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我是王默_A”

我是王默_A:文字狱多了,陈胜吴广起也会多的。500转发算屁,诛九族也没挡住大秦的灭亡。——这帖如果有一万人复制发帖,习泽东会怎么想?[思考]
我是王默_A:回复@贾庄有民猪:在当下争取公民权利就是一场革命,笑蜀这贱人敢承认吗。 //@贾庄有民猪:王默大实话!//@我是王默_A:笑蜀的贱是一贯的,对一个推动公民社会的王功权拱怎么可能容忍,傻逼如此,可怜。 //@吴魁明律师: //@文痞天理: 转发微博
贾庄有民猪:笑蜀:对王功权的抓捕是对所有还有点良知的公民的一种羞辱,把平时最谨慎、最胆小的但心中又还有一丝良知的公民都给激怒了。王功权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是个彻底的人道主义者,彻底的和平主义者,是个完全没有敌人的人。就这样一个有大爱的人,连这样的人都不能容忍,这突破了绝大多数人心理承受的底线。
我是王默_A:[哈哈]//@涉-美143: 中国社会除非不被引爆,否则将会是世界历史上最惨列的大爆炸。//@布谷鸟咕咕叫: [给力]//@一根筋推墙: [给力]//@周易熹四世: //@啸啸愤蹄: 批量制造曼德拉!
修行清菜:我与大家悲观的看法恰相反,习大是民主中国的最佳推进器,人抓越多,民心失得越快,党国亡得越快。民主派一直未能整合自己的力量,各自为战,在抓捕之下,将会产生出众望所归的的领导人,在被抓的人中,有人会成中国的昂山素季。
我是王默_A:笑蜀的贱是一贯的,对一个推动公民社会的王功权拱怎么可能容忍,傻逼如此,可怜。 //@吴魁明律师: //@文痞天理: 转发微博
贾庄有民猪:笑蜀:对王功权的抓捕是对所有还有点良知的公民的一种羞辱,把平时最谨慎、最胆小的但心中又还有一丝良知的公民都给激怒了。王功权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是个彻底的人道主义者,彻底的和平主义者,是个完全没有敌人的人。就这样一个有大爱的人,连这样的人都不能容忍,这突破了绝大多数人心理承受的底线。
我是王默_A://@我是王默_A: 笑蜀的贱是一贯的,对一个推动公民社会的王功权拱怎么可能容忍,傻逼如此,可怜。 //@吴魁明律师: //@文痞天理: 转发微博
贾庄有民猪:笑蜀:对王功权的抓捕是对所有还有点良知的公民的一种羞辱,把平时最谨慎、最胆小的但心中又还有一丝良知的公民都给激怒了。王功权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是个彻底的人道主义者,彻底的和平主义者,是个完全没有敌人的人。就这样一个有大爱的人,连这样的人都不能容忍,这突破了绝大多数人心理承受的底线。
我是王默_A://@酒红色的心88888: //@王定宇-: //@老饕嘉佑: //@孤家寡哥2017:转发微博
大清-皮卡县令:曾成杰之后,是薛蛮子,本来就让没有安全感的中国企业家们感到了恐惧,再加上近日对王功权先生的抓捕,更是让他们感受到了寒风阵阵,这对中国未来造成的影响,当局肯定知道。但他们还是一意孤行,说明这个政权不会妥协,其实极权体制也不存在妥协的空间,一旦有妥协的空间,极权将瞬间垮台——王爱忠
我是王默_A://@FREE游明磊二十世: 现在其实是为了杀猪。
染香姐姐V:花总更多的是一个商人而非异议人士、反对者,他只是不小心说出了一些真相,就两次被北京警方扑住,这片土地上的其它异议人士及反对者的处境可想而知。
我是王默_A://@不滚就拿刀剁你: 回复@透视与思考:按你的逻辑就是---有本事你别去医院?有本事你别吃饭?有本事你别上学?有本事你别呼吸?有本事你别活了?你本是吃地沟油的阶层却如忠诚的为吃特供的代言,新闻联播忽悠你长大?[哈哈] //@透视与思考:你有本事可以选择不交。
作家草军书V:之前,我天真地为孩子上学可以免交学费书本费而暗喜,觉得我儿子终于可以占点国家便宜了,没想到,刚一开学,各种名目繁多的钱连续不停地交,比他妈的学费贵多了。学校,真是个垃圾的地方,教师,有很多不是好东西。这是我亲身经历后的真实感受。[弱][吐]
