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不想招惹谁:北大法学院教授、宪法与…

不想招惹谁:北大法学院教授、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中国宪法学会副会长,南大经济行政法博士生导师张千帆先生于2013年11月15日被禁言。全网封杀,微博被销号、新浪、网易、天涯等发言窗口皆被关闭。张教授是国内唯一一位具有跨学科双博士学位的学者,先研究物理后研究宪法。@童之伟

微博转发

徐昕V://@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罗昌平V: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袁莉wsjV: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周泽律师V://@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张锦宏律师V://@周泽律师: //@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洪晃ilookV: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迟夙生律师V://@粟末嫩水://@石讷shine: //@阿姜-aa: //@鳶尾兒:[蜡烛] //@臭皮醋:[怒] //@Thomas程: [怒]//@虎门民进: 一个靠嘴巴说话、吃饭的学者,能让谁如此恐惧?//@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23456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言论自由是基本权利//@袁莉wsj: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牛浪汉zy:求真相[疑问]//@洪晃ilook: 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lena-yuan:无力//@蔡克蒙: 太过分了!//@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千劫热砂://@浦律师在山顶: 我老大终于要出手了,有司关网销号,弄到宪法教授头上,莫不是拿他当周叶中了?孰不可忍! //@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袁裕来律师V://@迟夙生律师: //@粟末嫩水://@石讷shine: //@阿姜-aa: //@鳶尾兒:[蜡烛] //@臭皮醋:[怒] //@Thomas程: [怒]//@虎门民进: 一个靠嘴巴说话、吃饭的学者,能让谁如此恐惧?//@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章小鱼是你家二妹://@JustineJiang:最近好像到处都在讲三中还解读得欢欣鼓舞的样子。可是自由没保障,这政府就还是残废的,丑陋的,不要脸的。我就说嘛,刷微博就是比看微信容易生气 //@贝拉鸣:言论自由可见一斑!//@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心羊://@北村: //@刘军宁:Why? @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feng1976://@洪晃ilook: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沙若琳://@小斯在江西: //@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思辨的静观:哎~//@胡发云: 呵!千帆万船禁出港!//@欣然TQ://@章诒和: 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GilbertHong:张最火的讲座还是我办的呢呵呵……//@以后再也不用名字刷围脖了恩:普大喜奔啊!819讲话精神是绝对正确的!//@shallowjoe要有自己的态度: 为什么捏?…@以后再也不用名字刷围脖了恩@GilbertHong //@洪晃ilook: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生意人-双城生活://@袁莉wsj: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不可含怒到日落呦:Why//@北村://@刘军宁:Why? @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aprilfeifei:2008那年冬天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吗?我已经不信了,老师呢? //@蔡克蒙:太过分了!//@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法盲的自我修养:??//@CCC叫姜瘦瘦: 》》??//@洪晃ilook: 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苓跃y:又一个 //@其实我才是王东://@李海鹏:为毛。 //@袁莉wsj: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大卫是罗宾://@蒋崇无: 習時代就是這樣悄然到來[怒] //@Melancholyu://@洪晃ilook: 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雨天曼陀罗华:他说啥了//@洪晃ilook: 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無爲齋主64://@同道堂2011: 封的好.早就该封.//@红墙梦梅: //@旃坛道人四世: 为什么?反共势力惴着明白装糊涂,作恶多端必自毙!//@愤怒的海1: [鼓掌][哈哈]//@洪晃ilook: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00相見爭如不見00://@北村://@刘军宁:Why? @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工业路上的紫荆://@政治学微博课堂: 同问 //@刘军宁:Why? @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sissiwong_whu:[蜡烛]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珠山人-:此教授是个人才,北大、南大双料教授,两边都是全职教授。 //@又有来来7:没为什么,极正常,有的没转过来,哪人手下无文人?既得利益阶层你认为是空壳子。想当年唱红打黑不是骗了多少人,现在还有人没看清这戏子的人还有呢? //@作文簿: 为什么? //@徐昕: //@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
喜欢安静的野外:像张这种吃里扒外、挣美元的货早就该处理。//@同道堂2011: 封的好.早就该封.//@红墙梦梅: //@旃坛道人四世: 为什么?反共势力惴着明白装糊涂,作恶多端必自毙!//@愤怒的海1: [鼓掌][哈哈]//@洪晃ilook: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范先生1224:把最大的树砍掉才能证明其他树最高//@占海特:温文尔雅,文理全才。//@徐昕: //@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不羁的风_王飞://@北村://@刘军宁:Why? @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巴依81http://t.cn/8kv4SYD //@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汉武大帝元元年:反对整体腐败的党是深受广大人民群众支持的。//@同道堂2011: 封的好.早就该封.//@红墙梦梅: //@旃坛道人四世: 为什么?反共势力惴着明白装糊涂,作恶多端必自毙!//@愤怒的海1: [鼓掌][哈哈]//@洪晃ilook: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丁建榕:管控互联网的加强版。 //@小斯在江西: //@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 //@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已然过往://@北村://@刘军宁:Why? @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米莱与1988:为毛啊?//@李继锋://@袁莉wsj: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clumsy_Marc:他們一直未變//@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sandyHLBe:愤怒!//@罗昌平: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dylbn:书生乱政,误国//@又有来来7: 没为什么,极正常,有的没转过来,哪人手下无文人?既得利益阶层你认为是空壳子。想当年唱红打黑不是骗了多少人,现在还有人没看清这戏子的人还有呢?//@作文簿: 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俺是纯爷们地://@袁裕来律师://@迟夙生律师: //@粟末嫩水://@石讷shine: //@阿姜-aa: //@鳶尾兒:[蜡烛] //@臭皮醋:[怒] //@Thomas程: [怒]//@虎门民进: 一个靠嘴巴说话、吃饭的学者,能让谁如此恐惧?//@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儋州1234://@浦律师在山顶:我老大终于要出手了,有司关网销号,弄到宪法教授头上,莫不是拿他当周叶中了?孰不可忍! //@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furongrumian2013://@浦律师在山顶: 我老大终于要出手了,有司关网销号,弄到宪法教授头上,莫不是拿他当周叶中了?孰不可忍! //@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安佳2://@洪晃ilook: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埋地雷:哀!//@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小超5234:以前看过张老师的宪法书。(会不会一转没?)//@ruuuning2013: //@筒子楼的过客:还记得张老师刚回国给我们南大宪法行政法研究生上课时敏于思讷于言的神态!