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台北廖婉怡”

台北廖婉怡:大陆和台湾目前最大的差异就是社会主流价值观存在着巨大的差异,台湾人基本上跟全世界想得差不多,而大陆呢?呵呵,我就不说了,说了又有人骂我是台独。未来在两岸价值观差不多彼此拉近的时候,可能会统一,但是现阶段绝对不可能。可是,我想请各位思考一个问题:大陆的主流价值观为啥跟全世界不一样?
台北廖婉怡:昨晚,反核运动主办人在台上指出,“马英九说要封存核四,事实上,全台民众最想封存的应该是马英九。”此话一出,立刻引发现场民众鼓掌叫好,掀起活动高潮。 我不在现场,在现场我也会叫好,这个娘娘腔,太无能了。像反核这些人,找个借口,就说是境外势力想山巅中国民国政府,抓起来算了。
台北廖婉怡:別再老糾纏我用簡體字的事情,真是沒勁。用正體字發微博很難嗎?有能耐就把我的觀點駁倒,糾纏我用簡體字還是正體字有意思嗎?還有那個@中國台灣卓陽 ,整天跟大陸五毛相互扶持,一唱一和,給自己留點面子吧。臺灣是中華民國的臺灣,大陸也屬於中華民國,你要搞清楚。
台北廖婉怡:报载,卫计委官员称国家对“失独”无须补偿;因“不是国家政策造成其子女死亡的”。——大陆的计生官员还能更无耻一点吗?国家政策的确不是造成失独父母其子女死亡的直接原因,但是,你们的政策造成了他们没有另一个孩子来规避风险。出现了失独你们居然撒手不管?
台北廖婉怡:有大陆人牛逼地说台湾很差,立法院打架,行政院无能。那好,我告诉你为什么?立法院之所以打架,是因为立法委员要为选他的选民负责,他要为自己的选民争取利益,他不可以在开会时睡觉;行政院不是无能而是他们没有民众的授权是不能胡作非为的,不可以叫城管打人,不可以强拆,不可以将民众抓进黑监狱!
台北廖婉怡:大陆政府是个垄断公司,任何部门都以营利为目的。即便是宣传部或者是网警大队这样的在外人看来是清水衙门的部门,他们也能通过权力交换来营业收入。简而言之,在大陆,任何一种权力都可以通过实施权力的过程赚钱。
台北廖婉怡:为什么台湾不会出现自己给自己手术或者久病民众自杀那样的事情?除了全民健保制度比较完善,主要是因为台湾有规定:凡承担家庭生活主要生计责任者,因长期患病等原因导致家庭生活陷入困境,可根据《社会救助法》,向当地政府申请急难救助。大陆不知道有没有这样的制度?没有的话这点绝对应该学习台湾。
台北廖婉怡:关于1949,大陆说那是解放,台湾说那是沦陷。我觉得,这两个说法都是有问题的,一个政党取代另一个政党,这叫政权更迭,谈不上什么解放和沦陷。只有一个民族被另一个民族所奴役,然后,经过努力得到了自由,这才叫解放。比如说1945年,中华民族赶走了日本人,那才叫解放。不过,台湾叫光复。
台北廖婉怡@中國台灣卓陽 :作为台湾人,你应该站在台湾人的立场上为台湾发声,向大陆同胞展示台湾社会的方方面面,求同存异。可你倒好,天天跟大陆五毛混在一起,用大陆官方的立场说话,你这叫卖台你晓得不?即使是配合大陆官方做经济统战的国民党台商也不会像你一样完全不顾自己的脸面整天诋毁台湾的民主制度。
台北廖婉怡:东莞裕元鞋厂的台商连工人五险一金都不足额缴纳,这是台湾工商界的耻辱。可是,他们在大陆为什么敢这样做?根本原因恐怕我一讲就会被禁言。个人觉得大陆政府应检讨自己定位,惩治违法台商帮助工人维权,而不是像现在一样强力维稳。
台北廖婉怡@中國台灣卓陽 为什么要跟大陆五毛站在一起,大家看看这几张图片或许能明白一些。我就不多解释了,我相信大家能看明白。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台北廖婉怡:大陆失独人群的赔偿问题其实可以解决,计生部门不是每年会收到大量的社会抚养费和超生罚款吗?把这一部分钱拿出一小部分来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由他们解决的理由很简单:你们计生部门造成的政策风险你不能叫老百姓独自承担,人家失去了唯一的子女,你们不能不管。可惜,他们宁喝茅台也不会管失独人群。
台北廖婉怡:官猿进化到人类是需要时间的,这段时间就叫做初级(畜级)阶段。
台北廖婉怡:感谢你转我的帖子,不过,可能会招致五毛攻击,你要有所准备。
懒得洗澡的鱼:台北廖婉怡:大陆青年对于国家强大的自我良好感觉最让人忍俊不禁。你们所说的国家强大实际上是政府强大,这种强大他们是靠卖你们的地,靠垄断企业赚你们的钱,靠高税收高罚款来实现,他们的强大与你们一毛钱关系都没有。当政府的官员每餐饭吃150万元,你却连吃个1.5元的茶叶蛋都要算计,你骄傲就是白痴
台北廖婉怡:苏贞昌说要建设非核家园,我想问问他,你有什么配套方案?你觉得高电价、火力、风力替代能源人民可以接受?这是典型的政治凌驾专业、外行充当内行。给核四追加过预算的苏院长是不是要站在民众的利益上替民众想想?国民党烂,民进党胡闹,再加上一些搅浑水的媒体,我看他们能给台湾民众带来什么东西?
台北廖婉怡:大陆有一个群体:失独。什么叫失独?顾名思义:失去了独生子女,而这些人有因为年纪大了,或者是做了结扎等手术不能再生育了。大陆政府对这些人管吗?我没看见。那么问题来了,你们在计划生育政策制定时没有评估过这种风险吗?没有制定一旦失独,国家会给予怎样的赔偿的政策吗?政府就这样撒手不管吗?
台北廖婉怡:苍南事件,我反对以暴制暴,被人骂成道德逼,我一点都不会因为他们的谩骂而改变观点。为反抗暴力,反抗专制拿起了刀,杀了某些专制者之后有几个人愿意放下手中的刀,把政权和民主让渡给人民?沙皇不是好鸟,反抗沙皇的斯大林、托洛夫斯基之流的革命者表现又怎么样呢?暴力不会带来民主,只能带来杀戮。
台北廖婉怡:我希望大陆能够回归世界主流价值观,能够放弃为了实现共产主义的目的可以不在乎恶的手段,为了大我可以毫不犹豫的牺牲别人的小我的集体主义的帖子又被举报了。我很是奇怪,举报我的都是些什么人?大陆的所谓社会主义价值观说白了就是党性战胜人性,我希望大陆人能重视人性,关怀个体,尊重生命有错吗?
台北廖婉怡:大陆有些人的愚蠢令人难以想象,我说台湾的劳工组织支持东莞那个工厂的工人,他们骂我们唯恐天下不乱;我说东莞的那些黑心台商是大陆政府惯出来的,他们又说他们在台湾也那样;我说大陆社保是骗局,他们喊台商滚回去;最搞笑的,我说大陆政府不应该将社保负担转嫁给企业,他们居然说全世界都这样,晕。
台北廖婉怡:我给各位推荐个美女@静娅 教授,这是新浪微博上女性里很有思想的一个,不盲从,不乱讲。我要是男人会爱她,可是,我是女人,只能嫉妒她的优雅,羡慕她思想的独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