮子互动这事,也被国安找上门了。但明显这一波他是奔着庇护绿卡去了,跟父母割裂了基本上。就跟那种偷渡出去高调反CPC的傻哔差不多,国内的家人比较晦气(当然也不排除也许家人也是同类人)。
LeBonHomme:做题路径太卷没错,但是不是说砍了所有上升渠道,社会就不会卷了//@Creamy蕉:无论如何我觉得没必要吹种姓吧。四个种姓=四个阶级?。。。这样说抹除了歧视和奴役的元素
大红矛:长公主包机回国//@Creamy蕉:这几年真的也不容易//@黄斌://@领事杂谈:……
陈如是说:公开鼓吹吸毒合法化的应该入刑。//@大牛市人:。。。生得好就算了,还祸害人//@专业戳轮胎熊律师:高等高等//@怂的载体: //@冬亚:微博上也有这号人啊//@Creamy蕉:哈哈哈哈哈哈哈
余皪KrisFish#内环线科普# //@Creamy蕉:哈哈哈哈哈哈右边的评论为什么自带画面🤣//@耗子招笑儿:“来那位媒体的朋友过来试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