//@夫子律师://@北村://@刘军宁:Why? @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心底无私7761:你是宪政派? //@千手关叔:@章立凡 常瞎掰历史还爱挖苦死人,封了没啥;可没怎么转微博发帖子骂政府还致力宪政的学者,为啥封杀? //@袁裕来律师: //@迟夙生律师: //@粟末嫩水: //@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他居然提到了R4:求辟谣! //@李忠夏: //@徐昕: //@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 //@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苗大猫猫://@尔东三://@袁莉wsj: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Arya_我们在路上:对TC有威胁了。 //@杜波Dennis:因为研究宪法,对天朝不力了//@洪晃ilook: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熊二B次郎://@洪晃ilook: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酒窝儿一个半:为什么?//@洪晃ilook: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yefelemon:[话筒] //@袁莉wsj: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王源浩的微博V:哎,研究啥都行,千万别研究宪法! //@007社会观察者:真尼玛的不要脸!无耻、下流! //@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 //@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古拉格逃犯:亲,因为他没做梦!//@罗昌平: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超级楂迷://@洪晃ilook: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李飞觞://@袁裕来律师://@迟夙生律师: //@粟末嫩水://@石讷shine: //@阿姜-aa: //@鳶尾兒:[蜡烛] //@臭皮醋:[怒] //@Thomas程: [怒]//@虎门民进: 一个靠嘴巴说话、吃饭的学者,能让谁如此恐惧?//@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梁木小牛牛:[吃惊] //@洪晃ilook: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Tietmua://@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黄乐平律师V:什么情况?//@ICO刘开明: //@江海方舟: 张干帆和孔庆东都是北大教授,一个谦谦君子,一个狂妄粗野,一个推崇宪政,一个追思文革,一个被禁言,一个被称为爱国者。//@时永微博: 那黑暗中握有权利的人,却没有胆量让人说话。 //@徐昕: //@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
ww的猫://@洪晃ilook: 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海外一家人:习总的十年没希望 //@万网互通://@疯-良-话://@章诒和: 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星光2026:又—个//@洪晃ilook: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浙江农民186://@徐昕: //@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水色清华:一切不以实现宪政为目的的体制改革都是耍流氓! //@快乐美蜘蛛:真的平方。因为不是禁言,是销号,仿佛@张 pku 未来过。十八届三中全会公报强调要维护宪法权威,全国上下正学习贯彻公报精神,当此时,却把中国宪法学会副会长,一个温文尔雅宣讲宪法的教授销号,为什么?
无尘衣:?!... //@易伟:遗憾。//@洪晃ilook: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V未V未V://@占海特: 温文尔雅,文理全才。//@徐昕: //@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生死不明://@徐昕: //@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ping2012v5://@小斯在江西: //@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至于灵:?//@北村://@刘军宁:Why? @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kreahx://@北村: //@刘军宁:Why? @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雲峰逍遥游:执政党真的自信吗?//@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手机用户dhvv41:卧槽!//@罗昌平: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二皮他爹-:右边点评。//@汪汪小狗:封得好,谁叫他那么认真。人家主人说:吃了饭走嘛,是客气话,你当真坐下去,主人什么也没准备,这不臭人家吗? //@二皮他爹-: //@浦律师在山顶:我老大终于要出手了,有司关网销号,弄到宪法教授头上,莫不是拿他当周叶中了?孰不可忍! //@小斯在江西: //@袁莉wsj:
一片云001://@浦律师在山顶:我老大终于要出手了,有司关网销号,弄到宪法教授头上,莫不是拿他当周叶中了?孰不可忍! //@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崔海港114:言论越来越紧了//@南开江沛: //@刘军宁: Why? @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David_魏V:为啥? //@袁莉wsj: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杨飞vvvvv://@浦律师在山顶: 我老大终于要出手了,有司关网销号,弄到宪法教授头上,莫不是拿他当周叶中了?孰不可忍! //@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cheese_9092023://@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yeastman:找谁说理去?//@e明_第一直綫創益路徑:民间改良闭嘴!//@北村: //@刘军宁:Why? @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易风duke_forge:为什么? //@洪晃ilook: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ggjjddmm2010://@薏米79:到底是什么人这么牛能做到在互联网封杀某人?//@费明微博://@二黑媳妇: 还有@章立凡 老师,也被封杀。//@贺延光: 把真正懂法普法的人封杀掉就好办啦! //@李海鹏:为毛。 //@袁莉wsj: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地球平衡木:由此可见,政令确实出不了中南海!!!这些消号禁言的黑帮躲在幕后,胡作非为,明显与全会精神要求南辕北辙!一切违宪行为必须受到追究! //@浦律师在山顶:我老大终于要出手了,有司关网销号,弄到宪法教授头上,莫不是拿他当周叶中了?孰不可忍! //@小斯在江西: //@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单细胞生物无压力://@努力的小丸子_zi: //@狂-响: //@袁裕来律师://@迟夙生律师: //@粟末嫩水://@石讷shine: //@阿姜-aa: //@鳶尾兒:[蜡烛] //@臭皮醋:[怒] //@Thomas程: [怒]//@虎门民进: 一个靠嘴巴说话、吃饭的学者,能让谁如此恐惧?//@童之伟: 甚憾。本
音乐友人:为什么?//@洪晃ilook: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刘风云南京:再转//@徐昕: //@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Reverie2011://@罗昌平: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地球平衡木://@浦律师在山顶:我老大终于要出手了,有司关网销号,弄到宪法教授头上,莫不是拿他当周叶中了?孰不可忍! //@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笑妮2013:公报说的"要法治"是哄你我他玩儿的,其实是"要法制"?//@浦律师在山顶: 我老大终于要出手了,有司关网销号,弄到宪法教授头上,莫不是拿他当周叶中了?孰不可忍! //@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李旭东三世://@陈业文新大都: //@时永微博:那黑暗中握有权利的人,却没有胆量让人说话。 //@徐昕: //@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 //@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国先鹏1550039164://@洪晃ilook: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pdaodao://@袁裕来律师: //@迟夙生律师: //@粟末嫩水://@石讷shine: //@阿姜-aa: //@鳶尾兒:[蜡烛] //@臭皮醋:[怒] //@Thomas程: [怒]//@虎门民进: 一个靠嘴巴说话、吃饭的学者,能让谁如此恐惧?//@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情绪稳定的碎瓦片://@浦律师在山顶:我老大终于要出手了,有司关网销号,弄到宪法教授头上,莫不是拿他当周叶中了?