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迟夙生律师:对五毛们的污陷造谣不理…

迟夙生律师V:对五毛们的污陷造谣不理不采是最好的回应。自从曝光昆明市盘龙区法院长期枉法践踏律师阅卷权,五毛又开始串至我的微博,为了节省点我们纳税人自己的钱大家一个也别理他们!公民们继续拍那些枉法的握有的权力的公仆吧!在他们履行公务的时候他们没有肖像被保护的权利。 我在:东风大街(中段)

微博转发

赵宪君V:回复@littlequantumghost:我们的律师资格证是授予的,不是考试取得的! //@littlequantumghost:84年以前是的律师都没有资格证么?[吃惊]
赵宪君V:回复@张小成1220:对!其实你就是哈尔滨财专的毕业生,也是有资格的人,用不着吹牛是哈佛的!哈佛毕业的没有证券从业资格证也不能做证券业专业人员。 //@张小成1220:回复@赵宪君:[挖鼻屎]明白了,这就等于我有了《证券从业资格》,然后说自己是哈佛商学院毕业的。
赵宪君V:回复@文以载道2013:国家发错了,不等于他的欺骗是对的! //@文以载道2013:回复@张小成1220:既然违法,国家为什么要发?而且象她这种人,国家知道她违法还不捉她?让她继续在外面扇耳光?
赵宪君V:回复@文以载道2013:先确认:她学历造假没有? //@文以载道2013:回复@赵宪君:不好意思我写少了一个字,应该是:算不算违法了。
赵宪君V:回复@文以载道2013:截住,我不再和你辩论了,你输了!造不造假都无所谓了? //@文以载道2013:回复@赵宪君:造不造假无所谓,只要她赚的是良心钱就行(希望),不过我总觉得有这种人在,公权力才不敢太放肆
赵宪君V:回复@文以载道2013:????????????????!!!!!!!!!!!!!!! //@文以载道2013:回复@赵宪君:赵老,如果她造假了算不违法?
赵宪君V:回复@文以载道2013:先把迟夙生学历造假的事情取得结论,我才会和你讨论其他问题! //@文以载道2013:回复@张小成1220:她应该有律师从业资格证,要不她怎进得了法院?就象你有从业资格证一样。不知道你如何看待公权力造假,那是有机会伤害到你的。你有时间应该多质疑。
赵宪君V:回复@张小成1220:不是的,1984年以前从事律师工作满三年的,中专以上学历的,申请就授予律师资格,有资格证就合法的从业,在律师事务所申请执业证就是律师。关键是有的人故意要造个高学历拉大旗作虎皮,就是故意欺骗!
赵宪君V:把1979年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证和学位证晒出来!哈哈哈,1979年没有吉林大学法学院!//@文以载道2013: 回复@张小成1220:她造假并没有伤害到任何人,这点很重要。陈全生学历高,又如何? //@张小成1220:肯为百姓办事的,就算杀个人又如何?
赵宪君V:回复@文以载道2013:注册里边的猫腻很多,没证据我不说她是。但是,吉林大学的毕业生她不是,为什么要冒充?不要把她搞成普度众生的菩萨,让她偷偷摸摸赚钱得了,不要搞自我标榜!我有70多万吉林大学毕业生的花名册!
赵宪君V:回复@文以载道2013:别偷换话题!把迟夙生的造假没有说清楚,再说别的!迟夙生造假没有?造假了,是不是品质问题?没有好品质,会不会是好律师?
赵宪君V:回复@文以载道2013:我已经下了逐客令,不同你辩论了,你不围绕主题说话! //@文以载道2013:回复@赵宪君:我只是底层平民百姓,只分好人坏人(不知道她是否坏人[汗]),并不要求专业。能办好事就行
赵宪君V:回复@文以载道2013:你真不适合为迟夙生律师辩护,因为她自己都不敢吱声! //@文以载道2013:回复@赵宪君:[嘻嘻]这不是法院,我也不是律师。人怕出名猪怕壮。
狼来了2304323983://@蔡小心: 扒皮[嘻嘻]//@赵宪君: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 //@赵宪君: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吗?!无耻的骗子!
Bolly2013@蔡小心:扒皮[嘻嘻]//@赵宪君: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 //@赵宪君: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吗?!无耻的骗子!
雅克28:彻底扒干净![转发] //@天凉好_個秋:说不准上过夜大? //@赵宪君: 回复@正义之士V:迟夙生学历造假千真万确,不服气的到哈尔滨来找我,我给你们看1948--1998,50年校庆的所有毕业生分班花名册法律系和法学院的名录没有迟夙生这个人!好像有真不要脸的人都不敢辟谣!
撞破网的鱼儿://@蔡小心: 扒皮[嘻嘻]//@赵宪君: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 //@赵宪君: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吗?!无耻的骗子!
cj好_好://@赵宪君: 回复@正义之士V:迟夙生学历造假千真万确,不服气的到哈尔滨来找我,我给你们看1948--1998,50年校庆的所有毕业生分班花名册法律系和法学院的名录没有迟夙生这个人!好像有真不要脸的人都不敢辟谣! //@正义之士V:年纪一大把了,还去造假,不但不反思,还污蔑广大网友是五毛。真不要脸!
深蓝世界008://@蔡小心:扒皮[嘻嘻]//@赵宪君: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 //@赵宪君: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吗?!无耻的骗子!
马库拉://@蔡小心: 扒皮[嘻嘻]//@赵宪君: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 //@赵宪君: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吗?!无耻的骗子!
蒲城楞娃:个人认为:迟凤生支持卖淫不对,支持张显正确!
白宫色魔克林顿:回复@Thirtyboy:我真的很同情你!//@Thirtyboy:回复@白宫色魔克林顿:别这么夸你贪官爹们嘛 不好的(五毛水军贪官城管统统该死)
笑傲江湖的徐哥://@蔡小心: 扒皮[嘻嘻]//@赵宪君: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 //@赵宪君: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吗?!无耻的骗子!
路边牙子:长的真丑! //@但为君故wy:迟大驴,你都闭经了,还自摸强抠,少意淫吧,你的高潮是不会来的…
白宫色魔克林顿:回复@Thirtyboy:你单细胞思考的生物,没进化出人类这样系统,多面的思维,我同情你!//@Thirtyboy:回复@白宫色魔克林顿:小畜生真扒了官员爹的皮你也得死!!!(五毛水军贪官城管统统该死)
但为君故wy:回复@路边牙子:不许说实话… //@路边牙子:长的真丑! //@但为君故wy:迟大驴,你都闭经了,还自摸强抠,少意淫吧,你的高潮是不会来的…
心语流星:回复@Thirtyboy:似你这类心里充满阴暗的人,走在街上都会引起交通堵塞,上个网都会令网速变慢~[弱] //@Thirtyboy:回复@心语流星:别这么说你阴暗的党国爹们嘛 多不好(五毛水军贪官城管统统该死)
冷巷游子://@中国曹国洪: //@老酒葫芦007:和五毛一般见识,咱也太不值钱了,是吧[嘻嘻]? //@迟夙生律师:[good] //@走南闯北3541109501: 五毛串至了你的微博,证明迟律以刺到了某些人的神经。 //@迟夙生律师:担心他们可以凭拉黑去兑现钱,别拉,摆在那里让大家识别吧,反正也没有人理他们。
liudebin2012:扒了这些公知的画皮 //@赵宪君: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 //@赵宪君: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吗?!无耻的骗子!
大陶爸:/@蔡小心:扒皮[嘻嘻]//@赵宪君: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 //@赵宪君: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吗?!无耻的骗子
但为君故wy:回复@Thirtyboy:滚你麻臂……舔迟老鸨的菊去吧 //@Thirtyboy:谁是嘴臭杂种大家都看着了大杂种(五毛水军贪官城管统统该死)
正义克星://@赵宪君: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 //@赵宪君: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吗?!无耻的骗子!
好古明://@蔡小心:扒皮[嘻嘻]//@赵宪君: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 //@赵宪君: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吗?!无耻的骗子!
但为君故wy:回复@Thirtyboy:我草泥马逼,我不是五毛水军你死全家,你女儿被狗艹…你个杂种 //@Thirtyboy:你官员爹倒是强奸你女儿有高潮(五毛水军贪官城管统统该死)
修己wei安心@蔡小心: 扒皮[嘻嘻]//@赵宪君: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 //@赵宪君: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吗?!无耻的骗子!
学且思1:必须转移火力呀!迟大律屁股都着啦[哈哈]
云里飘1837863950:[嘻嘻]@蔡小心: 扒皮[嘻嘻]//@赵宪君: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 //@赵宪君: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吗?!无耻的骗子
西河三叶虫://@蔡小心:扒皮[嘻嘻]//@赵宪君: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 //@赵宪君: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吗?!无耻的骗子!
枭1964:扒裤子[哈哈]//@googly的微博:骗子无耻 //@赵宪君: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 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吗?无耻的骗子
学且思1://@蔡小心:扒皮[嘻嘻]//@赵宪君: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 //@赵宪君: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吗?!无耻的骗子!
碧水中庭:://@蔡小心: 扒皮[嘻嘻]//@赵宪君: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 //@赵宪君: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吗?!无耻的骗子!
娘炮毒经子乐-呱呱呱:[偷笑]//@赵宪君: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 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吗?!无耻的骗子!
V夏伯阳V:哪一条法律条文规定“在他们履行公务的时候他们没有肖像被保护的权利。”?哪一条法律条文规定迟女士能说出话来当法律用?
