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微博

小斯在南京:有西兄人品好,让见了王…

小斯在南京:有西兄人品好,让见了王功权,但不让我见许志永,而且北京市公安还不受理行政复议,记得北京市第三看守所的人说,你可以行政复议啊,言犹在耳,顷刻变身,有纠纷要找个老娘舅难,继续去法院吧!

微博转发

草泥漠:回复@柯华上海:这也正是我想说的,黑社会比律师的危害性小多了。 //@柯华上海: 偏见啊偏见!律师有不好的,但好的还是大多数。一个群体总归还是好人多的,除非黑社会或犯罪团伙。 //@柯华上海:律师比一般人都要拥有更多的司法权力,不能和嫌犯相提并论。
柯华上海:回复@草泥漠: 偏见啊偏见!律师有不好的,但好的还是大多数。一个群体总归还是好人多的,除非黑社会或犯罪团伙。 //@柯华上海:律师比一般人都要拥有更多的司法权力,不能和嫌犯相提并论。 //@草泥漠:回复@柯华上海:还是那句话,不管是律师还是罪犯,一视同仁。说句不好听的话,有些律师也不是个东西。
张亚夫-百事网V://@孙华平1: //@柯华上海:律师比一般人都要拥有更多的司法权力,不能和嫌犯相提并论。 //@草泥漠:回复@柯华上海:还是那句话,不管是律师还是罪犯,一视同仁。说句不好听的话,有些律师也不是个东西。 //@柯华上海:对犯罪嫌疑人直呼其名还说得过去,律师属于正常状态的公民,客气点为好。
孙华平1://@柯华上海:律师比一般人都要拥有更多的司法权力,不能和嫌犯相提并论。 //@草泥漠:回复@柯华上海:还是那句话,不管是律师还是罪犯,一视同仁。说句不好听的话,有些律师也不是个东西。 //@柯华上海:对犯罪嫌疑人直呼其名还说得过去,律师属于正常状态的公民,客气点为好。
草泥漠:律师比一般人更操蛋。对他们不用客气。 //@柯华上海:律师比一般人都要拥有更多的司法权力,不能和嫌犯相提并论。 //@草泥漠:回复@柯华上海:还是那句话,不管是律师还是罪犯,一视同仁。有些律师也不是个东西。 //@柯华上海:对犯罪嫌疑人直呼其名还说得过去,律师属于正常状态的公民,客气点为好。
柯华上海:律师比一般人都要拥有更多的司法权力,不能和嫌犯相提并论。 //@草泥漠:回复@柯华上海:还是那句话,不管是律师还是罪犯,一视同仁。说句不好听的话,有些律师也不是个东西。 //@柯华上海:对犯罪嫌疑人直呼其名还说得过去,律师属于正常状态的公民,客气点为好。
瞄了个咪咪2012://@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草泥漠:回复@柯华上海:还是那句话,不管是律师还是罪犯,一视同仁。说句不好听的话,有些律师也不是个东西。 //@柯华上海:对犯罪嫌疑人直呼其名还说得过去,律师属于正常状态的公民,客气点为好。
草泥漠:回复@柯华上海:就应该直呼其名,这样法律文书看起来要严肃一些。什么先生/女士,搞得这么文雅,又不是邀请参加舞会。 //@柯华上海: 写“先生/女士”比较好。这点我同意 @何兵 的意见,律师不是敌人,对敌人也可称先生/
刘燕铭2013://@窗外的泡桐花香: 支持勇敢的人们。//@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
zhangzhijie74110://@柯华上海: 回复@草泥漠: 写“先生/女士”比较好。这点我同意 @何兵 的意见,律师不是敌人,对敌人也可称先生/ //@中国公知精神病总院: @何兵 喜欢鸡蛋里挑骨头,这回终于挑到了一根大象的腿骨![偷笑] //@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swordflower:但的确是挑腿骨 //@柯华上海:回复@草泥漠: 写“先生/女士”比较好。这点我同意 @何兵 的意见,律师不是敌人,对敌人也可称先生/ //@中国公知: @何兵 喜欢鸡蛋里挑骨头,这回终于挑到了一根大象的腿骨![偷笑] //@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柯华上海:回复@草泥漠: 写“先生/女士”比较好。这点我同意 @何兵 的意见,律师不是敌人,对敌人也可称先生/ //@中国公知精神病总院: @何兵 喜欢鸡蛋里挑骨头,这回终于挑到了一根大象的腿骨![偷笑] //@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酱油333321://@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草泥漠:公函就应该是直呼其名,谁知道申请人是男是女还是不男不女? //@中国公知精神病总院: @何兵 喜欢鸡蛋里挑骨头,这回终于挑到了一根大象的腿骨![偷笑]//@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上甘岭上那片红:该嫌犯不在行政复议受理的范围内。