孰不可忍! //@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Henry-GHX://@洪晃ilook: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昌言V://@洪晃ilook: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doppler1969://@洪晃ilook: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kkhhnn://@洪晃ilook: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木子_日辰_金名:我南杰出人才代表//@晓静eleven: //@洪晃ilook: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流流三九://@洪晃ilook: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李小畅儿:怎么可以这样!//@袁莉wsj: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阳子SAV:?//@洪晃ilook: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闲的难受2012:就因为太明白了 //@洪晃ilook: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不炒白不炒://@罗昌平: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肖铁V://@ICO刘开明: //@自由速递: //@白马秋风塞上行://@江海方舟: 张干帆和孔庆东都是北大教授,一个谦谦君子,一个狂妄粗野,一个推崇宪政,一个追思文革,一个被禁言,一个被称为爱国者。这是个昏黑的国度!//@时永微博: 那黑暗中握有权利的人,却没有胆量让人说话。 //@徐昕: //@罗昌平: //@章诒和:
XX最爱大萌豆@曲速不留航迹的狗 你请的人被禁言了。。。//@Ashley567: [思考]//@徐嘉隆变胖了不再是小骨头: [蜡烛] //@伸指不见五手:我已百度确认。祝福千帆老师。//@徐昕: //@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ZK262-CC:喜大普奔//@好人卡灰太狼:喜大普奔//@拿螺丝戳你: 喜大普奔//@KDS-燕巢: 喜大普奔//@恶魔_伊利丹: 原来是这种傻逼//@小猫咪--Kitty: 你们啥也不知道惋惜个屁啊?//@李海鹏:为毛。 //@袁莉wsj: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waitlwd://@刘军宁:Why? @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刘胜军改革V://@徐昕: //@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小zhang鱼://@袁莉wsj: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山风的微博2012:学物理的改学法律,人才啊;有没有学法律的,改成学物理的。那就是天才了。 //@洪晃ilook:为什么? //@徐昕: //@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 //@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zhixiangziyou://@中学生杨辉:一个靠嘴巴说话、吃饭的学者,能让谁如此恐惧?
旧竹:21世纪还有这种事,让我想起清朝的抵制蒸汽机的荒谬//@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辰岩620513:怕!//@袁莉wsj: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JM_Captain://@一介庶民01:川溃,,,,,//@北村://@刘军宁:Why? @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君临天下386:[泪]//@Jack_黄威:无耻 //@洪晃ilook: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顿智财让://@刘胜军改革://@徐昕: //@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Air_white:好像有点意思//@李海鹏: 为毛。 //@袁莉wsj: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重开焰://@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juijk:不至于吧 //@北村://@刘军宁:Why? @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荻埠归帆AAAA://@刘胜军改革://@徐昕: //@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为何?
张洪辉:什么情况?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LiuDi-1011:// @猴子M2 ://@小麦米克:张老师是我的宪法学老师 也是我宪政思想的启蒙老师 很遗憾 //@罗昌平: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幻化成疯:心怀忐忑的小转一下下[思考] //@北村://@刘军宁:Why? @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哈利路亚楚楚://@终南山上不老松://@袁裕来律师://@迟夙生律师: //@粟末嫩水://@石讷shine: //@阿姜-aa: //@鳶尾兒:[蜡烛] //@臭皮醋:[怒] //@Thomas程: [怒]//@虎门民进: 一个靠嘴巴说话、吃饭的学者,能让谁如此恐惧?//@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笑猫猫爱睡觉:? //@Tracy听故事:为什么?!?!//@卡西归来:[想一想]//@邓江波微博:呵呵,改革。//@沈弼凡: //@杨文硕Luc:@沈弼凡 啥情况?//@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俱乐部黑桐干也1991://@王华子广水: 这跟谋杀一个人有区别吗?如果有什么罪,为什么不能法制呢?中国社会//@袁莉wsj: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Elfin-小妖_夭://@袁裕来律师://@迟夙生律师: //@粟末嫩水://@虎门民进: 一个靠嘴巴说话、吃饭的学者,能让谁如此恐惧?//@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尹武在江湖://@袁裕来律师: //@迟夙生律师: //@粟末嫩水://@石讷shine: //@阿姜-aa: //@鳶尾兒:[蜡烛] //@臭皮醋:[怒] //@Thomas程: [怒]//@虎门民进: 一个靠嘴巴说话、吃饭的学者,能让谁如此恐惧?//@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nightpoppy7://@洪晃ilook: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Joseph_C_Thomas:大家都知道宪法的地位,宪法的作用,但同时也知道宪法在中国的地位!//@霖同学姓费: 何必如此?//@徐昕: //@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江南春1911:张的语言也很美!//@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芳华晨霖://@洪晃ilook: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Andygong99://@袁莉wsj: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黑人鸿鹄:决定没取消因言获罪…[汗] //@刘胜军改革://@徐昕: //@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齐麟文化://@北村://@刘军宁:Why? @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Darkfog:为什么? //@北村: //@刘军宁:Why? @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任复兴:[笑哈哈] //@ABC祥2012: //@窈窕e老淑女:自我暴露反宪政的虚弱嘴脸!! //@ddjj抨击时弊:三中新政的注解 //@人在神游三世: //@小斯在江西: //@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 //@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新园园丁://@袁莉wsj: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川雪王:所谓威权式集权改革? //@政治学微博课堂:同问 //@刘军宁:Why? @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浅草阿悠轶事:左猛胜于虎啊//@北村://@刘军宁:Why? @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2013瑜伽美眉:国之脊梁!挺! //@海科-七星智库:憾甚! //@老胡-公民时评:改革都是愚民的谎言!!//@政治学微博课堂:同问 //@刘军宁:Why? @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空空格格angelyy://@洪晃ilook: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陈小杰Jack:一个人让人说话的权利都没有,还谈什么狗屁民主!有一天会回到夏桀时代的,水是靠疏导而不是堵!//@刘胜军改革://@徐昕: //@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珍惜小小幸福://@袁莉wsj: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犀犀微啼:是真的吗?……如果是真的,那可不止新浪,还有搜狐网易等各大网站,意见倒是真的很统一。
