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树下野狐”

维基百科:树下野狐(1976年3月15日-),本名胡庚,福建人,毕业于北京大学爪哇语专业,中国当代奇幻小说作家,上海作家协会会员,上海網路作家协会理事。2001年开始创作奇幻小说《搜神记》,以其雄奇瑰丽的独特风格和汪洋恣肆的奇崛想象,迅速席卷全球华人網路…

陈三俊、夏烈、孙红侠:嘉宾面对面(七 ) WeChat ID Intro 集合浙江文艺评论力量,展示浙江文艺评论家风采,关注当代重要文化现象,引导文艺思潮及审美导... 更多
树下野狐:据出口转内销的消息称,中国很快就要彻底废除计划生育制度,允许自由生育了。想起早些年听说外国奖励多生多育的麻麻时心中的酸甜苦辣,犹如隔世。谁能想啊,没几年就沧海桑田了。[微风][微风][微风] ​
树下野狐:md,日本的羽生结弦滑完后,满场丢下了各种小熊维尼。严重辱华。[怒] ​
树下野狐:如果这事儿都没人担责,以后就会有更操蛋的、更肆无忌惮的运动,等着困难群众。//@殆知阁:这个事情必须有人担责。麻痹的。//@神算子哈里谢顿: 转发微博
树下野狐:真想不让人炒房,就禁止购买两套以上的住房,不就结了?然鹅不,这样地方zf怎么卖地呢?等没地可卖了又怎么每年源源不断地敲骨吸髓呢?就这傻逼们还拍手叫好呢,好像房租、店租全上涨了物价能下降似的,真是又贱又蠢。[笑哈哈]
树下野狐:很早以前,不堪被挑拨仇视的房产商们就忍不住辩解过了:房价有一半都是zf收取的各种税费。房产商不是做慈善的,要赚钱就要保证净利率,zf加了税费,房价不跟着上调他们喝西北风吗?就这zf还不够,还要收买房者的税费,完了现在说已经一次性交付过的70年土地金依旧不够,还要每年缴付应由土地所有者(郭...全文: http://m.weibo.cn/1191890482/4188163825851721
树下野狐:回复@深水搁浅的猫zzz:请参照从前先发动贫下中农斗地主、富农,然后再把贫下中农的一亩三分地也没收的节奏。机不机智?[太开心]//@深水搁浅的猫zzz:是每套都交还是第三套开始交?//@树下野狐:流氓骗傻逼,天经地义。[憧憬][太开心]
树下野狐:流氓骗傻逼,天经地义。[憧憬][太开心]
树下野狐:发生了什么事儿?
树下野狐:哈?//@殆知阁://@张七公子HBU: 海航背后的人应该熟知史笔二字分量。
树下野狐:现在不是GDP考核政绩的时代了,怎么吸引资金、劳动力,城市怎么和谐发展,经济如何有序提升…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讲政治。[心]//@殆知阁://@无劳86: 仔细想想,真没有[允悲][允悲]
树下野狐:我被第一条评论逗笑了。[笑cry] http://t.cn/RjT0yjz //@流光了:抓紧看吧说不定过会就禁评了//@东东枪://@顾扯淡:我是来看评论的……
树下野狐:可能送给习大大的冰淇淋里藏着一卷仲勋爷爷亲手题的字:改革开放。[心] //@火山白杨:俄罗斯人打起感情牌来也是好手
树下野狐:生活就是一出喜剧,总是不缺小丑。😄
向松祚:今天一个会议上被告知。说有人上书决策层建议成立计划经济研究所。研究如何创新计划经济经验做大做强国有企业。嗯!好得很!干脆把十八届三中全会重大决定全盘否定得了。现在好些政策被意识形态化,实在莫名其妙!
树下野狐:现在必须让马航调出吉隆坡机场的摄像记录,找出那两个执假护照、冒充意大利人与奥地利人的乘客,查明身份。
树下野狐:寒假快结束了,女儿这两天总不时严肃地挥动着魔法棒,高声念咒:“巴拉拉能量,索多卡啦——幼儿园变没!”
树下野狐:张艺谋肯定后悔死了。早知如此,当初办个“杰出人才移民计划”,火星总统都必须放21响礼炮亲自欢迎啊。多赚了好多奶粉补贴和各种福利不说,省下的700多万好歹也够给老婆买两栋67万美金的house了不是?查看全文>>
树下野狐:像我这么每天在微博上嬉皮笑脸,发些天妒人怨的自恋言论,居然还能不掉粉,想想也是奇迹。但是同志们,在微博四年,该说的说过N遍了,从转基因到石化双雄到污染到毛粉。。。再说我都提不起干劲了。与其说些谈论了千万遍什么也无法改变的话题,还不如继续丧尽天良的自恋,至少你们腻了,我不腻啊![心]查看全文>>
树下野狐V:过节啦,告诉「搜神记」的读者朋友们一件高兴的事儿吧。「搜神记」未来几年内的电影改编权,已经以一个让我很满意的条件,授给了国内最大最强的电影公司。只要立项通过,很快就可以投拍了。[爱你]希望尽早和你们一起在3DIMax的银幕上体验太古英豪们的爱恨情仇。如果是李安导演的,就更完美啦。[心]
树下野狐V:求教万能的微博:昨天升级了苹果电脑后,word文档的拼音输入出现异常,如图。有什么办法修复吗?谢谢!
树下野狐V:从我记事时起就特别害怕死亡,睡前总是会想到这个问题,总是恐惧得锥心彻骨。即使到了现在,迷迷糊糊中想到终有一天我会消失,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我,没有感觉,没有意识,就会猛地从床上坐起来,恨不得大叫几声。来,说说你们是怎么排解这个终极恐惧的?除了相信灵魂和宗教,还有什么妙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