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CAS书生田”

CAS书生田:有些官员拒绝民主选举理由居然是国民素质差。给民主国家的官员一百个胆他也不敢说这种话。民选国家政治人物周围虽然也有富甲显贵,但他们从来不敢怠慢老弱病残、失业工人、落魄人士,对大字不识几个的人,他们也毕恭毕敬,否则媒体一曝光够喝一壶的。反倒是一天把人民挂在嘴边的人内心根本瞧不起人民。
CAS书生田:官员们即便经常给百姓种种白薯,擀擀面条、吃吃土豆,终归还是高高在上的俯身施恩,不是真正的仆人,更与民选国家政治人物的亲民是两码事。现在的百姓,已经不是你跳水、扫院子就跟随你的时代了,越来越多的民众有了公民意识,他们不是仰视而是平视官员,他们要的不是你来干活,而是我来决定谁来干活。
CAS书生田:古话说死者为大,即便是死刑犯,也能享受最后的人文关怀,比如古今临刑前的断头饭,民国还有刑场上的婚礼。但后来,这种人道主义被秋风扫落叶般清除了。文革时,很多人秘密处死,死法残忍,林昭的家人还要交付五毛钱子弹费,直至现在,夏俊峰跟家人照个相的请求也未应允。但凡残酷无情的东西都没人性。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CAS书生田:25日晚开始,大家多在谈论夏俊峰,先是呼吁高法手下留情,后来就是洪水般的失望和愤怒。但很少有人申辩他杀人合理,人们争辩的是程序有瑕疵,尤其是判决不公。王公贵戚,即使蓄谋杀人,却能法外开恩。人们要的是公正,谴责的是一国两法;影响深远的是,本是弥合官民分歧的机会,却酿成彼此更大的分裂。
CAS书生田:近日中央明令禁止在风景名胜区开会。索性不如更进一步,把一些风景名胜区交还社会,像北京玉泉山、钓鱼台、北戴河大片区域等,中南海也应节假日开放,很多单位在风景区的“培训中心”更该社会化。古时有天下名山多僧处一说,郭沫若讽刺陈诚说“天下名山多陈处”,49年后,天下名山则是多兵处、多官处。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CAS书生田:张家川事件可供各个地方土皇帝借鉴。当地领导可能原本就没把拘留一个网上质疑的初中生当回事,拘他也是出于表功或对于网络力量的无知。未想,一夜之间,张家川的名气不输张家港或张家界。一个中学生,得到了全国的声援,并顺势把当地及相关领导那些事都抖落出来,信息化时代,谁也无法关门当土皇帝了。
CAS书生田:鲁若晴在月圆之日离开了人世,她用微博展示了与癌症抗争的勇气和对生命的留恋。鲁若晴事件成了分辨世间善恶的试纸,@作业本 较早告诉了公众她的事情,@薛蛮子 组织过对她的募捐,很多人都援助过她。也有一些人利用鲁若晴事件抹黑他人,甚至污蔑这个可怜的女孩,这样的行径我们理解不了,因为我们是人。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CAS书生田:我们的官方或官媒,在指责他国遮掩不光彩历史时,比如日本侵华史,总能说得头头是道,深知历史现实未来三者相通,不反思历史,无以走向未来,也常能把人家质问得哑口无言。但是在涉及国内历史时,做法却恰恰相反,缺乏一种认真反思历史的态度,遮遮掩掩,不敢面对,殊不知如此这般更加有碍于走向未来。
CAS书生田:如果平等意识、法的观念、对私权和个人尊严的尊重不能成为社会的共识,这个社会无论舞动着多么光彩的旗帜,骨子里还是传统社会,构成现代社会核心的宪政、民主、自由的思想就只能在空中飘浮或在遥远闪烁,而不能成为这个社会的基石;即使有一天实现了宪政民主和自由,也很容易再次失去或导致新的无序。
CAS书生田:毛粉与竭力维护现有专政制度的人是意识上的同胞。毛说过百代都行秦政制,且承认自己就是秦始皇。秦制的核心是皇权为本,王法治民,帝王术治官,德政说与世人。继承毛的人沿袭的只能是秦制,弘扬的所谓传统文化,很多也是利于秦制的东西。秦制需要奴才,奴才渴望主子,彼此依赖,所以专制者毛粉一家亲。
