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苏小和”

知青丨周其仁:从完达山到朗润园 WeChat ID df3p1113-2 Intro 新三届乃1977级、1978级、1979级大学生之通称。本号与你分享新三... 更多
苏小和:一哥们好多年不见,昨日他说他已经移居博茨瓦纳,在我印象里,这是一个穷得穿不起裤子非洲小国,哥们哈哈大笑,说博茨瓦纳人均年收入为12000美金,家家户户都有奔驰宝马,公民去美国看医生,政府还提供往返机票。有趣的是,伟大的中国每年给这个国家捐的钱好几亿美元,我这哥们说到这儿,就哭了。 ​
苏小和:论语言与脸蛋的关系 川普总统的演讲,无论是他在韩国的演讲,在中国的演讲,还是在越南的演讲,都非常富有激情,语言流畅,材料扎实,释放出强大的价值观张力,每篇都属于高水准的政治文献。 反观某些国家领导人的演讲,比如金三的演讲,甚至包括安倍的演讲,就那么几个词汇来回用,情绪寡淡,内容空...全文: http://m.weibo.cn/1647225837/4173333802732108
苏小和:为了能发布或出版,我写作时通常都会自觉过滤那些可能引起麻烦的词语,句子和段落,这种自觉过滤的能力非常准确,我怀疑自己是不是经过特殊的培训。如果有人告诉我,你的文章有问题,要修改,我就能准确找到文章里面的问题。从起笔写作到中间修改,我发现我绝对是一个职业水平很高的自干五。 ​
苏小和:美国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一群人嗷嗷叫。以目前格局来看,美国应该退出联合国,让那帮闲人和流氓玩儿去。为什么人们都喜欢这种看上去很粗大的联合体,其实是人性论的反映:大,可占便宜,可搅浑水,可乌托邦意淫,小,则无机可乘。记住,分散才是智慧,联合总有灾难,这样的智慧,几人能懂。 ​
苏小和:连卡梅伦这么干净的人也面临辞职,政治家真是一个风险最大化的职业。而某些国度的官员,真是黑暗得就是一群幽灵,浑身长满了毒疮和蛆。然而他们看上去总是那么伟岸,那么自信。让人不得不承认,虽然都是人,但人和人之间,国家和国家之间,的确存在特色差异:有罪之人与魔鬼的差异。
苏小和:老浦,你就知足吧:全世界都在关注浦案,结果出来了,有罪,判三缓三。千恩万谢吧,经过漫长的关押之后,浦终于可以回家吃饭睡觉了。不容易。 http://t.cn/R4bqJQJ
苏小和:如果因为发了几条微博就被定罪,那么每个微博使用者都有罪,每个人都应该被抓进去。文革时,有人因为在墙壁上随便写了几句牢骚之语,就被杀头。这算是最早期的“微博之罪”吧。所以,等待判决结果,然后就能下结论,这个国家从文革到现在,到底有没有一点点文明的改进。
苏小和:应该抛弃所有的宏大构思,回到苏格兰哲学启蒙时代,像洛克、蒙田、帕斯卡尔那样,尝试随想录式的写作,用一种思想碎片的方式,慢慢拼凑出我们人性的底色,在词语的细节深处,把基本问题辨析清楚。唯有如此,我们思考的意义才会成为一种可能。
苏小和:过去被毛的那套真理式的教育害惨了,当我们真正开始思考时候,本能的把真的真理也否定了。毛不是真理,他只是窃取了真理的位置。真理一直存在,只是我们不认识。正因为我们不认识,所以有人才敢以真理自居。战胜假真理的惟一办法,是认识真真理。“因真理得自由”,很多自由主义者并不理解这一点。
苏小和V:从艺术家角度看,当政府充当艺术经费的主要提供方,一定带来艺术家的普遍腐败。他们成为政府的寄生虫,主动为政府御用,失去艺术想象力。如果一个艺术家需要政府的财政支持,那就不是艺术家,政府财政填饱了艺术家的肚皮,艺术家必然娇生惯养,涣散懒惰,甚至变成由政府喂养的一群仅仅会叫唤的狗。
苏小和V:经济学维度上,由政府豢养的艺术是反市场的。当艺术经费来自政府财政,艺术消费群体主要由官僚和富人构成,意味着穷人是在艺术领域为官僚和富人提供财政补贴。穷人很少涉足艺术欣赏,作为纳税人,他们不会同意政府财政预算流向艺术市场。政府豢养文艺的政策,事实上构成了对穷人权利的剥夺。
苏小和:向铁流老先生致敬!这是一个荒谬的时代:白发苍苍的老人争自由,但是年轻的人们却迷上了做奴隶的生活。
苏小和V:中午好。如果人类足够聪明,应该在一颗大米面前惊讶不已。事实就是如此,直到今天,人类仍然无法为自己创造出一颗大米,或者一粒小麦。科学家的工作,要么是寻找,要么是复制。所以,在这样的中午,在一碗米饭面前,你有什么理由不赞美,不感恩呢?
苏小和V:读完余英时先生的系列著作,相当于同时在香港中文大学、香港大学、台湾所有大学、大陆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所有的人文院系修完了所有的优秀课程。大陆所有的国学学者加起来的学问,或许能考上余先生的本科大一新生。这话10年前我就这么说过,现在还这么说。
苏小和V:民国一直以来都拥有一种隐蔽的纠错能力,这就是中国人的希望所在。无论什么组织,无论什么人,不可能不出现错误,重要的是直面错误,缓慢改进,而不是用谎言掩盖错误。祝民国生日快乐,愿意悔改的国度有福了,你们是中国人的约瑟。
苏小和V:这个国家还深处诅咒之中,年轻人,如果有条件,离开这里,毕竟生命的价值高于一切。
苏小和V:作为一个人,我必须相信上帝,但我决不能看见上帝,更不能把自己当上帝。我的生命一直走在通向上帝的路上。生命的改进,知识的更新,智慧的扩展,都在这个过程中渐渐出现。这是过程理性。如果你不信上帝,意味着你不能进入这个改进过程;如果你认为信上帝是一蹴而就,你同样也不能进入改进的过程。
苏小和V:英国人真是文明贵族啊,一场公投,让俄罗斯和天朝的土著流氓气质毕现,也让处于悲剧之中的人们看到了希望。在这个时候,要向伟大的辉格党人保守主义和苏格兰古典自由主义致敬。这是人类被上帝创造的优美所在。
苏小和V:好多好多五毛啊,还以为康师傅不拨款,五毛就散伙了。看来康师傅的事业,后继有人。
苏小和V:苏小和:关于马云,你不服不行。马云既是这个时代的创新家,也是中国官商结合传统的牛逼继承者。至于以后他是什么,只有天知道。 http://t.cn/RhXOBT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