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新浪微博上的“@一枕清霜1949”

一枕清霜1949:[蜡烛][伤心]//@袁裕来律师: 据新华网报道,凶手与李翔素不相识,也非受雇于他人,案件的性质系抢劫杀人。
曲靖代荣柱V:【记者节向英雄致敬,看到的朋友转起】[蜡烛][蜡烛][蜡烛]2011年9月18日河南洛阳电视台记者李翔身中10余刀,惨死.他为全国不能吃特供的十多亿平民的食品安全努力过!是他执着追查了地沟油事件!他人生的最后一条微博仍与地沟油窝点有关!请动一下鼠标,转发!向英雄记者致敬!翔子,我们永远想你!@袁裕来律师
一枕清霜1949:[鼓掌]//@长安卖炭翁: //@范忠信://@媒体人王业龙: 转发微博
北京律师童朝平:【胡舒立女士的文章,立论事实未必存在】央视镜头是否真实?陈永洲是否有罪?法院未判,当推公民无罪。再说事件中屡次违法、可疑事实历历在目:1.央视进入看守所、2.央视公开陈永洲言辞、3.警方阻碍律师会见,无律师的声音、4.警方跨省用私车、5.陈永洲脖子伤痕、6.不排除刑讯逼供等尚未发现的违法与疑点...
一枕清霜1949:[鼓掌]//@解放先生: //@丁来峰: 中国比国外贵的东西多去了,房子,教育,医疗,和一杯咖啡比起来,央视是不是更应关注民生。
丁来峰V:央视炮轰星巴克,同一杯咖啡在北京卖27元,在美国芝加哥却不到20元。支持央视炮轰价格不平等!但星巴克只是几块钱差价的小角色,央视更应该炮轰全球所有的汽车厂商,为什么同款汽车在中国的售价是美国好几倍?以及全球所有的奢侈品牌,为什么产品在中国比别国贵那么多?谁是操纵高价与暴利的幕后黑手?
一枕清霜1949://@杨锦麟: 我想他一時半會出不來!//@我是西蒙周: //@陈晓阳改革:转发微博
于建嵘V:功权兄,今天是法律规定能对您进行刑拘的最后一天,希望您能获得自由。我在宋庄等您喝酒品茶。
一枕清霜1949:[给力]
茅于轼V:我国政府抗议日本内阁参拜靖国神社,理由是一些战犯残害中国和东南亚百姓,他们的灵位也在靖国神社里面。为什么不强调这些战犯不但残害别国的百姓,也同样残害日本百姓。他们在战争中受的罪一点也不轻。只有让日本百姓也懂得战犯的罪恶,才能唤醒全世界人民一起起来反对战争。以国为界很难判别是非。
一枕清霜1949:[赞]//@李承鹏: 下面评论好玩。每当反思文革时,就有一帮爱国贼说“先让你美国爹先反思屠杀印弟安人。美国反不反思关我屁事。我觉得有美国爹的中国汉奸正坐于庙堂上。有趣,本来我只发表一次观点,发完就算,可总逗着我再转一遍坏思想,明摆多赚组织的钱。组织小心财务喽。[嘻嘻]
李承鹏V:子揭发父,父戗其子,夫妻反目。工人斗工人,农民斗干部,学生参加武斗倒在血泊中。国家主席被火化时,连个真名都没有。这么绝大的破坏,不敢直面反思,却遮遮掩掩在教材中抹去,让僵尸替其粉饰。赫鲁晓夫都敢反思斯大林,马英九也向二二八逝者道歉。难免令人怀疑:不是怕提及过去耻辱,而是包藏祸心。
一枕清霜1949://@袁腾飞: 长假旅游纯粹是没罪找枷扛。[偷笑]
财经网V:【"不识庐山真面目" 游遍需花1800】虽然国庆期间全国景区实行了门票优惠,但“风景依旧是看不起”。江西庐山门票标价180元,可美庐别墅、庐山会议旧址等都要单独收费!网友统计全玩下来可能要花1792元。游客说自己像案板上的肉,进景区就被割来割去。http://t.cn/zRLbwUQ http://t.cn/zR2l3aB
一枕清霜1949://@解放先生: [吃惊]
假装吹壳子V:1929年,苏联侵略中国东北,和国民政府交战,史称中东路事件。按照斯大林的命令,中共中央发表《反对国民党帝国主义进攻苏联》的宣言,高喊“武装保卫苏联,打倒国民政府”。10月10日,被苏联罢免领导权的中共创始人陈独秀发表公开信谴责中共“无国家、反民族”。11月15日,陈独秀被中共永远开除党籍。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一枕清霜1949:[赞]
袁裕来律师V:【南华早报专访贺卫方:宪政让国家政权更有力量】贺昨日来港演讲:“中国宪政之路”。他指出,宪政对政府权力的限制和对公民权利的维护,看上去像是削弱了党的权力,但实际上将帮助其更好地统治这个国家。政府至今依赖一种过时的思维在统治这个国家,很难转换到新的管理思维上。 http://t.cn/zR2aOWf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一枕清霜1949:[鼓掌]//@袁裕来律师: //@夏骏: 2006年,章诒和(章伯钧之女)接到中学同学林彪长女林晓霖电话,颇感意外,她们彼此相知,却多年没有联系。林晓霖在电话里说:“我花了一百多元买了你的书,我看了,心里非常难过,非常痛苦。我打电话的目的,就是要告诉你,我的父辈对不起你的父辈”。
夏骏V:林彪女儿林晓霖:文化大革命是毛泽东策划发动和领导的,他要负主要责任,这是党中央历史决议明确了的。我父亲对文革造成灾难,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党、对不起老战友对不起老部下、对不起他战斗过地方的父老乡亲。我不是毛泽东的女儿,我是林彪的女儿,我义不容辞地对遭父亲迫害的人、受他牵连的人谢罪。
一枕清霜1949:[给力]
五岳散人V:每次一说中国某样东西不好,一定会有吃着泡面的傻逼跳出来:美国好,美国也有遗产税啊。是啊,好多国家都有,但好多国家还有公务员财产公开、票选官员呢,你怎么不去比一比?政府知道你的财产、不公布自己的财产、钱又不知道怎么花的,这么收遗产税难道不是抢劫?你能理解正常做爱跟强奸是有区别的么?