既然是在看守所,属于刑事案件,当然不会有行政复议这一说//@中国公知精神病总院: @何兵 喜欢鸡蛋里挑骨头,这回终于挑到了一根大象的腿骨![偷笑]//@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爱吼秦腔:何兵何兵何兵,就是不叫你副院长,也不叫你教授,咋咧[笑哈哈]//@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中国公知精神病总院发言人@何兵 想接江平的班,怕自己影响力微,故到处在找骨头! //@中国公知精神病总院: @何兵 喜欢鸡蛋里挑骨头,这回终于挑到了一根大象的腿骨![偷笑]//@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中国公知精神病总院杭州分院:[泪] //@中国公知精神病总院发言人: @何兵 想接江平的班,怕自己影响力微,故到处在找骨头! //@中国公知精神病总院: @何兵 喜欢鸡蛋里挑骨头,这回终于挑到了一根大象的腿骨![偷笑]//@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中国官僚精神病总医院浙江分院:[弱] //@中国公知精神病总院发言人: @何兵 想接江平的班,怕自己影响力微,故到处在找骨头! //@中国公知精神病总院: @何兵 喜欢鸡蛋里挑骨头,这回终于挑到了一根大象的腿骨![偷笑]//@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中国公知精神病总院@何兵 喜欢鸡蛋里挑骨头,这回终于挑到了一根大象的腿骨![偷笑]//@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拷问良知1972:流氓光脊梁。你又能把他怎么样。 //@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夕阳--好只是近黄昏://@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卡卡爸爸://@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强迫症的小女人:[围[耶]观] //@下一秒_冲动: //@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陈志军-湖南-上海:加油!//@简直: 『伟江市长:』 //@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齐之丰一世://@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大排石前街V://@肖铁://@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笑声里的甜蜜://@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肖铁V://@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树欲静而风不止_85777://@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byang2004://@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热血沸腾男:素质低下而已//@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Hong722:陈有西和兰和是无良知无道德的律师,陈有西借王功权的案子,总算找到从李天一案子开溜的借口,否则,真不知他将如何收场,鄙视陈有西,兰和。
gg弋平://@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锣鼓梦://@彭晓阳://@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无天居居://@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三个自信和三个垄断:”霸气得有些粗鲁缺少修养...不愧是“衙门”//@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秋天的颜色5:以前还真还不知道这许志永是何许人也,以前好像也没听说过这名字,但一看他的“罪行”,心中顿生敬意!呼吁教育平等官员公布财产有错吗?一点错也没有啊!更谈不上罪行了!党和政府不一直在说要教育资源平等惩治贪污腐败吗?怎么就成了犯罪了呢?而且,发小传单也没造成公共秩序混乱,为什么逮捕他呢?
