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侯虹斌”

为什么这个社会对熊孩子有那么深的敌意? | 冰川话题 WeChat ID ibingchuansxk Intro 汇聚思想,分享锐见。 这个时代是很糟糕,老人怎么... 更多
侯虹斌:据说,“计划生育”就有正式结束,每个家庭可以自由决定生孩子的数量。 一个字都不信。 强迫不生,是计划生育; 强迫生,也是计划生育。 废除旧的计生,不是因为感觉到人权的重要,女性该有生育自主权了; 而是因为,发现生猪存栏数不足,不够吃,得尽快繁殖。 所以,他们会想尽办法逼女人回家下崽的。 ​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侯虹斌:这篇文章是昨天写的,今天北大出示了20年前的处分。虽然我估计很难找到确凿的证据证明沈阳在高岩之事上犯了罪,可能仅能证明他师德失范(李悠悠找的其他性骚扰案的证人是另案);但即便仅是跟学生谈恋爱(他已婚已育),并导致学生因此自杀,这个最底线的认定,他就应该被开除,并且永远不能登上讲台。
侯虹斌:纪梵希去世:一个时代结束了。 霍金去世:一个时代结束了。 李嘉诚退休:一个时代结束了。 李敖去世:一个时代结束了。 我的问题:时代是谁,为什么天天在结束? ​
侯虹斌:看了点春晚。 然后,发现微博上连吐槽的都没有。 我来吐槽一个吧。春晚非常难看。(看会不会明显限流。) ​
侯虹斌://@Pfaueninsel:我以前也觉得这样的描述很解气,但后来意识到并非如此。荒谬地行使权力干涉自由,本身就是权力驯化被统治者的常态,这是有意为之的、持续性的工作,直至被统治者疲劳地放弃反抗//@CUIIMIN:回复@Pfaueninsel 的表态:真的,已经不是什么压迫反抗的关系,就是弱智和智力正常的关系
侯虹斌:这就是爱情//@猪蹄蹄小朋友:太坏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来去之间: 。。。//@指文图书:这个....//@宇文若尘: 这些人都还活着吗?
侯虹斌:转发微博
侯虹斌:一边是盖世太保,一边是朴素的英雄//@海豹社:看抗战片不同人关注点不一样,有的人看到了日本人多凶残多可怕,我看到了抗日群众多可爱多勇敢
侯虹斌:哦//@说好29岁到北欧去玩:昨天发视频时,有人问警察有没有逮捕证,逮捕证是要由检察院或法院批准的,而政治犯不用经过这个系统,他们的罪名是羁押审讯之后再选定一个给安上的,怎么会有逮捕证//@解开无耻渣浪的秘密:转发微博
侯虹斌:祖国强大了就是这样了
侯虹斌:忽发奇想要枪毙你,再要子弹费//@顾扯淡:还要商家出钱?? //@爱旅行的张二哥的马甲: 我店招牌才装两个月[衰]//@殆知阁:回复@焊武帝vip:。//@焊武帝vip:这次拆人家招牌是全国性的!谁也逃不掉魔爪//@摇我的铃铛://@sarah960619://@智水仁山F:转发微博
侯虹斌:你倒是恢复啊[doge][doge]//@傅盛:防删除技术能力不够,深刻反思中[允悲][允悲][允悲]
侯虹斌:每一次监控一定是坏的。
侯虹斌:西方有一部分学者,对于人性中的恶极端缺乏想象力,同时也不学无术;以至于把很多荼毒生灵、灭绝天伦的“罪恶”,剥离其“恶”的一面,而玩味于其恶的“创新性”、恶的“趣味性”,还怪大家为什么没有注意到这种恶行也有“进步意义”。
侯虹斌:又来做梦了。假设跟网管和文字狱有关的部分,我猜测是,上峰嫌他太温柔。//@爱罪案美剧的外贸人猜猜II: 又来做梦了//@读陶://@安普若-外号安校长:可能问题比这个严重。
侯虹斌:解决了所有敢提出人权问题的人//@狗头蛞蝓:短短八年解决了所有人权问题
侯虹斌:中国人口算错了,应该是7亿人,加上7亿的半人,算出来应该是十亿五千万人,谢谢//@喵大爷你等着:原来姐弟组合叫做一胎半政策,我就是那半个人[微笑]
侯虹斌:再发一个良名证,类似于人口的“白名单”,那就完美了。
侯虹斌:除了中国人自己,谁不了解中国啊//@C-季鸟儿满:还是法国人了解中国//@Entfremdung:哈哈哈哈哈//@TalmanHolo:光膀子扎领带//@白兔王子:陛下的新衣服好看极了//@咕懒子:谁敢说啊  当文盲吧
侯虹斌://@色色猴: 笑不出来,一阵寒意。//@张文学:不想多说,祝好//@防务君:[允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