图片已经被成人内容过滤器过滤。 点击显示图片。
一枕清霜1949:[给力]//@知青记者: [抓狂] //@邯郸一公民:给了权贵一袋糖,总得给屁民一颗糖吧!可结果是连糖纸都不给你
知青记者:谷开来案刚判决,我就发表了《谷开来案判决后,大家都在看夏俊峰案如何判》一文。当时我想,谋杀的不死,防卫过当的更死不了啦!给了权贵一袋糖,总得给屁民一颗糖吧!现在看来,一大把年纪的我还是太天真了!
一枕清霜1949://@土家野夫: 平和的推进者,可能最先成为牺牲品……
福布斯中文网V:【王功权:我只是公民知识分子】年初《福布斯》采访了纽约哥大学习的王功权,王功权说,他眼中的公知,应该“敢于说出自己真心的观点,虽然不一定就是对的,但是不屈于某种压力或者为了迎合某些势力。”离开投资界后,王功权常出现在维权和公益活动上。当时他说,很快会回国,详见http://t.cn/zYq7Vjg
一枕清霜1949://@何三畏: //@法治路由器:现在他们不是说这都是非法规定,必须反对的么?//@作家天佑--:转发微博
孙大午V:《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五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但是在实际生活中,很少看到公民有这些自由,看到的多是“非法言论”、“非法出版”、“非法组织”、“非法集会”,好像宪法规定的这些都是非法的了。公民“合法”的自由跑到哪儿去了呢?
一枕清霜1949://@长安卖炭翁: //@历史D先声://@华夏正道: //@佩了夏:转发微博
chen187779:杨金柱:央视播放薛蛮子嫖娼新闻涉及三个重大法律问题http://t.cn/z85BKGP一、泄露了我国法律明文规定的国家秘密; 二、推翻了我国刑诉法确定的无罪推定的基本原则;三、推翻了我国保护公民隐私权的法律规定;【建议】查清事实真相,依法处理央视主要领导人的领导责任和直接责任人员的法律责任;
一枕清霜1949:章诒和: 不瞎传//【中石油29日下发通知:坚决清除腐败 要求不议论不瞎传】要求各单位、各部门全力以赴做好工作,防止发生混乱,防止公司股票波动,特别要严格遵守党的政治纪律,增强政治敏锐性和政治鉴别力,把握正确政治方向,始终站稳立场,规范言行,不犯自由主义,不议论不瞎传http://t.cn/z85KhW7
大案V:【蒋洁敏被查 18大后首个中央委员落马】新华社9月1日消息,国务院国资委主任、党委副书记蒋洁敏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这是十八大后首个落马的中央委员。此前,十八届中央候补委员已有李春城、王永春两人落马。现有中央候补委员中,统计局局长马建堂排在第一位。http://t.cn/z85qFHw
一枕清霜1949:[赞]//@长安卖炭翁: [威武] //@共识网:【再推荐!】“真正荒唐吊诡的,是肆意的审判和辩护;真正可悲可怜的,是抓获罪人之后的道德狂欢;真正可恶可耻的,则是以道德名义实施的的强权的迫害、选择性的执法。”
共识网V:【@谌洪果 :卖淫作为职业的正当性】 “那些老年人,他的老婆已经死去了,他的性怎么解决?那么多未婚者的性怎么解决?找不到老婆的人,性怎么解决?我们满足了他们的性需求,就这么简单。法律规定的它保证就是正确的吗?让这些人去做强奸犯,那些法律就对了吗?”——某性工作者http://t.cn/z8qIP5p
一枕清霜1949:[围观][话筒]//@长安卖炭翁: //@家里的领导: 省委书记跑了,谁负责? //@野姜花_19285: //@阿甘的梦想天空: //@人生漫步111: //@王强_99:[话筒] //@科技房产V:要抓都有罪,不抓个个清正廉洁!
廉政公署V:近來高严出逃旧闻再被热炒,97年高严任雲南省委書記,红塔集团褚时健被抓,高大撈一票后离开云南,进京任国电公司总经理,01年小鹏从华能调到国电给高严当副手。高严涉嫌贪腐被双规后蹊跷潛逃,国电、华能官员纷纷落马,唯独他大力推荐的小鹏安然无恙。高严潜逃是有人安排好的。http://t.cn/zQ8UA4E
一枕清霜1949:[话筒]//@袁裕来律师: 嗯。
思想网事:【转】好人每一次的退让,都是在降低恶人做恶的成本;每一次的沉默,都是在扩大谎言的范畴;每一次的冷漠,都是在增加行恶的机会;每一次的默许,都是在助长暴力的发生;每一次的回避,都是在创造苦难的轮回;每一次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都是在纵容更大的伤害。@杂谈五味@袁裕来律师@何兵@于建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