robertwang:"公函”霸气得有些粗鲁缺少修养...不愧是“衙门” //@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无文咋弄墨:看了许志永的所谓“罪”,更明白了谁在作恶。 //@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jjiisstt: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杜一华:这都算客气的了,报纸、电视一提到外国人就称外籍“人士”;一提到农民工,就称外来流动“人员”。 //@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医生哥-阿兵哥://@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曾志诚V:傲慢的公权力。//@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天天外语魏武强://@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诗溪散人://@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firefox吴://@长江直播: [蜡烛]点起蜡烛看长微博。//@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墨镜月岛小恋://@迷思道: XXXXXX国行政复议法:第六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依照本法申请行政复议:(八)认为符合法定条件,申请行政机关颁发许可证、执照、资质证、资格证等证书,或者申请行政机关审批、登记有关事项,行政机关没有依法办理的;(十一)认为行政机关的其他具体行政行为侵犯其
周恒江苏月恒网络V://@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勤奋的小六://@亦品仙: 回复@何辉新:交绝不出恶声。陈有西自言一下子拉黑4、5千网民,这乃其自由权利,只是,不该无凭无据扣上五毛大帽呀!此等容不得异见心胸狭窄者,谁敢与其交往!还是托先生告其恭者不侮人的道理吧! //@何辉新:回复@亦品仙:误会嘛。我当面给他说说呗。 //@何辉新:因为小斯人品太好了。[哈哈]
迷思道:XXXXXX国行政复议法:第六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依照本法申请行政复议:(八)认为符合法定条件,申请行政机关颁发许可证、执照、资质证、资格证等证书,或者申请行政机关审批、登记有关事项,行政机关没有依法办理的;(十一)认为行政机关的其他具体行政行为侵犯其合法权益的。
广州陈科云律师V:这个复议决定倒是符合现行法律。不过,让有西见王功权似乎不是人品问题。土豆烧的牛网,谁不愿意和勾兑大师见面呢?
龙老鸭://@士莘: //@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士莘://@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记者-薛洪涛://@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山脚下亦有风2011://@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斯提克斯也有人抢://@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大哥祝志军:培养出最优秀的博士,却悄悄关进牢笼。这是,,,古玩界的手段
孙蜀东:仆人对主人说话,当然不用文明。。。。 //@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为冏://@简直:『伟江市长:』 //@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gg弋平:。 //@杜导斌:在当今中国,主张正义而从体制内获得支持是小概率事件。 //@陈中伟律师: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许与王,斯与陈,只是姓氏差别?还是其他?
下一秒_冲动://@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网络公民01://@之江时报: //@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赵光勇在杭州://@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爱自由真法律://@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文华兵_律师://@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之江时报://@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海风飘飘好:对汉奸何兵,可以文雅点,叫什么才文雅呢? //@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为草根的民生://@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一号红蜘蛛1994://@慎博一生: “江湖”地位不同,走镖易难可见 //@何辉新:因为小斯人品太好了。[哈哈] //@谢佑平:凭什么不让见? //@LawyerZ:[话筒]
陈亚珍律师://@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复旦和杨福家贼在我面前只能跪着:给巿长写报告,不是直呼其名,而是恨不能舔其皮鞋! //@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老瓜and老冒://@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隐忍极限:洲:没写"斯伟江你这家伙"就不错了。 //@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汪春明律师://@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一鞭直渡_90594:他们这是居高临下//@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苦竹林1234://@陶景洲:没写"斯伟江你这家伙"就不错了。 //@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九龙山居民:[赞]//@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TU160-USSR://@陶景洲: 没写"斯伟江你这家伙"就不错了。 //@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legalwolf://@汇业大寶 //@喷嚏网铂程: @简直: 『伟江市长:』 //@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
阿帕奇mini:可以斯律非市长[哈哈] //@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锋直擎://@简直:『伟江市长:』 //@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客客笑:静待公正!//@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手机用户3050342051://@骑牛隐士:神马情况?//@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一行一寒://@黄山王劲松: //@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爱就向往://@黄山王劲松: //@长江直播:[蜡烛]点起蜡烛看长微博。//@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千路阳光://@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紫荆郎://@长江直播: [蜡烛]点起蜡烛看长微博。//@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易Capital:席锂大人。//@简直: 『伟江市长:』 //@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小弟儿://@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徐-主任:至少是同志吧 //@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美国留学闫老师://@简直: 『伟江市长:』 //@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苦菊拌杏仁://@长江直播:[蜡烛]点起蜡烛看长微博。//@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展翅腾飞的鲲鹏:十字衙门往难开,有理无权莫进来//@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jon5798://@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严星柔://@长江直播: [蜡烛]点起蜡烛看长微博。//@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小-雨-人://@长江直播:[蜡烛]点起蜡烛看长微博。//@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浮华丨已逝://@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虎儿爷tiger:说得对。法本来应体现一种平等,少了两个字给人产生了居高临下的感觉,充满官味。//@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
幽居空谷2012://@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林生1956://@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初春转冬V://@天下第一港://@蟑螂s: 斯伟江先生和石扉客先生,是不可多得的人物。//@大道如青天的微博: 斯律师,挺住!