桃花岛主尼老味:这老婆娘采用缩头乌龟策略//@蔡小心:扒皮[嘻嘻]//@赵宪君: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 //@赵宪君: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
守望best:函授生//@姚燕倩律师:[围观]//@赵宪君: 回复@半山松竹风: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 //@赵宪君: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
江河湖海之爱:[赞]//@中国曹国洪: //@老酒葫芦007:和五毛一般见识,咱也太不值钱了,是吧[嘻嘻]? //@迟夙生律师:[good] //@走南闯北3541109501: 五毛串至了你的微博,证明迟律以刺到了某些人的神经。 //@迟夙生律师:担心他们可以凭拉黑去兑现钱,别拉,摆在那里让大家识别吧,反正也没有人理他们。
山东东营头条V://@中国曹国洪://@老酒葫芦007:和五毛一般见识,咱也太不值钱了,是吧[嘻嘻]? //@迟夙生律师:[good] //@走南闯北3541109501: 五毛串至了你的微博,证明迟律以刺到了某些人的神经。 //@迟夙生律师:担心他们可以凭拉黑去兑现钱,别拉,摆在那里让大家识别吧,反正也没有人理他们。
长安观潮:骗子。渭南可不产你们爱吃的平度大螃蟹。//@蔡小心: 扒皮[嘻嘻]//@赵宪君: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 //@赵宪君: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
淳懿信厚九江都尉:求当地司法局和律协依法调查处理 //@米帝盟友笨拉灯://@蔡小心:扒皮[嘻嘻]//@赵宪君: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 //@赵宪君: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
心语流星:回复@Thirtyboy:晒晒,终日不见太阳,会霉烂腐臭的~ //@Thirtyboy:回复@心语流星:赵老湿大孬种(五毛水军贪官城管统统该死)
玉墟仙子://@听风灌雨:静待博主有力反击![哈哈]//@赵宪君: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 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无耻骗子!
aaronbluelee://@蔡小心:扒皮[嘻嘻]//@赵宪君: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 //@赵宪君: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吗?!无耻的骗子!
氘哥的围城:[嘻嘻]//@蔡小心:扒皮[嘻嘻]//@赵宪君: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 @赵宪君: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吗?!无耻的骗子
虎宝宝与小龙人://@蔡小心: 扒皮[嘻嘻]//@赵宪君: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 //@赵宪君: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吗?!无耻的骗子!
风时光://@蔡小心: 扒皮[嘻嘻]//@赵宪君: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 //@赵宪君: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吗?!无耻的骗子!
MB之祖://@蔡小心: 扒皮[嘻嘻]//@赵宪君: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 //@赵宪君: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吗?!无耻的骗子!
乐为中华做鹰犬4://@蔡小心: 扒皮[嘻嘻]//@赵宪君: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 //@赵宪君: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吗?!无耻的骗子!
标语传说://@蔡小心:扒皮[嘻嘻]//@赵宪君: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 //@赵宪君: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吗?!无耻的骗子!
前江湖人士://@蔡小心:扒皮[嘻嘻]//@赵宪君: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 //@赵宪君: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吗?!无耻的骗子!
jc斜风:律师造假该开除吧//@听风灌雨: 静待博主有力反击![哈哈]//@赵宪君:我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法律系的! 你敢说你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吗?!无耻的骗子!
歪帽民工://@文韬武略辛弃疾:最右//@赵宪君: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 //@赵宪君: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吗?!无耻的骗子
万得红酒坊:[哈哈][给力]//@蔡小心: 扒皮[嘻嘻]//@赵宪君: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 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吗?!无耻的骗子!
回旋魔音://@蔡小心:扒皮[嘻嘻]//@赵宪君: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 //@赵宪君: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吗?!无耻的骗子!
白宫色魔克林顿://@蔡小心:扒皮[嘻嘻]//@赵宪君: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 //@赵宪君: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吗?!无耻的骗子!
D孤独的征途M://@蔡小心:扒皮[嘻嘻]//@赵宪君: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 //@赵宪君: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吗?!无耻的骗子!
张红红摄影记者V://@赵宪君: 回复@正义之士V:迟夙生学历造假千真万确,不服气的到哈尔滨来找我,我给你们看1948--1998,50年校庆的所有毕业生分班花名册法律系和法学院的名录没有迟夙生这个人!好像有真不要脸的人都不敢辟谣! //@正义之士V:年纪一大把了,还去造假,不但不反思,还污蔑广大网友是五毛。真不要脸!
华力兴1:[嘻嘻] //@蔡小心:扒皮[嘻嘻]//@赵宪君: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 //@赵宪君: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吗?!无耻
mafeng1104://@蔡小心: 扒皮[嘻嘻]//@赵宪君: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 //@赵宪君: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吗?!无耻的骗子!
九成博友:看来吉林大学毕业生可以追认哈。 //@夜深沉2003: //@蔡小心: 扒皮[嘻嘻] //@赵宪君: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
小蜗牛跑高速@致命香蕉皮:静待博主有力反击![哈哈]//@赵宪君: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 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吗?无耻的骗子
向日葵miaomiao://@蔡小心: 扒皮[嘻嘻]//@赵宪君: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 //@赵宪君: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吗?!无耻的骗子!
米格23鞭挞者:博主记得过海关的时候拍拍照啊[偷笑]
南水://@蔡小心:扒皮[嘻嘻]//@赵宪君: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 //@赵宪君: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吗?!无耻的骗子!
一室灯影://@蔡小心:扒皮[嘻嘻]//@赵宪君: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 //@赵宪君: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吗?!无耻的骗子!
真中国人说:妖//@蔡小心:扒皮[嘻嘻]//@赵宪君: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 //@赵宪君: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吗?!无耻的骗子!
BA5BO://@BI7MLC://@赵宪君:回复@天凉好_個秋:我们吉林大学没有夜大! //@赵宪君:回复@正义之士V:迟夙生学历造假千真万确,不服气的到哈尔滨来找我,我给你们看1948--1998,50年校庆的所有毕业生分班花名册法律系和法学院的名录没有迟夙生这个人!好像有真不要脸的人都不敢辟谣!
萍踪何影://@蔡小心:扒皮[嘻嘻]//@赵宪君: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 //@赵宪君: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吗?!无耻的骗子!
婕ssie:[嘻嘻]//@赵宪君: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 //@赵宪君: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吗?!无耻的骗子!
某科学的超大猪炮:救。。在公知是贬义词的年代这货自称公知。。 //@丁来峰:公知关注社会,五毛只“关注”公知。五毛骂你、污蔑你,是他的职业和专业,你哪有精力跟他们玩?
路过的构装生物://@文韬武略辛弃疾: 最右//@赵宪君: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 //@赵宪君: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吗?!无耻的骗子
言不邪:[围观]//@文韬武略辛弃疾: //@赵宪君: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 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吗?!无耻的骗子
十好主妇://@蔡小心:扒皮[嘻嘻]//@赵宪君: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 //@赵宪君: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吗?!无耻的骗子!
流浪的xiaoqiang:要点碧莲吧,揭露你龌龊造假的都是五毛,你想五毛想疯了,也不怕五毛把你给淹死了,自己以为是个什么东西,无耻的一坨驴屎而已!
西北渔人://@蔡小心: 扒皮[嘻嘻]//@赵宪君: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 //@赵宪君: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吗?!无耻的骗子!
雷神山谷里的居民:哈哈,扒皮了[哈哈] //@蔡小心:扒皮[嘻嘻] //@赵宪君: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
皮蛋088://@蔡小心: 扒皮[嘻嘻]//@赵宪君: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 //@赵宪君: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吗?!无耻的骗子!
极大去不了南国:有人敢冒充我吉大人@赵宪君: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 //@赵宪君: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吗
细雨梦回之猪的生活哲学://@蔡小心:扒皮[嘻嘻]//@赵宪君: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 //@赵宪君: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吗?!无耻的骗子!
孤单背影__狂想:扒光后她就知道自己不值钱!
皿煮就是万金油://@蔡小心:扒皮[嘻嘻]//@赵宪君: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 //@赵宪君: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吗?!无耻的骗子!
W-H-R云2013:是不是在哈尔滨法律系和法学院附近地摊上买的文凭哦
Jun_徐军:公知天天狗血淋头,就没一个上得了台面的。 //@赵宪君: 回复@正义之士V:迟夙生学历造假千真万确,不服气的到哈尔滨来找我,我给你们看1948--1998,50年校庆的所有毕业生分班花名册法律系和法学院的名录没有迟夙生这个人!好像有真不要脸的人都不敢辟谣! //@正义之士V:年纪一大把了,还去造假……
王建国V://@正义之士V:年纪一大把了,还去造假,不但不反思,还污蔑广大网友是五毛。真不要脸!
胡芷睿://@赵宪君:回复@天凉好_個秋:我们吉林大学没有夜大! //@赵宪君:回复@正义之士V:迟夙生学历造假千真万确,不服气的到哈尔滨来找我,我给你们看1948--1998,50年校庆的所有毕业生分班花名册法律系和法学院的名录没有迟夙生这个人!好像有真不要脸的人都不敢辟谣!
行走自由的树://@赵宪君: 回复@正义之士V:迟夙生学历造假千真万确,不服气的到哈尔滨来找我,我给你们看1948--1998,50年校庆的所有毕业生分班花名册法律系和法学院的名录没有迟夙生这个人!好像有真不要脸的人都不敢辟谣! //@正义之士V:年纪一大把了,还去造假,不但不反思,还污蔑广大网友是五毛。真不要脸!
赵宪君V:回复@正义之士V:是的,我只是把你的意见丰富和具体化的说一次,揭露她学历造假今年年初我就写过,大家没注意。 //@正义之士V:我相信你。我是说迟夙生律师年纪一大把了,还造假。
正义之士V:我相信你。我是说迟夙生律师年纪一大把了,还造假。 //@赵宪君:回复@正义之士V:迟夙生学历造假千真万确,不服气的到哈尔滨来找我,我给你们看1948--1998,50年校庆的所有毕业生分班花名册法律系和法学院的名录没有迟夙生这个人!好像有真不要脸的人都不敢辟谣!
赵宪君V:回复@正义之士V:迟夙生学历造假千真万确,不服气的到哈尔滨来找我,我给你们看1948--1998,50年校庆的所有毕业生分班花名册法律系和法学院的名录没有迟夙生这个人!好像有真不要脸的人都不敢辟谣! //@正义之士V:年纪一大把了,还去造假,不但不反思,还污蔑广大网友是五毛。真不要脸!
