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蓝莲花9999”

蓝莲花9999:本来想对苏格兰公投说点啥的,一想到某人总批评我:你没有去过那个地方,对那里的人和事空气的味道没有感觉,就不要乱说活。别跟着世界主流媒体的调调起哄,别以为那些从书本里了解民主自由宪政的智识派说的就是对的。于是我立刻闭嘴。说说国内的事吧,比如图书馆被关,感觉好丰富,却一个字说不出来!
蓝莲花9999:念斌案发生在福建平潭小岛。2009年,坐跨海的轮渡、岛上的摩托,采访被害人、公安局,仍能记起海风的咸湿味道。念建兰,念斌的姐姐,弟弟入狱后她就举债呼吁奔波。她认识了很多专家、律师,她脸上有着微黑的美丽和沧桑。经常想,这么多年她怎么生活的呢?从不敢更深入,那里面有一种我无法承受的东西
蓝莲花9999:9年前,身为党报记者的我认识了浦志强律师。他对我说:你继续呆在这里,要不被同化,要不精神分裂。离开! 于是我离开了党报,最终去了南方周末,成了一名真正的记者。他让我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勇气和慈悲,他是中国少有的顶天立地的人。他也是我儿子的偶像,因为妈妈从小教育他:做人要做浦大大那样的人
蓝莲花9999V:在写郭美美的文章时我刻薄地写道:在男权社会,一个老男人倘若掌握权势,那么他常常会利用权势来蒙蔽自己已经衰老的事实,通过占有年轻女人,来免于闻到死亡的气息。——这句话也适用于对沈冰等央视美女事件的评论
蓝莲花9999:为了写文章,捏着鼻子看完了新华社的《郭美美大起底》,看完只想说一句:写文章的,操纵这篇文章出炉的人,无耻!
蓝莲花9999V:几年前,开完法律研讨会后,他经常搭我的车回家。不高,清秀的脸,永远有男孩的笑容。他创办的组织搞了很多有趣的公民权益运动,我的新闻有了很多素材,他的办公室是我经常采访他的地方。后来组织解散了,他的名字不能见报了,他进去了好几次了……今天,他被判了四年刑——这是我经历的本国“发展史”
蓝莲花9999V:前些日子再梦哈儿。我身为记者去会见他。看守所大门大开,也无门卫。里面的人说,用不着关门,没人敢出来的。穿过广场走到监区,像个工厂,锅炉震天响。一男警让我填会客单后等着。我兴奋地想,他一定没想到我会来,见了我该多高兴啊。又想我该问些啥呢?正急切盼望中,居然醒来,好生懊恼
蓝莲花9999V:昨晩又梦到志强。大家一起吃饭,兴高采烈地翻看采访他的杂志,上面有照片。他傻乎乎地笑着,酒涡乍现。完全不记得他己不自由。醒来时大恸。
蓝莲花9999V:昨晚在雷鸣闪电中,反复梦到志强回来了。他站在办公室那张堆满了文件的桌子旁,头发很短。看到他那张扑克脸,喜出望外、百感交集、欲言又止。。。
蓝莲花9999:前些日子给哈儿留了一本《朱厚泽文存》。我们社出的,不会再印了。还没来得及告诉他,他就进去了。多次尝试用心联结他,还好,每次都能看到他呆的地方是发着光的
蓝莲花9999V:荣格的《自我与自性》终于上市了。原书名为《Aion,自性现象学研究》,主题就是“自性”(Self)。荣格认为基督就是自性的原型,他在十字架受刑象征了人生命的本质。他的书向来深奥难解,这本书涉及基督教、诺斯替教、炼金术、占星术等背景知识,书稿我看了整整一年。@荷永 @成都冯川
蓝莲花9999:平度纵火案、建三江律师被打案,其关注度注定不会如文章劈腿。这是大众传媒社会的特征决定的,民众爱娱乐新闻,喜欢金星、海王星象征的令人愉悦的可以意淫的东西,但不会喜欢土星象征的现实的严苛,以及冥王星象征痛苦的摧毁力量。没有人愿面对自身的阴影
蓝莲花9999:看了台湾学生反对服贸协议的新闻,颇为伤感。抛开政治和经济上的分析,我很难不感受到这样一种情绪:对大陆中国人的整体讨厌和恐惧。这些年,大陆中国的文化形象最好的是谷俊山的大金船,最差的是爪子上戴满金戒指的狼,想想都觉得羞愧。。。
蓝莲花9999V:给某人写信:我的生命中有两个奇特的人,一个是你。他们促使我去领悟爱—慈悲的真谛:倘若不能将对他们的爱施于其他个体,倘若爱里有差别有对立,那就不是真的爱。
蓝莲花9999:乌克兰本身是民选政府,局势发展到今天,是民主制度运行不畅(限权导致对社会缺乏控制力,不限权或限制不够权力必腐坏,这是政治制度设计的悖论),亲俄派和亲欧派只得把架放在街头打,亲欧派打赢了而己,这是啥民主的胜利和人民的胜利呢?看到一帮人欢呼,好生奇怪 我在这里:http://t.cn/zRlWXyZ
蓝莲花9999:中午吃饭时硬塞了一本《美国为什么完蛋了?》给@发课税案哈律师,恶狠狠地吼道:“你必须要!你必须读!”看到他己经花白的头发,又想到今天被宣判坐牢的那位,眼泪瞬时掉了下来。推荐:《人物》这期法治人物不错查看全文>>
蓝莲花9999V:编辑《美国为什么完蛋了?》(Why America Failed)时心里一直惴惴的。推荐此书的昭阳君曾像个小孩子一样问我:这本书会不会让你们公司赔钱?他在《与故土一拍两散》里表达出他对美国的感受:这个地方的隐性极权会将“人”的属性去掉,人的心灵逐渐干涸。《美》这本书则全面分析了这个隐性极权
蓝莲花9999V:Arvo Part的音乐有一种轻柔宽广的忧伤,他的《静中之静》在忧伤中找到了宁静。全一的海洋中探出了意识的火花。感谢@优雅的食肉兽 的推荐,这是一个让我惊讶的少年
蓝莲花9999V:2007年去河南采访艾滋病感染者,采访过高耀洁老太太。小区外的道路装了监控,我怎么进去的忘了,总之费了些周折。老太太听力不太好,屋子里也弥漫着一股奇怪的味道。当时的感觉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为何有人怕成这样?采访啥忘了,只记得她告诉我,她喜欢浦志强。。。(这人好像没有人不喜欢的)
蓝莲花9999V:周末去国博的经历让我陡然忆起去天安门周边采访的痛苦:那个地方永远有一种压抑感:总有一些地方、一些路有着看不见的禁止令,总有一堆严肃且神秘的人士在你身边转,无论是在室内还是室外,一不小心你就踏入了禁区被呵斥……这里的能量一直在暗示“你不是人”。不明白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喜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