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钟二毛”

夹缝中求生的中国中产阶级:自私苟且,价值观崩溃! 微信号 功能介绍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老灯不灭,只盼清晨。 在今天的中国,几乎每一起重大公共安全事故发生后,网... 更多
钟二毛V:早餐时,捡了份人家看过的报纸,各种不舒服。
钟二毛V:昨天下午,去一家蛮大的企业参观,展馆很气派,但你会发现悬挂的标语有明显的错别字,尤其是“的”“地”“得”不分。这种现象其实很普遍,一些媒体、出版社的编辑甚至都不在意这些细节。一句话说完了,不用句号,永远是逗号逗号。汉语之美,无从谈起。这事说出来,有点吹毛求疵,但对于我,忍受不了。
钟二毛V:昨天在香港,听友人说,最近有张图片被狂吐槽,说七一那天,梁文道支持独立,其实是支持“独立媒体”。
钟二毛V:地方报纸不好好关注报道本城的人和事,成天搞一些虚头八脑的高大上,这不是死不死得快的问题,而是胸怀问题。提升逼格很重要,但接地气更重要,兄弟。#钟二毛说#
钟二毛V:写在父亲节:孩子们为什么说“父母皆祸害”?
钟二毛:一个70后的儿童节回忆里有什么?卫生院、彩色的橡皮筋、扑了白粉的球鞋、海魂衫、烈士鲜血刚染过的红领巾、共产主义接班人、大礼堂、BPMF、国民党......
钟二毛:《3000块想招农民工?大学生还差不多》。这是我下周的专栏文章标题。大家要是觉得好,我就出去吃烧烤了。
钟二毛:钟二毛《我为什么说网络热文太弱智?》:更恶心的理由还有:“基因、血型丰富,从受精卵就领先爱上深圳”;“只要死在深圳,可以免费火化”;“(深圳高校的)教授普遍年轻,大学盛产‘都敏俊’”……大哥,你来自星星吗?这都谁告诉你的啊?
钟二毛V:深圳华侨城一渡堂酒吧,@吴虹飞 和她的侗族大歌。天籁之音。阿飞的主持非常棒,各种调侃,中间还让90后歌手来了段街舞,霸气侧漏。
钟二毛V:今天我在南都的评论专栏。接到女读者反馈、批示、嘲讽,好尴尬!
钟二毛V:有两种人,最容易得抑郁,一个是媒体人,一个是中年人。综合起来,最最危险的是中年媒体人。[囧]
钟二毛V:十分钟前,在深圳泥岗路泥岗天桥上,一个穿蓝色制服的城管,执意要缴获一个正在发促销单的女孩手里的传单。女孩穿黄色工衣T恤。女孩蛮大胆,偏偏不给。城管反复抢夺,最后夺走传单。两人有对骂。最后听到女孩喊了一句话:你就是一条狗!——这句话,多么直白地告诉我们,执法者和百姓的关系有多紧张!
钟二毛V:墓地又涨价了!30万一平!必须要嘚瑟一下,我4月底5月初要出版的长篇小说《小中产》(上)的结尾就写到:“墓地又涨价了,既然死不起,那就好好活下去。”虚构走在了现实前面,咔咔。(图为今天的深圳特区报)
钟二毛V:拍脑袋的人啊,搞什么事,总爱走极端,动不动就量化量化。这是懒人做法,也是蠢人做法。
钟二毛V:睡前好故事![哈哈]//@天翼阅读: 下班好故事![哈哈]
钟二毛:下班好故事:《奇葩同学会》。趁着酒劲,我说,姑娘,我永远都记得,10年前,开学第一天,我走在你后面,看到你和另外一个姑娘走在一起,她拉着箱子。我至今不忘她长发飘飘、身材特好。这么多年过去,如果她还单身,帮忙牵线搭桥下,好不?陈同学看了我半天,说:那是我妈!
钟二毛:下班好故事:《奇葩同学会》。趁着酒劲,我说,姑娘,我永远都记得,10年前,开学第一天,我走在你后面,看到你和另外一个姑娘走在一起,她拉着箱子。我至今不忘她长发飘飘、身材特好。这么多年过去,如果她还单身,帮忙牵线搭桥下,好不?陈同学看了我半天,说:那是我妈!
钟二毛V:在大姑家看到这两本武大中文系内部编印的《争鸣与作品》。发表文章送的。看到很多有时代烙印的小说与评论。值得一说的是,评论正反都有,敢说真话。可怜那时候的文学批评氛围不错。@方方
钟二毛V:回复@邓布利多:你那个没消息?登录一下看看。
钟二毛V:据不完全统计被封的微信公号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