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吴越春秋V”

吴越春秋V:爱狗和爱玩狗是不同的。爱狗的人必有强烈的正义感,爱玩狗的不一定的。几天讨论下来,让我真实感受到爱狗的人是大多数,不少吃狗肉的也表示以后会少吃或不吃(多谢)。不喜欢狗的一般都有被恶狗(通常是主人的品行)追咬的经历,我提醒,他们吃的狗够多,够解气了,且吃的狗并没咬过他们。他们就沉默了
吴越春秋V:狗的智力或许不如黑猩猩,但对人的天然亲近感是所有动物第一的。除此之外,我记得也只有海豚对人很友好,会自发把落水的人顶出水面。我认为它们和人类的情感感知模式是相通的。杀死一种类人的情感动物是不被上帝祝福的。在狗眼里,人类就像上帝。狗永远相信它的上帝,且从不恶意犯错。我们配吗?
吴越春秋V:台湾的自由,是人们用生命和鲜血争取得来的,因此,已成为血肉相连的真相和信仰。任何一次轻度倒退或违背,都将触发来自本能且直接的反抗,如台湾学运。香港人的部分自由权利得来太过容易了,且能满足随意者的绝大部分需求。因此,他们大部分人还不舍得为自由付出足额的勇气和担当。现在,是时候复活了
吴越春秋V:即使是宗教信仰淡薄的大陆,狗肉也不是常规肉食,均基于人类对灵性生命的天然亲近感。反对吃狗肉在价值层面属于完全正当,其优先级第一。其次再考虑可操作性。由于某些人吃狗肉的习惯难以一夜之间扭转,那么就退而求其次,从禁止当街虐杀,禁止大张旗鼓搞吃狗节日开始。最后慢慢摆脱劣习,争取立法禁吃
吴越春秋V:中国一直没有像样的爱情节。牛郎织女的相会是皇权的特许。分离后,牛郎也只是想念,没有反抗的意识,毫无男儿气概。我倒是建议,等@王清营太太新号 @汪艳芳1 @王爱忠太太 这几位年轻的母亲和妻子,迎来她们伟岸的丈夫归来之日,我们挑个好日子做爱情节吧!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吴越春秋V:吃狗肉的人,比例不会超1%。如此屠杀狗类的人比例可以低到万分之一。且地域差异非常明显,浙江本地人几乎不吃狗。当然可以谴责,甚至诅咒那些杀狗的贱种。但没必要挂上全民素质。即使在极权逆淘汰大环境下,那些花钱救狗的,谴责吃狗肉的,远远多于杀狗吃狗的,这正是此民族的希望所在!
吴越春秋V:请神容易,送神难。腐国的服贸在美国是成功的//@度日琢心:美国耍小聪明欠下的大量债务,大量引进的财富来历不明财阀,早已为其衰落埋下了祸根//@吴越春秋V:这是一个惊天阴谋,犹太人不想看到中东异教徒也走上民主之路,普京想重获彼得威仪,腐国想避免倒台,因此,它们合谋催生了奥黑
吴越春秋V:微博界最出色的思考者都是我的互粉好友!//@QR勿忘心安:你滴粉丝太少了、高水平选手//@吴越春秋V: 白色五毛们正是利用人们对未知的恐惧和猜忌心理,用各种柔性暗示来污蔑民间!以期达到消除斗志,降低民间合力的规模和坚决性
吴越春秋V:在行动战术上要正视专制的惯性(惯性总是越来越小的),在言说战略上,要重视言说的正向感染力。一个备受信任的思考者的言论会被读者直接引用,如果其中暗藏对他人的责备求全,就会渲染无力感和恐惧感。而忘了每传播一次,就多一个觉醒者的事实成就。60%的人觉醒后,却莫名担心90%的人会拖后腿是滑稽的
吴越春秋V:在行动战术上要正视专制的惯性(惯性总是越来越小的),在言说战略上,要重视言说的正向感染力。一个备受信任的思考者的言论会被读者直接引用,如果其中暗藏对他人的责备求全,就会渲染无力感和恐惧感。而忘了每传播一次,就多一个觉醒者的事实成就。60%的人觉醒后,却莫名担心90%的人会拖后腿是滑稽的
吴越春秋V:反省永远都该是提倡者自我先行示范,且只能限于自我的解构和重塑,不当有多余的动作,对周边实施道义和责任连坐。责任主语模糊或宏大的反省言说,违反了自由公理的精神独处原则,是对众人的有罪推定,也不具备检验的可操作性。因此,它是恐惧论和无力感的最佳助燃剂
吴越春秋V:屠夫对浦案的言论我看过一些。我不认为他的分析逻辑上是自恰的。尤其把浦被抓和浦之前的高调扯上关系(有种活该被抓的意味)。我所关注的唐律,王爱忠,王清营等人,一点都不高调,也同样被抓,至今未放。我对屠夫的观察力表示怀疑
吴越春秋V:有些窥阴癖白痴们也转我的帖子,真是我的耻辱。自由三部曲写得还不够简明到位吗?
