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折花哥:国家公祭日,有两个问题一直…

折花哥:国家公祭日,有两个问题一直困扰我:1、为什么百万人不反抗5万入侵之敌?2、那时的国家什么样?从1911年后到1949年前,这个国家的历史对我来说就是支离破碎的,教科书之外,无论从正史野史、文学札记,都无法勾勒出完整的国家形象。民国,它真的存在吗?它真的以国家形式存在吗?攘外必先安内,错了?

微博转发

折花哥:前段时间提到对文宣的不满,这种不满随着互联网的后工业特征在扩大。作为执政党,自己的理论研究和舆论引导部门,无法从统治需求和社会转型的现实下,从根本上对宪法进行深入合理的解释,不能通过厘清权责来求得广泛共识,而是以煽动、禁闭来对抗争议,只能让争议和社会撕裂加剧。非常令人失望。
折花哥:说完文化说法制。宪法是一切法的根本,宪法教育不是宪政教育,而是让国民广泛的理解和接受国家、政府、执政党、公民之间的权责利害关系,特别是国家与公民之间。宪政是基于宪法的制度建设,在现阶段首先应该搁置意识形态和一党执政的争议,从行政与财政两个方面梳理、规范执政行为,渐进式改良。
折花哥:关于中国文化,其实更应该强调融合的中华文化,特别是在一路一带的大战略下。任何文化都有其优劣两面,更有其历史阶段性的比较优势和劣势。中华文化选择了儒作为统治基础,其根本是基于礼的农耕社会秩序,这与当时小范围的社会化生产与流通匹配。新形势下,礼与法、道德与规则、情怀与理性如何共建?
宋繁银:博主 去看下 鸣梁海战,第一个问题就有答案。第二个问题,看一下蒋廷黻 中国近代史,就明白了。。[懒得理你]//@葛剑秋的空间:这问题问得有水平
折花哥:中国史就是农耕文明史,以及农耕文明与游牧文明的冲突史。农耕文明是被动的、中原内地也一直是被入侵的角色,但都以其彼时的文明先进性,融合并且改变了入侵者,归于农业文明秩序。现在的问题是,在工业文明之后,如何去应对后工业文明的挑战? //@jieke2000:蒙元和满清也准确地窥透了这个种族的陋缺
折花哥:前面几条提的问题,如果你读懂了,它并不幼稚也不糊涂。如果一个国家的执政者(私以为目前这样称呼当局最妥)和国民,不能理性反思历史,不能深入分析国难背后的社会背景、文化与国民性原因,只是通过煽动民族主义爱国主义情绪达到提凝聚力和向心力的目的,不但愚蠢而且危险。国与民,应因权责而共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