晕晕胖胖象://@秋天树2010:公民们继续拍那些枉法的握有的权力的公仆吧!在他们履行公务的时候他们没有肖像被保护的权利。 ————这个有实战意义
朱晓荣V://@遠岫廻流: 今年,为了捞人,迟大律师可谓吼哑了嗓子、跑断了腿,整日里东跑西颠、狼奔豕突,真个是惶惶的丧家之犬、急急的漏网之鱼,天天这般折腾,可又捞出几人?平度的陈宝成、美国的薛蛮子、北京的王功权…无不在她一番打捞之后,陷得更深了起来。生来犯冲、老是热衷于帮倒忙的迟大律师啊,歇
真中国人说:别忘了带润滑剂噢!//@卍心潮澎湃卐:专职摄相师不错//@谷宗良:博主是标准的花圈脸 //@姬红:回复@echo_lg:差不多,也可以说是长了一脸屁股肉。[挖鼻屎] //@echo_lg:这是不是传说中的“”屁股脸“? //@姬红:回复@胡洲blog:[偷笑] //@胡洲blog:听说博主的律师证是星期天去充话费送的[汗] //@姬红:回复@天
色也空世界:更年期老娘们儿,少惹![酷]//@遠岫廻流:今年,为了捞人,迟大律师可谓吼哑了嗓子、跑断了腿,整日里东跑西颠、狼奔豕突,真个是惶惶的丧家之犬、急急的漏网之鱼,天天这般折腾,可又捞出几人?平度的陈宝成、美国的薛蛮子、北京的王功权…无不在她一番打捞之后,陷得更深了起来。
炎黄一丁:找这幅长相的"律师"打官司,有胜诉的可能吗?。。。//@姬红: 回复@echo_lg:差不多,也可以说是长了一脸屁股肉。[挖鼻屎] //@echo_lg:这是不是传说中的“”屁股脸“? //@姬红:回复@胡洲blog:[偷笑] //@胡洲blog:听说博主的律师证是星期天去充话费送的[汗] //@姬红:回复@天下溪谷:嗯,挺牛的,脸特大!
陈宗金://@晓玲有话说:有态度,支持转发。 //@1句实话:转发就是支持!//@文史女教师: 转发就是态度~
迷路的公狮子://@姬红: 回复@中岳狂飙096:[ok][握手] //@中岳狂飙096:回复@姬红:哦,我理解错了。加个朋友多向您学习好吗 //@姬红:回复@天下溪谷:嗯,是挺牛的,尤其是脸特大! //@天下溪谷:这个女人貌似很牛嘛,两年拿了两个双学士学位[思考] //@姬红:转够500. //@皇上管我叫老爸:这个,要转五百吧?[嘻嘻][围观]
踏飘无痕://@姬红:回复@中岳狂飙096:[ok][握手] //@中岳狂飙096:回复@姬红:哦,我理解错了。加个朋友多向您学习好吗 //@姬红:回复@天下溪谷:嗯,是挺牛的,尤其是脸特大! //@天下溪谷:这个女人貌似很牛嘛,两年拿了两个双学士学位[思考] //@姬红:转够500. //@皇上管我叫老爸:这个,要转五百吧?[嘻嘻][围观]
周朝皇室守藏史-圣人无名:真是老江湖//@票姚校尉: 我的理解就是:我知道谎是越圆越破的,粉丝们不要影响我装作不知道谎言被揭穿的样子 //@姬红: 回复@中岳狂飙096:[ok][握手] //@中岳狂飙096:回复@姬红:哦,我理解错了。加个朋友多向您学习好吗 //@姬红:回复@天下溪谷:嗯,是挺牛的,尤其是脸特大! //@天下溪谷: //
蓝天白云牧马人:此女讼棍更年期妄想症和精衶综合紊乱 //@姬红:回复@中岳狂飙096:[ok][握手] //@中岳狂飙096:回复@姬红:哦,我理解错了。加个朋友多向您学习好吗 //@姬红:回复@天下溪谷:嗯,是挺牛的,尤其是脸特大! //@天下溪谷:这个女人貌似很牛嘛,两年拿了两个双学士学位[思考] //@姬红:转够500.
奔驰载我去上班:+1//@票姚校尉: 我的理解就是:我知道谎是越圆越破的,粉丝们不要影响我装作不知道谎言被揭穿的样子
粪土当今万户侯02:天朝的法统就是被这些讼棍们搅浑了[衰]//@姬红: 回复@中岳狂飙096:[ok][握手] //@中岳狂飙096: //@姬红:回复@天下溪谷:嗯,是挺牛的,尤其是脸特大! //@天下溪谷:这个女人貌似很牛嘛,两年拿了两个双学士学位[思考] //@皇上管我叫老爸:这个,要转五百吧?[嘻嘻][围观]
粪土当今万户侯02:自己是所谓的律师,全中国哪里有公鸡叫哪里就有你迟傻货,而今,你说五毛污蔑你,你自己倒是束手无策了?你自己倒是“道士做不了自己的斋?”[衰][话筒] //@中岳狂飙096: //@姬红:回复@天下溪谷:嗯,是挺牛的,尤其是脸特大! //@天下溪谷: //@姬红: //@皇上管我叫老爸:这个,要转五百吧?[嘻嘻][围观]
老丁的思维乐园://@遠岫廻流:今年,为了捞人,迟大律师可谓吼哑了嗓子、跑断了腿,整日里东跑西颠、狼奔豕突,真个是惶惶的丧家之犬、急急的漏网之鱼,天天这般折腾,可又捞出几人?平度的陈宝成、美国的薛、北京的王功权…无不在她一番打捞之后,陷得更深了起来。生来犯冲、老是热衷于帮倒忙的迟大律师啊,歇歇脚吧!
忠到老://@谷宗良: 博主是标准的花圈脸 //@姬红:回复@echo_lg:差不多,也可以说是长了一脸屁股肉。[挖鼻屎] //@echo_lg:这是不是传说中的“”屁股脸“? //@姬红:回复@胡洲blog:[偷笑] //@胡洲blog:听说博主的律师证是星期天去充话费送的[汗] //@姬红:回复@天下溪谷:嗯,是挺牛的,尤其是脸特大!
翟富贵1:[哈哈][哈哈][哈哈] @风淡烟味: 遠岫廻流: 今年,为了捞人,迟大律师可谓吼哑了嗓子、跑断了腿,整日里东跑西颠、狼奔豕突,真个是惶惶的丧家之犬、急急的漏网之鱼,天天这般折腾,可又捞出几人?平度的陈宝成、美国的薛蛮子、北京的王功权…无不在她一番打捞之
四川养猪人_96901:有个疑问很想请教一下这位大律师:为啥经常发条微博都必须要配一张照片呢?是验明正身么? //@老衲关注郎咸平:假木匠碰上鲁班了 //@姬红: 赵老师威武![威武]
烈马007:没看见你拍几张枉法的握有的权力的公仆[偷笑]
烈马007:[偷笑]你是为了赚钱是真,装处女就省省吧?
烈马007:[哈哈]//@乌尔嘉齐静格格公馆: [围观][哈哈]//@姜大爷还是淑女:[嘻嘻]我去! //@姬红:回复@天下溪谷:嗯,是挺牛的,尤其是脸特大! //@天下溪谷:这个女人貌似很牛嘛,两年拿了两个双学士学位[思考] //@姬红:转够500. //@皇上管我叫老爸:这个,要转五百吧?[嘻嘻][围观]
烈马007:不要脸的鸟律师·//@有理说不通: 博主身为律师,怎么不去起诉他们?心虚?还是..........
烈马007://@枭1964: 凑数[挖鼻屎]//@姬红:转够500. //@皇上管我叫老爸:这个,要转五百吧?[嘻嘻][围观]
烈马007://@又见冰轮1: 回复@Thirtyboy:骂你妈呐?你家令堂咋养了你这么个豚犊? //@Thirtyboy:回复@又见冰轮1:你这婊货脸倒是有就是跟B装反了(五毛水军贪官城管统统该死)
胡洲blog:回复@Thirtyboy:你这个形象的嘴永远吐不出象牙,滚,狗仔子! //@Thirtyboy:@胡洲blog 这形象影射你伟光正爹啊!小畜生!掌嘴!!!(五毛水军贪官城管统统该死)
寸铁诛心://@严子陵: //@丁来峰: 公知关注社会,五毛只“关注”公知。五毛骂你、污蔑你,是他的职业和专业,你哪有精力跟他们玩?
-只是双鱼-:难道和五毛说话要钱吗~~//@2012归去来兮:“五毛又开始串至我的微博,为了节省点我们纳税人自己的钱大家一个也别理他们!”----什么逻辑?什么语法?//@马达MOTOR: 有韩二的教训了呀//@北美最高苏维埃: 迟大妈好像是“不理不睬”[偷笑]
解甲为民:一定是充了五毛钱![哈哈] //@姬红:回复@胡洲blog:[偷笑] //@胡洲blog:听说博主的律师证是星期天去充话费送的[汗] //@姬红:回复@天下溪谷:嗯,是挺牛的,尤其是脸特大! //@天下溪谷:这个女人貌似很牛嘛,两年拿了两个双学士学位[思考] //@姬红:转够500.
今生只能有你://@老衲关注郎咸平:假木匠碰上鲁班了//@姬红: 赵老师威武![威武] //@赵宪君:回复@子秋262728:造假别造吉林大学法学院,吉林大学法学院我倒背如流,太熟悉了!我在这个学校念书、改造、做编辑共计22年,每一块砖瓦我都熟悉!
孔瀚:回复@Thirtyboy:Loser //@Thirtyboy:WQNMLGB(五毛水军贪官城管统统该死)
云之翼重现:气死人不偿命呀!//@姬红:回复@echo_lg:差不多,也可以说是长了一脸屁股肉。[挖鼻屎] //@echo_lg:这是不是传说中的“”屁股脸“? //@姬红:回复@胡洲blog:[偷笑] //@胡洲blog:听说博主的律师证是星期天去充话费送的[汗] //@姬红:回复@天下溪谷:嗯,是挺牛的,尤其是脸特大!
