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于建嵘:今到邯郸。与县乡干部座谈。…

于建嵘V:今到邯郸。与县乡干部座谈。大家对三中全会闭会都很高兴。问:具体肯定全会公报中哪些提法?答:没有时间看电视也没有看报纸,不知三中全会讲了些什么。问:那为何这样高兴?答:北京的会终于开完了。为了不被一票否决,大家没日没夜地想办法,成功将上访者控制在本地,平安度过了这一关,当然高兴啊。

微博转发

丑鱼尼莫V:次奥[弱][弱]//@营口81岁老人被劳教:[悲伤][失望]//@小资68: //@于建嵘: 十八大以后,国家信访局取消了排名通报制,但又搞了一个"点对点通报制",就是将各地"非法访"情况直接通报到省市。所以,暴力截访和行贿消号,依然严重。河北省基层压力最大。
崔小平律师://@法制日报社记者任东杰: //@柯华上海: 这个可信,没时间看电视的人不少的。不过,上面肯定要安排学习的。 //@嘉善老顾:于教授视角独特。不知去邯郸接触了什么样的县乡干部,竟然不看电视不读报?连三中全会啥主题都不明白?真不敢相信。
于建嵘V:十八大以后,国家信访局取消了排名通报制,但又搞了一个"点对点通报制",就是将各地"非法访"情况直接通报到省市。所以,暴力截访和行贿消号,依然严重。河北省基层压力最大。
于建嵘V:可上级信访部门的工作人员及各驻京办工作人员高兴啊。可以获利了。有些县乡的具体办事的人也暗暗高兴:送五千可报八千啊。 //@千年古梨树:信访消号制度把县乡领导治苦了
于建嵘V: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于建嵘V:的确如此! //@仙人花园: 火车票实名制后,进入黑名单的上访者买不了票;重点对象或被截访返回。一同学从事县基层维稳工作,常戏称自己是共党特务。[笑哈哈]他或坐飞机截访,或花钱销号、请客,或请上访者喝酒吃饭、获取信息并酬谢。 //@仙人花园:县乡干部,可怜了这些维稳的
徐昕V://@李国生记者:网民过购物节,官员过开会劫。//@马晓军律师: 总想去捂压力锅,为什么不去想想怎么减压呢?
于建嵘V:你们两还记得,前些天我们在湖南,一个警察说如何让上访者买不到火车票,买到了也上不了车的事不 //@仙人花园: 县乡干部,可怜了这些维稳的工具们!//@京广高铁: 全国一盘棋,花去的费用估计可以解决一大半上访者的诉求,唉!
于建嵘V:是的。也可见网文「侵犯信访公民合法权利的制度根源何在——答国家信访局研究室张严主任」 //@良言89:《父亲的江湖》🈶这段。//@于建嵘: 我早就公开过。其中就有河南省一县关于销号行贿的文件。 //@风轻云淡雨从容:于老师,我觉得您应该技术性公开有关说法的证据。
冈瓦纳古陆1:都累啊!//@bj鲁公://@于建嵘: 是的。也可见网文「侵犯信访公民合法权利的制度根源何在——答国家信访局研究室张严主任」 //@良言89:《父亲的江湖》这段。//@于建嵘: 我早就公开过。其中就有河南省一县关于销号行贿的文件。 //@风轻云淡雨从容:于老师,我觉得您应该技术性公开有关说法的证据。
袁莉wsjV:一到开会,过年、过节,基层干部就神经紧张。这么大的国家靠截访怎么行?还行贿消号,可笑。//@于建嵘:十八大以后,国家信访局取消了排名通报制,但又搞了一个"点对点通报制",就是将各地"非法访"情况直接通报到省市。所以,暴力截访和行贿消号,依然严重。河北省基层压力最大。
于建嵘V:这应是真的。河北的干部有点可怜。 //@邢建民律师:前几日一个案子要交换证据,临行法官来电:我们被派护路去了,另约时间吧![挖鼻屎]
人民在线郭存根V:[晕][鼓掌]//@百姓大于天: 可怜的乡镇干部![偷笑][偷笑][偷笑]
于建嵘V:现在实行火车票实名制 ,进了上访黑名单的买不了票,上不了车。 //@唐伯虎点蚊香-2:从前有几年每逢开两会,还组织公务人员日夜守护沿途铁路呢。现在估计不用那么辛苦了[偷笑]
大姑娘夏菡://@以德为人者: 【微评】:维稳→一个道道貌岸然的名字!其实质还是高层->地方->民众不能思想统一,老百姓发不出真正的声音。
至尊小农民2013://@智慧集结号://@赵晓:[泪]//@晏耀斌: [哈哈]//@于建嵘:十八大以后,国家信访局取消了排名通报制,但又搞了一个"点对点通报制",就是将各地"非法访"情况直接通报到省市。所以,暴力截访和行贿消号,依然严重。河北省基层压力最大。
Fanfan4009://@许林2009: 县太爷的衙役实话实说啦。//@柳村客://@清風微波2011: //@ICO刘开明://@作家-天佑: 让我们说什么才好?//@米瑞蓉: 实话实说了。
爱有天意_emma://@徐昕://@李国生记者:网民过购物节,官员过开会劫。//@马晓军律师: 总想去捂压力锅,为什么不去想想怎么减压呢?
叶子又有绿了://@徐昕://@李国生记者:网民过购物节,官员过开会劫。//@马晓军律师: 总想去捂压力锅,为什么不去想想怎么减压呢?
云朵湖的微博://@于建嵘: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高阳酒徒哀叹:[good]过了500次还存在,真奇怪。 //@何三畏:[赞]
小甜甜郭龙文://@侯煜123: //@于建嵘: 十八大以后,国家信访局取消了排名通报制,但又搞了一个"点对点通报制",就是将各地"非法访"情况直接通报到省市。所以,暴力截访和行贿消号,依然严重。河北省基层压力最大。
冒有味:原来如此,和课本上过去时代一样 //@何三畏:[赞]
大渔-big-fish://@于建嵘:你们两还记得,前些天我们在湖南,一个警察说如何让上访者买不到火车票,买到了也上不了车的事不 //@仙人花园: 县乡干部,可怜了这些维稳的工具们!//@京广高铁: 全国一盘棋,花去的费用估计可以解决一大半上访者的诉求,唉!
威峰擎阳://@九门之外: 还是不评吧。//@吕洞宾出山了: 拿吃屎当大餐!恶心!//@领驭飞翔://@假行僧老巩: 拿无耻当高尚。
来自TTY://@于建嵘: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静以修身-宁静致远://@国际时事军事评论员吴戈: 溃烂之时艳若桃花啊//@吴伟bj: 原来如北,漏点了。//@于建嵘: 十八大以后,国家信访局取消了排名通报制,但又搞了一个"点对点通报制",就是将各地"非法访"情况直接通报到省市。所以,暴力截访和行贿消号,依然严重。河北省基层压力最大。
天空海也阔://@于建嵘: 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朱轩放:我大学时期就在信访办实习过,十多天过去了,没解决一个问题!每天都是记录,劝退,看住闹访的。如今考上基层司法所了,下去做人民调解,老百姓跟本不听你的,没执法权就算摆出法条也无用,折腾几次还得公安,法院上。司法。。。唉。@于建嵘 //@于建嵘: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
bjjiangou:是啊,大家都没精力去看电视新闻,关心会议消息,必须一心一意的去微稳。//@徐昕: //@李国生记者:网民过购物节,官员过开会劫。//@马晓军律师: 总想去捂压力锅,为什么不去想想怎么减压呢?
生活报崔立东V://@章文的文章: 表面改了,实质未变 //@于建嵘:十八大以后,国家信访局取消了排名通报制,但又搞了一个"点对点通报制",就是将各地"非法访"情况直接通报到省市。所以,暴力截访和行贿消号,依然严重。河北省基层压力最大。
GOLF王彬:我勒个擦....//@扣脚女汉: 草泥马;原来为了保护自己的位置啊?
