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芮必峰”

那个喜欢抓大V的县委书记落马了 WeChat ID tss394444810 About Feature 低调做人,高调做事;扯一万句淡,不如一次实干。 新朋... 更多
芮必峰:联播节目又花了十多分钟的时间赞春晚,接着的“焦点访谈”是同样的话题,新华社和多家中央媒体都发了文章。开动整个宣传机器赞美一台春晚,这已经超出了对春晚本身的评价。很显然,对春晚的评价似乎被上升到了意识形态斗争的高度。
芮必峰:此事古难全! //@张晨初艺术空间://@于晓非微博://@美裙小鸟儿:今非昔比[可爱] //@孟庆明v:岁月如梭!
芮必峰:的确,跨文化传播容易造成误读。 //@宪阁微观://@阿忆: “看门狗”是新闻学的一个术语,又是从西方引入,西人不蔑视狗,但用在咱这儿,肯定造成误会。
北京杨博:如果大家都成了狗,而且都以成为一条合格狗为荣,那么国家就是奴隶主,人们就是奴隶,那肯定不是人民当家作主。环球,你有底线吗?
芮必峰V:今晚“新闻联播”,以为有四中全会的消息,结果没有。
芮必峰V:【山东省长主持祭孔大典】今天是孔子诞辰2565年纪念日,山东举行祭孔大典,并通过卫视直播。从“批孔"到“祭孔",恍如隔世,它反应的不仅是社会文化思想的巨大变化,更是国家政治生活的巨大变化。
芮必峰:这照片太恐怖,不该发上网。 //@守寂沉空: //@展江:群众利益无小事,地方政府须回应。 //@朱又可:惨不忍睹 //@赵思运:为什么不立案?? //@横hzg:@人民日报 @央视新闻 你们怎么看?
芮必峰V:真,让人心醉;假,让人心碎。
芮必峰V:据央视报道,中共中央政治局今天召开会议,决定今年十月召开十八届四中全会,讨论依法治国重大事宜。
芮必峰V:据报道,@张志安 拟接棒@胡舒立 出任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院长 。江山待有才人出。中大传设院在胡院长领导下已取得很好的成绩,愿其在张院长领导下更上一层楼。@晨钟暮鼓满园春 @谷口耕
芮必峰#夜读偶记#从《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关于赵王与秦王澠池之会的记载看,春秋战国时代的御史只是随君王左右的记事之官,其职近于史官,由于史官的职责是秉笔直书,且载入史册,自然令上至国王下至臣僚畏惧,故有整肃纲纪之效。秦以后设御史府,御史大夫成为最高监察官。唐之“采访史”系御史 @谷口耕
芮必峰V#夜读偶记#为写「葛兰西"霸权"理论及其当代意义」查阅资料,发现葛兰西著述颇丰,意大利本土出版的著作多达15卷,共计8000多页。而我国自1980年代开始的葛兰西研究大多依据非常有限的英、俄译本甚或其中的中文转译。其实就是1971年英译本「狱中札记」也长达2352页,而中译本篇幅则不足其六分之一。
芮必峰V:值得学习!@晨钟暮鼓满园春 //@辜晓进:@芮必峰 @王君超 @吴飞微议 @陈昌凤 @陆亚明 @深大丁未 @胡-莹 @人大钟新 //@Garlic_Lam:!!!!
辜晓进V:这是一场深圳大学6个女生与深圳渔村的邂逅……何为果敢?何为效率?昨晚深大新闻毕设答辩结束,今晨《深圳晚报》便以头版加内页八版的特大专题,报道备受好评的全媒体新闻作品《深圳渔村:远去的故乡》。《晶报》今也整版刊出《六个深大女生与十个渔村的故事》。感谢周总,感谢@大齐围脖 ,感谢晶报。
芮必峰V:安徽大学历史系刘信芳教授的《中国丧葬改革调查报告(纲要)》提出了一个事关千家万户以及全社会的问题,值得一读,发人思考。欢迎大家参与讨论。
芮必峰V:新华社安徽分社社长王正忠、中国青年报总编辑张坤受聘担任安徽大学新闻学院兼职教授。王正忠1984年毕业于安徽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张坤1989年毕业于安徽大学新闻学专业。校党委书记黄德宽为他们聘发了聘书。
芮必峰V:【课程预告】下周二下午(博南D101)本人主持的“人文、社会科学前沿”讲座由艺术学院蒋小平教授讲授《文化研究中的女性主义》@读书人司胜平
芮必峰V:【最新统计】全国范围内(不包括港澳、台)约有637所院校开设有新闻传播类专业(其中一些院校、专业已停止招生),编辑出版学、传播学、广播电视新闻学、广告学、网络与新媒体、新闻学、数学出版七大新闻传播类本科专业共计在全国有1073个布点,具体分布统计如下图。
芮必峰V:「解决包公墓室内扔钱祈福问题在于因势利导」我对下图这篇报道不以为然,游客行为未必属不文明,它与"包青天"是否贪财半毛钱关系也没有。专家"毫无意义"之说也值得商榷。明天「江淮晨报」"庐州三人行"将对此发表评论。
芮必峰V:记忆中「欧阳海之歌」是我读过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封面是欧阳海不顾生命危险,抱起横亘在铁轨上的枕木使列车脱险的标准的"文革"式宣传画。
黄奴-依然:发行3000万册的《欧阳海之歌》作者金敬迈:我再活也不过一二十年…只想把我的最基本的观点再讲清楚,就是:不批判“文革”,中国就没有希望;不批判“文革”,我们这个民族绝对没有希望。如果一个有13亿人口的伟大的民族,都不认真地反思自己做过些什么,那是一个不清醒的民族,这个民族是没有希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