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罗昌平:《解放日报》2013年6月…

罗昌平V:《解放日报》2013年6月10日发表了原上海市委宣传部副部长丁锡满的一首七绝《端午感慨》:“ 世事烦心哭作歌,书生无剑斩妖魔。原该汨水寻屈子,却恨洞庭难再波。”

微博转发

谭刚强-V://@王天定:丁做过解放日报的总编辑,很资深的老报人。 //@情况呢就是这么个情况: 经查报纸,还真有!发在“朝花”版“端午笔会”专栏。//@梦邑樵郎: 此诗可为历史存档。然现任者多不能作:或以才力不济,或以气节不及故也!
华老太:代表部分老同志的心声,转发,希望我党能倾听。
湾仔罗://@梦邑樵郎: 此诗可为历史存档。然现任者多不能作:或以才力不济,或以气节不及故也!
老皮的围脖2:水质污染,波涛不在,看样子不是坏事?
柳村客:照以前的说法是:自绝于人民。还要批判一番呢。 //@绍兴师爷在北京://@往事并非如烟1977://@何光伟:世事烦心哭作歌,书生无剑斩妖魔。原该汨水寻屈子,却恨洞庭难再波。
报人甲://@情况呢就是这么个情况: 经查报纸,还真有!发在“朝花”版“端午笔会”专栏。
话说三秦://@王天定:丁做过解放日报的总编辑,很资深的老报人。
手机用户2028590614:大梦元年风未起,小人今天心也急。原该天庭问究竟,却恨苍穹玩太极。
不认识染香V:这个世界,是理想主义者的坟墓
通商口岸原创人:观"评语"更提神:难得的清醒,无言的痛!当年在位时你们在干什么?!
曹三科:世事烦心哭作歌,书生无剑斩妖魔。原该汨水寻屈子,却恨洞庭难再波~~~~
溪涧逝水:天昏地暗哭为歌,只恨上天纵鬼魔,长江断流黄河枯,华夏沉沦无浪波!
杜兜2008://@何光伟:世事烦心哭作歌,书生无剑斩妖魔。原该汨水寻屈子,却恨洞庭难再波。
117900章渔歌://@何光伟:世事烦心哭作歌,书生无剑斩妖魔。原该汨水寻屈子,却恨洞庭难再波。
南漂水泊://@何光伟:世事烦心哭作歌,书生无剑斩妖魔。原该汨水寻屈子,却恨洞庭难再波。
一江两岸----杏花村://@老记生涯: 原该汨水寻屈子,却恨洞庭难再波。好句子!多么真实的无奈!//@喻国明: 转发微博
碧野牛得草:◑▂◑◐▂◐◑▂◐(⊙o⊙)喔
汪直刚V:五味杂陈的一首诗作,好!
申太郞:政治周期是存在的,问题在于这个政治周期里循环发生的事情太低级了,那不仅仅是体制的问题,还有严重的无能不作为.
tiango:书生无剑斩妖魔!书生遇到蛮横不讲理的妖魔,只有任“妖”宰割
无鱼理想:难为 //@何光伟:世事烦心哭作歌,书生无剑斩妖魔。原该汨水寻屈子,却恨洞庭难再波。
无奈的贫民ABC://@何光伟:世事烦心哭作歌,书生无剑斩妖魔。原该汨水寻屈子,却恨洞庭难再波。
www_FgoogleS_com://@北平总督: //@北平总督: 我靠!党的高级干部,还是宣传战线的干部,竟敢写反诗。十族伺候!@肿萱步 @阎王殿 @流云闪
飞a飞不乖://@何光伟:世事烦心哭作歌,书生无剑斩妖魔。原该汨水寻屈子,却恨洞庭难再波。
风卷残云太阳舞://@劳英坚://@何光伟:世事烦心哭作歌,书生无剑斩妖魔。原该汨水寻屈子,却恨洞庭难再波。
园琛://@徐凤文: “物价飞天,精神坠地,腐吏奸商,掌控国计。欲随屈子,洁身而去,五湖枯竭,无水可寄。”——此人也是解放前总编,刊发于端午前一天。为何是原副部长前总编才能如此感慨直言?////@齐达日汗: 转发微博
合写中国:[围观]//《解放日报》2013年6月10日发表了原上海市委宣传部副部长丁锡满的一首七绝《端午感慨》:“ 世事烦心哭作歌,书生无剑斩妖魔。原该汨水寻屈子,却恨洞庭难再波。”
市南红小兵:[打哈欠]丁部退了几年了?
悦星晶品:《书生强拆》贵阳有吏,大建求助,书生逞强,五月六拆,暴利归谁,八九十蚊,他妈的话,酒肉臭哉。《吏事烦心笑看史,书生斗米变妖魔,原该五四续德赛,却恨华夏漫尘埃!》和丁先生,佑罗先生。
冷二郎_:“ 世事烦心哭作歌,书生无剑斩妖魔。原该汨水寻屈子,却恨洞庭难再波。”[泪][泪][泪]