手机用户1062305197://@于建嵘: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yefu://@袁莉wsj: 一到开会,过年、过节,基层干部就神经紧张。这么大的国家靠截访怎么行?还行贿消号,可笑。//@于建嵘:十八大以后,国家信访局取消了排名通报制,但又搞了一个"点对点通报制",就是将各地"非法访"情况直接通报到省市。所以,暴力截访和行贿消号,依然严重。河北省基层压力最大。
挖挖口袋://@作家-天佑:原来如此。//@仙人花园: 回复@于建嵘:记得呀。火车票实名制后,进入黑名单的上访者买不了票;重点对象或被截访返回。一同学从事县基层维稳工作,常戏称自己是共党特务。[笑哈哈]他或坐飞机截访,或花钱销号、请客,或请上访者喝酒吃饭、获取信息并酬谢。
吴兰斯://@于建嵘:十八大以后,国家信访局取消了排名通报制,但又搞了一个"点对点通报制",就是将各地"非法访"情况直接通报到省市。所以,暴力截访和行贿消号,依然严重。河北省基层压力最大。
邱小军2013://@昆仑山上逸散人: 从上到下,我们多么和谐啊!我感动得都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别叫醒我,还是让我做梦吧
过客曾新玉://@老王3548568751: //@袁莉wsj:一到开会,过年、过节,基层干部就神经紧张。这么大的国家靠截访怎么行?还行贿消号,可笑。//@于建嵘:十八大以后,国家信访局取消了排名通报制,但又搞了一个"点对点通报制",就是将各地"非法访"情况直接通报到省市。所以,暴力截访和行
1aaa0439://@徐昕: //@李国生记者:网民过购物节,官员过开会劫。//@马晓军律师: 总想去捂压力锅,为什么不去想想怎么减压呢?
牛牛国://@于建嵘: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羊城布衣宪政梦://@袁莉wsj:一到开会,过年、过节,基层干部就神经紧张。这么大的国家靠截访怎么行?还行贿消号,可笑。//@于建嵘:十八大以后,国家信访局取消了排名通报制,但又搞了一个"点对点通报制",就是将各地"非法访"情况直接通报到省市。所以,暴力截访和行贿消号,依然严重。河北省基层压力最大。
处女成双://@彩色泡泡3: //@于建嵘: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沙岗头king:其实御用文人与装逼文人一样可恶,可能装逼文人更坏,因为他们连狗都做不成。//@水若911:此人撒谎!根本不懂体制运作情况就不要瞎编了好么?哪个单位敢不第一时间学习公报全文的?不要以为总摆个反体制的pose就是真的反体制,不少名人不过靠摆个好看的pose给高度精神分裂的自己搏个好卖相。
云水苦禅://@般若书院徐幸起://@于建嵘: 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一土月禾:或许有点儿希望。//@般若书院徐幸起: //@于建嵘: 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一棵松6714://@般若书院徐幸起://@于建嵘: 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天德粑粑:民期盼昭雪,官只图镇压;民冤屈悲愤,官弹冠相庆。
浮生半日闲3:唉!//@袁莉wsj:一到开会,过年、过节,基层干部就神经紧张。这么大的国家靠截访怎么行?还行贿消号,可笑。//@于建嵘:十八大以后,国家信访局取消了排名通报制,但又搞了一个"点对点通报制",就是将各地"非法访"情况直接通报到省市。所以,暴力截访和行贿消号,依然严重。河北省基层压力最大。
德色万岁V://@何江涛:长远稳定才是方向 //@时评眉:“稳定压倒一切”终将害惨中国…[生病]//@光头郑重:从上到下,整个烂掉了。//@于建嵘: 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温水里的泥鳅://@徐昕: //@李国生记者:网民过购物节,官员过开会劫。//@马晓军律师: 总想去捂压力锅,为什么不去想想怎么减压呢?
好转729@于建嵘:十八大以后,国家信访局取消了排名通报制,但又搞了一个"点对点通报制",就是将各地"非法访"情况直接通报到省市。所以,暴力截访和行贿消号,依然严重。河北省基层压力最大。
牛牛国://@于建嵘:你们两还记得,前些天我们在湖南,一个警察说如何让上访者买不到火车票,买到了也上不了车的事不 //@仙人花园: 县乡干部,可怜了这些维稳的工具们!//@京广高铁: 全国一盘棋,花去的费用估计可以解决一大半上访者的诉求,唉!
有点象000://@山西韩美欢://@袁莉wsj:一到开会,过年、过节,基层干部就神经紧张。这么大的国家靠截访怎么行?还行贿消号,可笑。//@于建嵘:十八大以后,国家信访局取消了排名通报制,但又搞了一个"点对点通报制",就是将各地"非法访"情况直接通报到省市。所以,暴力截访和行贿消号,依然严重。河北省基层压
放眼斋主:终于读懂三中全会精神俩字:维稳!//@摆古论今: //@谁也不知道下一秒将会怎样:上下齐心做好重中之重工作!
位卑未敢忘国忧866://@徐昕: //@李国生记者:网民过购物节,官员过开会劫。//@马晓军律师: 总想去捂压力锅,为什么不去想想怎么减压呢?
一夜知秋1933:如果信访制度这个唯一的告御状的机会都没了,那么在这个人治社会,基层官僚势利岂不是更加肆无忌惮??//@于建嵘: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洋仔是我小媳妇儿:来邯郸了?在哪,我去拜访行不?//@徐昕://@李国生记者:网民过购物节,官员过开会劫。//@马晓军律师: 总想去捂压力锅,为什么不去想想怎么减压呢?
黄瓜大王小贱贱@马晓军律师: 总想去捂压力锅,为什么不去想想怎么减压呢?
曹健生:唱戏唱多了,老生常谈,假装听一下都懒了 //@摆古论今://@谁也不知道下一秒将会怎样:上下齐心做好重中之重工作!
300墨者://@徐昕: //@李国生记者:网民过购物节,官员过开会劫。//@马晓军律师: 总想去捂压力锅,为什么不去想想怎么减压呢?
张葭锐://@徐昕://@李国生记者:网民过购物节,官员过开会劫。//@马晓军律师: 总想去捂压力锅,为什么不去想想怎么减压呢?
Wawin://@为公居士:“稳定压倒一切”把中国变成了一个高压锅,越过阀值会怎样?//@光头郑重:从上到下,整个烂掉了//@于建嵘: 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正能量广播台:回复@肖伟昌:你这个故事编的真像 //@肖伟昌:这个故事编得很像,今天乡镇干部绝不会是这种水平!按照某些人说法,任由所谓“信访专业户”为所欲为了,岂不天下大乱?也许他们最喜欢看到这样情形!一个机会,我接触了基层信访干部,确实每逢敏感日子,总有一些人发难让他们头疼。但只要他们反映是真实的
袁赫洋://@作家-天佑:原来如此。//@仙人花园: 回复@于建嵘:记得呀。火车票实名制后,进入黑名单的上访者买不了票;重点对象或被截访返回。一同学从事县基层维稳工作,常戏称自己是共党特务。[笑哈哈]他或坐飞机截访,或花钱销号、请客,或请上访者喝酒吃饭、获取信息并酬谢。
派克安妮1://@黄河-太行://@红侠1000:回复@北方以南:@于建嵘 的政治理念客观上是在为贪官腐败提供理论上的合法性,可以肯定,贪官会喜欢他。 //@北方以南:它们是一伙的。 //@地瓜熊老大:于建嵘天天在微博秀给党员干部上课,请问你上课的官员里有贪官吗?如果有你为什么不揭露?是留着私下舔吗?