北美最高苏维埃:回复@Thirtyboy:屌丝趴在迟大妈的微博里回复爷爷们你累不累啊 //@Thirtyboy:还比不了你们厚脸皮的主子[哈哈]为啥要理会垃圾呢(五毛水军贪官城管统统该死)
又见冰轮1:你们真不厚道,人家明明连脸都不要了,非说人脸大.[偷笑]//@农-业部暗指老百姓是猪: [偷笑] //@姬红:差不多,也可以说是长了一脸屁股肉[挖鼻屎] //@echo_lg:这是不是传说中的“”屁股脸“?//@姬红:[偷笑] //@胡洲blog:听说博主的律师证是星期天去充话费送的[汗] //@姬红:嗯,是挺牛的,尤其是脸特大!
孔瀚:迟大妈,我去年买了个包!
华声老良:不如好人屁股。 //@姬红:回复@echo_lg:差不多,也可以说是长了一脸屁股肉。[挖鼻屎] //@echo_lg:这是不是传说中的“”屁股脸“? //@姬红:回复@胡洲blog:[偷笑] //@胡洲blog:听说博主的律师证是星期天去充话费送的[汗] //@姬红:回复@天下溪谷:嗯,是挺牛的,尤其是脸特大!
张纤也有重名啊:她说的话有法律出处吗?[挖鼻屎] //@言午的围脖世界://@姬红: 转够500. //@皇上管我叫老爸:这个,要转五百吧?[嘻嘻][围观]
薄去来熙11:还真是一个屁股脸! //@姬红:回复@echo_lg:差不多,也可以说是长了一脸屁股肉。[挖鼻屎] //@echo_lg:这是不是传说中的“”屁股脸“? //@姬红:回复@胡洲blog:[偷笑] //@胡洲blog:听说博主的律师证是星期天去充话费送的[汗] //@姬红:回复@天下溪谷:嗯,是挺牛的,尤其是脸特大!
磨道者:[汗]//@蔡小心:扒皮[嘻嘻]//@赵宪君: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 //@赵宪君: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吗?!无耻的骗子
和光同尘曲则全://@姬红: 回复@echo_lg:差不多,也可以说是长了一脸屁股肉。[挖鼻屎] //@echo_lg:这是不是传说中的“”屁股脸“? //@姬红:回复@胡洲blog:[偷笑] //@胡洲blog:听说博主的律师证是星期天去充话费送的[汗] //@姬红:回复@天下溪谷:嗯,是挺牛的,尤其是脸特大!
echo_lg:回复@姬红:[哈哈] //@姬红:回复@echo_lg:差不多,也可以说是长了一脸屁股肉。[挖鼻屎] //@姬红:回复@胡洲blog:[偷笑] //@胡洲blog:听说博主的律师证是星期天去充话费送的[汗] //@姬红:回复@天下溪谷:嗯,是挺牛的,尤其是脸特大! //@天下溪谷:这个女人貌似很牛嘛,两年拿了两个双学士学位[思考]
空战王:转发 //@赵宪君:回复@树干上的猴子:老爷子不是今天才揭露她的学历造假,我的学历你可以去查1964年入学的吉林大学物理系名册!辅导员张君,系总支书记温希凡、系主任吴轼枢!迟夙生做得到吗?不敢发声当然是心里有鬼!你有权怀疑,用根据否认,算你有本事!
中国曹国洪://@老酒葫芦007:和五毛一般见识,咱也太不值钱了,是吧[嘻嘻]? //@迟夙生律师:[good] //@走南闯北3541109501: 五毛串至了你的微博,证明迟律以刺到了某些人的神经。 //@迟夙生律师:担心他们可以凭拉黑去兑现钱,别拉,摆在那里让大家识别吧,反正也没有人理他们。
echo_lg:这是不是传说中的“”屁股脸“? //@姬红:回复@胡洲blog:[偷笑] //@胡洲blog:听说博主的律师证是星期天去充话费送的[汗] //@姬红:回复@天下溪谷:嗯,是挺牛的,尤其是脸特大! //@天下溪谷:这个女人貌似很牛嘛,两年拿了两个双学士学位[思考] //@姬红:转够500.
1句实话V:转发就是支持!//@文史女教师: 转发就是态度~
回到秦朝://@姬红: 回复@胡洲blog:[偷笑] //@胡洲blog:听说博主的律师证是星期天去充话费送的[汗] //@姬红:回复@天下溪谷:嗯,是挺牛的,尤其是脸特大! //@天下溪谷:这个女人貌似很牛嘛,两年拿了两个双学士学位[思考] //@姬红:转够500. //@皇上管我叫老爸:这个,要转五百吧?[嘻嘻][围观]
爱吼秦腔@迟夙生律师 窜到陕西渭南拍的这女贪官是谁呀?腿短腰身粗,脸大脖颈壮,打眼一看就知是个吸民脂吞民膏的吃货[挖鼻屎] //@姬红:回复@胡洲blog:[偷笑] //@胡洲blog:听说博主的律师证是星期天去充话费送的[汗] //@姬红:回复@天下溪谷:嗯,是挺牛的,尤其是脸特大!
文韬武略辛弃疾:最右//@赵宪君: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 //@赵宪君: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吗?!无耻的骗子
-水木://@姬红:回复@胡洲blog:[偷笑] //@胡洲blog:听说博主的律师证是星期天去充话费送的[汗] //@姬红:回复@天下溪谷:嗯,是挺牛的,尤其是脸特大! //@天下溪谷:这个女人貌似很牛嘛,两年拿了两个双学士学位[思考] //@姬红:转够500. //@皇上管我叫老爸:这个,要转五百吧?[嘻嘻][围观]
见惯人情://@赵宪君: 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吗?!无耻的骗子!
斩蛇者说:回复@Thirtyboy:[偷笑]你米国狗爷爷没发转基因狗粮给你?怎么火气怎么大?你和迟老鸨什么关系?雇佣关系?还是。。。 //@Thirtyboy:大部分都被你狗爹吃喝享用了 (五毛水军贪官城管统统该死)
欧阳律师助理:回复@Thirtyboy:此言差矣,城管中也有好人,官员中也有贪官。不要一棒子打死所有人。客观一点,理性一点,不用这么急躁 //@Thirtyboy:回复@欧阳律师助理:但你肯定没胆子对贪官这么说话,阉人 (五毛水军贪官城管统统该死)
斩蛇者说:迟老鸨你纳的税给老百姓建公共厕所了
者观围:关键是她把自己都相信了[挖鼻屎]//@姬红:回复@胡洲blog:[偷笑] //@胡洲blog:听说博主的律师证是星期天去充话费送的[汗] //@姬红:回复@天下溪谷:嗯,是挺牛的,尤其是脸特大! //@天下溪谷:这个女人貌似很牛嘛,两年拿了两个双学士学位[思考] //@姬红:转够500. //@皇上管我叫老爸:
早社://@姬红:回复@胡洲blog:[偷笑] //@胡洲blog:听说博主的律师证是星期天去充话费送的[汗] //@姬红:回复@天下溪谷:嗯,是挺牛的,尤其是脸特大! //@天下溪谷:这个女人貌似很牛嘛,两年拿了两个双学士学位[思考] //@姬红:转够500. //@皇上管我叫老爸:这个,要转五百吧?[嘻嘻][围观]
但为君故wy:迟大驴,你都闭经了,还自摸强抠,少意淫吧,你的高潮是不会来的…
袁裕来律师V:有时也不妨把他们的愚蠢至极的帖子挂出来作为靶子,让大家享受享受 。
云垂海立123_utf:一只喜欢照相的骗子//@鱼儿煮酒坊:一头喜欢照相的母猪。//@赵宪君: 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
居者有其屋_:回复@水老倌向工:好建议,迟姐照办吧。//@水老倌向工:建议迟大状,带定位信息的微博,离开定位地后再发布,安全第一
宅老余晖:走进网络,来到微博,就必备敞开的胸怀,强大的承受力。无需因不同意见面红耳赤,更不必为某些乱语挑事,贬损攻击之言论生气伤心。心情好,调侃两句,无时间,则一晃而过,眼皮也不必抬起。 @迟夙生律师 大度并快乐着![赞啊] //@许丹: //@黎津平:迟律牛
问沉1:不作孽活不下去。//@牟利45年: 抓紧吧! //@健康媒体王炎:脸皮特厚//@姬红: 回复@天下溪谷:嗯,是挺牛的,尤其是脸特大! //@天下溪谷:这个女人貌似很牛嘛,两年拿了两个双学士学位[思考] //@姬红:转够500. //@皇上管我叫老爸:这个,要转五百吧?[嘻嘻][围观]
刘老师退休了://@蔡小心: 扒皮[嘻嘻]//@赵宪君: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 //@赵宪君: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吗?!无耻的骗子!
弹巴赫的党卫军少校://@金子art: //@刘星洪:支持迟律师主持公道和正义!//@晓玲有话说: 有态度,支持转发。 //@1句实话:转发就是支持!//@文史女教师: 转发就是态度~
前进吧达瓦里希:坚决支持迟律师以法律捍卫自己的权利嘛。这样的造谣,向来以法治为目标,以法律为准绳的迟律师怎么忍得下这口气呢?[偷笑]忍屎忍尿也不能忍这个啊。莫非,迟律师有何难言之隐?[吃惊]
胡洲blog:听说博主的律师证是星期天去充话费送的[汗] //@姬红:回复@天下溪谷:嗯,是挺牛的,尤其是脸特大! //@天下溪谷:这个女人貌似很牛嘛,两年拿了两个双学士学位[思考] //@姬红:转够500. //@皇上管我叫老爸:这个,要转五百吧?[嘻嘻][围观]
没啥事可以让张平常报有希冀:人家人被抓,房子没拆。这老婆娘她倒跑了。。。 //@侯宁:造假了? //@老衲关注郎咸平: 假木匠碰上鲁班了 //@姬红: 赵老师威武![威武] //@赵宪君:回复@子秋262728:造假别造吉林大学法学院,吉林大学法学院我倒背如流,太熟悉了!我在这个学校念书、改造、做编辑共计22年,每一块砖瓦我都熟悉!
