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zinghwaling”

zinghwaling#老杨同志#的神色老杨没有注意到,倒是许可馨看见了老杨双眼布满血丝,便关切地问他是不是昨晚没睡好,老杨吱唔着还好就向电梯走去,神色漠然得让许可馨心底发怵,他今天是怎么回事哦?但是看老杨的神情至少心情不怎么样,索性不予打扰,任他去吧。林馨儿订了机票,便给杨萧发了短信,让他到时候去天河
zinghwaling#老杨同志#这种时期,异性缘这个话题对于男女来讲都不是好话题,哪个女人或者说男人希望自己的另一半异性缘很好呢?这个世界,红颜,红着红着就黄了,蓝颜,蓝着蓝着就绿了,其实呢,有那么一两个异性朋友也未尝不可,只是彼此把握好度,老杨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把握的,至少有一件事让陈卓依心里有点难受
zinghwaling#老杨同志#这里陪着,她什么都不怕。不一会儿,陈大小姐停住了筷子,就看着老杨在那里吃,老杨心里清楚陈大小姐刚是硬撑着呢,现在才露出原形,老杨掏出一张纸巾递给陈卓依,陈卓依不好意思地接过纸巾兀自擦了擦额头和鼻尖的汗水,心想这川北凉粉果真霸道,也够劲儿。加上这次老杨亲自陪她来这么远吃,
zinghwaling#老杨同志#在那些逝去的岁月里,一切的名利、荣誉、希望、梦想都随着那一刻的沉睡湮没,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曾经听人说,人这一辈子,就是等死的过程,只是怎样让我们这一过程过得与众不同。广场突然一阵巨响,锣鼓声顿时扑散开来,一体育用品店借春节做促销活动,老杨看看表,两点五十,不知道陈卓依
zinghwaling#老杨同志#额前的头发,擦了擦汗水,笑着说,你知道我在想什么。老杨心里再清楚不过,老妈这是想乱点鸳鸯谱呢。到处撮合呢。老杨他妈割完最后一把装进篮筐,和老杨乐乐他们向家里走去。晚饭比较丰盛,一向不喝酒的老爸都破例喝了几口,乐乐看着大家都在喝嚷着也要喝,被他妈拉住了,坐得端端正正扒着饭
zinghwaling#老杨同志#一般,羞赧地走进了房间,顺手关掉了房门。老杨还在沉思今晚怎么睡的时候,吴妍随手关掉了廊灯,蓦地转过身抱住了老杨,两片火热的唇在老杨脸上肆无忌惮的搜索着,良久,终于探寻到目的地,她情不自禁的吻了下去,吻得那样热烈,吻地那样深沉,仿佛要把老杨吃掉一般,老杨此时真是呆若木鸡,
没有更多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