CAS书生田:国人争取宪政、民主和自由不仅符合世界潮流,而且,追求这些目标,争取这些述求的国人,正在由60年前的星星寥寥、30多年前的仅限知识圈、20多年前波及学生和大城市人,遍及到多数网民,由涓涓细流变成了滔滔洪水。这时,不因势利导或疏流,而是用各种方法疯狂堵塞,也许会一时平息,但终究挡不住洪水。
CAS书生田:宣扬仇恨是是独裁者践踏人性的一种方式,独裁者要求人们只爱他们,而对其他要充满仇恨。有外敌最好,没有外敌就制造内敌,种族、民族、出身、政治态度、生活状况、受教育程度和爱好,都是制造内敌的材料。一种敌人不够就制造多种敌人,甚至与自己为敌,“狠斗私字一闪念”,从而把仇恨的种子洒向人间。
CAS书生田:“子产不毁乡校”这句话本质上是专制体制下的开明话,只能表明拥有绝对权力的人有一种雅量和达观而已,基本上还是皇帝鼓励进谏直谏那一套。这句话被热捧也罢,因写这句话而遭到免职也罢,都衬托出当下思想的陈旧和无奈。公民社会早就是另一套思维了,不是你毁不毁乡校,而是谁赋予你权力去毁,合法吗?
CAS书生田:谷开来溺爱瓜瓜,尽量随其所愿,梦鸽袒护天一,以至不管不顾。这些不寻常行为的背后,既有通常的母性和她们各自好拔尖的个性,还有一个是只有这个社会才有的特性,那就是独生子女政策造成的人性和心理的扭曲。无二选择的独子,容易虹吸家人所有精力、情感、寄托,再自然的情感都可能会向变态方向发展。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CAS书生田:自由民主社会中,很少有人热衷窥视别人的私生活,八婆不受待见;与大家有关的事情则很受关注。不自由没民主的社会却正好相反,私生活会受到无微不至的关注,甚至干涉,而公共事务则无人过问,有的也不让过问。所以才有央视子热衷薛蛮子私生活、远胜过关注各地强拆、暴力执法、司法不公等这样的荒唐事。
CAS书生田:网络时代摧毁了传统媒介的霸主地位,世界各国都遇到同样问题,但很多传统媒介以适应网络时代来谋取重生。抢占网络主战场也要遵循网络信息传播的平等/交互/共享原则,舆论一律时代的颟顸没用。你以为靠行政手段亮剑、拘留、删号,网民就相信你是电,你是光,你是唯一的神话,you are my super star了?
CAS书生田:我常怀念2011年时的新浪微博,感觉像歌中唱的“那里有森林煤矿,还有那满山遍野的大豆高梁”。那时慕容雪村张雪忠等人写出令人叫绝的卓见还无需转世,李承鹏赵楚等人的发言没受到太多的限制,作业本有时抖出散发着烧烤香味的机灵。但不知道从哪个悲惨的时候开始,微博成了厮杀的战场,常看到遍地尸血。
CAS书生田:在现代环境下,统一意识形态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工作。毛所以能做到,除了个人能力威望,他有康陈张姚这样的笔杆子,有严苛的措施来监管和惩治持不同意见者,能对媒体做到令行禁止,垄断教育和学术研究,可以严丝合缝管住信息渠道,控制国外消息的进入等;更重要的是,上述各条都不能少。现在谁做得到?
CAS书生田:60多年来,历届领导人都鼓励人们讲真话,可见讲真话多难。在我国讲真话成本太高,有时要付出血的代价。历次政治运动,讲真话的人几乎都会惹上麻烦;即使平常,讲真话在单位也不受用。一人讲真话,全家都害怕,公开场合不说真话,甚至少说话,已经成为一种文化;根子在于台上的人其实并不希望听到真话。
CAS书生田:媒体除了报道每天各种事件真相,荟萃各种观点,让世界变得透明清晰外,还有一个责任,就是通过展示不同观点,促进社会各界的沟通和理解。这就需要媒体对事件采取中立、客观、冷静的态度,不能树敌。网民在人口中的比重每日激增,传统媒体与网民为敌,有失中立和客观性,只会撕裂社会,无助于相互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