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月下大叔的围脖”

月下大叔的围脖:【荥经惨案调查:两个没饿死人的生产队_凤凰博报】荥经惨案调查 队长的人性与犯险救民:两个没 饿死人的生产队 陶永香64岁,原烈士公社冯家大队第五生产队社员。时间:2012年6月13日;地点:严道镇永安街陶永香家; 采访、摄… (分享自 @凤凰博报http://t.cn/8kmBYuG
月下大叔的围脖:【荥经惨案调查:幸存者说原双江公社大饥荒_凤凰博报】荥经惨案调查 幸存者说原双江公社大饥荒 谢开鲜68岁,原临江大队新烈生产队社员。时间:2012年5月21日;地点:泗坪敬老院;采访者:余习广;摄影:彭嵘。余:大… (分享自 @凤凰博报http://t.cn/8km1EYC
月下大叔的围脖://@时代迷思: 转发微博
时代迷思:【经济学课堂】用奶牛来诠释经济,用一个最简单的模型告诉大家经济学概念!经典得一塌糊涂。不转是你的损失!转。。
月下大叔的围脖://@张修林微博: 为什么要反宪政,原来是贪官。//@廖睿: 反宪政大本营人大,原来是这样脏脏的地方。一边做反宪政的生意,一边疯狂的搂钱搞女人。
中国经营报V:【人大教授:胡娟涉嫌文凭造假和论文剽窃】人大教授米辰峰透露:前人大校长秘书,亦是情人的胡娟,涉嫌文凭造假和论文剽窃。中纪委巡视组责令人大调查,赴欧调查结束后人大就地罢免了胡娟教育学院执行院长的职务。胡娟在校高调,上班提的包价值8万,与其收入严重不符,或与纪宝成有关。
月下大叔的围脖://@聚贤德之淋: 领导玩弄女下属,最为卑鄙无耻,作为一个搞教育的校长,玩弄女教师罪加一等。一定要严惩
谈笑古今V:【曝厦大院长陷艳照门 玩弄女教师致怀孕】网友爆料,54岁的厦门大学外文学院院长纪玉华,称自己离婚26年,欺骗重庆一高校27岁女教师,并致其怀孕6个月。女教师有两人的艳照,是纪亲吻她大肚子的照片。现女教师讨说法,院长却玩失踪。女教师欲跳楼,幸被救下!网友:院长真像雷政富!转起,让他火起来!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月下大叔的围脖://@V自媒体: //@东方一朔牟德鸿:所以嘛,被称为“美狗”“带路党”的那伙儿人也都别是在天喊着什么民主啊,自由啊,宪政啊……的了,只要求把官员财产公布了,把舆论监督开放了,把司法权独立了,把贪官抓干净了,把养老金整并轨了,把官员特权取消了……这么着,谁还敢反对吗?
时评聚焦:抓贪官不等于反腐。有可能是借反腐之名搞权力之争;有可能抓的几个没后台的贪官,安抚一下百姓,接着再腐。如果有一百个贪官,只抓十个,不叫反腐。如果抓了十个,又出来二十个,叫越反越腐。只有痛下决心,公布官员财产,开放舆论监督,才叫真反腐,否则都是假的。。强烈要求官员财产公开,支持请转!
月下大叔的围脖://@律坛阎王: 为什么公职人员作恶,要纳税人买单?[怒]
丁来峰V:城管打死瓜农纳税人赔偿89万,警察枪杀孕妇纳税人赔偿70万。。。为什么事情一旦牵涉到政府就不再依法办事?对于杀人警察,依法审判、依法执行即可;即便涉及民事赔偿,也要依法起诉,由杀人者赔偿,关纳税人什么事?莫非又要用纳税人的钱买杀人警察之命?当一个国家政府总是带头不守法,法律就是狗屁!
月下大叔的围脖://@wshsh2011: 柏林墙倒塌,象征民众追求自由的胜利。中国大陆网络的防火墙,是另种形式的柏林墙! //@散淡人生2011: //@江O淳: 东西德国、南北朝鲜,告诉我们宪政必胜![酷] //@厌非再来: //@无德无信中国人1: //@李百味六世: 死吧,解散,终权,毁。
联合国V:[促进自由]11月9日是柏林墙倒塌24周年纪念日。秘书长潘基文此前表示,柏林墙倒塌象征着普通民众追求自由所取得的胜利,联合国要向所有为之奋斗的人们致敬。教科文组织总干事博科娃表示,当今世界仍有太多“墙壁”尚未倒塌,教科文组织的任务就是打破这些壁垒,无论它们出现在哪里,以何种形式存在。
月下大叔的围脖://@高会民: 热门微博:历史上的今天:柏林墙倒塌。
高会民V:【历史上的今天:柏林墙倒塌】1989年11月9日,全世界的电视观众目睹了在柏林上演的伟大一幕,长久以来作为东西方对抗最有力标志的柏林墙最终被推倒了,大量的东德民众涌进了西柏林。(人民网资料)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月下大叔的围脖://@回弟A2: //@小平大不平://@张修林微博:这20亿进谁的腰包了?就这样一走了之?//@全震动:转发微博
凯迪网络V:【邓亚萍办公室人去楼空】人民日报旗下网站、由邓亚萍领军,锐意打造中国谷歌的即刻搜索,两年间投入20亿元发展后,近日传出"执笠"消息,网站服务停止更新,办公室人去楼空,邓则去向不明。消息全城譁然,有网民认为,邓根本不懂搜索行业,也不懂市场,烧钱走人是意料中事。 http://t.cn/zRWEPrh
月下大叔的围脖://@公民监政: //@科技房产V:娘希匹![话筒]现在才想到老蒋,当初赶人家去台湾不知多兴奋[哼] //@陈忆V:这大师挺会忽悠!//@袁裕来律师: 原来是魔术大师。
