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弹指两挥”

弹指两挥://@真不是法官://@袁裕来律师:犀利。
杨学林律师V:刚才有记者来电采访:最高法院出台了个防止冤假错案的意见,有何看法?我说:放着宪法和法律不遵守,今天一个意见,明天一个决定,就能防止冤假错案?很可笑嘛!
弹指两挥:警察在哪//@徐昕://@晏耀斌:@平安湖北 故意杀人!可以出警啦!
徐昕V:【村官一声令下,渣土大埋活人[怒]】15日,三辆渣土车在武汉汉口堤角花鸟市场门口倒土封路。该市场张经理介绍:工作人员上前劝阻,对方后湖街幸福村的王副书记一声令下“埋人!”满车渣土倾泻而下,当场就埋了四五个人,其中李师傅被全埋,挖出时下肢已没知觉,被紧急送医。 关注@大案
弹指两挥://@时代迷思:转发微博
时代迷思:【降低男人死亡率的生活方式】如果你是男人,以下的文字你该看看;如果你是女人,你更该好好看看,因为这些可以降低男人死亡率的生活方式,几乎都与你有关。为了自己为了他,男士女士都该好好看看!!(转)
弹指两挥://@时代迷思:转发微博
袁裕来律师V:【我国司法为什么独立不了?】贺卫方教授:"如果彻底追究,如果我们国家司法真变成独立了,那这个国家绝大多数官员都将面临死刑。要知道贪污受贿判处死刑的起征点很低啊,十几万就可以判死刑。如果这样的话,恐怕计划生育也不用搞了,几千万官员瞬间就没有了。"
弹指两挥://@徐昕:@孟非:事情的来龙去脉我不清楚,不便评论,说一段很多人都知道历史吧。1923年《芝加哥论坛报》因报道地方政府破产失实而遭起诉,但该州法院判决报纸无罪,理由是“宁可让一个人或报纸在报道偶尔失实时不受惩罚,也不能使全体公民因担心受惩罚而不敢批评无能和腐败的政府”。
徐昕V:【新快报头版:呼吁放人】陈永洲被长沙警方跨省,罪名是涉嫌损害商业信誉。对此我们要呐喊:请放人。敝报虽小,穷骨头,还是有那么两根的…我们一直以为,只要负责任地报道,就不会有问题;万一出现问题,我们登报更正致歉;实在严重,对簿公堂...但事实证明,我们太天真了... http://t.cn/zRx81wm
弹指两挥://@时代迷思:转发微博
时代迷思:爱国,我们真不懂!但家里藏了1500箱茅台,肯定不是爱国;为征地开枪打死农民,肯定不是爱国;城管一边暴力执法,边队长家里藏了3.4公斤黄金,这肯定不是爱国;高铁卫生间花120万采购,肯定不是爱国;开会认认真真走形式,肯定不是爱国;高调反腐高呼为祖国奉献,老婆孩子却在国外,肯定也不是爱国。。
弹指两挥:对极//@北京杨博:因为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腐败的如此离谱//@时代迷思: 转发微博
时评聚焦:“世界上没一个政党像我们党这样高度重视反腐败斗争。”——中纪委研究室主任李雪勤说。。。。。
弹指两挥://@北京杨博:// @纪许光:夏俊峰执行死刑引发的一面倒的网络舆情,绝非仅止于对量刑和执行本身的合理合法的否定,而在于人们对官民同罪不同罚及其凸显的司法不公的强烈质疑与愤怒,它们已超越了案件本身。无公平则无正义,公平正义是法律的底线,也是人们对政府、对法律的最后寄托与希望。公正无望!
北京杨博V:【我们该为他喊冤吗?】2013年9月,杀死城管的夏俊峰被核准死刑;2013年6月,贵州民警枪杀2名村民案获刑8年;2011年11月,辽阳市城管打死人案,主犯获刑11年,两从犯获刑3年;2008年11月,湖北天门城管打死拍照男子,被判有期徒刑6年。http://t.cn/z8ejFIU。法律的天平为什么总不倾向他的人民?@何兵
弹指两挥://@王瑛006:转发微博
湖嗨散人V:【民主时代公民社会不需要精神领袖】公民社会即是每个公民成为一个有着独立思想并能够独立思考承担社会责任的人,而绝不需要一个所谓的精神教父或者什么精神领袖,正如微博之大V一样在微博里面无足轻重一样,虽然打击了大V,微博一样可以人肉张家川众领导的种种劣迹而让熊孩子重获自由,大V去亦去矣。
弹指两挥:[蜡烛]//@袁裕来律师:[蜡烛]//@孔智勇-: [蜡烛]//@嘉措多吉:[蜡烛]//@狼骑都尉:[蜡烛]//@驿爷:[蜡烛]//@武松打赖猫:[蜡烛]//@陈家二娃子:[蜡烛]//@蘑菇与雲:[蜡烛]//@最爱緑茶:[蜡烛]//@鲁迅的幽灵:[蜡烛]//@风雨一孤叟:鞠躬:-[蜡烛])谁与网络为敌,网络就与谁为敌!
孔智勇-V:甘肃天水市张家川县公安局局长 白勇强
弹指两挥:举国大逃跑//@作家-天佑:整个社会进入逃亡模式//@徐昕: 再转 //@蔡慧亭://@李开复:转
龍捲風不是風:悲哀的社会,当亿万富翁被“合法”劫杀,千万富翁便有了举家移民的正当理由,之后逃遁;百万富翁便认定自己还不够被图谋的档次,之后安然。而希望的社会,不论哪一种人被“合法”劫杀,普通民众都能意识到:正义不在,每个人都是待宰的羔羊,与钱财无关,与地位无涉。之后抗争,哪怕只为自己。@李开复
弹指两挥:无语!这个社会~~
摆古论今:【失落的人性】炎热的重庆,44岁的农民金有树,路见满载乘客的中巴掉进池塘,毫不犹豫跳入塘中,打烂车窗将被淹的19名乘客抢救上岸,因浸泡冷水时间过长,呛水引发肺病,向政府求助无人理,借债就医数月,后因无钱医治不幸去世。下葬时,19名被救者无一人到场!评:谁来挽救我们渐行渐远的的道德?!
没有更多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