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于建嵘:一封求助信。在这个问题上,…

于建嵘:一封求助信。在这个问题上,我在十多年前写《中国工人阶级状况:安源实录》时有过明确的预测:如果工人的生存状况不得到有效的改善,工人利益重新组织化一定为成为新的社会使命。就是因为这个结论:这本书被禁了,社科院组织文章批我。但是,科学研究不会因为权势而失去意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