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公滋林某人:可怕,你国当代田园法学…

公滋林某人:可怕,你国当代田园法学家把核心先锋党与边缘不满者的对立看成“只是党争”,好像两者都同等地服从某个更高一级的规范体系似的,真是应该向强势攻叫兽学一下党章的宪法性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