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顽童老宋”

顽童老宋V:【上海帝景苑的内幕】1.34亿税款加上1亿滞纳金税务局不敢真刀真枪的追缴,为什么?无非是被不法台商绑架,怕蔡钦峰说出真相,真如此不知有多少人要进大牢。要你好我好大家好,只有让蔡钦峰立马交款。在此我披露蔡钦峰还有勾结税务和房管部门偷税的犯罪事实,金额更大,涉案人的级别更高。
顽童老宋V:【 上海帝景苑的内幕】楼盘与市委一箭之遥,是一块和田玉。除了黄进益拿出2.4亿元安置工人是善举,整个开发过程臭哄哄。唯一的岀资方黃进益因假案负债被赶出上海,还拍卖掉他在帝景苑住宅。黄到现在帐看不到,直叹眼睛瞎掉。要审计要到牢里求陆天明出来开会。烧香赶出和尙,这帮上海人手条子毒辣。
顽童老宋:我再次要求聘为特邀检察员,请上海市检察院批准,市人大任命。我实在不能容忍国家利益几十个亿流落到不法商人和腐败官员手里。我有能力为国家追回这几十个亿的损失。@廉洁上海
顽童老宋:【 上海帝景苑的内幕】楼盘与市委一箭之遥,是一块和田玉。除了黄进益拿出2.4亿元安置工人是善举,整个开发过程臭哄哄。唯一的岀资方黃进益因假案负债被赶出上海,还拍卖掉他在帝景苑住宅。黄到现在帐看不到,直叹眼睛瞎掉。要审计要到牢里求陆天明出来开会。烧香赶出和尙,这帮上海人手条子毒辣。
顽童老宋:[上海帝景苑的内幕]帝景苑的土地白菜价,楼面价一万/平方米,现价254元/平方米,如有诚意请与沈骏、李良园和服刑的上海地产三剑客殷国元、陶校兴、朱文锦联系。
顽童老宋:【上海帝景苑楼盘故事】国资委主任杨国雄,广电集团董事长徐为熩等大笔一挥国企损失14个亿,他们将不法台商蔡钦峰供着哄着,图啥?(附图)
顽童老宋:【上海帝景苑的内幕】国资委杨国雄是上海滩的大亨,大笔一挥国家流失十多亿。二期开发商注册5000万元,规划许可16万平方米,64.9%的股值经虚假评估为3245万元,转让价3245万元,而当时值14亿元。杨认为毛毛雨,对此不屑一顾,放弃优先购买权。党和政府应当“感谢”杨国雄对不法台商蔡青峰所作的贡献。
顽童老宋:两份【举】【报】【信】
顽童老宋V:上海特警总队长李征静以3折价为他的儿子购买了市中心豪华地段高档小区的商品房,与市价差达246万元。下图中的房屋交接书,签名的就是他的儿子。2005年,他仅用不到107万元,就购买了位于上海徐家汇的帝景苑一套154平米的房子。
顽童老宋V:陈旭今年62岁了,从他1989年在上海市一中院担任副院长,到现在担任上海检察长。@周泽律师 对陈旭的举报信里,称陈旭是“上海司法界的恶霸”,我但愿陈旭不是这样的,希望他站好最后一班岗。但是陈旭在帝景苑中的种种幕后操纵和对法院判决的调度,是很明显的。附图是我写给上海政法委书记姜平的信。
顽童老宋V:【帝景苑二期项目国有资产大手笔十多亿流失内幕】 http://t.cn/RPWodRU
顽童老宋V:李征静低价买房、受贿、违法跨区办案,涉嫌严重犯罪,我手里的证据铁证如山,这样的干部竟然还能过关,上海市检察院的经办人都大为吃惊。有理由相信,不是检察长陈旭的点头包庇,李征静是绝对过不了这一关的。
顽童老宋V:陆天明在取保期间,先签署了授权蔡青峰父亲蔡添寿代表他出席上海荣福董事会议的委托书,而后又签署与蔡青峰有利益关系的石传省代表其出席公司董事会。陆天明是代表国企上广电地产,被派遣在上海荣福担任董事的,他根本无权授权他人代为行使其作为国企代表的权利,他的授权非法。
顽童老宋:今我到市检察院举报原上海市副市长沈骏,现市政协副主席李良园、原上海市房地局局长蔡育天、原副局长殷国元、陶校兴,原用地处处长朱文锦,原徐汇区房地局局长朱志荣,上海荣福房地产公司总经理蔡钦峰,广电集团王成明、陆天明,非法出让帝景苑二期土地,致使国家损失14亿。殷、陶、朱、王、陆已坐牢。
顽童老宋V:2012年,上海荣福的大股东香港荣福向北京的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申请就上海荣福的国资董事派遣等三大问题进行仲裁。我方的申请是,上海荣福的国资股东(即广电房产)应立即撤销陆天明的董事身份,另行委派新的董事,使得上海荣福可以正常召开董事会,解决纠纷。但两年至今连仲裁庭都没能开成。
顽童老宋V:有人说:陈检和你都是六十多岁的人不要太纠结。我对事不对人。税务官参与做假帐偷几亿元税,我到检察院举报,答复先由公安查实是否有偷税,公安却说有国家干部涉案归检察院管,检察院又回复检察员不懂税务稽查再转税务机关,一来二去又一年,没有结果。这种不负责任的工作作风是极其错的,是渎职犯罪。
顽童老宋V:陈良宇的马崽陆天明从2007年6月23日起已坐牢七年,至今,他还是上海荣福的国企委派董事,真是不可思议。奥秘在于:董事会成员七名,我方三名、台商三名,国企一名。如果换人审计决议一定通过,那可不得了,几十亿的非法交易要涉及多少人啊!让陆天明成为俄国作家果戈理笔下的“死灵魂”有多好,
顽童老宋V:【上海帝景苑楼盘故事】帝景苑低价买房案,由原《财经》杂志著名记者杨海鹏@花项虎龚旺手札 和《南方周末》记者陈中小路等记者报道过多次,见:http://t.cn/hbZ8xjhttp://t.cn/GfKSb。此案由我代理,先后向一中院和高院先后进行过五次起诉和申请再审,均被法庭枉法驳回,我将一一公开此案内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