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胡可岩:当时经历过的人都明白,事态…

胡可岩:当时经历过的人都明白,事态进入到五月下旬后已完全失控,曾经的豪情热血消磨许多,我们都有些迷茫,对下步怎么办如何收尾都不知所措,我们这些家在北京的回家后也接触到一些对运动不同的评价,越发的困惑,但当时报纸电视媒体还在拼命喊好,唯恐天下不乱,从此对媒体分外警惕。
王小东:我是1990年在美国看到这段电视节目的,这是加广和澳广合拍的电视纪录片。我当时看时,英语没有翻译这段讲话(我觉得是故意的,因为歪果仁也觉得这段话不妥),但汉语是我的母语,作为英语掩盖下的背景音,我也听懂了。我听后十分震惊,改变了我对于这件事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