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何光伟V:张家川县委宣传部:不好回…

何光伟V:张家川县委宣传部:不好回答公安局长行贿一事。我刚致电张家川县委宣传部,询问该县公安局长白勇强,在秦州公安分局工作期间,给天水市公安局副局长史居平送礼50000元一事 http://t.cn/z83KhzI 对方称不好回答。说给电话让我问 @张家川公安 。转 @徐昕 @丁来峰 @迟夙生律师 @游飞翥 @袁裕来律师

微博转发

李景东66://@忘忧草0210: 哎......一个小坑变成大海的感觉,不知道后面还有没有更贪的。[吃惊]
甘来佳人://@忘忧草0210: 哎......一个小坑变成大海的感觉,不知道后面还有没有更贪的。[吃惊]
3045137910hcG://@用户3810586907: 官场都一路 货色//@袁裕来律师:确实让宣传部为难了。
詹姆斯_刘:继续跟进呗!//@李蒙不蒙你:不好回答?哈哈,这啥意思?
Call_me_Raylan:呵呵 //@无敌一帆:这局长病的不轻[哈哈]//@徐博士707://@新起点NS://@九歌东皇: 村民问村支记,卖地的钱呢,支记说,我刚接手时村里就没钱。百姓问局长,能不能给学生配简单的午餐,局长说,财政,紧张啊。 //@国家反烟人:“哪壶不开提哪壶”——谁能接受[偷笑]//@长沙公民眭建平:
兰中之志://@李蒙不蒙你: 不好回答?哈哈,这啥意思?
心儿流浪2124871333:[哈哈]这倒霉局长估计沒人敢保了要完旦了! //@境由心造6558:[吃惊] //@新起点NS: //@九歌东皇: 村民问村支记,卖地的钱呢,支记说,我刚接手时村里就没钱。百姓问局长,能不能给学生配简单的午餐,局长说,财政,紧张啊。 //@国家反烟人:“哪壶不开提哪壶”——谁能接受[偷笑] //@长沙公民眭建平:
无敌一帆:这局长病的不轻[哈哈]//@徐博士707://@新起点NS://@九歌东皇: 村民问村支记,卖地的钱呢,支记说,我刚接手时村里就没钱。百姓问局长,能不能给学生配简单的午餐,局长说,财政,紧张啊。 //@国家反烟人:“哪壶不开提哪壶”——谁能接受[偷笑]//@长沙公民眭建平:
徐博士707://@新起点NS://@九歌东皇: 村民问村支记,卖地的钱呢,支记说,我刚接手时村里就没钱。百姓问局长,能不能给学生配简单的午餐,局长说,财政,紧张啊。 //@国家反烟人:“哪壶不开提哪壶”——谁能接受[偷笑]//@长沙公民眭建平: //@李蒙不蒙你:不好回答?哈哈,这啥意思?
新起点NS://@九歌东皇: 村民问村支记,卖地的钱呢,支记说,我刚接手时村里就没钱。百姓问局长,能不能给学生配简单的午餐,局长说,财政,紧张啊。 //@国家反烟人:“哪壶不开提哪壶”——谁能接受[偷笑]//@长沙公民眭建平: //@李蒙不蒙你:不好回答?哈哈,这啥意思?
境由心造6558:[吃惊]//@新起点NS://@九歌东皇: 村民问村支记,卖地的钱呢,支记说,我刚接手时村里就没钱。百姓问局长,能不能给学生配简单的午餐,局长说,财政,紧张啊。 //@国家反烟人:“哪壶不开提哪壶”——谁能接受[偷笑]//@长沙公民眭建平: //@李蒙不蒙你:不好回答?哈哈,这啥意思?
九歌东皇:村民问村支记,卖地的钱呢,支记说,我刚接手时村里就没钱。百姓问局长,能不能给学生配简单的午餐,局长说,财政,紧张啊。 //@国家反烟人:“哪壶不开提哪壶”——谁能接受[偷笑]//@长沙公民眭建平: //@李蒙不蒙你:不好回答?哈哈,这啥意思?
我爱乌江://@李蒙不蒙你:不好回答?哈哈,这啥意思?
西山呓语://@一品九醉://@国家反烟人: //@冷眼花开: 右亮//@国家反烟人: “哪壶不开提哪壶”——谁能接受[偷笑]//@长沙公民眭建平: //@李蒙不蒙你:不好回答?哈哈,这啥意思?
公民苏克://@国家反烟人://@冷眼花开: 右亮//@国家反烟人: “哪壶不开提哪壶”——谁能接受[偷笑]//@长沙公民眭建平: //@李蒙不蒙你:不好回答?哈哈,这啥意思?
