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丁小云”

阳 橘花一朵   择掉的青菜叶子 一个橘子和皮 @花语 石榴和香菇,给娃摆的画😂 @丁小云 晚上出去吃火锅时,宝宝用剩余食材拼了下图场景。问他在拼的是什么,他说他... 更多
丁小云:天天大张旗鼓地说依法治国,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儿?(图是转的)
丁小云:《诗经》里有首诗说一小伙儿把捕猎到的小鹿送给一女孩,女孩很开心,然后她就被那小伙儿拉进树林里啪啪啪了。女孩说你轻点儿别惊动了我的小狗。在那个年代还有野外群交节,男女青年都来到野外,遇到心仪的立刻当众野合。例如会有这样的对话,女孩说干吗,男孩说刚跟别人干过了,女孩说跟我再干一次呗。
丁小云V:成龙拼了老命献媚于官方,还搞了个政协委员身份,结果还是保不住自己的儿子。最近被抓的这些艺人,还有中央电视台那些进去了的男女主播,以及天朝体制内的文人,这些人的命运早已被司马迁于两千多年前一语道破:“文史星历近乎卜祝之间,固主上所戏弄,倡优畜之,流俗之所轻也。”
丁小云:岁月是如何被偷走的?先是每年过六一儿童节,只是一转眼,你就丧失了过儿童节的资格。隔了一些年,可以过基本上没什么节日气氛的五四青年节。然后弹指一挥间,女生们很不情愿地变成了妇女,获得了过三八妇女节的资格。又一转眼,你的孩子就开始为你庆祝父亲节或母亲节了……
丁小云:独自一人坐在价值过亿的车上却丝毫没有幸福的感觉,司机开着车一路飞奔,我无心欣赏沿途风景,心事浩寥,思绪万千:人活着到底为了什么?财富有这么重要吗?民主和GDP对于一个国家孰重孰轻?法治到底何时能实现,自己是不是太操之过急了?正沉思着,一抬头:尼玛,地铁又坐过站了……(转的)
丁小云:听到窗外一男人在打电话:“咱们是给爸买水果,还是扔二百块钱?”很快他就作出了决定:“还是扔二百块钱吧……”
丁小云:昨晚看到关于“同治回乱”的一篇文章,说在这次历史事件中,保守估计至少有两千万汉人被杀。然后百度搜索,一个接一个地看相关历史资料,竟然看到凌晨三点半,看完后我也说不出我心里是什么感觉。又联想到同时期的太平天国,因之而死的中国人据统计至少一亿多人。所谓的中华民族还真尼玛是灾难深重……
丁小云:问宝宝:“你想变成汽车人还是想变成霸天虎?”宝宝说:“汽车人!”我问:“为什么呢?”宝宝说:“因为汽车人是好人嘛。”我又问:“如果霸天虎更厉害呢?”宝宝说:“那我就做霸天虎了。”我又问他想当咸蛋超人还是想当怪兽,他也是先说要当咸蛋超人,因为他是好人嘛,如果怪兽更厉害那就当怪兽……
丁小云:男欢女爱中的“欢”字,拆开是“又欠”。一对男女,巫山云雨,然后开始我欠你,你欠我,我又欠你,你又欠我,就这么欠来欠去,还来还去,怎么还都还不完,只好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只是为什么有些人在床上能缠绵出至死不渝的恩情,有些人则在床上缠绵出如食物中毒般的恶心?这是个问题……
丁小云:在肯德基看到两个女孩,一个女孩完全是假小子打扮,头发短短的,不仔细看以为是男孩,另一个女孩则完全是娇媚小女生打扮。她们坐在一起,打情骂俏,互相爱抚,爱抚的动作肉欲感十足。但大家对此都熟视无睹,觉得这很正常。这要是俩男的当众这么搞,周围的人看到了会是什么反应?
丁小云:总会看到有哲学家用神性解释宽容或仁慈,将其神秘化。例如用神性解释为什么罪犯也能得到宽容。只是我忽然在想,借助社会学、心理学、精神分析等社会科学或自然科学的相关理论,也完全可以解释为什么罪犯也能得到某些人的宽容。想象中的神是全知的,人当然无法做到全知,但人可以不断趋近于知的极致……
丁小云:所有解读皆为误读。例如最近读尼采原著,感觉他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虽然尼采自己说“人”应该是被超越的。与此同时,读了一位学者对于尼采的解读,解读得有条有理的,让我感觉收获很多。但就是会有这样一种感觉挥之不去,即尼采被解读成了一个蠢货,一个只会用“权力意志”这一根筋思考问题的的蠢货……
丁小云V:央视女主播、车震与毒针,忽然想起昨晚看的视频,这个如果拍成影视剧,秒爆《纸牌屋》……
丁小云:在某国,表面上义正严辞地批判色情交易但暗地里光顾色情场所光顾最勤的、表面上英明神武地扫黄抓嫖罚款不开票但暗地里充当色情场所保护伞甚至让亲属直接经营色情场所的,你不能说他们完全是一拨人,但他们私下里基本上都是一伙儿的……
丁小云:东莞制造行业中男女比例长期失调,男性工人“一夫多妻”现象很普遍,如果女友少于两个还会被笑话,有些人心安理得地接受女友养活。而女工们每日忍受着单调乏味工作,业余时间迫切需要一个男友带来的慰藉,有些人即便得知男友脚踩几只船,也无怨无悔,甚至要加倍对男友好。(沈阳网 )
丁小云V:此次东莞扫黄事件,当先头兵搞侦查暗访工作的是央视记者,对此有人这样评价道:“同行相轻”、“卖灵魂的曝光了卖肉体的”。这让我想起贾樟柯处男作《小山回家》里一个小姐说的一句台词:“我卖X,你在卖什么?”
丁小云:前晚没看《我是歌手》,刚才听了一下邓紫棋版《喜欢你》,听了一半我跟张胖儿说:“这歌儿不适合女的唱,也可能是因为我理解不了女的为了理想放弃爱情是怎样一种心态,但我估计会很决绝、很冷酷,不会这么唧唧歪歪的。”但两岁的宝宝发表了不同看法;“真好听!真感动!”宝宝你是邓紫棋最小的粉丝吗?
丁小云:有这样一首歌,这些年每到春节期间,在中国各地累计循环播放至少数亿次,只因它道出了中国人深入骨髓的渴望……这首歌就是刘德华演唱的《恭喜发财》……查看全文>>
丁小云V:知乎代表了一种典型文科傻,可以把每条问题都回答成「我牛逼不牛逼!我机不机灵!幽默不幽默!」。果壳则代表了一种理科傻,拒绝任何生活的美学「凡士林擦脸就行用什么雅诗兰黛」。(via 豆友潜之)
丁小云:“阴道高潮曾经被认为是治疗女人歇斯底里症的最佳手段,当年的心理医生们最常用的方法就是用手指刺激女病人的阴道,直至对方达到性高潮时为止。久而久之医生们的手指都得了肌腱炎,治病之前都要先把手放在冰水里止疼。”(via 袁越)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