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如严”

保时捷女司机道歉:以前狂妄自大,虚荣心强,为面子胡说话 WeChat ID nddaily About Feature 南都,换一种方式 继重庆警方通报保时捷... 更多
如严:转!!!
卢麒元V:“救美国就是救中国”的人,已经成为过街老鼠了。逼着“老鼠”上街游行,显然是极其不人道的。“以房养老”是在投石问路,“四万亿”超级版已经暗渡陈仓了。还想让中国老百姓牺牲,成全美国的经济转型,有些人也太自信了。主流经济学家也知道“罪孽深重”,不敢再大肆忽悠继续放水了。等着其为春秋吧!
如严:其实看谁的心力强,和谁的法是正法。始终邪不压正!
卢麒元:有朋自北京来,想梳理〈传习录〉。我说,早已经被人梳理过了。朋不信,我让他去读一遍〈实践论〉。朋拍案称奇。都说共产党唯物,却不知毛泽东唯心,已经将心学发挥到了极致。当一颗颗炽热的心被激活,就汇聚成了无法阻挡的力量,无数共产党人为了理想而视死如归。都说左翼一无所有,有一颗心已经够了。
如严:一定拜读研究一下!
卢麒元:一夜未眠,完成了《广义财政论》初稿,可以赶在七一前刊出了。谈财政,意在宪政。左边的朋友太厚道,容易钻进右边的陷阱,宪政就是一个大陷阱。我们不能回避宪政,我们比右边更需要宪政,我们需要建立全新的人民民主宪政。宪政的起点和终点都是财政,我们知道具体的流程和路径,我们有一整套宪政主张。
如严:社资都是工具,看用工具的人心如何啊!
卢麒元:有三个马克思,人的马克思,神的马克思,哲的马克思。人的马克思死了,神的马克思走远了,哲的马克思将会永恒。他在拯救无产阶级的同时,也意外地挽救了垂死的资本主义。历史总是在睿智地微笑,竟然是他要消灭的敌人最理解他的思想,资本家们勇敢地消灭了无产阶级,将社会主义融化于社会资本主义中了。
如严:如果学术这片净土也被污染,那就是 自欺,欺人,欺天下啦!
卢麒元:宰相兼任校长,已经十分荒唐。宰相公然出任商学院院长,召集一众高官巨贾聚集一堂,实在是荒谬绝伦!以学入政者,政必兴;以官入学者,学必亡!宰相亡我中华之学术矣!从此,中国之大,仅有讲利益之专家,而绝无议公平之学者。古今中外,如此巧妙地焚书坑儒,如此卑劣的专家治国,确实是令人刮目相看!
如严:《大学》:君子先慎乎德;有德此有人,有人此有土,有土此有财,有财此有用。德者,本也;财者,末也。外本内末,争民夺财。是故财聚则民散,财散则民聚。
如严:难得卢先生怜香惜玉!佛法有正法像法和末法时代,正法是真正追求真理求得解脱;像法是学学样子,内心没有真正学习;末法时代是连样子都学不好了,何况是真材实料!专家恐怕也是吧,如今,“像”个专家样子已经不错了,不张冠李戴已经阿弥陀佛啦!
如严:很多人的最后一夜是在四大分解的痛苦中度过,在对儿女亲人的执着中离开;如果你参加过助念就知道人临终保持正念多不容易。现在在打坐中受苦是多大的恩惠啊,现在能看破放下是多大的福报啊!
天台子达照:《最后一夜》:当生命走到了尽头,你的最后一夜会怎么办?会对痛苦的回忆、对极乐的向往、对仇敌的审视、对恩人的怀念?最后一夜留给你最需要的人陪伴?还是留给最需要你的人陪伴?面对生命的结束你会淡定地说:“这是命,不是病”,还是盼望着有人救你?最后一夜,能在疼痛中找到安心的净土吗?
没有更多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