小韩要加油:哦? //@马扎里时代:@贺卫方 眼中的保守派居然被禁言,这//@中国政法微校友会:[吃惊][汗] //@思恒的伊萨卡岛: //@刘军宁:Why? @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处女涵畅://@豆豆2542: //@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妞儿改啥名好呢://@北溟风极://@易伟: 遗憾。//@洪晃ilook: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double鱼鱼的世界:什么时候能还我言论自由?//@洪晃ilook: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一点纯净水://@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紫丁香的小木屋://@罗昌平: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悟空-_-:叹//@zhuhanhk:如果是真的,太。难。过。了。。。 //@陆军-反歧视:倒行逆施!//@父亲的微笑: //@公民占海特: 温文尔雅,文理全才。国嫉英才!//@徐昕: //@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菠萝叶子2010:[围观]//@小斯在江西: //@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自-由之钟://@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云散风轻://@洪晃ilook: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丫头姬良://@豆豆2542: //@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郑小毅儿:专门来微博求证,竟然是真的//@王建学的空间: //@李忠夏://@徐昕: //@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生活之行者://@袁莉wsj: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革命是不朽滴:[怒]//@袁莉wsj: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林城小子:钓鱼岛是中国的 //@小斯在江西: //@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 //@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ruuuning2013://@筒子楼的过客:还记得张老师刚回国给我们南大宪法行政法研究生上课时敏于思讷于言的神态!//@夫子律师://@北村://@刘军宁:Why? @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简素墨馨://@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羽化承风://@史蒂文邹://@舒可心:http://t.cn/8DsQEoW //@贺延光:把真正懂法普法的人封杀掉就好办啦! //@李海鹏:为毛。 //@袁莉wsj: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 //@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御时-温杰克-资深猎头V://@贺延光:把真正懂法普法的人封杀掉就好办啦! //@李海鹏:为毛。 //@袁莉wsj: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公民林云飞:威权也叫法治?真假公知的分割线在此。 //@政治学微博课堂:同问 //@刘军宁:Why? @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shengrui5://@罗昌平: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多多19823://@洪晃ilook: 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雾中悟着://@北村: //@刘军宁:Why? @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扯仔_破罐破摔死胖子:…千帆这是做了什么?@四个yo哥哥在搅基屯 @听不见的小耳朵 //@Sunny-这道题无解: ! //@筒子楼的过客:还记得张老师刚回国给我们南大宪法行政法研究生上课时敏于思讷于言的神态!//@夫子律师://@北村://@刘军宁:Why? @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
肖小律:你们为什么不懂?//@洪晃ilook: 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传悦营销王晓辉:什么时候能有言论自由?群众说句话都要当局管着,不能讲实话,只能说好话。。。//@刘胜军改革://@徐昕: //@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唐古拉山2012://@袁莉wsj: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Alice_FLS:关注!//@Tracy听故事:为什么?!?!//@卡西归来:[想一想]//@邓江波微博:呵呵,改革。//@沈弼凡: //@杨文硕Luc:@沈弼凡 啥情况?//@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胖墩儿爹:why? //@北村://@刘军宁:Why? @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回首西风://@北村://@刘军宁:Why? @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朱也旷://@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汴蓄://@洪晃ilook: 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当妈我容易吗:为什么? //@洪晃ilook: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novemberzm:!!!//@刘胜军改革: //@徐昕: //@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BlueSkyfen://@袁莉wsj: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一人一微博V://@北村://@刘军宁:Why? @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ndbeeky:!!! //@李海鹏:为毛。 //@袁莉wsj: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人称老大的老邢://@北村://@刘军宁:Why? @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Lxr113://@贺延光: 把真正懂法普法的人封杀掉就好办啦! //@李海鹏:为毛。 //@袁莉wsj: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wwjjj20008://@北村: //@刘军宁:Why? @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mrLLeon://@袁莉wsj: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50mm的眩光:同问//@政治学微博课堂:同问 //@刘军宁:Why? @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山狗闲游:薄王善禁言,皇上善言禁,全民都闭嘴,江山万年长。 //@北村: //@刘军宁:Why? @小斯在江西: //@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 //@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名满中华:言论自由? //@北村://@刘军宁:Why? @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考拉不是卡拉:身在北大还未同流合污,坚持自我,未沦为叫兽,赞一个! //@北村: //@刘军宁:Why? @小斯在江西: //@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 //@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杀人普洱:不止一个//@政治学微博课堂:同问 //@刘军宁:Why? @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猴子M2://@小麦米克:张老师是我的宪法学老师 也是我宪政思想的启蒙老师 很遗憾 //@罗昌平: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lost-2008:师者 //@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阿呀呀小黄://@北村://@刘军宁:Why? @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Tobin-beat-Sheffie:好像章立凡 也阵亡了@田玉波 //@Iltbl:@我爱拖拉机和斗地主 //@贺延光:把真正懂法普法的人封杀掉就好办啦! //@李海鹏:为毛。 //@袁莉wsj: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坎通纳啊啊://@北村://@刘军宁:Why? @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邹洁嘉:该来的终于来了。//@北村://@刘军宁:Why? @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我停车坐爱枫林晚://@贺延光:把真正懂法普法的人封杀掉就好办啦! //@李海鹏:为毛。 //@袁莉wsj: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不笑就倾人城:张教授还是物理博士[吃惊],牛掰啊。看过他编的宪法教程。。。。。真是大才子啊//@e明_第一直綫創益路徑:民间改良闭嘴!