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韩松”

维基百科:韩松,可能指: 红松,一種植物 韩松 (作家),中国科幻作家 韩松洞,越南廣平省的一个洞穴…

李安接拍《邓丽君传》:“只要是他拍,我们就是放心的” WeChat ID bymooneye Intro 这里有一个三观超正、看问题超准的情感作家。她没见过你... 更多
韩松:空空的行囊,比玉泉山重。
韩松:多灾多难的藏民族。
韩松:APEC会场附近的街道。很像一部科幻电影。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韩松:河北人说是北京人返城高峰造成的,河南人说是农民烧麦桔杆烧的,北京人说是一定要把APEC期间的污染提前释放掉。
韩松V:国庆长假,很多人乘高铁出游。但不少人不知道的是,今年十月,是世界高铁诞生五十周年。一九六四年十月一日,第一列子弹头列车离开东京火车站,前往大阪,全程四小时。这是世界第一列高速列车。如今,在人口一点三亿的日本,新干线高铁每年运送三亿人次。 http://t.cn/RhdxL0c
韩松:转发微博
席琳Zhu:已经无人代表的十几万市民自发和平有序在街头集结,几万人的中环,学生们曾守护巴士,救护车依然畅通,警察曾经不断扶起倒地的市民送到安全区,入夜里学生跟警察一起清理垃圾,救助小商贩,市民送水送粮,街道整洁。港人文明,勇敢,善良,安静,和平,克制的良好公民素质,已超越了整个亚洲社会。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韩松V:路甬祥说,“信息和知识大数据成为了当今时代可以共创分享、永不枯竭、可无限创新价值、最核心的资源。这跟工业时代不一样。工业时代主要还是矿产资源最重要、机械装备最重要、资金最重要。”—— 但似乎对于中国来说,信息和知识大数据正在成为最让人头疼、最可怕、最不愿让人分享的资源。
韩松V:今天的人民日报,翻到第二十二版,才找到了香港。
韩松V:美国处处都能见到震撼的场面。
韩松V:美国年轻人现在不用FACEBOOK,而用INSTAGRAM。(嗯,这个在中国还能上多久呢。) http://t.cn/RhvXku4
韩松:“美国年轻人现在不用FACEBOOK,而用INSTAGRAM。”(嗯,这个在中国也刚刚上不去了。) http://t.cn/Rhv6A7b
韩松V:印度瑜珈大师艾扬格在九十六岁高龄去世,他提出,“瑜珈的目标就是发现我们永恒的自性”,“身体即吾庙宇,体式即我祈祷”。艾扬格是《时代》周刊评出的世界最有影响力一百人。在中国,练瑜珈的人越来越多,成立了艾扬格瑜珈学院。有人说,中国人练瑜珈是太极的悲哀。这样的话,那中国岂非处处悲哀。
韩松:GMAIL是外国的邮箱吧?听接收者说,来自中国的科幻小说,又被它判定为垃圾邮件了[思考]
韩松V:最近真的都挺科幻。几万老百姓拿着棍子赶尸一样追逼恐怖分子,一个妓女加赌徒几乎掀翻整个中国,六点五级地震就那么多人命赴黄泉,再加上罕见的粉尘突然爆炸把大批人同时烧焦,钻井平台神出鬼没完成使命,又想到从马航370到马航17都同样没有答案的坠毁……世界可能进入了一个重新洗牌的节奏。
韩松:不明白那么多人为什么还要选择马航,也许跟我想的一样:统计学表明,同一个航空公司在发生重大空难后,一段时期内很难再发生第二次空难。如果发生了,那必然是上帝的安排……
韩松V:澳大利亚官方最新报告显示,马航失联客机MH370的乘客和机组人员极有可能在飞机坠落前就已死于窒息,而飞机随后在自动驾驶模式下坠入印度洋。—— 几百个死人腾空而起,用一根绳子把自己绑在座位上,安静地面朝一个方向稳坐不动,飞了五个小时,再以同一种姿势集体沉入大海……这就是人类的第一批吧。
韩松V:一整个下半夜,四支南美球队搞来搞去的,基本上还都是些白人也就是欧洲人的孙子重孙子……没想到马尔克斯去年死后哥伦比亚的球踢得更好了。我才出去小便一下他们就二比零了。
韩松V:一听众提问凯文·凯利:你最喜欢的中国互联网公司是哪家?KK:我不认识中国的互联网公司。因为我不使用它们。又一听众问:你如何看进化论和上帝的关系?KK:进化是上帝的一种方式,来让万物给他带来惊喜,他太无聊了,就发明了进化。而科技是进化的延伸。 http://t.cn/RvC8rbl
韩松V:人民网发表“习总书记和《人民日报》的那些事儿”,提到习近平第一次被《人民日报》报道是一九八四年,习近平第一次在《人民日报》发表文章也是一九八四年。当时他还只有三十一岁,在正定当县委书记。他一共在《人民日报》发表了七十五篇署名文章,在职中央前有十七篇。http://t.cn/RvoYIFt
韩松V:中纪委驻中国社会科学院纪检组长指出,社科院遭境外势力渗透。目前社科院意识形态的主要问题体现在四个方面:第一、穿上学术的隐身衣,制造烟幕;第二,利用互联网炮制跨国界的歪理;第三,每逢敏感时期,进行不法的勾连活动;第四,接受境外势力点对点的渗透。http://t.cn/RvKTuz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