于建嵘V:到了宁波,这是蒋介石的家乡。前些天在韶山,我就思考,毛主席的共产党为何能将蒋委员长的国民党赶到台湾?无非是,共产党说:可以给农民土地、给工人工厂、给知识分子自由和宪政,给国民法治和清廉的政府、给全民族的独立和富强。如此这般,有八百万军队的国民党就从大陆滚蛋。真是腐败无能。娘希屁!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月下大叔的围脖://@苏拉密-孟凡贵: 转发微博
陆伟民律师V:【宪政113】论维稳:社会稳定是每个社会追求的目标,在台湾,公民如有不满可以电话议员,也可以求助于法庭,实在不行可以游行;而在彼岸,官员们把民众的正常诉求视为对自己权威的挑战,誓言稳定压倒一切,他们不想解决民众提出的问题,老想解决提出问题的民众,这样的维稳本末倒置,也不会真稳定。
月下大叔的围脖://@何兵: //@曾郎说事: //@曾浪锋: 转!→_→
曾郎说事V:【世界各国主要都靠什赚钱?】美国靠军工高科技赚钱;日本靠家电汽车高科技赚钱;韩国靠通讯电子造船舶赚钱;德国靠机械制造高品质赚钱;英国靠文化媒体旅游业赚钱;瑞士靠保险精密机械赚钱;澳大利亚靠农业畜牧业赚钱;印度靠软件服务业赚钱;台湾靠电子高科技赚钱。中国靠卖地卖资源卖劳动力赚钱!转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月下大叔的围脖://@共识网: 今天再来反宪政,为时已晚,因为宪政理念早已深入人心;现在再挑起反宪战争,肯定要打败仗。不论政府控制舆论的能力如何强大,中国历史上还没有哪次运动,可以违背民意、同时得罪精英和大众而获胜。
共识网V:张千帆:宪政就是宪政,如果有姓有名的话,也是姓宪名政,既不姓社也不姓资,既不姓中也不姓西。究竟什么是“中国特色”的宪政呢?这是一个无需过度纠结的假问题。实施中国人自己制定的宪法,就是中国宪政,而不可能是美国宪政。因此,今天我们要理直气壮地谈宪政。 http://t.cn/zR9p6j8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月下大叔的围脖://@我卖糕的2013: //@孫文1915革命:"不要脸竞争力"经典评语!//@静娅:这种“低人权优势”很快能形成“发展的大峡谷”,走不出峡谷登不上高峰。 //@张建民-微博: "低人权优势"在我们证券行业也被称为"不要脸竞争力"。
于建嵘V:今天因在大理,而不能参加在北京举行的清华大学秦晖教授「南非的启示」一书的讨论会。秦晖认为,中国发展主要是由于全球化市场加"低人权优势",搞的是"圈地运动"和"农民工"。的确,所谓中国发展模式就是在一党专治,政府强权,通过剥夺下岗工人、剥削农民工、强征土地和破坏环境的掠夺式的发展。
月下大叔的围脖://@吴稼祥: 对头。 //@花石頭e:转发微博
任志强V:我不知道一个人是否犯罪,这要由法院依法判决。但我知道中国的法律已从有罪推定改为无罪推定。未判决之前只是嫌疑人,且不应自证其罪。更依法不得在法庭审判之前用官媒大肆向公众公开案情,以操纵影响审判。如果司法程序都不能依法办理,又如何证明司法公正呢?官媒在审理之前暴光的案件不是第一次了。
月下大叔的围脖://@范忠信: 转发微博
吴祚来V:公知只有批评没有建言?网上查一下吧,公知的建言车载斗量,人类民主化进程经验教训汗牛充栋,延安时代就知道民主宪政普选军队国家化是人间正道,七十年之后,居然觉得自己的价值追求与神圣的承诺都是西方阴谋论,还要公知如何建言,跪着递谏书?有正道不走,假装摸石头过河,桥在那里都笑断了腰了。
月下大叔的围脖://@袁裕来律师: //@律师王学明: //@薛荣民律师: 接力喊 //@律坛阎王: [话筒]强烈关注。
袁裕来律师V:【陈宝成案:每日一喊,呼吁对非法强拆房屋者立案侦查】@平度公安 拘捕陈宝成等2个多月了。对无合法手续强拆村民房屋的刑事犯罪,却至今未立案,当事人和律师一次又一次的督促,平度公安设法拖延、搪塞。抄送@青岛公安 @山东公安 @警民携手同行 。请大家继续关注、呼吁。 http://t.cn/zRiBJsh
月下大叔的围脖://@独俏逍遥: [哈哈] //@沙城酒庄:[哈哈][泪]@独俏逍遥
王朔有话说:一位高深的外国数学专家问中国的小朋友,一辆车里有100名乘客,中途下去一个,不幸的是后来车翻了,乘客无一幸免,你说一共死了多少人啊?小朋友镇定的回答:37个。数学家摇摇头说:你不懂数学。小朋友叹着气说:你不了解中国。[挖鼻屎] [思考]
月下大叔的围脖://@公民监政: 杯具!
陆伟民律师V:【宪政108】论学术自由:学术自由包括研究领域的自由和向社会公众公布研究成果的自由,还包括发表、讨论学术意见而免于被除职或降职恐惧的自由。学者研究的目的是探索真理、实现知识创新,而不是为了迎合执政者和上级,当华政和北大分别解聘主张宪政的张雪忠和夏业良时,硕大的中国已无学术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