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马老鬼:在著名作家岳南(原武警山东…

马老鬼V:在著名作家岳南(原武警山东总队新闻干事)安排下终与武警江西总队新闻干事熊相仔和胡学庆重聚一堂。1988年我去江西出差时,他们接待过我,并向我讲述了亲眼目睹枪决钟海源后活体取肾的经过。刑前领导要求不得一枪打死。94医院主刀医生边说边指挥:还活着,赶快进行……钟海源被活体取肾谁也否定不了!

微博转发

雷颐V://@许林2009: 他们是人吗? //@章诒和:罪恶!//@毕星星: 一直以为《南渡北归》是台湾学者所做,我太孤陋寡闻了。
胡发云://@abc123456789012: 回复@法医Z:转//@法医Z:回复@马老鬼:我念大学期间,从大二开始,亲身参加了不下十次,我们学生的任务是抬死刑犯尸体,到一个特殊的车上……
胡发云:红色法西斯。//@汝水清凉: //@孙海峰: //@雷颐: //@许林2009: 他们是人吗? //@章诒和:罪恶!
人类主义传播者://@华商天民://@大头部落2012: //@旋转八眼: 恶魔[怒]//@导演高晓舰: 草泥马的纳粹法西斯![怒][话筒]//@袁国宝: //@叶匡政://@雷颐: //@许林2009: 他们是人吗? //@章诒和:罪恶!
作家岳南:回复@彭学明的多声部:无论是胡平先生《眸子》,还是老鬼先生的文章,皆来自照片鬼师身边站立的两个人,见证者是胡,旁证是 @经典采编 //@彭学明的多声部:谁是见证者?好像没说清楚 //@作家岳南:多亏见证者还没死,阿门![圣诞老人] //@囧囧有笙: //@北京吉普2500:麻辣隔壁 //@孙海峰: //@雷颐: //@许林
通城风雨://@LENOVO525: //@柏林强活着1: //@王颖-007: //@李不白的微博://@悠然三歌: [怒]//@左派网:新社会把白衣天使变成鬼了//@导演高晓舰: 草泥马的纳粹法西斯![怒][话筒]
邓康延:惨 绝 人 寰 。至 今 遮 掩。//@马老鬼:我所说的武警新闻干事都是1988年当时的身份。在改为武警之前,他们是江西省军区独立师的解放军战士,负责看守监狱。还有,经专业医生证实:肾移植活体肾较尸体肾质量好。
作家谢宏://@作家邓涛: //@作家岳南:多亏见证者还没死,阿门![圣诞老人]//@囧囧有笙: //@北京吉普2500:麻辣隔壁//@孙海峰://@雷颐: //@许林2009: 他们是人吗? //@章诒和:罪恶!
老罗的微博://@作家岳南:多亏见证者还没死,阿门!//@北京吉普2500:麻辣隔壁//@孙海峰://@雷颐: //@许林2009: 他们是人吗? //@章诒和:罪恶!
懒得理你Li:博猪取出来干嘛?是炒腰花还是吃心脏给你吃啊?[嘻嘻] //@买醉不买笑:去,没文化真可怕。你丫真的有医生朋友吗?随便找个医生问问这事可信不可信,哪怕找个兽医也行。
作家岳南:多亏见证者还没死,阿门![圣诞老人]//@囧囧有笙: //@北京吉普2500:麻辣隔壁//@孙海峰://@雷颐: //@许林2009: 他们是人吗? //@章诒和:罪恶!