羊城布衣宪政梦://@于建嵘: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酷影飘飞:哎,以堵代疏。尼玛谁愿意没冤屈天天去上访啊! //@黎津平:放松思想政治学习。
云开日初:[哈哈]醒醒吧,那些高唱赞歌的人。//@222Guesswho222: //@桃源樵夫勿恨水: //@中国东方新闻:转发微博
happiness旭:还是一样的。。。没有改革! //@摆古论今://@谁也不知道下一秒将会怎样:上下齐心做好重中之重工作!
hn无言:竟有此事?为什么人家要上访?是因为有冤,为什么会有冤?因为你们不公,为什么你们能制造不公?是因为权力过大,为什么权力过大?是人家没那张票,为什么人家没有那张票?你们说:有、只不过被我们代表者! [][][]任何未经当事人授权就擅自强行代表人家的行为都是耍流氓!
大美妞许爱民://@才吉安: 基层干部很了不起,工作量大,复杂,还责任重大,非常不容易!/@关注农民利益:确实如此。
许林2009V:县太爷的衙役实话实说啦。//@柳村客://@清風微波2011: //@ICO刘开明://@作家-天佑: 让我们说什么才好?//@米瑞蓉: 实话实说了。
湘百姓://@徐昕: //@李国生记者:网民过购物节,官员过开会劫。//@马晓军律师: 总想去捂压力锅,为什么不去想想怎么减压呢?
内蒙古维权反腐1://@香港记者秦风: 从中央互地方,维稳是重中之重工作!
丛林之虎啸:地方政府或者部门的违规操作和不作为,让百姓不得不走上艰难的上访路。与其堵,不如疏。把拦截的精神,人力物力用到解决问题上。[围观]//@袁莉wsj:一到开会,过年、过节,基层干部就神经紧张。这么大的国家靠截访怎么行?还行贿消号,可笑。
阿凡达1010411235://@徐昕: //@李国生记者:网民过购物节,官员过开会劫。//@马晓军律师: 总想去捂压力锅,为什么不去想想怎么减压呢?
石门石:这是制度的邪恶造成一些邪恶的人。
另一个辉辉十八世:以后上访要到联合国。//@吴学谦1979://@于建嵘: 在维稳这个问题上,县乡干部的确不容易。到目前为此,一票否决一般只在县乡以下才实行。 //@湖南较真哥:稳定压倒一切,什么办法都上。确实不容易。
张之馨8://@微笑的苹苹: //@龙佛书生崔崔: //@杨康令:这个是值得让人深思的问题。其实真正的问题是体现在基层,体现在最让人忽略掉的细节上。开会只是把握一个宏观基调而已,其实应该多关心基层民众的意愿和感受,别一味去代表别人去决定别人无法理会和接受的决策。真正的民意去通过真实的调查才能知道,别以为
文刀974:只要眼睛盯着上级,截访就总会存在。 //@袁莉wsj:一到开会,过年、过节,基层干部就神经紧张。这么大的国家靠截访怎么行?还行贿消号,可笑。//@于建嵘:十八大以后,国家信访局取消了排名通报制,但又搞了一个"点对点通报
深深浅浅白色://@徐昕://@李国生记者:网民过购物节,官员过开会劫。//@马晓军律师: 总想去捂压力锅,为什么不去想想怎么减压呢?
baiyang_lc://@于建嵘:的确如此! //@仙人花园: 火车票实名制后,进入黑名单的上访者买不了票;重点对象或被截访返回。一同学从事县基层维稳工作,常戏称自己是共党特务。[笑哈哈]他或坐飞机截访,或花钱销号、请客,或请上访者喝酒吃饭、获取信息并酬谢。 //@仙人花园:县乡干部,可怜了这些
醒2011狮://@徐昕: //@李国生记者:网民过购物节,官员过开会劫。//@马晓军律师: 总想去捂压力锅,为什么不去想想怎么减压呢?
别着急快了:不是什么无耻,也不是什么高尚,而是正常人的自然选择,基层公务人员早就把上访户承包了,二十四小时盯防,一旦逃脱,对他们的处分很严重。是体制之恶导致了这种异化的结果。 //@马氏庄园AAAA://@草根女主播://@547匹狼://@66-李亮: //@齐河律师: //@假行僧老巩:拿无耻当高尚。
夷江春水:这就是政府的工作目标。//@何三畏: [赞]
wdbj:烂会其实根本没必要开
nhsjxj:网民过购物节,官员过开会劫。
浪迹天涯简交织://@老王3548568751: //@袁莉wsj:一到开会,过年、过节,基层干部就神经紧张。这么大的国家靠截访怎么行?还行贿消号,可笑。//@于建嵘:十八大以后,国家信访局取消了排名通报制,但又搞了一个"点对点通报制",就是将各地"非法访"情况直接通报到省市。所以,暴力截访和行
兰花女的哭诉:伤天害理,天理难容。于建嵘:你们两还记得,前些天我们在湖南,一个警察说如何让上访者买不到火车票,买到了也上不了车的事不 //@仙人花园: 县乡干部,可怜了这些维稳的工具们!//@京广高铁: 全国一盘棋,花去的费用估计可以解决一大半上访者的诉求,唉!
bj老姐://@徐昕://@李国生记者:网民过购物节,官员过开会劫。//@马晓军律师: 总想去捂压力锅,为什么不去想想怎么减压呢?
浣剑江湖:现在基层不务正业,压力太大//@何江涛:长远稳定才是方向 //@时评眉:“稳定压倒一切”终将害惨中国…[生病]//@光头郑重:从上到下,整个烂掉了。//@于建嵘: 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文-学-王://@徐昕://@李国生记者:网民过购物节,官员过开会劫。//@马晓军律师: 总想去捂压力锅,为什么不去想想怎么减压呢?
韩承伯://@于建嵘: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罗明1987://@一轮明月满乾坤_: //@袁莉wsj:一到开会,过年、过节,基层干部就神经紧张。这么大的国家靠截访怎么行?还行贿消号,可笑。//@于建嵘:十八大以后,国家信访局取消了排名通报制,但又搞了一个"点对点通报制",就是将各地"非法访"情况直接通报到省市。所以,暴力截访和行贿消号,
守弱抱庸://@作家-天佑: 让我们说什么才好?//@米瑞蓉: 实话实说了。
向曼联致敬://@于建嵘: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二十一世纪的海://@国际时事军事评论员吴戈: 溃烂之时艳若桃花啊//@吴伟bj: 原来如北,漏点了。//@于建嵘: 十八大以后,国家信访局取消了排名通报制,但又搞了一个"点对点通报制",就是将各地"非法访"情况直接通报到省市。所以,暴力截访和行贿消号,依然严重。河北省基层压力最大。
鸢飞藏南://@海淀-万泉河: 真相//@小时候放过牛:国家信访局除了给冤民们一个京城还有包青天的幻想外,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其它实质作用~//@于建嵘:十八大以后,国家信访局取消了排名通报制,但又搞了一个"点对点通报制",就是将各地"非法访"情况直接通报到省市。所以,暴力截访和行贿消号,依然严重。
厨卫设备:国度//@袁莉wsj:一到开会,过年、过节,基层干部就神经紧张。这么大的国家靠截访怎么行?还行贿消号,可笑。//@于建嵘:十八大以后,国家信访局取消了排名通报制,但又搞了一个"点对点通报制",就是将各地"非法访"情况直接通报到省市。所以,暴力截访和行贿消号,依然严重。河北省基层压力最大。
aizihiv://@我们都是有病的人:尤其是镇干部,又可怜又可恨!可怜是一票否决权,不小心摘了小乌纱帽;可恨是愚弄百姓糊弄中央![生病]//@张红旗: //@于建嵘: 在维稳这个问题上,县乡干部的确不容易。到目前为此,一票否决一般只在县乡以下才实行。 //@湖南较真哥:稳定压倒一切,什么办法都上。
海淀-万泉河:解决提出问题的人,才是党办事宗旨//@小时候放过牛:建国前门饭店东侧胡同、陶然亭地区等地长期有外地牌照警车//@于建嵘: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赵晓V:[泪]//@晏耀斌: [哈哈]//@于建嵘:十八大以后,国家信访局取消了排名通报制,但又搞了一个"点对点通报制",就是将各地"非法访"情况直接通报到省市。所以,暴力截访和行贿消号,依然严重。河北省基层压力最大。