赵宪君V:回复@天凉好_個秋:我们吉林大学没有夜大! //@赵宪君:回复@正义之士V:迟夙生学历造假千真万确,不服气的到哈尔滨来找我,我给你们看1948--1998,50年校庆的所有毕业生分班花名册法律系和法学院的名录没有迟夙生这个人!好像有真不要脸的人都不敢辟谣!
被老师骂://@健康媒体王炎: 脸皮特厚//@姬红: 回复@天下溪谷:嗯,是挺牛的,尤其是脸特大! //@天下溪谷:这个女人貌似很牛嘛,两年拿了两个双学士学位[思考] //@姬红:转够500. //@皇上管我叫老爸:这个,要转五百吧?[嘻嘻][围观]
欧阳律师助理:迟律师学贪官作风倒是蛮像的,反正你怎么质疑我不管,(一回应,死翘翘)我赚我的钱。 //@闲庭听落花:连律师证都说不清的律师却成了死磕派先锋,我算是蒙圈了 //@东阿阿胶专营:回复@鱼儿煮酒坊:[偷笑]
枭1964://@敏感的防霉---:这是赤裸裸的文革暴虐遗风的再现,文革中也是这种观点,那时是毛泽东思想是唯一正确的信仰,其他任何其他信仰就因和毛泽东思想不同而被排斥被边缘化甚至被打倒,对那些人的制裁也可以无视法律,和今天迟律师的观点一样和我信仰不同的人没有必要给他们任何法律保护,一个律师无法无天
敏感的防霉---:回复@大连符合模型:这是赤裸裸的文革暴虐遗风的再现,文革中也是这种观点,那时是毛泽东思想是唯一正确的信仰,其他任何信仰就因和毛泽东思想不同而被排斥被边缘化甚至被打倒,对那些人的制裁是可以无视法律的,和今天迟大律师的观点一样,和我信仰不同的人没有必要给他们任何法律保护,一个律师藐视法
乌尔嘉齐静格格公馆:[围观][哈哈]//@姜大爷还是淑女:[嘻嘻]我去! //@姬红:回复@天下溪谷:嗯,是挺牛的,尤其是脸特大! //@天下溪谷:这个女人貌似很牛嘛,两年拿了两个双学士学位[思考] //@姬红:转够500. //@皇上管我叫老爸:这个,要转五百吧?[嘻嘻][围观]
汝何弃医://@男神爵趣1975: //@丁来峰:公知关注社会,五毛只“关注”公知。五毛骂你、污蔑你,是他的职业和专业,你哪有精力跟他们玩?
家旺君2://@邓相超: //@无德无信中国人1: //@求文贝卖55: 救赎//@异次元微尘三世: //@黃紅59://@黑土邦德:对五毛不评不转不理不睬,任其自说自话!//@走南闯北3541109501: 五毛串至了你的微博,证明迟律以刺到了某些人的神经。//@galen_chen:@1句实话:
裸泳帮://@姬红:转够500. //@皇上管我叫老爸:这个,要转五百吧?[嘻嘻][围观]
有理说不通V:博主身为律师,怎么不去起诉他们?心虚?还是..........
lllP_P:→_→ 真相 //@丁来峰: 公知关注社会,五毛只“关注”公知。五毛骂你、污蔑你,是他的职业和专业,你哪有精力跟他们玩?
腾空飞翔自由中国:切记:在维护自身的利益不受侵害时与权势打交道,必须留有证据防他们玩花样肠子坑民,录音录像合同签定等,就能成为最佳法律依据。 //@姬红:回复@天下溪谷:嗯,是挺牛的,尤其是脸特大! //@天下溪谷:这个女人貌似很牛嘛,两年拿了两个双学士学位[思考] //@姬红:转够500. //@皇上管我叫老爸:这个,要转
悠扬微博://@姬红: 回复@天下溪谷:嗯,是挺牛的,尤其是脸特大! //@天下溪谷:这个女人貌似很牛嘛,两年拿了两个双学士学位[思考] //@姬红:转够500. //@皇上管我叫老爸:这个,要转五百吧?[嘻嘻][围观]
徐戴2010://@华夏正道: //@立场旁观:实在无聊时,可以逗逗五毛玩玩···[偷笑]
粥长-大鹏:捂毛狗 宫捂猿 的帖子一概不看不转不评 //@迷失的傻老头: 右三[good]//@异次元微尘三世: //@黃紅59://@黑土邦德:对五毛不评不转不理不睬,任其自说自话!//@走南闯北3541109501: 五毛串至了你的微博,证明迟律以刺到了某些人的神经。//@galen_chen:世上最愚蠢的事情莫过于跟猪打架,而五毛们连猪都不如
青莲大大:亲,已经转发835了,够了。有法不依就不要当律师了!
秦之楚://@姬红:转够500. //@皇上管我叫老爸:这个,要转五百吧?[嘻嘻][围观]
清清荷花香:[哈哈]//@姬红: 转够500. //@皇上管我叫老爸:这个,要转五百吧?[嘻嘻][围观]
xiyang-007://@邓相超: //@无德无信中国人1: //@求文贝卖55: 救赎//@异次元微尘三世: //@黃紅59://@黑土邦德:对五毛不评不转不理不睬,任其自说自话!//@走南闯北3541109501: 五毛串至了你的微博,证明迟律以刺到了某些人的神经。//@galen_chen:@1句实话:
深夜走过美食街:无耻驴屎![鄙视][鄙视]//@姬红:转够500. //@皇上管我叫老爸:这个,要转五百吧?[嘻嘻][围观]
淡然诉说忧伤://@丁来峰:公知关注社会,五毛只“关注”公知。五毛骂你、污蔑你,是他的职业和专业,你哪有精力跟他们玩?
LZTSFX://@晓玲有话说: 有态度,支持转发。 //@1句实话:转发就是支持!//@文史女教师: 转发就是态度~
姬红:回复@胡洲blog:[偷笑] //@胡洲blog:听说博主的律师证是星期天去充话费送的[汗] //@姬红:回复@天下溪谷:嗯,是挺牛的,尤其是脸特大! //@天下溪谷:这个女人貌似很牛嘛,两年拿了两个双学士学位[思考] //@姬红:转够500. //@皇上管我叫老爸:这个,要转五百吧?[嘻嘻][围观]
闲散渔人:回复@Thirtyboy:剩下你这条狗活下来,谁养? //@Thirtyboy:回复@闲散渔人:赵老师孬种! (五毛水军贪官城管统统该死)
KrisLee李嘉林://@田理何:本人对待五毛一向是不理不睬不回应不给其扬名挣粉赚钱的机会,直接拉黑了之。//@高会民:是啊。//@丁来峰: 公知关注社会,五毛只“关注”公知。五毛骂你、污蔑你,是他的职业和专业,你哪有精力跟他们玩?
闲散渔人:耳光啪啪响!//@赵宪君: 回复@子秋262728:造假别造吉林大学法学院,吉林大学法学院我倒背如流,太熟悉了!我在这个学校念书、改造、做编辑共计22年,每一块砖瓦我都熟悉! //@赵宪君:回复@半山松竹撼秋风: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
丁来峰V:公知关注社会,五毛只“关注”公知。五毛骂你、污蔑你,是他的职业和专业,你哪有精力跟他们玩?
日月星辰5209://@无德无信中国人1: //@求文贝卖55: 救赎//@异次元微尘三世: //@黃紅59://@黑土邦德:对五毛不评不转不理不睬,任其自说自话!//@走南闯北3541109501: 五毛串至了你的微博,证明迟律以刺到了某些人的神经。//@galen_chen:@1句实话:
姬红:回复@中岳狂飙096:[ok][握手] //@中岳狂飙096:回复@姬红:哦,我理解错了。加个朋友多向您学习好吗 //@姬红:回复@天下溪谷:嗯,是挺牛的,尤其是脸特大! //@天下溪谷:这个女人貌似很牛嘛,两年拿了两个双学士学位[思考] //@姬红:转够500. //@皇上管我叫老爸:这个,要转五百吧?[嘻嘻][围观]
蛋炒饭921://@姬红: 赵老师威武![威武] //@赵宪君:回复@子秋262728:造假别造吉林大学法学院,吉林大学法学院我倒背如流,太熟悉了!我在这个学校念书、改造、做编辑共计22年,每一块砖瓦我都熟悉!
陶仁雨:回复@Thirtyboy:五毛给你,当水军都不合格,你是黑黑啊 //@Thirtyboy:回复@陶仁雨:这话你咋不去质问贪官们??!!!(五毛水军贪官城管统统该死!)
晓玲有话说:有态度,支持转发。 //@1句实话:转发就是支持!//@文史女教师: 转发就是态度~
张红红摄影记者V://@赵宪君: 回复@子秋262728:造假别造吉林大学法学院,吉林大学法学院我倒背如流,太熟悉了!我在这个学校念书、改造、做编辑共计22年,每一块砖瓦我都熟悉! //@赵宪君:回复@半山松竹撼秋风: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
思考与琢磨:打脸!//@赵宪君:回复@半山松竹撼秋风:我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 //@赵宪君: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知道吗?!无耻的骗子!
彭觉慧救妹@迟夙生律师:[good]@走南闯北3541109501: 五毛串至了你的微博,证明迟律以刺到了某些人的神经@迟夙生律师:担心他们可以凭拉黑去兑现钱别拉,摆在那里让大家识别吧,反正也没有人理他们@galen_chen:世上最愚蠢的事情莫过于跟猪打架,而五毛们连猪都不如。所以对付五毛的办法只有一招:默默地将其拉黑。
AC_zuzo:回复@Thirtyboy:光过嘴瘾有毛用,你要不扒你就五毛的孙子~~~[哈哈] //@Thirtyboy:回复@AC_zuzo:嗯 该扒扒学历造假官员的皮!!(五毛水军贪官城管统统该死!)