桃源樵夫勿恨水:哈哈,不好回答,是无脸可答吧? //@国家反烟人:“哪壶不开提哪壶”——谁能接受[偷笑] //@长沙公民眭建平: //@李蒙不蒙你:不好回答?哈哈,这啥意思?
浩瀚小河流:[嘻嘻] //@国家反烟人: //@冷眼花开: 右亮 //@国家反烟人: “哪壶不开提哪壶”——谁能接受[偷笑] //@长沙公民眭建平: //@李蒙不蒙你:不好回答?哈哈,这啥意思?
一品九醉://@国家反烟人: //@冷眼花开: 右亮//@国家反烟人: “哪壶不开提哪壶”——谁能接受[偷笑]//@长沙公民眭建平: //@李蒙不蒙你:不好回答?哈哈,这啥意思?
阿亮2181:没有政改,到下一个,起来一批!//@国家反烟人:“哪壶不开提哪壶”——谁能接受[偷笑]//@长沙公民眭建平: //@李蒙不蒙你:不好回答?哈哈,这啥意思?
盗香菊士://@国家反烟人:“哪壶不开提哪壶”——谁能接受[偷笑]//@长沙公民眭建平: //@李蒙不蒙你:不好回答?哈哈,这啥意思?
国家反烟人://@冷眼花开: 右亮//@国家反烟人: “哪壶不开提哪壶”——谁能接受[偷笑]//@长沙公民眭建平: //@李蒙不蒙你:不好回答?哈哈,这啥意思?
薇竹蜻蜓://@李蒙不蒙你: 不好回答?哈哈,这啥意思?
紫府006://@李蒙不蒙你:不好回答?哈哈,这啥意思?
远洋交巡://@国家反烟人:“哪壶不开提哪壶”——谁能接受[偷笑]//@长沙公民眭建平: //@李蒙不蒙你:不好回答?哈哈,这啥意思?
冷眼花开V:右亮//@国家反烟人: “哪壶不开提哪壶”——谁能接受[偷笑]//@长沙公民眭建平: //@李蒙不蒙你:不好回答?哈哈,这啥意思?
阳光释怀://@李蒙不蒙你:不好回答?哈哈,这啥意思?
国家反烟人:“哪壶不开提哪壶”——谁能接受[偷笑]//@长沙公民眭建平: //@李蒙不蒙你:不好回答?哈哈,这啥意思?
Kiki8111://@李蒙不蒙你:不好回答?哈哈,这啥意思?
猪猪龙一代://@天圆地方3511E://@灰姑娘新传:[给力][围观] 商务部——卖国贼——李晓清,[嘘]大老虎,[ppb鼓掌]欢迎大扫除......//@李蒙不蒙你: 不好回答?哈哈,这啥意思?
天圆地方3511E://@灰姑娘新传:[给力][围观] 商务部——卖国贼——李晓清,[嘘]大老虎,[ppb鼓掌]欢迎大扫除......//@李蒙不蒙你: 不好回答?哈哈,这啥意思?
戴政V:转500! //@李蒙不蒙你:不好回答?哈哈,这啥意思?
灰姑娘新传:[给力][围观] 商务部——卖国贼——李晓清,[嘘]大老虎,[ppb鼓掌]欢迎大扫除......//@李蒙不蒙你: 不好回答?哈哈,这啥意思?
李蒙不蒙你V:不好回答?哈哈,这啥意思?
西安赵伟华V:我去~//@李蒙不蒙你:不好回答?哈哈,这啥意思?
