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成都双爷”

人民军队忠于党》在1960年创作时的原始歌词,和传唱至今的版本完全相同。下面这份由@成都双爷 分享的,1962年出版的歌谱,就是更加清楚的证明。 也就是说,那个“... 更多
成都双爷:心平气和地给网信办工作提点建议 昨儿个,《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 先生发了一个微博—— 【@胡锡进 从昨天开始,我们能更有底气地说:中国是共产党领导的国家。今后发表反对中共领导的言论,就是违宪言论;支持拥护中共领导国家,就是护宪。让这个边界清晰起来,成为中国意识形态领域价值共识的基石...全文: http://m.weibo.cn/3247405543/4217053549858075...全文: http://m.weibo.cn/3247405543/4217053549858075
成都双爷:鲁炜下了课,的确是件好事儿!但也值不得应贺而更应该遗憾:这货早被人民群众雪亮雪亮的火眼金晴给瞅出来了,领导人民群众的党组织却在这货为非作歹N多年之后才反应过来,有啥可喜滴?这货是咋上位滴?咋就横行无忌到这般地步,是不是更应该探一个究竟? ​
成都双爷:双爷我隆重建议:取消教师节,与五一国际劳动节合并。以尊重教师的名义设立教师节,本身就是对教师的不尊重——把人民教师摒于社会主义劳动者之外,意味着对人民教师社会主义劳动者的身份的不认同!这是明捧暗杀,良心大大的坏了坏了滴!@人民日报,把你们的议题改一哈成不? ​
成都双爷:我发起了一个投票 【“现在深受网民喜爱”的9旬长者,你喜爱么?】http://t.cn/Rt8Jcfe
成都双爷:老是有人在唠叨天朝当年入朝参战的胜啊负滴,TNND累还是不累呀?无非就是是天朝说的不算数是吧?天朝是“关起门来奏凯歌”是吧?得,双爷我把这道门掀开,让我们来欣赏一哈美国陆军上将,当年第八集团军司令官马克斯韦尔·泰勒的唠叨,他老要给我鳖发奖章勋章啥滴,不是天朝拿左轮顶他脑门儿上逼的吧?
成都双爷:被互联网解放的业余写作大都是独立写作,其动力、特别是其思想和情怀,跟省委宣传部无关,跟影视公司无关,跟跨世纪千人工程、跟跑课题熬职称申报博士点统统无关。……只有独立的“我”写出的“我们”,才比较的靠得住,才不会像密写墨水写的东西,眼下一样,回头另一样。——黄纪苏
成都双爷:必须承认,正能量传播力量目前仍处弱势,弱势体现在两个方面:一、话语权的弱势;二、自身的弱势。目前的正能量的主要斗争方式,还大多是划线站队戴帽子究私德的“道义密集轰炸”,很难抗御以理中客护身的负能量!网络舆论战是一场持久战,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正能量传播者自身提高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成都双爷:啥叫“网络新型知识分子”?这是个啥词儿?咋定义滴?哪位高脚来开导双爷我一哈?
成都双爷:阶级与阶级斗争是一种客观的存在,对这种客观存在的认识,是属于社会科学的常识——甚至都不是马克思主义首先提出来的,而且不一定是马克思主义者才有这种认识。气势汹汹对重提阶级斗争者是何阶级的诘问,并不能获得道义上的话语优势——正如诘问马克思恩格斯是何阶级也无法降低马克思主义地位一样。
成都双爷:双爷我的赌局,开了N年了,一笔进账都没得!这仅仅是双爷经营不善的问题么?有没得体制问题?
成都双爷:关于张贤亮”右派分子“身份真伪与否的两篇文章
成都双爷:凡是历史上发生的东西,都要在历史上消灭。因此,共产党总有一天要消灭,民主党派也总有一天要消灭。消灭就是那么不舒服?我看很舒服。共产党,无产阶级专政,哪一天不要了,我看实在好。我们的任务就是要促使它们消灭得早一点。这个道理,过去我们已经说过多次了。——《论十大关系》
成都双爷:双爷讨论问题,喜欢先拿着放大镜替对方找与自己立论不同的论据,找到了再来剖析一二。虽然知道这么着容易招猪队友们板砖儿,但双爷认为讨论问题就要首先就要面对问题而不是回避问题,然后再来说道谁是真正在的聪明人儿!是从不犯错误的人儿耶?还是的确犯过错但却能认识和纠正错误的人儿。
成都双爷:这是有人忽悠的所谓针对地下党的“十六字方针”同时期的党内文献——关于与地下党会师的有问题及解决方针的,各位学习一哈吧!
成都双爷:目前,最高分辨率的卫星图只有0.4m左右,其它的精度更次,有1米、5米和30米的,难以满足规划用或放样用或其它工程用图所要求的0.1m或0.05m差远了。再者,这影象图看着好看能震撼你一哈,但用起来很不方便——它不是划线图。图幅范围越小(就是比例尺越大),精确度就越差!地炮肯定不敢靠这个的!
成都双爷:公者千古,私者一时!如果我们选择了最能为人类福利而劳动的职业,那么,重担就不能把我们压倒,因为这是为大家而献身;那时我们所感到的就不是可怜的、有限的、自私的乐趣,我们的幸福将属于千百万人,我们的事业将默默地、但是永恒发挥作用地存在下去,而面对我们的骨灰,高尚的人们将洒下热泪。
成都双爷:双爷来把港版中华人民共和国史第8卷关于粉碎四人帮的关键结论引全,该书作者李丹慧女士并非左爷哈。各位自己瞅自己鉴别,@电视剧邓小平,你们也瞅瞅。
成都双爷:双爷我在西西河的时候,有位经历过三年饥荒时代的农民网友叫“老光”,写了个《饥荒时代的记忆》并引发了热烈讨论,双爷觉得很有趣,引给三老四少瞅瞅。老光的文章太长,4万多字,长微博都装不下。双爷引目录和有关讨论。看看真吃过苦的人是肿么看当年和现在的世道的!
成都双爷:犹豫了很长时间,还是把这个东东亮一哈吧——甭管有多少砖头瓦块儿上来招呼。《中国革命的挫折与教训——与乌有之乡成都旅游团的谈话》(整理稿),不是很成熟的东东,估计来自左营的批评会大于右边(这个这个,讲这个的现场就能瞅出来)。
成都双爷:没有文化的军队是愚蠢的军队,而愚蠢的军队是不能战胜敌人的。——@新豪哥之冷锋南下,小左爷,来念念吧?大声哈,大——声!知道土鳖为嘛建红校建抗大么?土鳖战士都得学文化么?那就是为了不当“愚蠢的军队”给对手上菜而进行的知识储备!你滴,明白?你滴不明白,就甭TMD在你双爷跟前儿充毛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