未木贝:律师不被公检法看重,是当下常态。逼着你找公检法熟人,是律师界常态。你不找熟人,业务就萎缩;你找了熟人,脊梁就不直。此事古难全。但还有比“脊梁不直”更痛苦的吗?故,要我说,宁肯清苦,也要保持脊梁挺直。清苦没啥,活得自在!
霉豆腐下冷饭://@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梦夕香境://@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罚写十遍:行文就带着霸道,不是公文了。//@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Ich_1908V://@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产品经理是个筐:流氓越权。//@长江直播: [蜡烛]点起蜡烛看长微博。//@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红星闪闪马鸿宾:这厮明显不懂公文行文规矩,公文都是公对公、单位对单位,没有对个人的,不管官多大。 //@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晏迟闯天涯://@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黑夜黑眼睛2010://@长江直播: [蜡烛]点起蜡烛看长微博。//@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朗保坊-Loborface:人人可见公权力的蛮横与无耻!//@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西部黄沙2628916455://@简直:『伟江市长:』 //@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心开lbhq://@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michael_tam75://@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走之800:回复@逍遥9527:[哈哈][ok] //@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萧老豆999://@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jdzyjg://@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该昵称名已被使用://@长江直播:[蜡烛]点起蜡烛看长微博。//@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李炸刀://@陶景洲:没写"斯伟江你这家伙"就不错了。 //@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王磊律师V://@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中流汲水116:这样更显威严。//@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党袁虎律师://@长江直播:[蜡烛]点起蜡烛看长微博。//@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肯肯乐园://@长江直播: [蜡烛]点起蜡烛看长微博。//@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梧桐树影影婆娑:[泪]//@长江直播:[蜡烛]点起蜡烛看长微博。//@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体制外国民://@长江直播: [蜡烛]点起蜡烛看长微博。//@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五蕴本空:法律文书恐怕只能是直呼其名。但这份《行政复议申请不予受理决定书》是份无效法律文书,它使用的是“行政诉讼专用章”。 //@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wakak2011:白天如同黑夜[蜡烛]/@长江直播: [蜡烛]点起蜡烛看长微博/@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荆溪雪枫://@简直: 『伟江市长:』 //@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愉快nn:说明体制不接纳了//@长江直播: [蜡烛]点起蜡烛看长微博。//@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
书家钱建忠V://@达洲青山://@愤鸟-54://@游精佑:“请用文明回答我”?比起连书面回复都没有的,好像应该知足啊。//@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索诺1988://@广西dreaming: //@回弟A2: //@游精佑:“请用文明回答我”?比起连书面回复都没有的,好像应该知足啊。//@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金水灶:我已经看见,又一个王立军正出现
lydd955:暴政//@喷嚏网铂程: //@简直: 『伟江市长:』 //@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Hide_II://@李曉兵-憲政中國:公函的抬头最好是”尊敬的斯伟江律师“,然后再加上“您好’![思考]//@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
愚民愚人_6v8://@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jingping-鹤影://@简直:『伟江市长:』 //@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21世纪思想家://@ABC祥2012: //@北京蒙元://@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yober_82280://@长江直播:[蜡烛]点起蜡烛看长微博。//@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杭州吴律师://@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盈科楊小雷://@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罗诚心理://@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用户3717626361://@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俺要说话@平安北京 教教你的下级如何写公函 土匪吗? //@长江直播:[蜡烛]点起蜡烛看长微博。 //@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隐身的子弹://@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功夫加菲猫1119638827://@长江直播:[蜡烛]点起蜡烛看长微博。//@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热情的小沙子://@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杜导斌:在当今中国,主张正义而从体制内获得支持是小概率事件。//@陈中伟律师: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许与王,斯与陈,只是姓氏差别?还是其他?//@长江直播:@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戴眼镜的农夫516://@长江直播:[蜡烛]点起蜡烛看长微博。//@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齐丹霞:走狗只对主子摇尾巴,对外人一般是咆哮,怎么可能文雅?。//@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逍遥9527:你这是提醒以后若要是给你发公函,抬头要写何兵太郎而不是何兵么?//@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
