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email protected]

为什么一个日本教授写的中国历史却风靡全中国? WeChat ID ndsj2015 Intro 高度 角度 维度 深度 历史是没有绝对真相的,就算名家如司马迁、吕... 更多
孟彦弘:其实,煽动所谓仇视印度,跟煽动仇日仇韩相比,实在是很客气了[嘻嘻]http://t.cn/R91qwPl
孟彦弘:雄安横空出世。有网友批评,这么大的事,为毛在刚刚结束的两会上不进行充分讨论?是不是又是长官意志、拍脑袋决定?七八十万元的社科基金项目,就是重大了,要论证来论证去,又是通讯评又是匿名审,怎么这等国计民生的大事,就这么秘密出台呢[挖鼻]决策时不透明,公布后,引来一堆的各式分析、解读。中...全文: http://m.weibo.cn/1905538303/4092737424866324
孟彦弘:朋友圈所见👇倒春寒吗?😳[失望][感冒] ​
孟彦弘:从袁世凯当皇帝,到蒋介石修改宪法连任,再到生命不息战斗不止以至弄到文革的不可收拾,再到据说要力挽长者缓退,抬轿的人,就这个招数,真可谓老狗玩不出新花样[酷]不怕人耻笑吗[疑问]也是,脸都不要了,耻笑算个屁[笑cry]
孟彦弘:G20结束了。这位小干部怎么样了?曾为此事振臂高呼的@童之伟 先生知道吗?
孟彦弘:现在的左派出版物,就是一报一刊了。一报,是《中国社会科学报》,一刊是《红旗文稿》。都是蛮拼的。前者,本来没自己啥事,非得拼命舔,自己把自己当回事;后者,虽然改名“求是”了,显然并不想求是,还想穿越回文革[酷]
孟彦弘:刚说依宪治国,马上有人强调党的领导,法学专家还将党章与宪法并列。难道依宪治国,就会削弱党的领导?党的领导已全面建立,无孔不入,还需强调吗?1945-50年,党非执政党,不能强迫大家服从领导,但大家却都跟着走。80年代稍放宽松,社会即朝气澎勃。依宪治国自己才有合法性,以德服人别人自会跟着走
孟彦弘V:文革结束,改革开放成了共识,党政分开、政企分开、依法治国等提上日程。三十年后,国企以长子之尊加强垄断,校长负责制成为绝响,政治体制改革成为禁忌,地方政府成了公司,甚至执政党党刊重提阶级斗争、人民民主专政,三十年前能销的书现在要下架…难怪有人哀叹,中国的事看不透说不准。还有希望吗?
孟彦弘V#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定位#该院是国家的,还是党的?具体说,属中央政府,还是属党中央?如属国家的,则中央政府各部委如教育部、科技部、卫生部,有成为马克思主义坚强阵地之责吗?作为研究单位,我觉得研究就是不预设立场,求真求是,不是为政策背书,不是为讲话作注。否则,研究就不成其为研究。
孟彦弘V:在敦煌住金叶酒店,Wi-Fi全覆盖。这比兰州省委党校强太多了。原以为上网不便,却不料比兰州还方便。酒店门口,遇一小男孩,跟我借一元钱;我玩笑说,你啥时候还我啊。小男孩不好意思地笑。我给了他四张五毛,他点了一下,“叔叔,给多了,我只要一元”。我说,这一块,买根冰棍。可让够买吗
孟彦弘V:据说为了一个国际会议,朝阳区夜半出动,强拆了若干间报刊亭。可是,城市牛皮癣——贴的、粘的、喷的、散发的小广告,不更影响市容,影响形象吗?喊了多少年了,也没解决。这能问责吗?[挖鼻屎]
孟彦弘V:从建国到文革,随着农村统购统销,城里公私合营,学校、科研、报社出版等一切均收归国有,所有资源被国家收入囊中。这时,人还有自由吗?你想进城、你想不下乡、你想考大学,你想安排自己命运,行吗?你想靠自己努力吃饱饭都做不到!这三十年,是人逐渐丧失自由、成为”国家奴隶“的三十年。想回去吗?
孟彦弘V:一个政府的合法性危机,就在于它不能保障公民的基本权利!任何强辞夺理的诡辩,面对公民人权被剥夺的事实,都是苍白而可耻的//@于建嵘:最近十多年特别是最近五年来,中国法治出现了严重的退步。一些执政者无视宪法和法律,为了实现各种掠夺,以维稳为名,侵犯人权和其他公民权利,制造了大量的冤假错案
路一半@于建嵘 的油画母亲,看了怎能叫人不流泪?如果我们这代人结束不了这种局面,真正愧对母亲,更愧对子孙!http://t.cn/RvFLBhC http://t.cn/RvsLssI
孟彦弘V:1953年胡适在新竹女中发表讲演,称苏联政权是“用暴力取得政权,用暴力来维持取得的政权”。“要把三百年来大家公认的人人应该享受的种种自由权利,一切予以剥夺。不许你有信仰、思想、言论等的自由…并不许有财产与行动的自由……慢慢的连说话的自由也没有了,然后再进一步连不说话的自由也没有了”。
孟彦弘V:胡适日记1937/7/21,参加国民党庐山谈话会,谈教育独立:“教育应该独立,其涵义有三:1现任官吏不得作公私立大学校长、董事长;…2政治的势力(党的势力)不得侵入教育。中小学校长的选择与中小学教员的任聘,皆不得受党的势力影响。3中央应禁止无知疆吏用他的偏见干涉教育,如提倡小学读经之类”
孟彦弘V:胡扯两句,常被人骂,说我是体制内的。好像体制内的人,就不能也不应批评体制了。其实,只有批评,它才可能改进,才可能越来越健康、越来越长久。有问题,不许说,那是害它。再者,本来是有体制外的,比如教会大学像燕京辅仁、私立大学、私立研究所像营造学社,可都被您关了;我也想办刊办报,您让吗?
孟彦弘#理想的答辩#毕业季,参加若干场答辩。导师同意学生答辩,说明该生论文已合格,在基准线以上。组织答辩,则参与者各自谈自己对文章的认识即可,好在哪儿、不足在哪儿,事无巨细,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供该生进一步修改时参考。学生既不必答也不用辩,记下即可,择善而从。最好是闭门进行,以便言能尽意
孟彦弘V:一眨眼,唐基金会成立二十多年了。一个美国人,罗杰伟将自己全部身家捐出来,资助对唐朝的研究,令人感慨。《唐研究》第20卷要纪念他。对近二十年来唐史研究的推动,唐研究基金起了很大作用。 在我看来,《唐研究》刊发的论文绝不弱于《中国社会科学》《历史研究》等“极核心刊物”所刊发的唐史文章。
孟彦弘:台湾学生占行政院确实不妥,警察清场也无不可。我们站在对岸,远在千里之外,当然是希望事情能理性、平和、依法解决。担心台湾民主因此受伤,可以理解,但有必要视这些学生为暴民吗?服贸该不该签,该怎么签,台湾各界本应多沟通多交流,有必要用“这是为台湾好”的态度指责抗议学生吗?这是什么心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