//@北村: //@刘军宁:Why? @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lost-2008://@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若愚的微博://@徐昕: //@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木易冈仁://@洪晃ilook: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飞鸿踏雪Ben://@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顺理成张V://@刘胜军改革://@徐昕: //@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陈仲远_框架:“身体虚弱"之故//@刘胜军改革://@徐昕: //@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anan0310:[感冒][感冒] //@洪晃ilook: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人人乐的新家://@洪晃ilook: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路过的战士:啊!//@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成天歌-1977://@洪晃ilook: 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北海村长://@罗昌平: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carfan2009://@洪晃ilook: 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ashleyshiyu:[疑问][疑问][疑问] //@洪晃ilook: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北林施兵V:新浪不会像北大回应解聘夏业良那样,说“博友反映张千帆胡扯”吧??? //@徐昕: //@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 //@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mengxiangping://@刘胜军改革://@徐昕: //@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瑞丽棉花:不自信呗!//@刘胜军改革://@徐昕: //@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芙荑河畔:什么情况//@第一夫人十字绣:[晕] //@洪晃ilook: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夏正林华工:为啥?//@王建学的空间: //@李忠夏://@徐昕: //@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5逍遥_53435://@洪晃ilook: 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奈何桥头在等待:谁妒英才?[思考]//@洪晃ilook: 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苏苏_CarrieOn://@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一展红袖:[衰][衰] //@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花花抹茶控://@李忠夏://@徐昕: //@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清风飞到:[怒][围观]//@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Jim晟熙:招惹谁了呢?//@洪晃ilook: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小靳靳1952://@徐昕: //@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流年里的缝隙://@洪晃ilook: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里山阿秀:或许有人蹚混水 //@里山阿秀:先得弄清楚什么人然后再问为什么 //@政治学微博课堂:同问 //@刘军宁:Why? @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逸涛Hsu://@洪晃ilook: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唐风2011://@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李杏才://@刘胜军改革://@徐昕: //@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我的忠国梦://@我卖糕的2013://@TaBulous:。。。 //@政治学微博课堂:同问 //@刘军宁:Why? @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BRIDGEY:不研究物理研究宪法,看来后者更容易,只需张口骂就行! //@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贴地飞行的美好生活://@袁莉wsj: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lucad://@政治学微博课堂:同问 //@刘军宁:Why? @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倪艳红万花筒://@呦135246: //@袁莉wsj: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芳芳芳-Gabrielle-gaby://@洪晃ilook: 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陈小虫会咬人:连这么德高望重的学者都被禁言简直没救到极限了 //@洪晃ilook: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工薪丁丁:喔呜[围观]//@洪晃ilook: 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清风飞到:[怒][围观]//@刘胜军改革://@徐昕: //@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Lady广大://@薇薇安_吴薇:最近定点封杀了好几位学者了。他们到底要干嘛?![怒] //@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竹-huang:+1//@洪晃ilook: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罗德泉://@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忘了大海的鱼://@袁莉wsj: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存活://@洪晃ilook: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季中义://@李宪法-:禁言是民主的一部分?//@章诒和: 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鹤顶红马甲://@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痛通_71194://@袁莉wsj: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木子李V格格:咋回事//@罗昌平: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2011没有明天://@袁莉wsj: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恰克与飞鸟Snow://@占海特: 温文尔雅,文理全才。//@徐昕: //@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定言_无悔://@天若有情2001://@独立检察官2011: 其发表文章及演讲内容都是他的专业。即便有质疑、批评的内容,也属宪法规定的言论自由范畴。除非不自信,否则不该如此。//@洪晃ilook: 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安徽吕绳君-位卑未敢忘忧国:他们既然无法无天,我们何必一忍再忍?呼吁张老师等依现行宪法明文规定的公民权利和自由,发起创建真正的民主政党,推动祖国的民主宪政建设,我们期待着~//@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雪莲_王://@袁裕来律师://@迟夙生律师: //@粟末嫩水://@石讷shine: //@阿姜-aa: //@鳶尾兒:[蜡烛] //@臭皮醋:[怒] //@Thomas程: [怒]//@虎门民进: 一个靠嘴巴说话、吃饭的学者,能让谁如此恐惧?//@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虢姨:我的眼睛在盯着//@洪晃ilook: 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北平lawyer://@刘军宁:Why? @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东方红长沙://@杜导斌:为什么要封他?能把理由公开吗?//@朱日坤2: //@中学生杨辉: 一个靠嘴巴说话、吃饭的学者,能让谁如此恐惧?
游牧边缘:落实宪法的第一步。。。。//@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HZ独钓寒江雪://@洪晃ilook: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冬泳爱好者大兵:真不知他们怕什么?虛伪,虚弱啊。 //@袁裕来律师: //@迟夙生律师: //@粟末嫩水: //@石讷shine: //@阿姜-aa: //@鳶尾兒:[蜡烛] //@臭皮醋:[怒] //@Thomas程: [怒] //@虎门民进: 一个靠嘴巴说话、吃饭的学者,能让谁如此恐惧? //@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hong-hong虹:[汗] //@洪晃ilook: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泰增居主人_章圣任:?!.//@小牧童20102010:改良改良,冰凉!一一老舍《茶馆》台词。改革改革,不准乱说。//@黄一琨:改革的真相//@徐昕: //@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呼吸-会痛我哥:爱你没商量,削你没理由。//@罗昌平: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大向小姐Chaos:这是被封杀的节奏?//@童之伟:甚憾。本不应如此。
