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谌洪果:我在腾讯大家文章《律师伦理…

谌洪果:我在腾讯大家文章《律师伦理选择的困境:一个阿伦特式的判断个案》。本文源自我与一位刚做两年律师的毕业研究生的辩论。“不能教条主义地以当事人利益最大化或废除死刑立场作为理所当然的行动前提,不能以偷懒的教条代替痛苦的思考,也不能以机会主义的选择作为教条主义的托辞。”http://t.cn/Rv4ShAg

微博转发

香山平論:回复@谌洪果:理想、现实常有冲突,一味教条反而少见。我们审视自身价值追求之际,仍被迫要在实务中作出选择。扯痛难免,但不能由此排斥不同个体在价值追求权利上的对等性,特别是情感因素作为独立私域的考虑。古人说,大行不顾细谨。如果说太阳花属公民不服从,此事是否可理解为"情感的善意独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