慕容心语003:这部长是怎么离职的呢?
悦星晶品:《强拆书生》贵阳有吏,大建求助,书生逞强,五月六拆,利归何人,八九十蚊,尔妈喊话,何处酒肉。一一一一一一《吏事烦心笑看史,书生斗米变妖魔,原该五四辩德赛,却恨华夏漫尘埃!》一一一一和丁先生。主佑罗先生!
临时公民02://@何光伟: 世事烦心哭作歌,书生无剑斩妖魔。原该汨水寻屈子,却恨洞庭难再波。
MR曲阳酒徒://@北平总督: //@北平总督: 我靠!党的高级干部,还是宣传战线的干部,竟敢写反诗。十族伺候!@肿萱步 @阎王殿 @流云闪
古典男人四世://@北平总督: //@北平总督: 我靠!党的高级干部,还是宣传战线的干部,竟敢写反诗。十族伺候!@肿萱步 @阎王殿 @流云闪
缙云至诚://@北平总督://@北平总督: 我靠!党的高级干部,还是宣传战线的干部,竟敢写反诗。十族伺候!@肿萱步 @阎王殿 @流云闪
吴氏笔法:岂止其诗好?其情最动人。屈子若知也,应喜有知音。
知不易行也难://@北平总督://@北平总督: 我靠!党的高级干部,还是宣传战线的干部,竟敢写反诗。十族伺候!@肿萱步 @阎王殿 @流云闪
风景10:发表没多久啊,看来解放日报对前总编还是尊敬的,部长先生也是等老了退了才明白。
橄榄树005:嘖嘖,單看詩頗令人敬佩 //@函谷关里: //@何光伟:世事烦心哭作歌,书生无剑斩妖魔。原该汨水寻屈子,却恨洞庭难再波。
拐个弯吧唉:叹…!//@徐凤文:“物价飞天,精神坠地,腐吏奸商,掌控国计。欲随屈子,洁身而去,五湖枯竭,无水可寄。”——此人也是解放前总编,刊发于端午前一天。为何是原副部长前总编才能如此感慨直言?////@齐达日汗: 转发微博
网事微闻观察:体制阵营内高官都绝望如斯,足见老百姓承受力之超强![酷]//@北平总督: 我靠!党的高级干部,还是宣传战线的干部,竟敢写反诗。十族伺候!@肿萱步 @阎王殿 @流云闪
绍兴师爷在北京://@往事并非如烟1977://@何光伟:世事烦心哭作歌,书生无剑斩妖魔。原该汨水寻屈子,却恨洞庭难再波。
亚夫微博:???@爱丽粉丝团: 欲寻屈子哭作歌,奈何今朝比楚国。[挖鼻屎]
琢儿他爹V:第一叹官员里不乏良知;第二叹,早在位时干嘛去了?//@金陵酒徒仓氏: [思考]
波罗的海888://@北平总督: //@北平总督: 我靠!党的高级干部,还是宣传战线的干部,竟敢写反诗。十族伺候!@肿萱步 @阎王殿 @流云闪
热点联播:→_→//@爱丽粉丝团:欲寻屈子哭作歌,奈何今朝比楚国。[挖鼻屎]
ZadidensLee:唔知陳良宇睇倒之後有咩感想?
歸耶和華為聖:王元化部下啊?他年黄俄寻忠迹,一朝前朝东海滨。
青海西宁程斌律师://@爱丽粉丝团: 欲寻屈子哭作歌,奈何今朝比楚国。[挖鼻屎]
正义流氓2013:哈哈,当屈原都不给你机会!
云逸-冰轮://@济南舒向新://@何光伟: 世事烦心哭作歌,书生无剑斩妖魔。原该汨水寻屈子,却恨洞庭难再波。
穆民世家:国事如此,国人奈何? //@何光伟:世事烦心哭作歌,书生无剑斩妖魔。原该汨水寻屈子,却恨洞庭难再波。
寓京齐人:这个,也看懂了。此人有些胆识。能够发表出来,不易! //@徐凤文: “物价飞天,精神坠地,腐吏奸商,掌控国计。欲随屈子,洁身而去,五湖枯竭,无水可寄。”——此人也是解放前总编,刊发于端午前一天。为何是原副部长前总编才能如此感慨直言?////@齐达日汗: 转发微博
松生空谷皓月伴://@何光伟:世事烦心哭作歌,书生无剑斩妖魔。原该汨水寻屈子,却恨洞庭难再波。
愿天下劳苦人民得解放:此情可嘉!但只有文人的感慨是不够的。学屈子,更枉然!做些实事比较重要吧。//@喻国明: 转发微博
何光伟V:世事烦心哭作歌,书生无剑斩妖魔。原该汨水寻屈子,却恨洞庭难再波。
北平总督://@北平总督: 我靠!党的高级干部,还是宣传战线的干部,竟敢写反诗。十族伺候!@肿萱步 @阎王殿 @流云闪
爱丽粉丝团:欲寻屈子哭作歌,奈何今朝比楚国。[挖鼻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