布达佩斯9988://@洪晃ilook: 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海内海外2013:为什么?//@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tank-唐恺:愤怒 //@袁莉wsj: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我-来拉:太过分了 //@政治学微博课堂: 同问 //@刘军宁:Why? @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gustoso://@洪晃ilook: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sunnycc2010://@洪晃ilook: 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可爱的妹妹婕:[闭嘴]//@刘胜军改革://@徐昕: //@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蒋崇无:習時代就是這樣悄然到來[怒] //@Melancholyu://@洪晃ilook: 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政治学微博课堂:同问 //@刘军宁:Why? @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菠菜1216://@洪晃ilook: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卡西归来:[想一想]//@邓江波微博:呵呵,改革。//@沈弼凡: //@杨文硕Luc:@沈弼凡 啥情况?//@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Chloe有点脆:人人自危 //@李海鹏:为毛。 //@袁莉wsj: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起名真费劲168://@袁莉wsj: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not二:不做,也不能让人说么? //@洪晃ilook: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直言6800://@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李光勋://@ABC祥2012: //@窈窕e老淑女:自我暴露反宪政的虚弱嘴脸!!//@ddjj抨击时弊:三中新政的注解 //@人在神游三世://@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穆冬梅如皋非法强拆://@诏虎3:张千帆教授是当代中国宪政学者第一人啊!他也是非常怀有社会良心的学者啊! //@ABC祥2012: //@窈窕e老淑女:自我暴露反宪政的虚弱嘴脸!! //@ddjj抨击时弊:三中新政的注解 //@人在神游三世: //@小斯在江西: //@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 //@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香江揽月:不为什么,只因他讲了正确的话! //@洪晃ilook:为什么? //@徐昕: //@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 //@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刺猬jw:[泪]//@刘胜军改革://@徐昕: //@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烟大中山郎://@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Luke杰:言论自由是多么美好的东西。//@童之伟:甚憾。本不应如此。
儒林泊客://@ddjj抨击时弊: 三中新政的注解 //@人在神游三世://@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日落微醺@PKU_Maria ?//@顿河上的十一熊:因为他们要做中国梦~//@裘潇磊: 一方面公报决定强调宪法权威建设法制社会加强法制独立,另一方面这样对待知名法学学者,为何 //@刘胜军改革://@徐昕: //@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羽祖强:封号使人看不到幕后人的正常智商。 //@千手关叔:@章立凡 常瞎掰历史还爱挖苦死人,封了没啥;可没怎么转微博发帖子骂政府还致力宪政的学者,为啥封杀?//@袁裕来律师: //@迟夙生律师: //@粟末嫩水://@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李航海旭LHHX://@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勤奋的呼呼大睡:早就觉得他够呛。果然挂了。研究中国没有的东西,就是危险。//@章诒和: 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LANNABAO://@洪晃ilook: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赵军河:无奈!//@童之伟:甚憾。本不应如此。
窈窕e老淑女:自我暴露反宪政的虚弱嘴脸!!//@ddjj抨击时弊:三中新政的注解 //@人在神游三世://@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贾柱保:[汗]//@章诒和: 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帝国之良民://@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天-朝-屁-民:日本人哦!//@亦品仙:杨辉小朋友,再劝您一句,少说几句可以么?前日博语重发:劝杨辉小朋友一句:从刑拘到行拘,后又提前释放,已经是面子给足了,微博粉丝也与日俱增,算下账,赚了,不要再得理不饶人,适可而止才是上上之计。否则,别说7元,微博封了,就是再要私了或公了也没人会理会的。
我就是奇迹的微博:这种事情会越来越多的 //@童之伟:甚憾。本不应如此。
亦品仙:已经有人怀疑背后有人指使,少说几句吧,别害人又害己了! //@中学生杨辉:一个靠嘴巴说话、吃饭的学者,能让谁如此恐惧?
金叶_大连:所有人都知道为什么 //@洪晃ilook: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冬日的老牛://@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亦品仙://@章诒和: 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唐戌伢子:这才是真正响应三中决定啊:经济上适当进步,政治上顽固自封。//@刘胜军改革://@徐昕: //@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哒啦布斯基:…speechless//@洪晃ilook: 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梦想路上2011:愤怒//@章诒和: 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超奇wang:what 👿why 👿!!! //@刘家安blog:悲哀! //@中国政法微校友会:[吃惊][汗] //@思恒的伊萨卡岛: //@刘军宁:Why? @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Stone丶丶丨:啪啪啪,哈哈 //@袁莉wsj: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吴必虎V:我哪儿有那种荣幸?//@鲦鲦鱼Fish爱褆妃:@吴必虎 我觉得吴教授也快了
渔樵就是Ben@普罗泰哥拉-喵-赫利俄斯殿下 //@一Ivan:宪法教材还是他的书…这货干啥了 //@迟夙生律师: //@粟末嫩水://@石讷shine: //@阿姜-aa: //@鳶尾兒:[蜡烛] //@臭皮醋:[怒] //@Thomas程: [怒]//@虎门民进: 一个靠嘴巴说话、吃饭的学者,能让谁如此恐惧?//@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变色的七色彩虹://@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Taipei潮爺://@为草根请命:DAOTUI! //@袁裕来律师: //@迟夙生律师: //@粟末嫩水: //@石讷shine: //@阿姜-aa: //@鳶尾兒:[蜡烛] //@臭皮醋:[怒] //@Thomas程: [怒] //@虎门民进: 一个靠嘴巴说话、吃饭的学者,能让谁如此恐惧? //@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最棒的尼娜://@-赵燕玲-: //@徐昕: //@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静静之前://@阿些和:诉一把,方能显英雄本色。//@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哈啤酒吧:有些“火”是无法扑灭的!//@刘军宁:Why? @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_木子____://@洪晃ilook: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麦田里的跳蚤://@罗昌平: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你爱咂的就咂的:[晕]//@刘军宁:Why? @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蓝旗主的当代微博版史记V://@袁莉wsj: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远展://@于晓非微博: //@傅志彬: 左,左,左! //@鳶尾兒:[蜡烛] //@臭皮醋:[怒] //@Thomas程: [怒]//@虎门民进: 一个靠嘴巴说话、吃饭的学者,能让谁如此恐惧?//@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袁小小一:这就是为啥美国这边有个什么电视台同意我作为在乔治城的中国学生发言(关于jimmy kimmel) 我先觉得想去 后来又不去的原因。虽然电视台影响力估计不大,虽然我真的很想分享我的想法。(我觉得我想法还是很make sense的)但是我不想和这些无聊的势力有任何任何关系。他们简直是无处不在。。。