我是王默_A:在认同“人人平等”的前提下,生活在“前中国”这块土地上的人类是没有国家的。—— 人人平等的情况下,国家应该是一个契约社会。没有人人授权人人参与契约的社会 ,只能是一个黑社会,不算国家。@胡锡进
我是王默_A:同志们快顶上啊,微博投诉赢了五毛,民主马上就来了,[哈哈][哈哈]//@帥哥-大-雷雷: //@围观者被围观: [话筒][话筒][话筒]一夜推上万!!目标!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
李剑芒备用004:“I will be back”! 五毛,毛左terminator[酷]
我是王默_A:我努力准备做暴民,装逼法随便来喷,[弱] //@FREE游明磊二十世:大多数的时候中国只有奴才 //@心随风动111: 把抗暴等同于暴民,是站在统治立场上献媚之言。然!正常国家,只有暴官,没有暴民。反抗暴政争取权利,是公民最正当的举动。 //@王江松-PHILOSOPHY: 抗暴与施暴有本质的区别。
老武是文建:我从来不说“暴民”的字眼,稍微懂历史的都清楚,所谓暴民都是强权逼迫的,但凡有活路,国人则不与官抗。把抗暴等同于暴民,是站在统治立场上献媚之言;把抗争混淆于暴乱乃混蛋之语,不值一驳。屈原的忧国忧民,在本质上也是效忠主子,“忧民”只是个人一“品牌”。
我是王默_A:我们主张用以豹制豹的方式来干掉豹症,是为了结束这血腥豹症。理中客们的啥狗屎非豹力实际上是在替豹症站台,他们才是这豹症下无穷无尽豹力的支持者。
我是王默_A:俺不怕进去的公民越来越多,俺只担心不怕进去的兄弟越来越少。——多疯狂一点,这个黑暗时代才会结束的快一点。
我是王默_A:山巅任何政权都是国民的权力,不让国民山巅的政权都是反国民的。选票就是和平山巅任何政权的工具,既然不能和平山巅,那么豹力山巅就是另外一种选择。——豹力不是豹民愿意要的,从来都是豹症逼出来的。
我是王默_A:[疑问]//@周德耀wzr: ???//@交大洗脚蟹: //@普世价值追行者121://@中国特色鬼子梦: //@我是王默_A: 这个黑暗中国缺少的就是暴民,都镇压成这样了还不忘谴责暴民的是他妈的有病,贱逼。
天使-向莉:王瑛:有人问,抓王功权可以起到“杀鸡儆猴”的作用吗?我说,够呛。怕的,早就怕了;不怕的,更不怕了。只是,要走的,走得更快了。不要搞得只剩贪官和暴民,那样的中国梦就只剩下恶梦了。
我是王默_A:文字狱多了,陈胜吴广起也会多的。500转发算屁,诛九族也没挡住大秦的灭亡。——俺努力准备做暴民,狗拱爱咋的咋的,兄弟,你愿意吗?[耶]
我是王默_A:只有准备革命的国民越来越多,和平转型的可能性才越来越大。——用巨大的、潜在的暴力优势威胁让暴政放弃暴力,是用准备革命来避免革命的核心。在当下一切形式的传播应该是方向之一,让更多的人群知道为什么要推墙,争取更多的人群加入,为质变到量变争取尽可能短的时间。准暴民才是结束这黑暗的先锋。
我是王默_A:这个黑暗中国缺少的就是暴民,都镇压成这样了还不忘谴责暴民的是他妈的有病,贱逼。
天使-向莉:王瑛:有人问,抓王功权可以起到“杀鸡儆猴”的作用吗?我说,够呛。怕的,早就怕了;不怕的,更不怕了。只是,要走的,走得更快了。不要搞得只剩贪官和暴民,那样的中国梦就只剩下恶梦了。
我是王默_A:回复@恋娥眉V:给潘一万个胆他也不敢用这条帖告武陵人诽谤的,俺这话只怕你理解不了,[哈哈]
浮家泛宅武陵人@潘石屹 公开为言论罪站台,回来认个怂装个乖,一个个迫不及待安抚原谅,为之辩护,巧笑圆场,喝好压惊,公知小资就这贱德性。
我是王默_A:这国能混成这样有钱的,在赤裸裸的权力威胁面前基本上都这样怂逼的,潘可怜先被扒了底裤而已。[偷笑]
浮家泛宅武陵人@潘石屹 公开为言论罪站台,回来认个怂装个乖,一个个迫不及待安抚原谅,为之辩护,巧笑圆场,喝好压惊,公知小资就这贱德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