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上海村妇:身为上海人,又有外地工作…

上海村妇V:身为上海人,又有外地工作的经历,突然发现上海实在太可怜了。我在外地工作时,经常被教导要学习当地方言,我诺诺行之,没有半分委屈,入乡隨俗的道理是懂的。上海是特大城市,户口适当控制也是应该的,税收,上海人也交税。然而这一切很正常的东西只要与上海搭界,就成声讨的话题。盲目,是种心理病。

微博转发

恶魔皮卡丘:它们那是落后对先进的嫉妒。其实上海人不够包容吗?我们小区的班车司机是个上海爷叔,班车是承包给几个予象人,上海爷叔他不缺钱,房子两套,退休了出来开车解闷,他和予象车主说话的时候就用予象话,虽然听的出讲的比较蹩脚,但上海爷叔还是用对方的母语和他们沟通,这就是差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