于建嵘V:在维稳这个问题上,县乡干部的确不容易。到目前为此,一票否决一般只在县乡以下才实行。 //@湖南较真哥:稳定压倒一切,什么办法都上。确实不容易。
李大华VV:过一关轻松一阵,以后主要任务是“过关”。 //@547匹狼://@66-李亮: //@齐河律师: //@假行僧老巩:拿无耻当高尚。
美丽人生的夜://@袁莉wsj:一到开会,过年、过节,基层干部就神经紧张。这么大的国家靠截访怎么行?还行贿消号,可笑。//@于建嵘:十八大以后,国家信访局取消了排名通报制,但又搞了一个"点对点通报制",就是将各地"非法访"情况直接通报到省市。所以,暴力截访和行贿消号,依然严重。河北省基层压力最大。
洪湖三浪://@于建嵘:十八大以后,国家信访局取消了排名通报制,但又搞了一个"点对点通报制",就是将各地"非法访"情况直接通报到省市。所以,暴力截访和行贿消号,依然严重。河北省基层压力最大。
斌斌君子:印证网易对央视收视情况的调查
內黄蒋秀章:为了唯权户在工作,你们心很啦!!//@何三畏: [赞]
洪湖三浪://@于建嵘: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琥珀18://@于建嵘: 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悠然的逍遥人://@国际时事军事评论员吴戈:溃烂之时艳若桃花啊//@吴伟bj: 原来如北,漏点了。//@于建嵘: 十八大以后,国家信访局取消了排名通报制,但又搞了一个"点对点通报制",就是将各地"非法访"情况直接通报到省市。所以,暴力截访和行贿消号,依然严重。河北省基层压力最大。
阳光润泉://@麦田的兜儿: //@时评眉:“稳定压倒一切”终将害惨中国…[生病]//@光头郑重:从上到下,整个烂掉了。//@于建嵘: 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清风飞到:[怒][围观]//@于建嵘:是的。也可见网文「侵犯信访公民合法权利的制度根源何在——答国家信访局研究室张严主任」 //@良言89:《父亲的江湖》🈶这段。//@于建嵘: 我早就公开过。其中就有河南省一县关于销号行贿的文件。 //@风轻云淡雨从容:于老师,我觉得您应该技术性公开有关说法的证据。
手机用户965657_bxf://@徐昕://@李国生记者:网民过购物节,官员过开会劫。//@马晓军律师: 总想去捂压力锅,为什么不去想想怎么减压呢?
快乐的小贵宾://@徐昕://@李国生记者:网民过购物节,官员过开会劫。//@马晓军律师: 总想去捂压力锅,为什么不去想想怎么减压呢?
夢囈齋主://@于建嵘: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ygpenty_lql://@于建嵘: 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追逐戈多://@于建嵘:十八大以后,国家信访局取消了排名通报制,但又搞了一个"点对点通报制",就是将各地"非法访"情况直接通报到省市。所以,暴力截访和行贿消号,依然严重。河北省基层压力最大。
史义军V:不知全会说些什么,却都很高兴。荒诞!//@摆古论今://@谁也不知道下一秒将会怎样:上下齐心做好重中之重工作!
清风飞到:[怒][围观]//@于建嵘:你们两还记得,前些天我们在湖南,一个警察说如何让上访者买不到火车票,买到了也上不了车的事不 //@仙人花园: 县乡干部,可怜了这些维稳的工具们!//@京广高铁: 全国一盘棋,花去的费用估计可以解决一大半上访者的诉求,唉!
噜噜whg://@徐昕://@李国生记者:网民过购物节,官员过开会劫。//@马晓军律师: 总想去捂压力锅,为什么不去想想怎么减压呢?
闲云野鹤唐健国://@捂裆派虾扯蛋: //@徐昕://@李国生记者:网民过购物节,官员过开会劫。//@马晓军律师: 总想去捂压力锅,为什么不去想想怎么减压呢?
甘守澹泊:保住“乌纱帽”比落实全会精神更重要。//@摆古论今: //@谁也不知道下一秒将会怎样:上下齐心做好重中之重工作!
梦斐天堂:每逢会必草木皆兵、股市尤其如此、
Longbranch12:大家高兴就好. 三中全会闭会, 大家来三钟酒吧. //@摆古论今: //@谁也不知道下一秒将会怎样:上下齐心做好重中之重工作!
小_乐__://@于建嵘: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赤色海豚://@于建嵘:你们两还记得,前些天我们在湖南,一个警察说如何让上访者买不到火车票,买到了也上不了车的事不 //@仙人花园: 县乡干部,可怜了这些维稳的工具们!//@京广高铁: 全国一盘棋,花去的费用估计可以解决一大半上访者的诉求,唉!
飞翔1966://@徐昕://@李国生记者:网民过购物节,官员过开会劫。//@马晓军律师: 总想去捂压力锅,为什么不去想想怎么减压呢?
贝勒爷373739350://@徐昕://@李国生记者:网民过购物节,官员过开会劫。//@马晓军律师: 总想去捂压力锅,为什么不去想想怎么减压呢?
发条野猴子://@谓贤:春晚如果还有小品的话,很是适合本山大叔再演一把。//@金钱论语邓良平: 转发微博
李国生记者V:网民过购物节,官员过开会劫。//@马晓军律师: 总想去捂压力锅,为什么不去想想怎么减压呢?
清莲清心://@徐昕://@李国生记者:网民过购物节,官员过开会劫。//@马晓军律师: 总想去捂压力锅,为什么不去想想怎么减压呢?
赤色海豚://@于建嵘: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手机用户3264981925://@赵晓:[泪]//@晏耀斌: [哈哈]//@于建嵘:十八大以后,国家信访局取消了排名通报制,但又搞了一个"点对点通报制",就是将各地"非法访"情况直接通报到省市。所以,暴力截访和行贿消号,依然严重。河北省基层压力最大。
清风飞到:[围观]//@徐昕://@李国生记者:网民过购物节,官员过开会劫。//@马晓军律师: 总想去捂压力锅,为什么不去想想怎么减压呢?
发明人沈保民V://@齐河律师: //@于建嵘:十八大以后,国家信访局取消了排名通报制,但又搞了一个"点对点通报制",就是将各地"非法访"情况直接通报到省市。所以,暴力截访和行贿消号,依然严重。河北省基层压力最大。
_是你丢了我吗:辛酸苦楚说不尽 //@于建嵘: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清风飞到:[围观]//@于建嵘:十八大以后,国家信访局取消了排名通报制,但又搞了一个"点对点通报制",就是将各地"非法访"情况直接通报到省市。所以,暴力截访和行贿消号,依然严重。河北省基层压力最大。
龚龚云祥://@全球-爆料: [怒]//@包装个鸟蛋啊:头等大事 //@龙之父ywc:每年各地方维稳经费花不少啊!
星海洞人:拦下好多//@徐昕://@李国生记者:网民过购物节,官员过开会劫。//@马晓军律师: 总想去捂压力锅,为什么不去想想怎么减压呢?
老王3548568751://@袁莉wsj:一到开会,过年、过节,基层干部就神经紧张。这么大的国家靠截访怎么行?还行贿消号,可笑。//@于建嵘:十八大以后,国家信访局取消了排名通报制,但又搞了一个"点对点通报制",就是将各地"非法访"情况直接通报到省市。所以,暴力截访和行贿消号,依然严重。河北省基层压力最大。
布袋和尚的尼姑庙:深表同情//@徐昕://@李国生记者:网民过购物节,官员过开会劫。//@马晓军律师: 总想去捂压力锅,为什么不去想想怎么减压呢?