没字2018:编//@张鹤慈:【钟海源被活体取肾谁也否定不了】?不再用两个执行死刑的战士的名义编造了?你们炒作的【一个“刽子手”的自白】就是假的,谁也否定不了 //@雷颐: //@许林2009: 他们是人吗? //@章诒和:罪恶! //@毕星星: 一直以为《南渡北归》是台湾学者所做,我太孤陋寡闻了。
风无语的围脖:没有人性呀//@大藏布: 令人发指
2012之觉醒://@洪宇同: 活体取肾[霹雳]//@神评剑客_://@枫叶aaa红了: //@鱼儿时评://@虎叔-: //@原子漫画://@导演高晓舰: 草泥马的纳粹法西斯![怒][话筒]//@袁国宝: //@叶匡政://@雷颐: //@许林2009: 他们是人吗? //@章诒和:罪恶!
河上-高惠君:→→//@法医Z:本人念大学期间,从大二开始,亲身参加了不下十次,我们学生的任务是抬死刑犯尸体,到一个特殊车上(行刑画叉打死,画挑打歪一厘米)……包一顿中午饭,外加给三十元补助,后来一路涨到一百。要选拔我这种体力好,政治过硬的临床医学生
大藏布:令人发指
方军://@马老鬼: 我所说的武警新闻干事都是1988年当时的身份。在改为武警之前,他们是江西省军区独立师的解放军战士,负责看守监狱。还有,经专业医生证实:肾移植活体肾较尸体肾质量好。
云中无俗韵:挂脑残公知博主。//@胡杨麟: 教育过这些傻逼很多次了,肾移植要先与受体配型对上才能做手术,否则取出来只能送食堂做爆腰花了。//@张鹤慈: 真要活体移植,应是在医院摘除肾和移植肾的两人同时手术;人摘除一个肾后可以存活,不影响公开枪决。如是枪决后马上摘取,一枪打不打死对移植的肾来说无区别。
胡杨麟:教育过这些傻逼很多次了,肾移植要先与受体配型对上才能做手术,否则取出来只能送食堂做爆腰花了。//@张鹤慈: 无基本医学常识还好意思炒作?真要活体移植,应是在医院摘除肾和移植肾的两人同时手术;人摘除一个肾后可以存活,不影响公开枪决。如是枪决后马上摘取,一枪打不打死对移植的肾来说无区别。
怎样科学养人:这种事是能做出来的。但有点怀疑,难道敢在刑场取肾?无法保证无菌环境啊。
少康006://@王颖-007: //@左派网:新社会把白衣天使变成鬼了//@李不白的微博://@导演高晓舰: 草泥马的纳粹法西斯![怒][话筒]
张鹤慈:【钟海源被活体取肾谁也否定不了】?不再用两个执行死刑的战士的名义编造了?你们炒作的【一个“刽子手”的自白】就是假的,谁也否定不了 //@雷颐: //@许林2009: 他们是人吗? //@章诒和:罪恶! //@毕星星: 一直以为《南渡北归》是台湾学者所做,我太孤陋寡闻了。
galen_chen:下地狱! //@导演高晓舰:恐怖邪恶反人类,滔天罪恶,残忍之极!//@1938周思源:还有比这更加残酷的!1980年代人民文学发表的一篇纪念十万红卫兵进军井冈山20周年的报告文学中写到,一个女红卫兵头头被押赴刑场途中的汽车上,被摁住活活割去了肾。后来我以此为原型将这个细节写入长篇小说《牛鬼蛇传》
虎叔-://@原子漫画://@导演高晓舰: 草泥马的纳粹法西斯![怒][话筒]//@袁国宝: //@叶匡政://@雷颐: //@许林2009: 他们是人吗? //@章诒和:罪恶!
导演高晓舰:恐怖邪恶反人类,滔天罪恶,残忍之极!//@1938周思源:还有比这更加残酷的!1980年代人民文学发表的一篇纪念十万红卫兵进军井冈山20周年的报告文学中写到,一个女红卫兵头头被押赴刑场途中的汽车上,被摁住活活割去了肾。后来我以此为原型将这个细节写入长篇小说《牛鬼蛇传》(香港鹭达出版公司2010)
原子漫画://@导演高晓舰: 草泥马的纳粹法西斯![怒][话筒]//@袁国宝: //@叶匡政://@雷颐: //@许林2009: 他们是人吗? //@章诒和:罪恶!
