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AC文革余孽侯东渐:把元当中国正儿…

AC文革余孽侯东渐:把元当中国正儿八经朝代的,外蒙古同意了吗?你明朝也不是和蒙古族共和,而是把人家往大漠赶了,你认为认贼作父就可以继承贼赃了?南宋以死殉国的汉人都是他妈的傻逼皇汉是吧?把清当中国正儿八经朝代的,满人宁与洋人不与汉奴,人家的定位站队比你奴才的清晰多了,孙大炮驱除鞑奴也是傻逼皇汉是吧?

微博转发

AC文革余孽侯东渐:然//@PETX亚洲善待小胖哥组织:其实现在的民族政策在建国以来没有过多的变化,但为什么现在这么复杂?是因为过去在民族差异之上还有一个阶级理论,无论什么民族,大家都是同化为一个无产阶级,而到了80年代抛弃了阶级论,却继续执行民族差异的政策,事实上加速了民族主义的复活。
汉大赋2013:狭隘民族主义必须批判!//@AC文革余孽侯东渐: 那就一起干傻逼民族政策吧//@PETX亚洲善待小胖哥组织:噗!麻烦别动不动就挂!一堆皇汉自说自画有意思吗?国家本来就是由多民族组成的,本应不断淡化民族意识,拜TG那SB的民族政策所赐,本应淡化的民族意识,在60多年里却不断的被强化,
AC文革余孽侯东渐:现在的问题恰恰就是党妈不在乎主体民族的感受,绝大部分主体民族也缺乏民族自觉,看辫子戏看得甘之若饴,对两少一宽,少民优待政策毫无在意//@凡-庸:话不能这么说,南斯拉夫的例子在那里摆着的,外蒙独立也殷鉴不远。不能因为现在国力强盛人不敢独立所以就不在乎少数民族的感受。我们的目标是:
AC文革余孽侯东渐:在当时时沦陷期,在汉人主导的时代才有融合,共和,占在现在的,中国的概念和纬度来看,可以把元清作为中国历史的朝代,在史学上有种专门的叫法吗。民族问题是个大问题,但靠阉割汉族意识,粉饰历史,结果只会更糟//@凡-庸:如果不把元当朝代,内蒙古咋办?更不用说蒙古还有分久必合的可能呢。民族问题
AC文革余孽侯东渐:那就一起干傻逼民族政策吧//@PETX亚洲善待小胖哥组织:噗!麻烦别动不动就挂!一堆皇汉自说自画有意思吗?国家本来就是由多民族组成的,本应不断淡化民族意识,拜TG那SB的民族政策所赐,本应淡化的民族意识,在60多年里却不断的被强化,真tm这么玩下去TG真要步前南的后尘了!
AC文革余孽侯东渐:此一时彼一时,右边确确实实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吗?//@圣西尔大滚筒:元也是以内蒙为主,外蒙只是一群仆从牧奴。//@纯洁善良蘑菇云: 此一时彼一时,另外乃说得清楚什么是民族国家什么是政党国家咩?[挖鼻屎]
AC文革余孽侯东渐:你说过得好点就好点,连那时候外国人眼里的明清都一定是破坏我大中华民族团结的阴谋。租界的老百姓活得也比国统区的好些//@PETX亚洲善待小胖哥组织:怎么压迫了?怎么奴役法?说句不好听的,清朝的老百姓过得比明朝好点//@AC文革余孽侯东渐: 哈哈哈哈哈原来元清的时候才是真正的民族团结融合平等
AC文革余孽侯东渐:和你这种人真没啥好说的哪,我就挂挂//@PETX亚洲善待小胖哥组织:“绝大部分汉人半人半兽的奴化状态”这个提法依据是什么?说句不好听的,明朝的编户制度才是彻底的奴化状态呢!军户、匠户、乐户说句不好听的就是国家奴隶!清朝那么烂,但至少挺过了天平天国!明朝那么好,一堆流寇就能亡国!
AC文革余孽侯东渐:哈哈哈哈哈原来元清的时候才是真正的民族团结融合平等,给个封疆大臣,汉女就感激流涕了,所谓的民族压迫奴役就不存在了,这种举例子我也是醉了[哈哈]//@PETX亚洲善待小胖哥组织:你以为那堆汉族封疆大吏是天上掉下来的?//@AC文革余孽侯东渐: 清朝没有什么融和,满人防汉人甚于洋人
AC文革余孽侯东渐:八旗兵实在烂透了,满人才极不情愿让汉族精英拥有兵权,但汉族精英在这个外族政权中无论上升到什么位置,都不能改变异族压迫奴役的事实和绝大部分汉人半人半兽的奴化状态,为元清的民族奴役洗地能洗得了吗?国粉的智商都堪忧了,你想做清粉?//@PETX亚洲善待小胖哥组织:你以为那堆汉族封疆大吏是天上掉
AC文革余孽侯东渐:清朝没有什么融和,满人防汉人甚于洋人,满人殖民者的心态很正,融合是民国的事,汉人就是被阉割奴役太久太善忘傻逼了,不过如果满人不想融合,也就别怪我们皇汉,汉人本来就应该是皇,//@PETX亚洲善待小胖哥组织:噗!你知道怎么叫殖民什么叫融合吗?拿英国在三哥殖民比喻清朝这种融合有意思吗?
AC文革余孽侯东渐:回复@WZJ要增肉要增肉:历史问题要有历史的立场,我作为汉人有汉人的立场,官方公利的民族团结的历史从来就不是历史本身的面目,而且自相矛盾,那些以现在的眼光去看历史问题,以现在中国的概念去看历史上当时的元清才是有问题
AC文革余孽侯东渐:此一时彼一时罢了,所以日本人也觉得我日本把你中国吞并了也不是侵略啊,不过是换个朝代是吧?从来没有什么汉奸只有皇汉是吧?//@PETX亚洲善待小胖哥组织:回复@AC文革余孽侯东渐:别逗了!五族共和就是一个嘴炮罢了!元清本身就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这是不可否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