康宁无逸://@袁莉wsj:一到开会,过年、过节,基层干部就神经紧张。这么大的国家靠截访怎么行?还行贿消号,可笑。//@于建嵘:十八大以后,国家信访局取消了排名通报制,但又搞了一个"点对点通报制",就是将各地"非法访"情况直接通报到省市。所以,暴力截访和行贿消号,依然严重。河北省基层压力最大。
湿都赤子:这就是中国的基层。这就是现实!//@徐昕://@李国生记者:网民过购物节,官员过开会劫。//@马晓军律师: 总想去捂压力锅,为什么不去想想怎么减压呢?
Ella_leo:[哈哈] //@干卫东律师://@刘梦达律师:这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丫丫//@徐昕: //@李国生记者:网民过购物节,官员过开会劫。//@马晓军律师: 总想去捂压力锅,为什么不去想想怎么减压呢?
徐子轩与采果集:你必须窝在家里![偷笑] //@倾听底层:[偷笑]//@红旗下的傻蛋: //@吴伟bj:原来如北,漏点了。//@于建嵘: 十八大以后,国家信访局取消了排名通报制,但又搞了一个"点对点通报制",就是将各地"非法访"情况直接通报到省市。所以,暴力截访和行贿消号,依然严重。河北省基层压力最大。
新郎围脖V:这次胜利的大会背后不知道有多少无名英雄 //@徐昕://@李国生记者:网民过购物节,官员过开会劫。//@马晓军律师: 总想去捂压力锅,为什么不去想想怎么减压呢?
bravesuperman://@于建嵘: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网上添丰://@哀我中华旁观者://@徐昕: //@李国生记者:网民过购物节,官员过开会劫。//@马晓军律师: 总想去捂压力锅,为什么不去想想怎么减压呢?
kagekuma:什么才是恶? //@于建嵘: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灭大狠://@曾宗圣:天高皇帝远?//@作家-天佑: 让我们说什么才好?//@米瑞蓉: 实话实说了。
作家-天佑V:让我们说什么才好?//@米瑞蓉: 实话实说了。
张天师21://@徐昕://@李国生记者:网民过购物节,官员过开会劫。//@马晓军律师: 总想去捂压力锅,为什么不去想想怎么减压呢?
龢下://@河上-高惠君:08奥运前在河北邢台某乡,为避免上访,乡党委办了很多个学习班,其实就是小型的集中营,控制所谓缠访者,分办承办者为各个村或机构负责人,几个月之后对某些学员发放每天5到20元不等的抚慰金。当时乡长的话就是:“这事不办好?谁敢?一票否决就回家了”。//@徐昕:
倚天人://@于建嵘: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美女de-婆婆://@徐昕://@李国生记者:网民过购物节,官员过开会劫。//@马晓军律师: 总想去捂压力锅,为什么不去想想怎么减压呢?
玲子1205://@徐昕://@李国生记者:网民过购物节,官员过开会劫。//@马晓军律师: 总想去捂压力锅,为什么不去想想怎么减压呢?
明心轮回://@徐昕://@李国生记者:网民过购物节,官员过开会劫。//@马晓军律师: 总想去捂压力锅,为什么不去想想怎么减压呢?
呆奶奶://@于建嵘: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曲木阿莫___龙凤之父:不要信访,要法制//@袁莉wsj:一到开会,过年、过节,基层干部就神经紧张。这么大的国家靠截访怎么行?还行贿消号,可笑。/十八大以后,国家信访局取消了排名通报制,但又搞了一个"点对点通报制",就是将各地"非法访"情况直接通报到省市。所以,暴力截访和行贿消号,依然严重。河北省基层压力最大。
zeta_x:世无英雄啊,:D //@于建嵘: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旁观笑谈://@徐昕://@李国生记者:网民过购物节,官员过开会劫。//@马晓军律师: 总想去捂压力锅,为什么不去想想怎么减压呢?
卷叶虫的理想:[怒]//@徐昕://@李国生记者:网民过购物节,官员过开会劫。//@马晓军律师: 总想去捂压力锅,为什么不去想想怎么减压呢?
热情的面具88://@徐昕: //@李国生记者:网民过购物节,官员过开会劫。//@马晓军律师: 总想去捂压力锅,为什么不去想想怎么减压呢?
寻找自己的下一站://@诗人沙光:完全彻底地错位!//@赵晓: [泪]//@晏耀斌: [哈哈]//@于建嵘:十八大以后,国家信访局取消了排名通报制,但又搞了一个"点对点通报制",就是将各地"非法访"情况直接通报到省市。所以,暴力截访和行贿消号,依然严重。河北省基层压力最大。
Z阿政:信访引发的世还多着呢//@于建嵘: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东莞钟伯://@于建嵘: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刺桐梦://@徐昕://@李国生记者:网民过购物节,官员过开会劫。//@马晓军律师: 总想去捂压力锅,为什么不去想想怎么减压呢?
牛牛的伊萨卡岛://@于建嵘: 十八大以后,国家信访局取消了排名通报制,但又搞了一个"点对点通报制",就是将各地"非法访"情况直接通报到省市。所以,暴力截访和行贿消号,依然严重。河北省基层压力最大。
JOE-行者无疆://@于建嵘: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凌虚紫影:太有人才范了 //@米瑞蓉:实话实说了。
冬天有秋裤://@徐昕: //@李国生记者:网民过购物节,官员过开会劫。//@马晓军律师: 总想去捂压力锅,为什么不去想想怎么减压呢?
夹叔hgq://@徐昕://@李国生记者:网民过购物节,官员过开会劫。//@马晓军律师: 总想去捂压力锅,为什么不去想想怎么减压呢?
yang-童学://@徐昕://@李国生记者:网民过购物节,官员过开会劫。//@马晓军律师: 总想去捂压力锅,为什么不去想想怎么减压呢?
河东生:終於安全了[晕] //@麦田的兜儿: //@时评眉:“稳定压倒一切”终将害惨中国…[生病] //@光头郑重:从上到下,整个烂掉了。 //@于建嵘: 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君子攸往-西南得朋:不是解决问题,而是用黑社会的方式来“控制”。娘希匹!中世纪! //@徐昕: //@李国生记者:网民过购物节,官员过开会劫。 //@马晓军律师: 总想去捂压力锅,为什么不去想想怎么减压呢?
叶筱竹的微博://@于建嵘: 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君子攸往-西南得朋://@徐昕: //@李国生记者:网民过购物节,官员过开会劫。//@马晓军律师: 总想去捂压力锅,为什么不去想想怎么减压呢?
子淞杰克://@赵晓:[泪]//@晏耀斌: [哈哈]//@于建嵘:十八大以后,国家信访局取消了排名通报制,但又搞了一个"点对点通报制",就是将各地"非法访"情况直接通报到省市。所以,暴力截访和行贿消号,依然严重。河北省基层压力最大。
财神找我://@于建嵘: 你们两还记得,前些天我们在湖南,一个警察说如何让上访者买不到火车票,买到了也上不了车的事不 //@仙人花园: 县乡干部,可怜了这些维稳的工具们!//@京广高铁: 全国一盘棋,花去的费用估计可以解决一大半上访者的诉求,唉!
帝国之良民://@徐昕://@李国生记者:网民过购物节,官员过开会劫。//@马晓军律师: 总想去捂压力锅,为什么不去想想怎么减压呢?
苏湘迅:哎!//@光头郑重:从上到下,整个烂掉了。//@于建嵘: 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menpour://@河上-高惠君: 08奥运前在河北邢台某乡,为避免上访,乡党委办了很多个学习班,其实就是小型的集中营,控制所谓缠访者,分办承办者为各个村或机构负责人,几个月之后对某些学员发放每天5到20元不等的抚慰金。当时乡长的话就是:“这事不办好?谁敢?一票否决就回家了”。官途如此,灾难临//@徐昕:
旭日东升916916:转//@徐昕://@李国生记者:网民过购物节,官员过开会劫。//@马晓军律师: 总想去捂压力锅,为什么不去想想怎么减压呢?
广东网名:[哈哈] //@徐昕://@李国生记者:网民过购物节,官员过开会劫。//@马晓军律师: 总想去捂压力锅,为什么不去想想怎么减压呢?