虾兵虾酱乡下郎://@AC_zuzo: //@傻小子吧: 扒皮! //@赵宪君: 我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吗?!无耻的骗子
兔子醒来发现乌龟也睡着了:// @太阳有语 ://@张狂和尚: 驴打滚! //@赵宪君: 我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吗?!无耻的骗子
泉州碎碎念:→ →//@张狂和尚: 驴打滚! //@赵宪君: 我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吗?!无耻的骗子
一虎八奶://@刘星洪: 支持迟律师主持公道和正义!//@晓玲有话说: 有态度,支持转发。 //@1句实话:转发就是支持!//@文史女教师: 转发就是态度~
爱猫猫的妈妈_抵制玉林狗肉节://@傻小子吧: 扒皮!@迟夙生律师@赵宪君: 我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吗?!无耻的骗子
青山黄河33:[哈哈]//@傻小子吧: 扒皮!@迟夙生律师!//@张狂和尚: 驴打滚! //@赵宪君: 我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
夜晚不再看星星:[思考] //@好人老周:[围观] //@姬红: 赵老师威武![威武] //@赵宪君:回复@子秋262728:造假别造吉林大学法学院,吉林大学法学院我倒背如流,太熟悉了!我在这个学校念书、改造、做编辑共计22年,每一块砖瓦我都熟悉!
守望鱼6://@赵宪君:回复@树干上的猴子:老爷子不是今天才揭露她的学历造假,我的学历你可以去查1964年入学的吉林大学物理系名册!辅导员张君,系总支书记温希凡、系主任吴轼枢!迟夙生做得到吗?不敢发声当然是心里有鬼!你有权怀疑,用根据否认,算你有本事!
守望鱼6:[吃惊]//@赵宪君:回复@半山松竹撼秋风: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 //@赵宪君: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吗?!无耻的骗
卡卡爸爸://@高会民: 是啊。//@丁来峰: 公知关注社会,五毛只“关注”公知。五毛骂你、污蔑你,是他的职业和专业,你哪有精力跟他们玩?
正义知客:力挺迟大姐!//@老衲关注郎咸平: 假木匠碰上鲁班了//@姬红: 赵老师威武![威武] //@赵宪君:回复@子秋262728:造假别造吉林大学法学院,吉林大学法学院我倒背如流,太熟悉了!我在这个学校念书、改造、做编辑共计22年,每一块砖瓦我都熟悉!
赵宪君V:回复@子秋262728:造假别造吉林大学法学院,吉林大学法学院我倒背如流,太熟悉了!我在这个学校念书、改造、做编辑共计22年,每一块砖瓦我都熟悉! //@赵宪君:回复@半山松竹撼秋风: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
一玠://@侯宁: 造假了?//@老衲关注郎咸平: 假木匠碰上鲁班了//@姬红: 赵老师威武![威武] //@赵宪君:回复@子秋262728:造假别造吉林大学法学院,吉林大学法学院我倒背如流,太熟悉了!我在这个学校念书、改造、做编辑共计22年,每一块砖瓦我都熟悉!
夜半钟声12321:我估计就是什么都没有,却在那里胡搅蛮缠。说白了就是拿着身份在行骗,她跟人家说她是舆情员,骗了档案管理员,还拿到网上毁誉别人。//@东海推沙头: 这也很方便啊,只要取得原案任何一个当事人的委托就行,或者现在案件的调查令也行,如果一样都没有就要阅卷,那就是丢人现眼了。
只-呼-遮-也:无视五毛//@无德无信中国人1://@求文贝卖55: 救赎//@异次元微尘三世: //@黃紅59://@黑土邦德:对五毛不评不转不理不睬,任其自说自话!//@走南闯北3541109501: 五毛串至了你的微博,证明迟律以刺到了某些人的神经。//@galen_chen:@1句实话:
今生只能有你://@老衲关注郎咸平:假木匠碰上鲁班了//@姬红: 赵老师威武![威武] //@赵宪君:回复@子秋262728:造假别造吉林大学法学院,吉林大学法学院我倒背如流,太熟悉了!我在这个学校念书、改造、做编辑共计22年,每一块砖瓦我都熟悉!
巴黎称帝大威廉://@周朝皇室守藏史-圣人无名: 迟公知很聪明,懂得避重就轻//@青风青风: //@侯宁:造假了? //@老衲关注郎咸平: 假木匠碰上鲁班了//@赵宪君:回复@子秋262728:造假别造吉林大学法学院,吉林大学法学院我倒背如流,太熟悉了!我在这个学校念书、改造、做编辑共计22年,每一块砖瓦我都熟悉!
警而察之:[围观]//@侯宁:造假了?//@老衲关注郎咸平: 假木匠碰上鲁班了//@姬红: 赵老师威武![威武] //@赵宪君:回复@子秋262728:造假别造吉林大学法学院,吉林大学法学院我倒背如流,太熟悉了!我在这个学校念书、改造、做编辑共计22年,每一块砖瓦我都熟悉!
青风青风:别提“重”字[嘘],过敏晕倒咋整//@周朝皇室守藏史-圣人无名: 迟公知很聪明,懂得避重就轻//@青风青风: //@老衲关注郎咸平: 假木匠碰上鲁班了//@赵宪君:回复@子秋262728:造假别造吉林大学法学院,吉林大学法学院我倒背如流,太熟悉了!我在这个学校念书、改造、做编辑共计22年,每一块砖瓦我都熟悉!
小谦999:你们这样不是搞得人家没什么收入了吗[偷笑]//@黑土邦德:对五毛不评不转不理不睬,任其自说自话!//@galen_chen:世上最愚蠢的事情莫过于跟猪打架,而五毛们连猪都不如。所以对付五毛的办法只有一招:默默地将其拉黑。
武功山小裁缝:[偷笑][哈哈]//@青风青风: //@洋泽地咨詢: [哈哈][给力][给力][哈哈] //@侯宁:造假了? //@老衲关注郎咸平: 假木匠碰上鲁班了 //@姬红: 赵老师威武![威武] //@赵宪君:造假别造吉林大学法学院,吉林大学法学院我倒背如流,太熟悉了!我在这个学校念书、改造、做编辑共计22年,每一块砖瓦我都熟悉!
天凉好_個秋:说不准上过夜大?//@赵宪君: 回复@正义之士V:迟夙生学历造假千真万确,不服气的到哈尔滨来找我,我给你们看1948--1998,50年校庆的所有毕业生分班花名册法律系和法学院的名录没有迟夙生这个人!好像有真不要脸的人都不敢辟谣!//@正义之士V:年纪一大把了,还去造假,不但不反思,还污蔑广大网友是五毛。
热情爱谁谁2010:[围观]//@老衲关注郎咸平: 假木匠碰上鲁班了//@姬红: 赵老师威武![威武] //@赵宪君:回复@子秋262728:造假别造吉林大学法学院,吉林大学法学院我倒背如流,太熟悉了!我在这个学校念书、改造、做编辑共计22年,每一块砖瓦我都熟悉!
宝贝向前冲创意工坊:公务员们说现在公务员越来越不好干了! 因为天总有亮的那一刻
isnotyourlove://@老衲关注郎咸平:假木匠碰上鲁班了//@姬红: 赵老师威武![威武] //@赵宪君:回复@子秋262728:造假别造吉林大学法学院,吉林大学法学院我倒背如流,太熟悉了!我在这个学校念书、改造、做编辑共计22年,每一块砖瓦我都熟悉!
姬红:转够500. //@皇上管我叫老爸:这个,要转五百吧?[嘻嘻][围观]
磨道者:22年吉大人?//@两袖清风陈阿扁: [围观]//@老衲关注郎咸平: //@侯宁: 造假了?//@老衲关注郎咸平: 假木匠碰上鲁班了//@姬红://@赵宪君:回复@子秋262728:造假别造吉林大学法学院,吉林大学法学院我倒背如流,太熟悉了!我在这个学校念书、改造、做编辑共计22年,每一块砖瓦我都熟悉!
一个人的旅旅行:无耻啊!靠靠靠!//@老衲关注郎咸平:迟女说没有//@侯宁: 造假了?//@老衲关注郎咸平: 假木匠碰上鲁班了//@姬红: 赵老师威武![威武] //@赵宪君:回复@子秋262728:造假别造吉林大学法学院,吉林大学法学院我倒背如流,太熟悉了!我在这个学校念书、改造、做编辑共计22年,每一块砖瓦我都熟悉!
您好大重庆:回复@Thirtyboy:青岛平度有很多迟驴屎们吃剩下的螃蟹垃圾,右边赶紧去哈!//@Thirtyboy:回复@您好大重庆:我说你语文老师没好好教你只喂你吃屎!!!药不能停!!!(五毛水军贪官城管统统该死!)
khan1206://@姬红:赵老师威武![威武] //@赵宪君:回复@子秋262728:造假别造吉林大学法学院,吉林大学法学院我倒背如流,太熟悉了!我在这个学校念书、改造、做编辑共计22年,每一块砖瓦我都熟悉!
沉睡的眼镜蛇://@高会民:是啊。//@丁来峰: 公知关注社会,五毛只“关注”公知。五毛骂你、污蔑你,是他的职业和专业,你哪有精力跟他们玩?
好人老周:[围观]//@姬红: 赵老师威武![威武] //@赵宪君:回复@子秋262728:造假别造吉林大学法学院,吉林大学法学院我倒背如流,太熟悉了!我在这个学校念书、改造、做编辑共计22年,每一块砖瓦我都熟悉!
忧伤的癞蛤蟆://@高会民:是啊。//@丁来峰: 公知关注社会,五毛只“关注”公知。五毛骂你、污蔑你,是他的职业和专业,你哪有精力跟他们玩?
散发Rock://@赵宪君:回复@子秋262728:造假别造吉林大学法学院,吉林大学法学院我倒背如流,太熟悉了!我在这个学校念书、改造、做编辑共计22年,每一块砖瓦我都熟悉! //@赵宪君:回复@半山松竹撼秋风: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
您好大重庆:回复@Thirtyboy:你说的是迟驴屎哇?//@Thirtyboy:回复@您好大重庆:同学 你言语中有股很重的戾气,你这是这是心里有屎啊,这是病,要不能停!!!(五毛水军贪官城管统统该死!)
