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广西黄健”

广西黄健:【破产】现行民族区域自治制度,是空想的幼稚的教条的理论,莫斯科源代码上有严重bug,现实中,被乱臣贼子渗透得千疮百孔、被利益集团勾兑得乌烟瘴气、被作为嗟来之食挑动群众斗群众、大搞民族隔离动摇国本已酿出心腹大患:实践中是彻底失败的,理论上是完全破产的。 ​
广西黄健V:【全球通】当下,Google、Twitter、Facebook,甚至包括OneDrive,无法为身处中国的用户提供便捷服务。但是,相仿功能的中国产品,像新浪微博、百度云,是地球人就能尽享服务。当人们越来越全球化生活,特别是有些不可避免往来甚至常住中国,就应该发现:唯有中国公司提供真正的全球通产品。呵呵。
广西黄健V:【咎】农业部处于反转基因的风口浪尖,经常在一些场合被“小崔们”弄得灰头土脸。我对“小崔们”固然是嗤之以鼻,但也不同情农业部。在转基因作物问题上,彼当仁而让,在依法审批监管的关键环节上一再贻误,有四下迎合之心,无唯法唯实之骨,想当乡愿,既难辞其咎,又咎由自取。
广西黄健V:【悔】那年我带三岁儿子看病,医生开了输液:滴第一瓶还安静,换滴第二瓶时他开始大哭喊疼怎么也哄不住。我才注意到那是中药注射液,立刻请来值班医生提出中止。医生很镇定地叮咛务必滴完且必无恙。我犹豫之下居然没再坚持,守着儿子滴到完哭到嘶哑。我明知那东西的问题,却妄置儿子于危险中,今悔极。
广西黄健V:【恻隐】今日健在者中,有的人算得上誉满天下谤满天下。如胡锡进崔永元司马南。爱他者爱到死,憎他者憎之极。他们配得上这边的爱,也应得那边的憎。另有一类,同样极富争议,如张海迪郭明义,但我想象,生活中这两个具体真实普通的人恐怕既当不起这份敬爱也担不起那份憎恶,从平常人心论,我实恻隐之。
广西黄健V:【嘴脸】常有公民或企业反映说到政府办事遇上脸难看、事难办。何止啊,政府到政府办事也可能一样。实权部门“见官大三级”,比如网传有副省长恭立在国家某部委处长办公室门口。我也领教过,彼不懂却管事或不知所云或阴阴暗示。我若看不下那嘴脸,公家的事,大不了拖着,可怜公民或企业到此却会要了命。
广西黄健V:【发声】崔永元声称他反转基因的声音被媒体封杀。此若属实,我支持崔某的发声权利!观点不同很正常,真理只会越辩越明。谬误,当它膨胀发作,必然更加漏洞百出、出尽洋相。眼下,崔某的反转运动正在进入这个阶段。封杀,反倒是在民间舆论场中给崔某披上“义士”色彩,是掩护了他,还误导一部分人们。
广西黄健V:【伪V】新浪微博实名认证的有些账号,让我费解:账号看不出任何姓甚名谁,同时认证身份等于没说,比如某某会员。也许,其真实个人资料是交给新浪当局了。但我认为,所谓实名,应是指面向普通网友,是直接明了指向一人。没几个人像司马南那样化名比真名更真实。既然不愿以真面目示人,何苦费这个劲加V?
广西黄健:【“有爱”】微博微信上,只要看到像下面这样“有爱”的句式,我就警惕是遇到营销号了,里面的内容不是故弄玄虚就是胡说八道:①立刻转(分享)给你爱(在乎)的人吧。②请通知你的亲友马上停用(微波炉)!③医生打死也不会告诉你的秘密!强烈建议你永久收藏,紧急时救你的命!④…〔请网友补充〕
广西黄健:【共同体】微博上有人提“法律人共同体”。我理解,其大意指维权律师与检法人员应有最基本的共同法律理念及操守,其背景则是当下此“共同体”内两方不时的死磕。我联想到,围绕转基因也近乎死磕。不过,不同的是,“科学人共同体”内部基本无分歧,争吵主要是在“科学人共同体”与非专业人士之间。查看全文>>
广西黄健V:【标非】反转基因人士,最貌似中立平和的,无非是强调知情权、选择权,要求标注转基因。既然主流科学界火力全开坚决反对而难行,既然天然、有机、非转基因的嗓门响,那么,非转基因的自愿(且自豪地)标注不就行了么?这肯定没人拦,一下子就分清了,岂不更易推行?
广西黄健V:【好(hào)言】公职队伍里,我有一些朋友,比我好学敏思,也常上微博,匿名了还能不发不转不评不赞,真正不一丝流露。相比之下,我就显得不成熟,沉不住气。但我闻古人云:立德、立功、立言。言,就是沟通,就是传播,观点才能被人知道,才能引发切磋争辩。实名发声是有风险,但是我以为值得。
广西黄健V:【东】我不止一次见到媒体上讲例如我国地处太平洋东岸或者什么挺进东太平洋(实际没出第二岛链)。明明是西,错说成了东。我猜测,采编人员地理知识不足或粗心之外,可能更深层次还有长期以来反西化宣传使一些人们习惯性地闻东则喜、见东入座:东方,东半球,亚欧大陆东缘,毛泽东,东方红,东风,…
广西黄健:【管用】指南针、火药,古代中国人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但是,它们的效果是真实确切的,管用,就不影响它们推广到全世界。中国的另外一些理论,比如木瓜丰胸、红枣补血,也一样不知其所以然,它们却没有走出去,看起来只在中华文化圈里打转。这暗示:这些所谓疗效,很可能不真实不确切,不管用。
广西黄健:【望俄】1895年以后,俄国对中国的影响,我觉得不能说都是俄国人单方面强加的,一定程度上也是总有中国人对其有指望:大清,幻想引俄驱日,幻想拿俄国证明不用宪政也能强国;国民政府,无苏援则无国民革命,抗战初期也确实只有苏联雪中送炭;中共,自不待言;遑论冯玉祥盛世才之辈。
广西黄健:【报上你的生日来】据说大浦洞导弹指哪打哪,敌人闻风丧胆。所以@作家崔成浩 敢于拍案而起:报上你的经纬度来!我想起,上学时,班上有女生对星座颇有研究,问我是哪个星座的,我说我不知道,她说:报上你的生日来!
广西黄健:【毛左】区分“毛左”和一般左派,我个人是这么判断的:一般左派,其引经据典时,可以看出他们的思想资源来自一个群体,里面或有马恩列斯毛,还可能有世界近现代以来的任何左翼思想者;“毛左”的思想资源,则只有毛泽东一个人,毛之前没有人,之后更没有。
广西黄健:【安全帽】当下,反日似乎成了某种“安全帽”:只要高喊灭了小日本、杀光小鬼子,除了可能体验一把传说中的上街举牌,有的甚至还能过把打砸瘾,然后还基本安全。
广西黄健:【并行不悖】经济发展和公平正义都是我们追求的目标。“效率优先,兼顾公平”或类似提法,前提似乎是它们之间有张力、需要平衡。我却觉得,两者有可能并行不悖:法治,就是最大的公平;法治的市场经济,能最大限度实现效率,还能让最大多数人感到公平;在此基础上,政府再施加调节,方是最必要最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