第四办公室:据传,因为劳教的事,一号拍了桌子。年底快到了,承诺会兑现不?//@于建嵘: 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日照有态度V://@杨康令:这个是值得让人深思的问题。其实真正的问题是体现在基层,体现在最让人忽略掉的细节上。开会只是把握一个宏观基调而已,其实应该多关心基层民众的意愿和感受,别一味去代表别人去决定别人无法理会和接受的决策。真正的民意去通过真实的调查才能知道,别以为觉得在室内关着门就知道天下事。
h_huxiao://@于建嵘: 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重庆小姚:三中全会被三个人彻底抢去了风头。许家印的恒大夺冠,马云的购物狂欢,汪峰的我要上头条。//@姚生辉://@徐昕://@李国生记者:网民过购物节,官员过开会劫。//@马晓军律师: 总想去捂压力锅,为什么不去想想怎么减压呢?
Mr_K2G://@徐昕://@李国生记者:网民过购物节,官员过开会劫。//@马晓军律师: 总想去捂压力锅,为什么不去想想怎么减压呢?
法制联盟://@徐昕://@李国生记者:网民过购物节,官员过开会劫。//@马晓军律师: 总想去捂压力锅,为什么不去想想怎么减压呢?
素公:拿着工资奖金和你们干,换谁谁高兴,叫苦?当然得叫苦了...//@于建嵘:可上级信访部门的工作人员及各驻京办工作人员高兴啊。可以获利了。有些县乡的具体办事的人也暗暗高兴:送五千可报八千啊。 //@千年古梨树:信访消号制度把县乡领导治苦了
行者陈强://@扣脚女汉:草泥马;原来为了保护自己的位置啊?
which_peter://@于建嵘: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禾木JUN://@徐昕://@李国生记者:网民过购物节,官员过开会劫。//@马晓军律师: 总想去捂压力锅,为什么不去想想怎么减压呢?
静看世事沧桑://@袁莉wsj: 一到开会,过年、过节,基层干部就神经紧张。这么大的国家靠截访怎么行?还行贿消号,可笑。//@于建嵘:十八大以后,国家信访局取消了排名通报制,但又搞了一个"点对点通报制",就是将各地"非法访"情况直接通报到省市。所以,暴力截访和行贿消号,依然严重。河北省基层压力最大。
茶香的日子://@徐昕://@李国生记者:网民过购物节,官员过开会劫。//@马晓军律师: 总想去捂压力锅,为什么不去想想怎么减压呢?
HI一品堂:依然还是稳定压倒一切啊!老百姓正当合理述求依然无门啊[悲伤]//@尊严之子: 这样的会其实开不开两可哦!反正也是他们内部密谋好了,再公布,那干脆就在家里商量好了,再昭示天下好了,省多少事哦!大家也免得那么紧张,辛苦了基层的衙役们哦!
不老的肖肖://@于建嵘: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李联炮人大代表://@河上-高惠君: 08奥运前在河北邢台某乡,为避免上访,乡党委办了很多个学习班,其实就是小型的集中营,控制所谓缠访者,分办承办者为各个村或机构负责人,几个月之后对某些学员发放每天5到20元不等的抚慰金。当时乡长的话就是:“这事不办好?谁敢?一票否决就回家了”。官途如此,灾难
六月雪789://@徐昕://@李国生记者:网民过购物节,官员过开会劫。//@马晓军律师: 总想去捂压力锅,为什么不去想想怎么减压呢?
blueseesea://@徐昕://@李国生记者:网民过购物节,官员过开会劫。//@马晓军律师: 总想去捂压力锅,为什么不去想想怎么减压呢?
张国维律师://@徐昕://@李国生记者:网民过购物节,官员过开会劫。//@马晓军律师: 总想去捂压力锅,为什么不去想想怎么减压呢?
王海涛V5V://@河上-高惠君:08奥运前在河北邢台某乡,为避免上访,乡党委办了很多个学习班,其实就是小型的集中营,控制所谓缠访者,分办承办者为各个村或机构负责人,几个月之后对某些学员发放每天5到20元不等的抚慰金。当时乡长的话就是:“这事不办好?谁敢?一票否决就回家了”。官途如此,灾难临下便如此。
永远的_老胡://@于建嵘: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康乐养猪合作社://@徐昕://@李国生记者:网民过购物节,官员过开会劫。//@马晓军律师: 总想去捂压力锅,为什么不去想想怎么减压呢?
还我们选举权://@徐昕://@李国生记者:网民过购物节,官员过开会劫。//@马晓军律师: 总想去捂压力锅,为什么不去想想怎么减压呢?
皖国樵人://@徐昕://@李国生记者:网民过购物节,官员过开会劫。//@马晓军律师: 总想去捂压力锅,为什么不去想想怎么减压呢?
河上-高惠君V:08奥运前在河北邢台某乡,为避免上访,乡党委办了很多个学习班,其实就是小型的集中营,控制所谓缠访者,分办承办者为各个村或机构负责人,几个月之后对某些学员发放每天5到20元不等的抚慰金。当时乡长的话就是:“这事不办好?谁敢?一票否决就回家了”。官途如此,灾难临下便如此。//@徐昕:
华之依精品之家://@徐昕: //@李国生记者:网民过购物节,官员过开会劫。//@马晓军律师: 总想去捂压力锅,为什么不去想想怎么减压呢?
傲慢的无稽之谈://@徐昕://@李国生记者:网民过购物节,官员过开会劫。//@马晓军律师: 总想去捂压力锅,为什么不去想想怎么减压呢?
QQ文://@袁莉wsj:一到开会,过年、过节,基层干部就神经紧张。这么大的国家靠截访怎么行?还行贿消号,可笑。//@于建嵘:十八大以后,国家信访局取消了排名通报制,但又搞了一个"点对点通报制",就是将各地"非法访"情况直接通报到省市。所以,暴力截访和行贿消号,依然严重。河北省基层压力最大。
公民宋之伟://@徐昕://@李国生记者:网民过购物节,官员过开会劫。//@马晓军律师: 总想去捂压力锅,为什么不去想想怎么减压呢?
就知道扯淡://@徐昕://@李国生记者:网民过购物节,官员过开会劫。//@马晓军律师: 总想去捂压力锅,为什么不去想想怎么减压呢?
路人爱围观://@徐昕://@李国生记者:网民过购物节,官员过开会劫。//@马晓军律师: 总想去捂压力锅,为什么不去想想怎么减压呢?
海渊1961223497:当然高兴 //@吴伟bj:原来如北,漏点了。//@于建嵘: 十八大以后,国家信访局取消了排名通报制,但又搞了一个"点对点通报制",就是将各地"非法访"情况直接通报到省市。所以,暴力截访和行贿消号,依然严重。河北省基层压力最大。
高树才3260496182:现在政府官员爱财如命,减压需要钱,他们现在是混一天算一天。 //@徐昕://@李国生记者:网民过购物节,官员过开会劫。//@马晓军律师: 总想去捂压力锅,为什么不去想想怎么减压呢?
对立的考验://@登峰之路2013: //@在水一方风铃草://@于建嵘: 十八大以后,国家信访局取消了排名通报制,但又搞了一个"点对点通报制",就是将各地"非法访"情况直接通报到省市。所以,暴力截访和行贿消号,依然严重。河北省基层压力最大。
挪威森林_Terry:中国梦//@袁莉wsj:一到开会,过年、过节,基层干部就神经紧张。这么大的国家靠截访怎么行?还行贿消号,可笑。//@于建嵘:十八大以后,国家信访局取消了排名通报制,但又搞了一个"点对点通报制",就是将各地"非法访"情况直接通报到省市。所以,暴力截访和行贿消号,依然严重。河北省基层压力最大。
龙游河边人家:如此维稳? //@徐昕://@李国生记者:网民过购物节,官员过开会劫。//@马晓军律师: 总想去捂压力锅,为什么不去想想怎么减压呢?
