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Vinobible”

Vinobible:一个性侵不行,二个,三个,四个...不信疫苗的热度打不下去,然后好了,冯小刚范冰冰们继续过年了,“长生们”也可以喘口气,开始私下交换妥协了,当初红黄蓝不就这么过关的嘛。大坏人永远不会受惩罚,好人永远不会有好过,除非剧终,然后地球爆炸,一起玩完,在此之前,坏人如果不想做,好人一定也不...全文: http://m.weibo.cn/1838418285/4265811009539029
Vinobible:转发微博
Vinobible:中小创要是有行情,后面会有大把入场机会,这种脉冲很可能还是围点打援,毕竟上层打压中小创的政策一直未改变,大量的资金还抱在大蓝筹里,又没有增量资金进来。 ​
Vinobible:不要有市场适应了IPO每周9家10家的不切实际的幻想,那只是幻想,50年代初的大跃进让很多人背负了一生的骂名,如今的IPO大跃进也定会有人被定在耻辱柱上。面对这种中虚的行情,除了持有的观察仓,个人一点参与的欲望都没有。。 ​
Vinobible:俄熊冬天温度低。电子产品就不能运输了,所以敝国东三省冬天联络基本靠吼,所以冬天在敝国北方做火车都要自带暖炉[哈哈][哈哈][哈哈]//@退隐江湖老教主:新版的高铁没人坐,只能运椅子。崩溃党就不能有点儿创意吗。//@缥缈:[笑cry]//@中国羊肉: [good]
Vinobible:险资要上天,可惜只留了个底仓
Vinobible:缺位10年的核心确立了,有些人要抓瞎了。
Vinobible:[围观]//@孙锡良2013: 这样的警察都被限制人身自由?确定吗?是谁在打压反腐警察? //@宋阳彪:如果申勇自身有问题,那么他在李春城还是他顶头上司还未倒台时举报,早就被李春城弄死了,诸位动脑子想一想,他又不是今天举报李春城的
中国钓鱼学会:成都市金牛区区委常委申勇因今年年初政协会议上要求清除李春城余毒得罪仍在成都市任职的李春城余党,现在被成都市纪委限制人身自由,人在成都市沙湾路65号金牛区政府大楼办公室内。申勇曾因实名举报李春城而多年被任闲职,他曾亲手将举报李春城材料递交时任四川省委书记刘奇葆。申勇电话 139 8000 0006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Vinobible:联合内部势力勉强搞掉薄时,他们估计做梦也没想到还有个比薄更有手腕的,按目前的趋势,必须赞。 //@醉鱼:来自敌人的诋毁才是最高赞誉,确实干的不错!加油! //@地瓜熊老六:说明习总反腐反对了
Vinobible:不该封锁?你公司开发的产品投入到美国市场去,给恐怖分子和美国国内的同伙联系,看美国封不封你们?你们的产品后台数据开放给中国政府,而以价值观为名拒绝开放给美国,看美爹会不会收拾你们?//@醉鱼: 回复@怎样科学养人:翻墙这事儿咱俩观点一致。我不同意封锁 //@怎样科学养人:
Vinobible:好大的信息量啊
传媒人苏现:昨晚写了条YY的原创微博,讲的是出身奸臣家族的昔日造反派,成长为横行中国的励志帝的老故事,不想被他管网络的爪牙于今早和谐,简直是网友可忍我难忍。鲁炜童鞋啊,你们还欠我一个账号哈!贵办李副主任明明坠楼,你们怎么说我是造谣呢?然后又然后,米人薛蛮子被立功保护,鲁童鞋紧赶着把酒安慰。
Vinobible:可以用300人500天就为查个幻灯片上的别墅,却对扭腰时报上详细线索视若罔闻,不就扭腰时报线索给国民一个交代,反再多的腐也无法打消人们的质疑。
金色球面:公司法人姜丰的,产权证姜丰的!大家讨论是不是谷姐姐的,中国这些媒体脑残倒薄集团实在画地为牢打自己的嘴巴[doge]得知这套房产开始出售,《环球时报》记者立即联系负责销售的FINE & COUNTRY公司,这是一家专售高档房产的国际连锁公司。环球独家探访姜丰的法国别墅已挂牌销售标价695万欧元@杨佬杨
Vinobible:真正的影帝都忙着出书写信跳大绳,是不会被抓的。
Vinobible:不知道泄露了什么秘密,包括27亿的发家史给扭腰吗?
Vinobible:济南中院官博发起网友提问,引起不厚的巨大民意反弹,胡随后发声将周案薄案关联,这一步步说没有关联很难让人信服。至于那个蔡小心,其人被打脸不是一回两回了,很难想象红二的哪个方阵会选择它发声,其更像拿听来或翻墙得来的边角料贴某个方阵混口饭吃。
Vinobible:[思考] //@司马平邦:有营养。
杜建国微博:见了富人就烧香,要简政放权啊,要给你们减税啊,一个劲地给企业减税,致使今年税收任务完成困难;见了穷人就放枪,财政紧张啊,地铁该涨价了,你们穷人占政府便宜太多了。本届就是这种逻辑。
Vinobible:听说国信办要推自己的大V了,传说中的五毛终于要现身了[哈哈]
Vinobible:以前好像说过,@方舟子 @司马南 其实是一路货,方是假于科学,司马则是假于左,实则都是资本门客,利益走狗,真面目待定。如今,方滚了,司马南还会远吗?那条自宫的微薄又何偿不是其最后的哀鸣呢?
Vinobible:以前也说过,再重复一次,@方舟子 @司马南 其实是一路货,方是假于科学,司马则是假于左,实则都是资本门客,利益走狗,真面目待定。如今,方滚了,司马南还会远吗?其为方鸣屈的微薄又何偿不是其最后的哀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