J-feb:默默地赞下,再转。
上善若水_无欲则刚007://@迟夙生律师:担心他们可以凭拉黑去兑现钱,别拉,摆在那里让大家识别吧,反正也没有人理他们。//@galen_chen:这世上最愚蠢的事情莫过于跟猪打架,而五毛们连猪都不如。所以对付五毛的办法只有一招:默默地将其拉黑。发现一个干掉一个,并顺祝它早日下地狱。 //@吴必虎:转发微博
做梦的石头儿:无须亦未[偷笑]//@老衲关注郎咸平:迟女说没有//@侯宁: 造假了?//@老衲关注郎咸平: 假木匠碰上鲁班了//@姬红: 赵老师威武![威武] //@赵宪君:回复@子秋262728:造假别造吉林大学法学院,吉林大学法学院我倒背如流,太熟悉了!我在这个学校念书、改造、做编辑共计22年,每一块砖瓦我都熟悉!
老树爱卜卜:陕西渭南各村各户注意了,鬼子进村了![挖鼻屎]
真中国人说:迟大驴真装逼。//@姬红:赵老师威武![威武] //@赵宪君:回复@子秋262728:造假别造吉林大学法学院,吉林大学法学院我倒背如流,太熟悉了!我在这个学校念书、改造、做编辑共计22年,每一块砖瓦我都熟悉!
daotonzhihe:没有错,中央台都拍 了办护照的光 。
姬红:回复@echo_lg:差不多,也可以说是长了一脸屁股肉。[挖鼻屎] //@echo_lg:这是不是传说中的“”屁股脸“? //@姬红:回复@胡洲blog:[偷笑] //@胡洲blog:听说博主的律师证是星期天去充话费送的[汗] //@姬红:回复@天下溪谷:嗯,是挺牛的,尤其是脸特大!
秋天树2010:公民们继续拍那些枉法的握有的权力的公仆吧!在他们履行公务的时候他们没有肖像被保护的权利。 ————这个有实战意义
云淡风清555://@姬红: 赵老师威武![威武] //@赵宪君:回复@子秋262728:造假别造吉林大学法学院,吉林大学法学院我倒背如流,太熟悉了!我在这个学校念书、改造、做编辑共计22年,每一块砖瓦我都熟悉!
米帝盟友笨拉灯:[哈哈]//@老衲关注郎咸平:假木匠碰上鲁班了//@姬红: 赵老师威武![威武] //@赵宪君:回复@子秋262728:造假别造吉林大学法学院,吉林大学法学院我倒背如流,太熟悉了!我在这个学校念书、改造、做编辑共计22年,每一块砖瓦我都熟悉!
您好大重庆:迟驴屎螃蟹吃多了横着走路哈!佩服! //@姬红:赵老师威武![威武] //@赵宪君:回复@子秋262728:造假别造吉林大学法学院,吉林大学法学院我倒背如流,太熟悉了!我在这个学校念书、改造、做编辑共计22年,每一块砖瓦我都熟悉!
早茶午咖啡://@猫猫爸爸是老虎://@赵宪君:老爷子不是今天才揭露她的学历造假,我的学历你可以去查1964年入学的吉林大学物理系名册!辅导员张君,系总支书记温希凡、系主任吴轼枢!迟夙生做得到吗?不敢发声当然是心里有鬼!你有权怀疑,用根据否认,算你有本事!
1099的路:噢 //@蔡小心:扒皮[嘻嘻]//@赵宪君: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 //@赵宪君: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吗?!无耻的骗子!
googly的微博:骗子都无耻。[哈哈] //@赵宪君: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 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吗?!无耻的骗子
戒不掉奶茶的汤婆婆:在他们履行公务的时候他们没有肖像被保护的权利---学习个知识
piaoyi8898:五毛害国害民,罪该万死 //@高会民:是啊。//@丁来峰: 公知关注社会,五毛只“关注”公知。五毛骂你、污蔑你,是他的职业和专业,你哪有精力跟他们玩?
文涛1988的美好生活://@高会民:是啊。//@丁来峰: 公知关注社会,五毛只“关注”公知。五毛骂你、污蔑你,是他的职业和专业,你哪有精力跟他们玩?
胖胖爱猩猩:别这样,人家可能是吉大自考生。[哈哈]//@姚燕倩律师: [围观]//@赵宪君: 回复@半山松竹风: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 //@赵宪君: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吗?
拯救黑熊取缔熊胆:公民们继续拍那些枉法的握有的权力的公仆吧!在他们履行公务的时候他们没有肖像被保护的权利//@Mr-上原:
武功山小裁缝:跟着五毛干部上的短训班吧?[吃惊]//@天凉好_個秋:说不准上过夜大?//@赵宪君: 回复@正义之士V:迟夙生学历造假千真万确,不服气的到哈尔滨来找我,我给你们看1948--1998,50年校庆的所有毕业生分班花名册法律系和法学院的名录没有迟夙生这个人!好像有真不要脸的人都不敢辟谣!
呼吸-会痛我哥:我想说的右边两位都说了//@走南闯北3541109501: 五毛串至了你的微博,证明迟律以刺到了某些人的神经。 //@迟夙生律师:担心他们可以凭拉黑去兑现钱,别拉,摆在那里让大家识别吧,反正也没有人理他们。//@galen_chen:世上最愚蠢的事情莫过于跟猪打架,而五毛们连猪都不如。所以对付五毛的办法只有一招:
姬红:回复@天下溪谷:嗯,是挺牛的,尤其是脸特大! //@天下溪谷:这个女人貌似很牛嘛,两年拿了两个双学士学位[思考] //@姬红:转够500. //@皇上管我叫老爸:这个,要转五百吧?[嘻嘻][围观]
Terry_Ying://@丁来峰:公知关注社会,五毛只“关注”公知。五毛骂你、污蔑你,是他的职业和专业,你哪有精力跟他们玩?
当严冬安静的来临://@迟夙生律师: 五毛串至了你的微博,证明迟律以刺到了某些人的神经。 //@迟夙生律师:担心他们可以凭拉黑去兑现钱,别拉,摆在那里让大家识别吧,反正也没有人理他们。//@galen_chen:世上最愚蠢的事情莫过于跟猪打架,而五毛们连猪都不如。所以对付五毛的办法只有一招:默默地将其拉黑。
大树_sunboy://@高会民:是啊。//@丁来峰: 公知关注社会,五毛只“关注”公知。五毛骂你、污蔑你,是他的职业和专业,你哪有精力跟他们玩?
无语km://@博览妹妹: 五毛和毛粉就不是人。//@董郎dxp: [good]//@刘星洪:支持迟律师主持公道和正义!//@晓玲有话说: 有态度,支持转发。 //@1句实话:转发就是支持!//@文史女教师: 转发就是态度~
致命香蕉皮://@听风灌雨:静待博主有力反击![哈哈]//@赵宪君: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 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吗?无耻的骗子
游侠Xiaopeng://@赵宪君: 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 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吗?!无耻的骗子!
小俗子FrankYan:所以公知做什么都是对的。 //@西西福厮:有人枉法,所以不能攻击公知?
兰加林律师V://@陆伟民律师: //@埃玛Emma: 转发微博//司法领域问题牵一发而动全身,什么时候是个头?
子秋262728:陈有西已经被你连裤衩都扒掉了,迟夙生与陈有西一样多粉,而且还不是男人,你竟然也把人家扒得光光的,情何以堪//@赵宪君: 回复@半山松竹撼秋风: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 //@赵宪君: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
二七亿司全甲:一个造假的货,得瑟啥呀?[吐]//@老衲关注郎咸平: 围观一下为满嘴脏话竖拇指的前人大代表,年龄、学历、律师资格都有瑕疵的迟夙生→//@迟夙生律师: [good]//@走南闯北3541109501: 五毛串至了你的微博,证明迟律以刺到了某些人的神经。
想说就说VIP:大闸蟹下来了,吃螃蟹不?//@老衲关注郎咸平: 围观一下为满嘴脏话竖拇指的前人大代表,年龄、学历、律师资格都有瑕疵的迟夙生→//@迟夙生律师: [good]//@走南闯北3541109501:
夜深沉2003://@蔡小心: 扒皮[嘻嘻]//@赵宪君: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 //@赵宪君: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吗?!无耻的骗子!
超级萝卜第三代:回复@许昌徐宏伟律师:给你妈迟胖子擦屁股都擦得不要脸了。你敢质疑你妈这个前人大代表得学历造假问题吗?你这五毛!//@许昌徐宏伟律师:近来五毛的确跳出不少,我这不知名的还经常遇到攻击。
叁-壹-陆-零:见怪不怪,其怪自败 。//@孤家寡哥2017://@改舵老爷车2世: //@袁裕来律师: 有时也不妨把他们的愚蠢至极的帖子挂出来作为靶子,让大家享受享受 。
四季阳光:“五毛们又开始串至我的微博”——关闭呀。傻大姐疯了!//@赵宪君: 回@树干上的猴子:老爷子不是今天才揭露她的学历造假,我的学历你可以去查1964年入学的吉林大学物理系名册!辅导员张君,系总支书记温希凡、系主任吴轼枢!迟夙生做得到吗?不敢发声当然是心里有鬼!你有权怀疑,用根据否认,算你本事
千钧棒V://@蔡小心: 扒皮[嘻嘻]//@赵宪君: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 //@赵宪君: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吗?!无耻的骗子!
陶仁雨:学历完全不重要,但是作为一个律师,如果学历是主动造假的那重要不重要呢?
zhuling0537://@孤家寡哥2017://@改舵老爷车2世: //@袁裕来律师: 有时也不妨把他们的愚蠢至极的帖子挂出来作为靶子,让大家享受享受 。
湘北汉子律师:打迟夙生的脸打得啪啪响啊。//@赵宪君: 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吗?!无耻的骗子!