吴越春秋V:主贴是优待愿意清醒的朋友的。白五毛的智识足够独立谋生谋富,只因贪婪和恶毒而出卖灵魂,借着宣扬自由民主的术语之机,抽打当今民众的耳光,侮辱民众的资质。基于对等律,白五毛就已自动宣告放弃自己的人格,那么就可以毫不留情地羞辱它们。
吴越春秋V:每一个清醒过来的人,在言说时都得把他人视作自己,或者以前的自己。这既属于常识性的客观认知(你不比他人聪明多少),也是应有的沟通伦理(60%听众能够理解即可)。当以自由进程参与者的心态,呵护着同道或潜在同道们信心百倍地前行,此时的言说才会富有创造历史的人文张力!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吴越春秋V:每一个清醒过来的人,在言说时都得把他人视作自己,或者以前的自己。这既属于常识性的客观认知(你不比他人聪明多少),也是应有的沟通伦理(60%听众能够理解即可)。当以自由进程参与者的心态,呵护着同道或潜在同道们信心百倍地前行,此时的言说才会富有创造历史的人文张力!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吴越春秋V:回复@王清营太太新号:最需要说感谢的人,应该是我们。我们的关注或许未必能够让王先生提早回家,但务必要让尽可能多的同胞们知道你们的事迹,为你们祝福! //@王清营太太新号:春秋,对于您,我们是无比的感谢,一直感恩
吴越春秋V:和事佬常说自由者应该包容不同意见。他们混淆了个人包容和权利剥夺之间的差异。包容与否,纯属自主判断。强迫他人包容不同意见,本身就违反自由原则。且人文场域的不同意见往往承载了价值观的冲突,而非技术手段的高下。包容则成为辩证法的马桶,将粮食和屎尿混为一谈,更偷偷保护了白五毛的卑劣人格
吴越春秋V:能为绞杀知识分子网罗罪名的,只有知识分子内的卧底。如今天的叶菁(萧翰),满嘴喷粪绞杀斯伟江 //@石讷shine:回复@导丝三世:是的,当时没有办法,米口袋吊起来了。而现在,这个问题应当提出来。
石讷shine:应当承认,“反右”与文革是由大批“革命群众”支撑起来的。这些“群众”有愚氓,也有相当数量的机会主义者,他们是各个时代声名狼藉的狡民在当代的现世宝。他们为知识分子糊“高帽子”,将细铁丝尖端留在内侧;喊口号,架飞机,吐唾沫,骂人祖宗十八代。现在整体式微了,还有遗存,正寻找先人的蛇矛。
吴越春秋V:基督圣言:让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在大陆,应该换个说法,让北方的归北方,南方的归南方。
吴越春秋V://@崔小平律师: 发神经!//@梅春来律师:萧师恐言过了 //@王秋瑞:原来是有“撬活”的说法,靠,真说得出!//@吴鹏彬律师: 撬活?自己都快成当事人了,还缺活?//@萧--瀚微博303世:利用当事人家属焦虑和不懂业务,诋毁同行,暗中撬活,如果律师界都是这样蔑视职业伦理的话
吴越春秋V@长吉歌诗: 显性语言维稳已毫无作用,谁都知道人日环球是狗屎,于是一群貌似中立的教授登场了:既有知识的锦囊唬人,又举着自由法治的牌子引来共鸣,但他们总是在民间诉求之后加一句但是,说歧途很多要停下来研究,当你看他的知识幻灯片时就忘记了路其实就在自己脚下,矛盾由针对极权而变成了自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