有梦的迪:为什么?讨论问题表达观点犯了错? //@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武汉法治在线:【最高指示】只要不造谣,让人说话嘛。天塌不下来滴。//@童之伟:甚憾。本不应如此。
蓝旗主的当代微博版史记V://@袁莉wsj: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易北河的鱼:为什么//@徐昕: //@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迂究黄子彬:我草不会吧,昨天刚说这决议很牛逼。。。//@Raphael_JIANG: @赵这样同学 //@Cambrian__: 你们这些屁民继续拿着公报撸吧 //@孤竹KX:开完会就整人啊……//@杨联芬: //@章诒和: 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乌扎拉-MG://@山右一仁王中文://@福建登云庄主: //@白马秋风塞上行://@江海方舟: 张干帆和孔庆东都是北大教授,一个谦谦君子,一个狂妄粗野,一个推崇宪政,一个追思文革,一个被禁言,一个被称为爱国者。这是个昏黑的国度!//@时永微博: 那黑暗中握有权利的人,却没有胆量让人说话//
辛卫廉V:自信者,绝不会靠封杀对方来突显自己的正确。//@易伟:遗憾。//@洪晃ilook: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后青春期的颓废://@Jack_黄威:无耻 //@洪晃ilook: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马拉松快乐二姐:现在很想知道他, 请教那个网站可以搜寻到有关资料和文章?//@Jack_黄威: 无耻 //@洪晃ilook: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手机用户1028392413://@贺延光:把真正懂法普法的人封杀掉就好办啦! //@李海鹏:为毛。 //@袁莉wsj: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apollosun7://@罗昌平: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手机用户3234467913://@袁裕来律师://@迟夙生律师: //@粟末嫩水://@石讷shine: //@阿姜-aa: //@鳶尾兒:[蜡烛] //@臭皮醋:[怒] //@Thomas程: [怒]//@虎门民进: 一个靠嘴巴说话、吃饭的学者,能让谁如此恐惧?//@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SCUT-翔哥://@民间科学家王鸿飞:早就跟他讲过社会主义不可能和宪政相容。//@程曜: 回光反照 //@刘军宁:Why? @小斯在江西: //@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 //@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鲍灵江:曾说要容得下尖锐批评,原来也是说说而已。//@洪晃ilook: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自由速递://@白马秋风塞上行://@江海方舟: 张干帆和孔庆东都是北大教授,一个谦谦君子,一个狂妄粗野,一个推崇宪政,一个追思文革,一个被禁言,一个被称为爱国者。这是个昏黑的国度!//@时永微博: 那黑暗中握有权利的人,却没有胆量让人说话。 //@徐昕: //@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 //@童之伟: 甚
手机用户3271895395:[可怜][微风][微风][微风]//@洪晃ilook: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不死鸟出世:[雪] //@刘胜军改革: //@徐昕: //@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 //@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小麦米克:张老师是我的宪法学老师 也是我宪政思想的启蒙老师 很遗憾 //@罗昌平: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叶筱竹的微博://@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人气朋友粉丝:张教授的讲座能深入到骨子里,所以表面伟光正,骨子里坏透的很怕。//@刘胜军改革://@徐昕: //@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杨柳榆槐:自断独立思维的翅膀,那个梦能飞起来吗?
杨二郞://@刘胜军改革: //@徐昕: //@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SQ小布丁:微博应该是让百姓说出自己的心声才对,让百姓有言论自由权,就连网络你们都怕,可小而知背后你们不知做了多少不为人知的事呢!//@愚人-寓言:不让人说话,干脆把网络也封了吧//@本能水心://@徐昕: //@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活着与尊严://@袁莉wsj: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paul_soleil://@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活着与尊严://@罗昌平: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活着与尊严://@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现代理想国:?! //@罗昌平: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 //@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禅林微雨://@阿些和: 诉一把,方能显英雄本色。//@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從林入森:为什么! //@罗昌平: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迷死潘://@洪晃ilook: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MyBigQian:[晕][晕][晕]😳😳😳//@洪晃ilook: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无影无迹的东哥:张教授的讲课视频看过自己,深为之喝彩,如若真如此。真是太可惜了!//@袁莉wsj: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水中非://@洪晃ilook: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苏打绿冰:想知道这是为了嘛呢?//@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SimplySofi://@zoey小南瓜://@洪晃ilook: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小大芝蔴@福建登云庄主: //@白马秋风塞上行://@江海方舟: 张干帆和孔庆东都是北大教授,一个谦谦君子,一个狂妄粗野,一个推崇宪政,一个追思文革,一个被禁言,一个被称为爱国者。这是个昏黑的国度!//@时永微博: 那黑暗中握有权利的人,却没有胆量让人说话。 //@徐昕: //@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
活着与尊严://@刘军宁:Why? @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表与钢笔://@江南闲人2008://@luziferliu: 大家都明白了?//@Bleepingtree: 真正的跨学科双博士张千帆,这样的学者,在本朝屈指可数吧。//@小斯在江西: //@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雲在蜀中游://@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sdad基本原理:脊梁 //@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生哥197608://@袁莉wsj: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妞儿是好妞儿://@刘军宁:Why? @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林蔚-然成风V:岂止是荒谬,简直就是荒谬。张老师是最平和,谦逊宪政学者了。@依然薛大头 //@方伟080://@洪晃ilook: 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王新築://@刘胜军改革: //@徐昕: //@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在荒原上寻找圆规的X:我还准备引用他的书呢。。。形式严峻啊 //@李海鹏:为毛。 //@袁莉wsj: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重庆左先生:嘴可以捂住,思想能捂住吗?//@刘胜军改革://@徐昕: //@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小船Captain://@李海鹏: 为毛。 //@袁莉wsj: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爱时尚爱三八:刘先生不是对改革很有信心吗? //@刘胜军改革: //@徐昕: //@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 //@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田木文武:良知学者。 //@走向宪政:我最敬重的宪法学者,读过其《西方宪政体系》、《宪法学导论》、《中央与地方关系法制化》等书,他如果真被禁言,那我相信中国不可能真正落实《决定》的@走走---婷停 @吴建涛Jesse @sell张 @田木文武 @lolo_mango @那首疯狂的歌又响起 //@童之伟:甚憾。本不应如此。
siyi201211://@杜导斌: 为什么要封他?能把理由公开吗?//@朱日坤2: //@中学生杨辉: 一个靠嘴巴说话、吃饭的学者,能让谁如此恐惧?
