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沈浩波”

维基百科:沈浩波(1976年-),江苏泰兴人,中国诗人,北京磨铁图书有限公司总裁。 沈浩波1996年开始诗歌创作,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1998年发表了《谁在拿90年代开涮》并在诗坛引发了诸多争议,后成为“民间写作”的代表人物之一。2000年与他人一起创办了…

大师 —— 请继续你们无耻的表演! WeChat ID dongchasz About Feature 你来了? 备用公号:KJ看见 近日,  一位“大师”用... 更多
沈浩波V:韩寒新书,《告白与告别》。与韩寒的电影《后会无期》,同步首发。问:韩寒到底在告别什么?@韩寒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沈浩波V:10首我已经在微信订阅号#沈浩波#(微信号: shenhaoboshige)上发布的诗。若觉得还不错,敬请微信关注“沈浩波”。我将送书给转发并评论这条微博的朋友,10本我自己的诗集《命令我沉默》,10本@长安伊沙 主编的《新世纪诗典》第二季,10本@学者梁鸿 的著作《出梁庄记》。推广订阅号,不遗余力。
沈浩波V:1、因造谣抓人还没几天,薛蛮子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嫖娼了,神一般的会把握嫖娼时机。2、先抓造谣者,再抓嫖娼者,有个记者也被抓了,是寻衅滋事。下一个又将是谁?何种罪名?3、只要智商不是太低,都应该知道薛蛮子为何被抓,但我竟看到那么多落井下石者、幸灾乐祸者——他们连骨头渣子都是脏的。
沈浩波V:一堆诗歌新作——其中必有杰作!
沈浩波V:又有好久没贴诗了。来10首。2014年头两个月的诗,这一年的诗歌写作从这10首开始。欢迎多批评。
沈浩波V:昨晚在南京酒店门口,寒风中等的士,久等不来。边等边打电话给@张嘉佳 ,说,“明天下午我和@孟非 喝茶,你完事了来找我们”,云云。挂上电话,旁边一辆在酒店等人的空车司机走过来说,我听到你电话了,你是孟非的朋友啊,我可不能让孟非的朋友在南京挨冻,快上我车,我送完你再回来等人。太感人了。
沈浩波V:#有点病,有点笨,有点爱——一场特别时代的特别对话#。@孟非 @朱德庸 @张嘉佳 同场对谈,1月7日晚上19:30分南京大学鼓楼校区大礼堂。漫画家、主持人、作家关于这个时代病、笨、爱的碰撞。朱德庸新书《大家都有病2:和笨蛋一起谈恋爱》首发式。我担当三人对话环节的主持。欢迎光临,座位有限,会挤爆。
沈浩波V:开年散文:《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关于故乡和北京。以此作为新一年写作的开篇。 http://t.cn/8kgzd4r
沈浩波V:#新年,送农民工子弟一片星空#。@磨铁图书@新公民计划 等公益组织一起,向农民工子弟捐赠《大人的科学》“浪漫四季星空灯”图书及模型,相关社区和文化馆将组织农民工家长和孩子一起组装星空灯,让新年的满天星,带来亲子和科学的欢乐。每多一次转发,我们将多捐赠1元。上不封顶。详情见长微博。
沈浩波:诗歌新作选六:《妇人与白塔》、《秋风起》、《纸船》、《柳树的童花头》、《在唐克》、《粗暴》。
沈浩波V:我能跑过每一条河流和海洋,却跑不过任何一滴泪水。——诗歌新作《跑步》。
沈浩波:所有不能被我喊出名字的白云,所有不能被我喊出名字的乌云,所有不能被我喊出名字的高山,所有不能被我喊出名字的村庄,都不肯为我停留——诗歌新作:《喊出她们的名字》。
沈浩波@郭德纲 的《过得刚好》上市了,磨铁近年来出版名人的图书越来越多,固然是市场需要,也会选择作者本人的个性、阅历、态度。@孟非 那本叫《随遇而安》,郭德纲这本叫《过得刚好》,都有一些淡淡的人生态度,过尽千帆的味道。老郭文笔好,古典文学修养深,这篇名叫《人在江湖》的自序也写得有滋有味。
沈浩波:《我的身体,我的时代 ——第十一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诗人获奖感言》,《南方都市报》颁奖第二天发表的是节选,这里是全文。被称为现场“最不谦虚”的获奖感言。
沈浩波:#《命令我沉默》上市赠书#。这是我15年的诗歌选集。既是一个诗人的15年,也是一个人成长的15年,个人在时代中,因此,也是时代的15年。这里摘了10首,欢迎转发点评并@小女贼蔡佳佳 ,我将根据大家的点评赠送200本签名书。当当http://t.cn/zT5Oc4y。卓越http://t.cn/zTXViJr。京东http://t.cn/zT5OJSE
沈浩波:国务院各部部长人选投票,环保部长和住建部长遭到近200名人大代表反对,活该啊,真是两朵奇葩,连这种走过场的举手大会上都汹涌着愤怒。悲哀的是,当我们活在雾霾中,当我们在毒中漫步,当我们被国五条闪瞎双眼,当我们被公然掠夺……除了少数人有资格不举手外,草民们仍然只能目睹他们腆颜当选。
沈浩波:有媒体让我谈谈木心的文学价值,我只读过木心的诗歌,觉得该说两句。1、木心的诗歌,文学格调不高,过于文人了。2、文人气、才子气等,是文学的天敌,莫把文人当文学,别给文学穿长袍。3、警惕文人趣味,警惕趣味化,应是文学的常识。4、陈丹青先生在很多领域成就卓著,但对文学的鉴赏,文人趣味过重。
沈浩波:朋友聚餐,大家聊起现在微博上的各种封号、禁言、屏蔽、删帖……,颇以为水深火热。其实,微博出现之前的论坛时代,对“敏感词”的管理比现在更奇葩。我当年写过一首诗:《祖国的星空》——带你回忆一下论坛时代。
沈浩波:刚才在公司开会,忍不住骂了人,很久没在开会时骂人了。最讨厌的就是这种态度:我觉得这个事情也就只能做成这样了。或者,这事做成这样差不多了。潜台词是,不必再努力,再努力也没用。这种鸟逻辑令我烦透了,空间和机会永远有,年轻轻轻怎么就是这么个工作态度。这种态度还不是某个人的,是一群人的。
沈浩波:这轻轻的、薄薄的、平平的,在大海里漂泊着的一小块,竟有一个那么巨大的,让人想哭的名字——中华民国。(在台北写的2首诗,《民国的夜晚》、《冬天,从北京到台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