陈宗鹤先生V:仅仅是一个县乡干部噢。
95兵:"成功将上访者控制在本地"为什么不成功帮助解决上访者的问题?//@徐昕: //@李国生记者:网民过购物节,官员过开会劫。//@马晓军律师: 总想去捂压力锅,为什么不去想想怎么减压呢?
xiaoyi天堂:这是我看到的关于此次会议来自社会的最有讽刺意味的社会活剧!赞一个![good] //@徐昕: //@李国生记者:网民过购物节,官员过开会劫。 //@马晓军律师: 总想去捂压力锅,为什么不去想想怎么减压呢?
htdhylyahh://@徐昕: //@李国生记者:网民过购物节,官员过开会劫。//@马晓军律师: 总想去捂压力锅,为什么不去想想怎么减压呢?
奥特慢斯坦:👉 //@老刺猬君:民国有军统中统,某党的"信统"有过之无不及。。。 //@于建嵘:的确如此! //@一同学从事县基层维稳工作,常戏称自己是共党特务。[笑哈哈]他或坐飞机截访,或花钱销号、请客,或请上访者喝酒吃饭、获取信息并酬谢。 //@仙人花园:县乡干部,可怜了这些维稳的
夜航船69://@于建嵘: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武汉爱至家装饰:[来]//@作家-天佑:原来如此。//@仙人花园: 回复@于建嵘:记得呀。火车票实名制后,进入黑名单的上访者买不了票;重点对象或被截访返回。一同学从事县基层维稳工作,常戏称自己是共党特务。[笑哈哈]他或坐飞机截访,或花钱销号、请客,或请上访者喝酒吃饭、获取信息并酬谢。
佟那夫:这就是国情! //@于建嵘: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Amyuta://@于建嵘: 你们两还记得,前些天我们在湖南,一个警察说如何让上访者买不到火车票,买到了也上不了车的事不 //@仙人花园: 县乡干部,可怜了这些维稳的工具们!//@京广高铁: 全国一盘棋,花去的费用估计可以解决一大半上访者的诉求,唉!
Amyuta://@于建嵘: 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阿姆斯特馨大龄单身女青年://@于建嵘:你们两还记得,前些天我们在湖南,一个警察说如何让上访者买不到火车票,买到了也上不了车的事不 //@仙人花园: 县乡干部,可怜了这些维稳的工具们!//@京广高铁: 全国一盘棋,花去的费用估计可以解决一大半上访者的诉求,唉!
陈兆虎_起秀国际://@于建嵘: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贺私犇:基层的真实写照。//@于建嵘: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人之为言:😠 //@于建嵘: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希望心会晴_mam://@于建嵘: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namos55://@于建嵘: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大漠孤烟平凉://@作家-天佑:让我们说什么才好?//@米瑞蓉: 实话实说了。
兆忧解:怎么大家对胜利闭幕的感想竟如此殊途同归,惊人一致?
谢未垚://@袁莉wsj:一到开会,过年、过节,基层干部就神经紧张。这么大的国家靠截访怎么行?还行贿消号,可笑。//@于建嵘:十八大以后,国家信访局取消了排名通报制,但又搞了一个"点对点通报制",就是将各地"非法访"情况直接通报到省市。所以,暴力截访和行贿消号,依然严重。河北省基层压力最大。
海上漂流平的小窝://@山东杨洪: /@鄄城反腐: //@西部律师: 各地情况都一样。照样是老样子,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天高皇帝远,地方官员无人管;反腐力度大,鄄城贪官就不怕;村官本领高,官官相护铁三角;检举无人问,百姓无奈心存恨。面朝黄土背朝天,拍胸问问为哪般?人民XX不为民,普天百姓窦娥魂。谁来拯救?
小熊是学渣:一帮蠢货!智商低到负无穷,滚!
老电影1984://@袁莉wsj:一到开会,过年、过节,基层干部就神经紧张。这么大的国家靠截访怎么行?还行贿消号,可笑。//@于建嵘:十八大以后,国家信访局取消了排名通报制,但又搞了一个"点对点通报制",就是将各地"非法访"情况直接通报到省市。所以,暴力截访和行贿消号,依然严重。河北省基层压力最大。
治大医院不能治的病:传上海的班子调整,韩北上,栗南下接任。 //@于建嵘: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刘健eric:请大强大师解读//@大强shiqiang008:对于报告内容,必须咬文嚼字,却还要揣测圣意啊//@于建嵘: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乐生活正品://@于建嵘: 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作家-天佑V:原来如此。//@仙人花园: 回复@于建嵘:记得呀。火车票实名制后,进入黑名单的上访者买不了票;重点对象或被截访返回。一同学从事县基层维稳工作,常戏称自己是共党特务。[笑哈哈]他或坐飞机截访,或花钱销号、请客,或请上访者喝酒吃饭、获取信息并酬谢。
德修闲人:三中全会公报什么都没讲!等着看决定吧!
crazymdl://@赵晓:[泪]//@晏耀斌: [哈哈]//@于建嵘:十八大以后,国家信访局取消了排名通报制,但又搞了一个"点对点通报制",就是将各地"非法访"情况直接通报到省市。所以,暴力截访和行贿消号,依然严重。河北省基层压力最大。
大爱弗贝://@于建嵘: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陈伟爵士://@于建嵘: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zhengheibao2://@斯图卡98: 不是在贵州当村官么,咋还到处跑?这村官是花架子?//@小朋友家族族长: //@湘微笑6: [带感][同意]//@不文不武-角度: 国家安全委员会成立后不知那种人要上黑名单啦[嘻嘻] //@于建嵘:现在实行火车票实名制 ,进了上访黑名单的买不了票,上不了车。
红雾V:[赞]//@仙人花园: [good]或许成为当局的针尖麦芒,却无疑是历史的功臣。 //@于建嵘: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造型师杰西://@于建嵘:你们两还记得,前些天我们在湖南,一个警察说如何让上访者买不到火车票,买到了也上不了车的事不 //@仙人花园: 县乡干部,可怜了这些维稳的工具们!//@京广高铁: 全国一盘棋,花去的费用估计可以解决一大半上访者的诉求,唉!