懮竹:张千帆老师!领我进宪法学大门的老师啊……对法学的一大半兴趣都源于张千帆老师的讲座和书(开始看第二遍了)[泪]前几天共识网上还有文章不好好的嘛……想来只有呼吁北京开放异地高考戳中痛处?//@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double婷---://@洪晃ilook: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謝某-山頂洞人://@刘军宁:Why? @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黑干子:[伤心]//@洪晃ilook: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吕聪最爱社会学:真的假的? //@刘军宁:Why? @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大自然老虎://@罗昌平: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冰坨圖://@洪晃ilook: 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涼_peaches://@洪晃ilook: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手机用户3172450684://@袁裕来律师://@迟夙生律师: //@粟末嫩水://@石讷shine: //@阿姜-aa: //@鳶尾兒:[蜡烛] //@臭皮醋:[怒] //@Thomas程: [怒]//@虎门民进: 一个靠嘴巴说话、吃饭的学者,能让谁如此恐惧?//@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江山如画2005://@袁裕来律师://@迟夙生律师: //@粟末嫩水://@石讷shine: //@阿姜-aa: //@鳶尾兒:[蜡烛] //@臭皮醋:[怒] //@Thomas程: [怒]//@虎门民进: 一个靠嘴巴说话、吃饭的学者,能让谁如此恐惧?//@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志波先生:既然可以禁张宏良,当然也可以禁张千帆,没什么。 //@红海虎: //@时永微博: 那黑暗中握有权利的人,却没有胆量让人说话。 //@徐昕: //@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 //@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假装是法官_V://@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大圣在修炼:跟大会有关? //@罗昌平: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王华子广水:这跟谋杀一个人有区别吗?如果有什么罪,为什么不能法制呢?中国社会//@袁莉wsj: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南开江沛://@刘军宁: Why? @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coolwind18空间://@洪晃ilook: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冉群律师://@徐昕: //@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以阅众甫:最至高无上得法律是敏感话题~//@刘军宁:Why? @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隐忍极限://@王亚林律师: //@毕明雄://@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舒洪贵V:那边施舍点胡萝卜,这边来两大棒,不矛盾//@刘胜军改革://@徐昕: //@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衣服脱掉裤子脱掉://@洪晃ilook: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一黔首://@章诒和: 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爬来爬去的小考拉@要跪的碎巧克力 真让人恐慌 //@袁莉wsj: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Rosamonde-Xu://@薇薇安_吴薇:最近定点封杀了好几位学者了。他们到底要干嘛?![怒] //@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Amy莹莹莹:被禁言?这些宪政民主的声音,中国是需要的,毕竟宪政民主是主流价值观。 //@Taniyagogo:肿么哒?[挖鼻屎],两周前刚听了张千帆教授的讲座,民主宪政的辩论很精彩,还挺帅的。 还有花痴铁粉拿相机使劲儿拍的。是吧@Amy莹莹莹 //@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上官牧青:当乌云过后、阳光往往更加艳丽...
山右一仁王中文V://@福建登云庄主: //@白马秋风塞上行://@江海方舟: 张干帆和孔庆东都是北大教授,一个谦谦君子,一个狂妄粗野,一个推崇宪政,一个追思文革,一个被禁言,一个被称为爱国者。这是个昏黑的国度!//@时永微博: 那黑暗中握有权利的人,却没有胆量让人说话//@徐昕: //@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
冰川海岸线:所以看到≪决定≫就激动地说“人民幸福感飙升”的,要么过于天真,要么装疯卖傻! //@刘胜军改革: //@徐昕: //@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love四叶:。。。。。。//@洪晃ilook: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千手关叔@章立凡 常瞎掰历史还爱挖苦死人,封了没啥;可没怎么转微博发帖子骂政府还致力宪政的学者,为啥封杀?//@袁裕来律师: //@迟夙生律师: //@粟末嫩水://@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想看看2749964887://@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九野律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He勇君://@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andersay:这不是遗憾的事吧?还会有下一步行动?//@刘军宁:Why? @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冯冯冯骁宇:我最爱的福尔摩斯中有一个故事叫《巴斯克维尔的猎犬》,沼泽吞没了阴险的凶手斯台普敦,但更可怕的却是阴暗的人心
庐山脚下的70后:是不是说了什么//@罗昌平: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润之华:真理掌握在少数人的手中,求真知理是教授一生的目标!教授的榜样亦是学子们的楷模。//@袁裕来律师://@迟夙生律师: //@粟末嫩水://@石讷shine: //@阿姜-aa: //@鳶尾兒:[蜡烛] //@臭皮醋:[怒] //@Thomas程: [怒]//@虎门民进: 一个靠嘴巴说话、吃饭的学者,能让谁如此恐惧?//@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极地_阳光:说好要维护宪法权威呢?原来说说而已啊。 //@洪晃ilook: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RongrongDog://@人才啊大哥: //@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云卿青青:好不爽!!!草!!早要关注他啊 章立凡也被封了!!//@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崔小平律师:哈哈,法院不受理,号称公正司法?//@浦律师在山顶: 我老大终于要出手了,有司关网销号,弄到宪法教授头上,莫不是拿他当周叶中了?孰不可忍! //@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中國好叔叔CJiesonAokis:把真正懂法普法的人封杀掉就好办啦! //@李海鹏:为毛。 //@袁莉wsj: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喇叭吹吹://@中学生杨辉: 一个靠嘴巴说话、吃饭的学者,能让谁如此恐惧?
我只看地址://@洪晃ilook: 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雾里开花4058://@洪晃ilook: 为什么?//@徐昕://@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景山东街的老胡同:黑京者必死!在京黑京者更该死!//@萧伯纳: 张千帆都有脑残粉了,其实,这个现实,应该说让我和张千帆都泪奔了。//@爱的战士正经小甜心: 呵呵 //@萧伯纳:装逼的那一半儿?//@爱的战士正经小甜心: 估计你连他的书的一半都看不懂 //@萧伯纳: 我是没法改变他是教授,但是,教授有称职的有不称职的,
呼噜又铿锵:准时啊 //@章诒和:憾甚! //@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severl1983://@刘胜军改革://@徐昕: //@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Troyhan:估计是怕张教授用宪政解读决定,把某党刚搽上的粉又给剥下来[怒] //@刘胜军改革: //@徐昕: //@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 //@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水瓜瓢:自掌嘴巴!//@刘胜军改革://@徐昕: //@罗昌平: 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烂蕃茄6903:同问//@刘军宁:Why? @小斯在江西://@袁莉wsj: 为什么要这样?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
颜金平:何人之手,何人之令?荒唐//@罗昌平:为什么? //@章诒和:憾甚!//@童之伟: 甚憾。本不应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