超级萝卜第三代:回复@格桑花开D季节:满口质疑公权力的公知民逗,面对前人大代表公开的学历造假问题缺避而不谈,只扣五毛帽子。者是何道理?为何民逗总是站在民众对立面和共产党的人大代表穿一条裤子?哈哈哈//@格桑花开D季节:一个奇怪的现象。一贯标榜正义,喜欢代表中国人民,反对汉奸卖国贼的五毛。在具体事件上,总
有只巨鸟跌下水://@晓玲有话说:有态度,支持转发。 //@1句实话:转发就是支持!//@文史女教师: 转发就是态度~
75年的老虎://@袁裕来律师: 有时也不妨把他们的愚蠢至极的帖子挂出来作为靶子,让大家享受享受 。
狂歌一去://@蔡小心:扒皮[嘻嘻]//@赵宪君: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 //@赵宪君: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吗?!无耻的骗子
sunnytwo@昆明市长 @昆明12345市长热线 //@袁裕来律师:有时也不妨把他们的愚蠢至极的帖子挂出来作为靶子,让大家享受享受 。
tommylove://@西西福厮:所以不能攻击公知?//@赵宪君: 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吗?!无耻的骗子!
BI7MLC://@赵宪君:回复@天凉好_個秋:我们吉林大学没有夜大! //@赵宪君:回复@正义之士V:迟夙生学历造假千真万确,不服气的到哈尔滨来找我,我给你们看1948--1998,50年校庆的所有毕业生分班花名册法律系和法学院的名录没有迟夙生这个人!好像有真不要脸的人都不敢辟谣!
Baguette-le-Cric://@孤家寡哥2017: //@改舵老爷车2世: //@袁裕来律师: 有时也不妨把他们的愚蠢至极的帖子挂出来作为靶子,让大家享受享受 。
kakakaka1973://@集思广益64: //@袁裕来律师:有时也不妨把他们的愚蠢至极的帖子挂出来作为靶子,让大家享受享受 。
中流集水:转发支持迟大状 //@袁裕来律师:有时也不妨把他们的愚蠢至极的帖子挂出来作为靶子,让大家享受享受 。
爱加倍爱加倍://@孤家寡哥2017://@改舵老爷车2世: //@袁裕来律师: 有时也不妨把他们的愚蠢至极的帖子挂出来作为靶子,让大家享受享受 。
竹子要发://@严子陵://@丁来峰: 公知关注社会,五毛只“关注”公知。五毛骂你、污蔑你,是他的职业和专业,你哪有精力跟他们玩?
TriPle____://@1句实话: 转发就是支持!//@文史女教师: 转发就是态度~
红尘视界@古月猫儿1314 //@袁裕来律师:有时也不妨把他们的愚蠢至极的帖子挂出来作为靶子,让大家享受享受 。
乐圣师旷论学://@谁也不知道下一秒将会怎样: //@干卫东律师: //@冷眼传媒:好榜樣![嘻嘻] //@袁裕来律师:有时也不妨把他们的愚蠢至极的帖子挂出来作为靶子,让大家享受享受 。
冻结你de心:继续拍那些枉法的握有的权力的公仆吧!在他们履行公务的时候他们没有肖像被保护的权利。[威武] //@袁裕来律师:有时也不妨把他们的愚蠢至极的帖子挂出来作为靶子,让大家享受享受 。
浮萍晓之://@迟夙生律师: [good]//@走南闯北3541109501: 五毛串至了你的微博,证明迟律以刺到了某些人的神经。 //@迟夙生律师:担心他们可以凭拉黑去兑现钱,别拉,摆在那里让大家识别吧,反正也没有人理他们。//@galen_chen:世上最愚蠢的事情莫过于跟猪打架,而五毛们连猪都不如。所以对付五毛的办法只有一招:
_斯诺克_:/@赵宪君: 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吗?!无耻的骗子!
贺氏启明://@袁裕来律师:有时也不妨把他们的愚蠢至极的帖子挂出来作为靶子,让大家享受享受 。
黄谷峻://@西西福厮:有人枉法,所以不能攻击公知?//@赵宪君: 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
张翊_Yvonne://@赵宪君: 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吗?!无耻的骗子!
天下公民所有:看到了迟大婶背后挂着的城管称砣![嘻嘻]//@集思广益64://@袁裕来律师:有时也不妨把他们的愚蠢至极的帖子挂出来作为靶子,让大家享受享受 。
许昌徐宏伟律师V:五毛再见,不理不睬。//@许昌徐宏伟律师: 近来五毛的确跳出不少,我这不知名的还经常遇到攻击。
刘洪光hsx:唯有不予理睬才是正道! //@集思广益64: //@袁裕来律师:有时也不妨把他们的愚蠢至极的帖子挂出来作为靶子,让大家享受享受 。
淫人民的好公仆://@丁来峰:公知关注社会,五毛只“关注”公知。五毛骂你、污蔑你,是他的职业和专业,你哪有精力跟他们玩?
黄戒之谜: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骗子终将揭开华丽的面纱!
0110iloveyou://@丁来峰: 公知关注社会,五毛只“关注”公知。五毛骂你、污蔑你,是他的职业和专业,你哪有精力跟他们玩?
反腐联盟A://@干卫东律师://@冷眼传媒:好榜樣![嘻嘻] //@袁裕来律师:有时也不妨把他们的愚蠢至极的帖子挂出来作为靶子,让大家享受享受 。
自由的猫007://@袁裕来律师: 有时也不妨把他们的愚蠢至极的帖子挂出来作为靶子,让大家享受享受 。
任风云随波再来://@皇上管我叫老爸:这个,要转五百//@赵宪君: 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吗?!无耻的骗子!
draculavlad://@袁裕来律师: 有时也不妨把他们的愚蠢至极的帖子挂出来作为靶子,让大家享受享受 。
三十年普法://@梁文道访谈: 迟律师,无须理会那些邪恶的畜生
水墨鱼之鱼://@丁来峰:公知关注社会,五毛只“关注”公知。五毛骂你、污蔑你,是他的职业和专业,你哪有精力跟他们玩?
左右不讨好的老刘:是错觉吗?怎么公知个个屁股不干净//@赵宪君: 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吗?!无耻的骗子!
我发誓我再也不发誓oc://@袁裕来律师:有时也不妨把他们的愚蠢至极的帖子挂出来作为靶子,让大家享受享受 。
走背告反://@袁裕来律师:有时也不妨把他们的愚蠢至极的帖子挂出来作为靶子,让大家享受享受 。
寻找自干五://@迟夙生律师:: 五毛串至了你的微博,证明迟律以刺到了某些人的神经。 //@迟夙生律师:担心他们可以凭拉黑去兑现钱,别拉,摆在那里让大家识别吧,反正也没有人理他们。//@galen_chen:世上最愚蠢的事情莫过于跟猪打架,而五毛们连猪都不如。所以对付五毛的办法只有一招:默默地将其拉黑。
唐诘歌德://@袁裕来律师:有时也不妨把他们的愚蠢至极的帖子挂出来作为靶子,让大家享受享受 。
新友老师:肖像权法律知识点的普及
广武虎威:老袁这话说的,你的贴子被挂出来的还少么[哈哈] //@袁裕来律师:有时也不妨把他们的愚蠢至极的帖子挂出来作为靶子,让大家享受享受 。
希望时光退回到1945://@袁裕来律师:有时也不妨把他们的愚蠢至极的帖子挂出来作为靶子,让大家享受享受 。
鑫哥FA://@赵宪君: 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吗?!无耻的骗子!
sky何天伦://@袁裕来律师:有时也不妨把他们的愚蠢至极的帖子挂出来作为靶子,让大家享受享受 。
南京2011-8-19://@袁裕来律师: 有时也不妨把他们的愚蠢至极的帖子挂出来作为靶子,让大家享受享受 。
鲍大人不是包大人://@民生焦点转播://@董郎dxp: [good]//@刘星洪:支持迟律师主持公道和正义!//@晓玲有话说: 有态度,支持转发。 //@1句实话:转发就是支持!//@文史女教师: 转发就是态度~
迟夙生律师V:[good]//@走南闯北3541109501: 五毛串至了你的微博,证明迟律以刺到了某些人的神经。 //@迟夙生律师:担心他们可以凭拉黑去兑现钱,别拉,摆在那里让大家识别吧,反正也没有人理他们。//@galen_chen:世上最愚蠢的事情莫过于跟猪打架,而五毛们连猪都不如。所以对付五毛的办法只有一招:默默地将其拉黑。
超级萝卜第三代:回复@长大的赵杰:她是前人大代表,再地摊上印学历这是正义得?她质疑别人得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长大的赵杰:人是正义的就好了我觉得//@超级萝卜第三代:回复@宋二木:学历当然不重要,这头母猪一印就是四本。不重要印了干什么。//@宋二木:回复@长大的赵杰:对 学历完全不重要,但是作为一个律师,如果学
爱做梦的牦牛:对谣言不理不睬绝不是最好的回应。//@袁裕来律师:有时也不妨把他们的愚蠢至极的帖子挂出来作为靶子,让大家享受享受 。
曲小优:你的菜→//@老衲关注郎咸平: 围观一下为满嘴脏话竖拇指的前人大代表,年龄、学历、律师资格都有瑕疵的迟夙生→//@迟夙生律师: [good]//@走南闯北3541109501: 五毛串至了你的微博,证明迟律以刺到了某些人的神经。//@galen_chen:世上最愚蠢的事情莫过于跟猪打架,而五毛们连猪都不如。所以对付五毛的
皇上管我叫老爸:这个,要转五百吧?[嘻嘻][围观]//@赵宪君: 我自己就是吉林大学黑龙江校友会常务理事,我会不知道黑龙江校友都有谁?特别是法律系的老人儿!你敢说你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生不是造假?那届毕业?辅导员是谁?系主任是谁?你报的学历那时候吉林大学只有法律系,没有法学院,你知道吗?!无耻的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