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齊文纳”

齊文纳:领导一脚踹开家门,见到衣冠不整的夫人正和@京朝散人 滚在床上,怒发冲冠,抄起一把镰刀和一把锤子,冲床上一对狗男女大吼:说吧,你俩想怎么个死法!夫人早已吓尿,@京朝散人 不慌不忙指着领导鼻子:怎么死都没关系,这事主要不怪我们,怪你说了不算!领导:此话怎讲?散人:你不是说后天才回来吗?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齊文纳:那啥......给@南方天空在飘雪 金亚发点儿福利,别那么拧,顺便给@老武是文建 的图库里凑点料,请欣赏------《文革春宫图》。再请艺术鉴赏家@蓝色风车sorry 宋小伟老师、古典藏品收藏家@吾醉吾梦A @-林一民微博- 二位先生赏鉴,请@司马南的五大爷 派车去把@无忌师太 接来。老齊泡好香茗普洱恭候各位!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齊文纳:小伟@蓝色风车sorry 说,很多人去东莞看画展是冲这地板去的,很失望[伤心]。我说, 我跟他们不一样,我看苍老师的爱情动作片都是按照艺术家审视优秀作品的态度去欣赏的!by: @飚叔钢笔画47 还有救[感冒] http://t.cn/z8AFJhQ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齊文纳:笼子里出生的鸟,认为在天上自由地飞翔是一种病! http://t.cn/z8Y410S
齊文纳@京朝散人 带红颜知己公园约会,散人尿急,于是找个偏僻地方解决,不料被蜜蜂偷袭狠狠叮了散人丁丁。散人:“糟糕了!亲爱的快赔我去医院!”红颜知己:“怎么了?”散人:“我丁丁让蜜蜂给蛰了,肿老大...”红颜知己听完两眼放光:“要不咱们先去酒店吧。。。”( BY:@京朝散人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齊文纳:文革时,一群百无聊赖的红卫兵抓到了一个和尚和一个尼姑,把两个出家人关在一起,每天按时送饭定时洗澡就是不放出来,一直关了70多天,尼姑怀孕了。红卫兵找到了借口:神马信仰、佛经、禁欲...全是狗屁,和尚戴高帽尼姑挂破鞋开始游街批斗百般羞辱。两出家人不堪羞辱双双上吊自尽!@真妮花的愛
齊文纳:终于知道为何人们这么吃饭前拍照分享了。其实他们不是显摆……在食品安全成大患、且屁民没资格吃特供的当下,吃饭前先拍照是个好习惯。也许万一出点什么意外,你手机里的照片和尸检胃里的食物相吻合,就是直接证据。且已分享到微博、朋友圈,看到的好友都会根据你发表的时间而提供有力的证据!
齊文纳:渣浪虐我们千百遍,依然待它如初恋。推最新转世党@还是肖雪慧 老师[心]@樱桃喜美子-捌世 [心]@夏荷藕實 [心]@小淘气噢2 [心]@葬-花-女 [心]@tj张兰英10 [心]@铁血祈福_YI [心]@性情中人jzq [心]@林一民微博7 [心]@年三世A [心]@率妮儿 [心]@拈花再笑评297 [心]@秀才江湖在隋朝 [心]@好多金来了 [心]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齊文纳:【窑子基地】 裤衩窑子基地,女人个个美丽,表面纯洁高雅,实际是在演戏,镜前字正腔圆,幕后嗲声嗲气,都想傍个官爷,图个坐收名利,节操全当放屁,廉耻全部忘记,脱了裤子上床,不问多大年纪,一切功夫用上,大秀吹舔含吸,扭腰摆臀犯贱,为了鸡巴满意,名为记者主持,实为二奶名妓。…转自微信
齊文纳:为@年三世 开了瓶红酒,这货放了个屁、给自己点了跟蜡烛就失踪茑,害的大伙着了一个多月的急,尤其@美裙鸟儿 每日一呼......反正这丫是回来了,以后别显摆你家那破包子了,请老齊的朋友@壹孔@书法一孔21@高老侠醉@茶道-高手@无语的深秋在江湖@冰玫瑰档案@悟空大V@薰衣草-之旅@一笑683 帮着推一把[話筒]
齊文纳:我家小夜来欢今晚可玩美了,演出后台跟DJ叔叔玩熟了,又去吃新开的台湾风味冷饮和小吃[哈哈]@台北101V @阿不拉桑_台北 @在台湾的智坤163 @TW智坤再来 @欉-葉子-27 @率妮儿 @真妮花的愛 @薰衣草-之旅 @博志微评 来看看有木有点儿宝岛风格啊?特别是哥那件T恤靓衫,人就忽略了吧,太丑![哈哈]
齊文纳:其实五毛们心里明镜似的,甚至见识到的黑暗比你还多。谁让狗粮诱人呢。//@秀才江湖在平壤: 有一个五毛骂我一个朋友几年了,后来从良了不干五毛了,还向我的朋友道歉
齊文纳@率率的乐妮 @率率妮妮 @潇洒AG昆仑侠 @真妮花的愛 刚来随便浏览外网看到这张图,这公交车是加拿大的吗?我不懂英文,刚问我老婆,她说是伦敦的...........我说反正是外国的,不过那伊利牛奶的广告我认识,这可好了,鸦片战争的仇终于能报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齊文纳:【齐奥塞斯库垮台前的政治笑话】在布加勒斯特,许多申请出国护照的人正排队领取护照。某人回头看到身后一人把棉帽戴得很低并且低着头,仔细一看,认出此人正是齐奥塞斯库,便露出吃惊的表情[吃惊]。齐奥塞斯库说:既然大家都要走,那么我也走。此人立刻回答:如果你走,我们就不走了!推@厦门程凌虚
齊文纳:老婆煮了燕窝,对我说: 蛇精病对着电脑边打字边骂骂咧咧,有功了你,塞吧塞吧…… http://t.cn/z8AFJhQ
齊文纳:一老同学,党员公务员,前几年因拆迁补偿款分配不均、和自家亲哥哥姐姐闹翻上了法庭。前些天遇到,问他官司咋样了?答:见面就吵,甚至动手跟仇人似的,下一代的孩子都不来往!我说:亲兄弟姐妹能闹成这样,血缘捆绑的亲情都不能共产,让十几亿人搞共产,有病!推@在台湾的智坤163@程凌虚@阿里公鸡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齊文纳:一位北大毕业的老教授痛苦地说:“当年,我们这些北大的学生天天三菜一汤,白面馍馍吃得饱饱的,可是吃饱了便跟着地下党上街去,‘反饥饿、反内战和反迫害’,国民政府也不曾开枪打我们。今天想起来,实在是令我无地自容。好好的民国为什么要反它?【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