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跳蚤的微观世界”

跳蚤的微观世界://@私家野史: 博主分析深刻,同志仍需谨慎。//@王小渔在海边: 当然不是进步。无非是某些浅见而势利的执法人员根据和舆论的拉锯战来决定是要进一步还是退一步。不论是进一步还是退一步,在进退之间,法律的尊严已被消费殆尽。
王晓渔V:张家川16岁少年被刑拘一案出现转机,是好事情。但谈不上什么网民的胜利,不但没有胜利,几乎一败涂地。言论问题,从吴虹飞开始逐渐成为一种模式,先是刑拘,没有网友关注,严打到底;举国关注,考虑“悔罪表现”,改为行政拘留。这种“退两步,进一步”,不是进步,只是更高超的退步。
跳蚤的微观世界://@荣剑2011: 都看不下去了,都在说公知的话。//@刘胜军改革://@迟夙生律师://@薛明波:把好人变成坏人的社会
俞敏洪V:机场爆炸、商场砍人、孩子被摔、城管打死人,驻马店五死三伤...中国社会充满暴戾气。我们不能简单说都是坏蛋所为。坏蛋确实要被惩罚,但需要思考根子在哪里:当公平公正变得可望不可及,解决问题没有正常渠道,官官相护平民没有平等机会,做人的尊严被剥夺殆尽,社会就变成了把好人变成坏人的社会。
跳蚤的微观世界://@简光洲: 舍利取义,君子也 //@王雪99033:仁心之人,必得上天庇佑。 //@莫敢: 多年之后,在新的转折发生之前,王功权的故事,已经符合一部优秀传记作品的叙事逻辑:一个农村少年,挤入仕途又逃离,几番沉浮后,成为了一线投资人。但他终于还是选择了把书的尾页撕掉,再次将结局开放。愿他平安。
财经天下周刊V:【商界再无王功权】王功权或是中国最有情怀的商人之一:感性的时候,他喜欢诗词,为爱“私奔”,裁员时会落泪,也曾立刻飞到美国看望情绪不高的女儿;理性的时候,他关注社会转型问题,积极投身公盟工作,当商业不再值得留恋,他果断选择退出……http://t.cn/z8pkGwM
跳蚤的微观世界://@通臂猿侯建手札: 看过新华社国内动态清样,几年的,觉得我们的领导人生活在高度扭曲的信息世界里。离开真实世界非常遥远。
谢文V:苏联的晚期症状之一就是对国内国际情况看不明白,封闭的扭曲的信息渠道导致致命的决策错误。出兵阿富汗只有三五个人匆忙决策,导致莫斯科奥运会被大多数国家抵制。兵陷阿富汗加上百姓明白了国家在世界上的真实地位导致了体制的瘫痪,最终苏联完蛋了。所以,社会的开放与信息的自由流动是至关重要的。
跳蚤的微观世界://@宮鈴_胡同台妹: //@奥s丁: //@清华秦鹏: [吃驚] //@杜楠爆料:[吃驚]//@赵晓:[吃驚] //@章立凡: “法官集体嫖娼案”只是上海地产黑幕的冰山一角,司法黑帮开始向记者下手了!
蓝鲸财经记者内参网:【紧急关注】据传,前南方周末记者杨海鹏(微博为@邓飞手札 )因爆料上海房地产领域贪腐案件,微博账号被删,人身安全未知。爆料部分内容如下:
跳蚤的微观世界:会吗?//@洪智坤_台灣15: 面对有力者,只有爱与非暴力,而我正默默进行著//@赵晓: 李洪林:我不贊成暴力革命,反對推倒重來,而是促使黨的領導層主動改革,這樣對全社會最好,不會付出太沉重的代價。由中共主動改革,使中國通過和平轉型,走上民主憲政的大道是不是可能呢?
赵晓:李洪林:当前在中国,所谓改革就是把被社会主义所扭曲了的政治经济制度回归到人类共同的文明大道上来,经济上是从计划经济回到市场经济,政治上就是从专制逐渐过渡到民主。民主没有什么资产阶级民主和无产阶级民主之分,民主就是民主。现在的民主制度是人类几千年来在政治文明方面所创造的共同成果。
跳蚤的微观世界:大大比谁都清楚。//@洪智坤_TAIWAN: 我也不过说有个人不见了,就被封号。境外的大新闻,你们都看不到,嘿嘿!
何兵V:习近平主席说:对中国共产党而言要容得下尖锐批评。新华网发文说,批评党和政府的公知,是在煽动动乱。这是怎么回事?今天的共产党,到底谁说了算 啊?
跳蚤的微观世界://@范忠信: 这简直不可置信。不管怎么说,纪检应该速查!//@华夏正道: 2002年连成敏任临沂市人大主席,传纪委要调查他。连太在加拿大打电话回来给有关领导,若要处理连成敏她就在外国爆临沂市领导黑幕,后不了了之。
华夏正道@记者每欣晴【注射杀死37名上访者,强奸几十个学生——原山东临沂书记连成敏】五天享用一个处女,连续享用100个能延年益寿,校长将几十名学生送去供享用,两个十三四学生怀孕,一个12岁少女差点丧命。离任前下令处死37位被关在精神病院的访民,包括举报八星级办公大楼举报者。@何兵@于建嵘@袁裕来律师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跳蚤的微观世界://@叶枫2080: 天理何在~~姚晨的微博找不到了~~~
跳蚤的微观世界:这社会比电影血腥暴力多了!虚掩的和平盛世还能维持多久?//@徐昕: //@程-啸://@郭秀峰律师: 故意杀人!
凤凰视频:“你给我碾,碾了不要紧!”——3月30日,湖北省巴东县一位村民在和一建设单位纠纷中被水泥罐车碾轧致死。据村支书说法,开车的是项目部一协调员,碾以后当时车没有停,跑了,后被拦下。最后他说的意思是他们项目部的领导,老总,他下令说,你给我碾,碾了不要紧。(中国广播网)http://t.cn/zTAuNhK
没有更多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