千古风流人物4321:哈哈 碰到的干部都是什么干部呀 //@___三姓家奴___:美国线人于建嵘,总统梦想破灭了!小心安委会名单有份,哈哈 //@小朋友家族族长: //@湘微笑6: [带感][同意] //@不文不武-角度: 国家安全委员会成立后不知那种人要上黑名单啦[嘻嘻]
我知道你正拨开人群向我走来:这些奇葩制度严重阻碍法治进程 //@于建嵘: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杜宇-10:于老辛苦了,谢!//@于建嵘: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冰峰BIN://@于建嵘: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曾军弟://@于建嵘: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vivian小白快乐://@嘎代才让: //@于建嵘: 在维稳这个问题上,县乡干部的确不容易。到目前为此,一票否决一般只在县乡以下才实行。 //@湖南较真哥:稳定压倒一切,什么办法都上。确实不容易。
大圣爹://@七号法庭: //@于建嵘: 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长沙吴建华://@于建嵘:可上级信访部门的工作人员及各驻京办工作人员高兴啊。可以获利了。有些县乡的具体办事的人也暗暗高兴:送五千可报八千啊。 //@千年古梨树:信访消号制度把县乡领导治苦了
谢村亮://@袁莉wsj:一到开会,过年、过节,基层干部就神经紧张。这么大的国家靠截访怎么行?还行贿消号,可笑。//@于建嵘:十八大以后,国家信访局取消了排名通报制,但又搞了一个"点对点通报制",就是将各地"非法访"情况直接通报到省市。所以,暴力截访和行贿消号,依然严重。河北省基层压力最大。
Supper嘎嘎://@于建嵘: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刘祖杰V:治水宜疏不宜堵,治国亦应如此,这个道理谁都懂得,但什么时候能做到呢? //@于建嵘:可上级信访部门的工作人员及各驻京办工作人员高兴啊。可以获利了。有些县乡的具体办事的人也暗暗高兴:送五千可报八千啊。 //@千年古梨树:信访消号制度把县乡领导治苦了
哥斯拉宝寶寳:😳嗯//@于建嵘: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中華國民一員:为人民服务//@作家-天佑:原来如此。//@仙人花园: 回复@于建嵘:记得呀。火车票实名制后,进入黑名单的上访者买不了票;重点对象或被截访返回。一同学从事县基层维稳工作,常戏称自己是共党特务。[笑哈哈]他或坐飞机截访,或花钱销号、请客,或请上访者喝酒吃饭、获取信息并酬谢。
长沙吴建华://@于建嵘: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释道禅心://@于建嵘: 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会稽野老:这个国家真有出息//@于建嵘:十八大以后,国家信访局取消了排名通报制,但又搞了一个"点对点通报制",就是将各地"非法访"情况直接通报到省市。所以,暴力截访和行贿消号,依然严重。河北省基层压力最大。
长沙吴建华://@于建嵘:是的。也可见网文「侵犯信访公民合法权利的制度根源何在——答国家信访局研究室张严主任」 //@良言89:《父亲的江湖》🈶这段。//@于建嵘: 我早就公开过。其中就有河南省一县关于销号行贿的文件。 //@风轻云淡雨从容:于老师,我觉得您应该技术性公开有关说法的证据。
手机用户2918740481://@于建嵘: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Doomlau://@于建嵘:你们两还记得,前些天我们在湖南,一个警察说如何让上访者买不到火车票,买到了也上不了车的事不 //@仙人花园: 县乡干部,可怜了这些维稳的工具们!//@京广高铁: 全国一盘棋,花去的费用估计可以解决一大半上访者的诉求,唉!
燕麦肉肉://@扣脚女汉:草泥马;原来为了保护自己的位置啊?
禅心如水2049703465://@作家-天佑:原来如此。//@仙人花园: 回复@于建嵘:记得呀。火车票实名制后,进入黑名单的上访者买不了票;重点对象或被截访返回。一同学从事县基层维稳工作,常戏称自己是共党特务。[笑哈哈]他或坐飞机截访,或花钱销号、请客,或请上访者喝酒吃饭、获取信息并酬谢。
三戒://@于建嵘: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派大星吐泡儿:呵呵 //@于建嵘:你们两还记得,前些天我们在湖南,一个警察说如何让上访者买不到火车票,买到了也上不了车的事不 //@仙人花园: 县乡干部,可怜了这些维稳的工具们!//@京广高铁: 全国一盘棋,花去的费用估计可以解决一大半上访者的诉求,唉!
自解其中味://@于建嵘:十八大以后,国家信访局取消了排名通报制,但又搞了一个"点对点通报制",就是将各地"非法访"情况直接通报到省市。所以,暴力截访和行贿消号,依然严重。河北省基层压力最大。
王楚军://@于建嵘:可上级信访部门的工作人员及各驻京办工作人员高兴啊。可以获利了。有些县乡的具体办事的人也暗暗高兴:送五千可报八千啊。 //@千年古梨树:信访消号制度把县乡领导治苦了
月海风云://@上访老户周丽: 有权力借机会花钱,也是他们一大乐趣!//@于建嵘: 你们两还记得,前些天我们在湖南,一个警察说如何让上访者买不到火车票,买到了也上不了车的事不 //@仙人花园: 县乡干部,可怜了这些维稳的工具们!//@京广高铁: 全国一盘棋,花去的费用估计可以解决一大半上访者的诉求,唉!
红雾V:冷笑话。老师的政治冷笑话都可以出语录了[笑哈哈]//@于建嵘: 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三欺四窃小人也://@于建嵘: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东方一片天:于老师,不到邯郸曲周你不知道黑的真正含义。
ddjj抨击时弊://@林昭以逝二世: //@于建嵘: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S海e海a海://@于建嵘: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imzky救世主://@长征村的愤怒: //@王凤乾: //@尊严之子:这样的会其实开不开两可哦!反正也是他们内部密谋好了,再公布,那干脆就在家里商量好了,再昭示天下好了,省多少事哦!大家也免得那么紧张,辛苦了基层的衙役们哦!//@非著名贫二代: 艹//@王律师辉://@河南韩社彩律师: 转发微博
前面一座山:都是性格//@于建嵘: 十八大后,国家信访局取消了排名通报制,但又搞了一个"点对点通报制",就是将各地“非法访”情况直接通报到省市。所以,暴力截访和行贿消号,依然严重
于建嵘V:回复@风轻云淡雨从容:我早就公开过。其中就有河南省一县关于销号行贿的文件。 //@风轻云淡雨从容:于老师,我觉得您应该技术性公开有关说法的证据。 //@于建嵘:可上级信访部门的工作人员及各驻京办工作人员高兴啊。可以获利了。有些县乡的具体办事的人也暗暗高兴:送五千可报八千啊。
tete9靠墙等红杏:我只好说呵呵了。//@庄里微: 十八届三中全会是一次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
彩色泡泡3://@于建嵘: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仙人花园:[good]或许成为当局的针尖麦芒,却无疑是历史的功臣。 //@于建嵘: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zjwkevin://@作家-天佑: 原来如此。//@仙人花园: 回复@于建嵘:记得呀。火车票实名制后,进入黑名单的上访者买不了票;重点对象或被截访返回。一同学从事县基层维稳工作,常戏称自己是共党特务。[笑哈哈]他或坐飞机截访,或花钱销号、请客,或请上访者喝酒吃饭、获取信息并酬谢。
风起云涌2007://@扣脚女汉: 草泥马;原来为了保护自己的位置啊?
徐戴2010:[围观]//@周文彬2010: 上访的原因很多,以GDP论英雄是根本原因,习总的“再也不能以GDP论英雄”的思”报告里没有体现出来,很遗憾。
关门石水库://@于建嵘: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北京太舟坞于世平://@于建嵘: 你们两还记得,前些天我们在湖南,一个警察说如何让上访者买不到火车票,买到了也上不了车的事不 //@仙人花园: 县乡干部,可怜了这些维稳的工具们!//@京广高铁: 全国一盘棋,花去的费用估计可以解决一大半上访者的诉求,唉!
年年迎风射三丈://@国际时事军事评论员吴戈:溃烂之时艳若桃花啊//@吴伟bj: 原来如北,漏点了。//@于建嵘: 十八大以后,国家信访局取消了排名通报制,但又搞了一个"点对点通报制",就是将各地"非法访"情况直接通报到省市。所以,暴力截访和行贿消号,依然严重。河北省基层压力最大。
壹贰叁肆伍陆柒捌玖拾佰仟万亿@袁莉wsj:一到开会,过年、过节,基层干部就神经紧张。这么大的国家靠截访怎么行?还行贿消号,可笑。//@于建嵘:十八大以后,国家信访局取消了排名通报制,但又搞了一个"点对点通报制",就是将各地"非法访"情况直接通报到省市。所以,暴力截访和行贿消号,依然严重。河北省基层压力最大。
华志城://@于建嵘: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法律人孙伯龙:支持您//@于建嵘: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俊哥045:维稳确实不易 各个县级都安排大量的警力在暗处盯着这帮不安分分子呢 想挣脱这天罗地网 难哟//@于建嵘: 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批评信访制度和劳教制度,写了「中国信访制度批判」和「中国劳教制度批判:对一百起信访劳教案的分析」,成了国家信访局封杀的对象。
西南小小人物://@作家-天佑: 原来如此。//@仙人花园: 回复@于建嵘:记得呀。火车票实名制后,进入黑名单的上访者买不了票;重点对象或被截访返回。一同学从事县基层维稳工作,常戏称自己是共党特务。[笑哈哈]他或坐飞机截访,或花钱销号、请客,或请上访者喝酒吃饭、获取信息并酬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