山东大汉之一:好人好事主旋律你找宣传部没错,贪官污吏龌龊事得找隐私部。 //@袁裕来律师:确实让宣传部为难了。
孤独前行日记:小丑一群治国,可怜我辈。//@牛春宝: //@袁裕来律师:确实让宣传部为难了。
造飞机的老张:故意为难宣传部嘛,坏人太多!//@袁裕来律师:确实让宣传部为难了。
手机用户3279726972://@迟夙生律师://@齐鲁老胡://@锈号再吹: 回复@嘎达梅林v:那是他们傻逼,没学会洋官话。[嘻嘻] //@嘎达梅林v:继续推,该县没有无可奉告已经有点墙倒的味道了。 //@锈号再吹:“不好回答”,挺实诚的回答。[哈哈]
西门吹雪的剑:风头有点转向//@迟夙生律师: //@齐鲁老胡://@锈号再吹: 回复@嘎达梅林v:那是他们傻逼,没学会洋官话。[嘻嘻] //@嘎达梅林v:继续推,该县没有无可奉告已经有点墙倒的味道了。 //@锈号再吹:“不好回答”,挺实诚的回答。[哈哈]
透视现实社会://@法治与人生://@六月piao雪:这个不怎么好意思说哈? //@袁裕来律师:确实让宣传部为难了。
金菊1988://@迟夙生律师: //@齐鲁老胡://@锈号再吹: 回复@嘎达梅林v:那是他们傻逼,没学会洋官话。[嘻嘻] //@嘎达梅林v:继续推,该县没有无可奉告已经有点墙倒的味道了。 //@锈号再吹:“不好回答”,挺实诚的回答。[哈哈]
紫山龙玉://@迟夙生律师: //@齐鲁老胡://@锈号再吹: 回复@嘎达梅林v:那是他们傻逼,没学会洋官话。[嘻嘻] //@嘎达梅林v:继续推,该县没有无可奉告已经有点墙倒的味道了。 //@锈号再吹:“不好回答”,挺实诚的回答。[哈哈]
聂斌的://@迟夙生律师: 回复@何再顺律师:知道他为什么怕微博了吧[偷笑] //@何再顺律师:行贿局长,安然无忧? //@迟夙生律师: //@齐鲁老胡v:那是他们傻逼,没学会洋官话。[嘻嘻] //@嘎达梅林v:继续推,该县没有无可奉告已经有点墙倒的味道了。 //@锈号再吹:“不好回答”,挺实诚的回答。[哈哈]
qingming1972_wvm:中国的好干部,五万算个屁。//@袁裕来律师:确实让宣传部为难了。
贺兰雍@何再顺律师:知道他为什么怕微博了吧[偷笑] //@嘎达梅林v:继续推,该县没有无可奉告已经有点墙倒的味道了。 //@锈号再吹:“不好回答”,挺实诚的回答。[哈哈]
有一个儿子的人://@哈喽我是群众:转,猛转。抓人滴时候很爽吧!让你爽到底。 //@照新宇://@曲祥瑞: 白局长的五万元赚回来了吗?//@长沙岳麓区杨林: //@南通如皋拆迁户://@袁裕来律师: 确实让宣传部为难了。
高歌997://@长风破浪138:确实不好回答//@锈号再吹:“不好回答”,挺实诚的回答。[哈哈]
一毛障目://@为儿伸冤zjr:放了孩子,转//@迟夙生律师: 回复@何再顺律师:知道他为什么怕微博了吧[偷笑] //@何再顺律师:行贿局长,安然无忧?@锈号再吹: 回复@嘎达梅林v:那是他们傻逼,没学会洋官话。[嘻嘻] //@嘎达梅林v:继续推,该县没有无可奉告已经有点墙倒的味道了。 //@锈号再吹:“不好回答”,挺实诚的回答
寻找自干五://@迟夙生律师:何再顺律师:知道他为什么怕微博了吧[偷笑] //@何再顺律师:行贿局长,安然无忧?迟夙生律师: //@齐鲁老胡: //@锈号再吹: 嘎达梅林v:那是他们傻逼,没学会洋官话。[嘻嘻] //@嘎达梅林v:继续推,该县没有无可奉告已经有点墙倒的味道了。 //@锈号再吹:“不好回答”,挺实诚的回答。[哈哈]
吴魁明律师://@迟夙生律师: 回复@何再顺律师:知道他为什么怕微博了吧[偷笑] //@何再顺律师:行贿局长,安然无忧?@锈号再吹: 回复@嘎达梅林v:那是他们傻逼,没学会洋官话。[嘻嘻] //@嘎达梅林v:继续推,该县没有无可奉告已经有点墙倒的味道了。 //@锈号再吹:“不好回答”,挺实诚的回答。[哈哈]
迟夙生律师V:回复@何再顺律师:知道他为什么怕微博了吧[偷笑] //@何再顺律师:行贿局长,安然无忧? //@迟夙生律师: //@齐鲁老胡: //@锈号再吹: 回复@嘎达梅林v:那是他们傻逼,没学会洋官话。[嘻嘻] //@嘎达梅林v:继续推,该县没有无可奉告已经有点墙倒的味道了。 //@锈号再吹:“不好回答”,挺实诚的回答。[哈哈]
迟夙生律师V://@齐鲁老胡://@锈号再吹: 回复@嘎达梅林v:那是他们傻逼,没学会洋官话。[嘻嘻] //@嘎达梅林v:继续推,该县没有无可奉告已经有点墙倒的味道了。 //@锈号再吹:“不好回答”,挺实诚的回答。[哈哈]
李東紅編輯V:那这事情咋整呢,就这么完了?//@袁裕来律师: 确实让宣传部为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