曹思源://@袁国宝: //@叶匡政://@雷颐: //@许林2009: 他们是人吗? //@章诒和:罪恶!
俗家人释永乖:转发微博。
何葆国://@导演高晓舰:草泥马的纳粹法西斯![怒][话筒]//@袁国宝: //@叶匡政://@雷颐: //@许林2009: 他们是人吗? //@章诒和:罪恶!
苏州郎心铁://@竹林居士-: //@雾冷丁: //@孙海峰: //@雷颐: //@许林2009: 他们是人吗? //@章诒和:罪恶!
石头--选举才有出路://@章诒和: 罪恶!//@毕星星: 一直以为《南渡北归》是台湾学者所做,我太孤陋寡闻了。
导演高晓舰:草泥马的纳粹法西斯![怒][话筒]//@袁国宝: //@叶匡政://@雷颐: //@许林2009: 他们是人吗? //@章诒和:罪恶!
胤懿://@爱加倍爱加倍: //@章诒和:罪恶!//@毕星星: 一直以为《南渡北归》是台湾学者所做,我太孤陋寡闻了。
叶匡政://@雷颐: //@许林2009: 他们是人吗? //@章诒和:罪恶!
中国曹国洪://@针叶林://@马老鬼:我所说的武警新闻干事都是1988年当时的身份。在改为武警之前,他们是江西省军区独立师的解放军战士,负责看守监狱。还有,经专业医生证实:肾移植活体肾较尸体肾质量好。
李安18://@呱代: //@雷颐://@许林2009: 他们是人吗? //@章诒和:罪恶!//@毕星星: 一直以为《南渡北归》是台湾学者所做,我太孤陋寡闻了。
袁国宝://@叶匡政://@雷颐: //@许林2009: 他们是人吗? //@章诒和:罪恶!
孙海峰://@雷颐: //@许林2009: 他们是人吗? //@章诒和:罪恶!
陈军--价值投资者:[黑线] //@拉黑中国史第3季:老红军们年轻时抢人家的钱财,中年时抢人家的女人,老了临死了还要抢人家的肾。[泪]
譚少茗:轉發微博
许林2009:他们是人吗? //@章诒和:罪恶!//@毕星星: 一直以为《南渡北归》是台湾学者所做,我太孤陋寡闻了。
榆木林子:改革就是强盗出笼//@雷颐://@许林2009: 他们是人吗? //@章诒和:罪恶!//@毕星星: 一直以为《南渡北归》是台湾学者所做,我太孤陋寡闻了。
李学鹏://@章诒和:罪恶!//@毕星星: 一直以为《南渡北归》是台湾学者所做,我太孤陋寡闻了。
马老鬼:我所说的武警新闻干事都是1988年当时的身份。在改为武警之前,他们是江西省军区独立师的解放军战士,负责看守监狱。还有,经专业医生证实:肾移植活体肾较尸体肾质量好。
张鹤慈:无基本的医学常识还好意思炒作?真要活体移植,应该是在医院摘除肾和移植肾的两个人同时手术;人摘除一个肾后可以存活,不影响再公开枪决。如是枪决后马上摘取,一枪打不打死对移植的肾来说无区别。 //@张鹤慈:【钟海源被活体取肾谁也否定不了】?不再用两个执行死刑的战士的名义编造了?你们炒作的【
张鹤慈:文革中被判死刑的著名女性都被编造成为下流小报的文字:血腥和性的确可以满足虐待狂;炒作的人不是别有用心骗子就是只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傻子。为澄清事实而得罪了好几个历史发明家。宣扬张鹤慈死了,现在的是假的就是因此开始的。 //@张鹤慈:无基本的医学常识还好意思炒作?真要活体移植,应该是在医
李_磊V:实事求是,毛粪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