广西dreaming://@回弟A2: //@游精佑:“请用文明回答我”?比起连书面回复都没有的,好像应该知足啊。//@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曲径通幽的爱://@游精佑: “请用文明回答我”?比起连书面回复都没有的,好像应该知足啊。//@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阿强6306://@长江直播: [蜡烛]点起蜡烛看长微博。//@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阿枫0755:一份公函,可见公权之极度野蛮傲慢!//@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蓝飘虫://@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黄山王劲松://@长江直播:[蜡烛]点起蜡烛看长微博。//@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海一机械://@长江直播:[蜡烛]点起蜡烛看长微博。//@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石门刘三郎://@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陈中伟律师V: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许与王,斯与陈,只是姓氏差别?还是其他?//@长江直播:[蜡烛]点起蜡烛看长微博/@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艹仓井空老师://@长江直播:[蜡烛]点起蜡烛看长微博。//@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O有心O:牛 //@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善良的云浪://@长江直播:[蜡烛]点起蜡烛看长微博。//@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田园道士://@简直:『伟江市长:』 //@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栀子猴://@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东来东去2013://@游精佑: “请用文明回答我”?比起连书面回复都没有的,好像应该知足啊。//@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重庆zzzzzz://@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汇业大寶@王飙尘大本营 //@喷嚏网铂程: @简直: 『伟江市长:』 //@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
了果山人:陈有西人品好?这是高级黑么?[哈哈]
长江直播:[蜡烛]点起蜡烛看长微博。//@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密码错误晕倒://@陶景洲: 没写"斯伟江你这家伙"就不错了。 //@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
生食河蟹:关注//@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陈会平V://@陶景洲:没写"斯伟江你这家伙"就不错了。 //@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小神经85://@喷嚏网铂程: //@简直: 『伟江市长:』 //@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周其明微博:对他们来说,斯伟江就是来找茬的,怎么办,对这种不作为//@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很弓虽://@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zhu1wd://@喷嚏网铂程: //@简直: 『伟江市长:』 //@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依然唐勇V:用法律说话! //@众行-刘永中:不开心的时候微博关注几个律师吧,你会觉得自己很幸福[酷]//@陶景洲:没写"斯伟江你这家伙"就不错了。 //@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上社下社://@喷嚏网铂程: //@简直: 『伟江市长:』 //@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蓝野0215://@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不仅是围观者://@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苦芦湾遗民河湟之子://@鱼先生愚: //@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chinaspine:公函的抬头就是应该这样写啊!公对公就是这样写啊。难道要写“尊敬的某某部门(单位)”?没有这种写法。//@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众行-刘永中V:不开心的时候微博关注几个律师吧,你会觉得自己很幸福[酷]//@陶景洲:没写"斯伟江你这家伙"就不错了。 //@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喷嚏网铂程V://@简直: 『伟江市长:』 //@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立里言轻:土匪出身,就这德性//@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沙河大虾:支持公务员财产公示!谁反对谁就是王八蛋卖国贼汉奸!
坦率的天真A:跟mafia讲道理?屁用没有。//@简直:『伟江市长:』 //@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宝贝微薇://@夏老师Pomejuice: 不知外交部发言人掷地有声说中国是法治国家时,她对法治国家是肿么定义的
夏老师Pomejuice:不知外交部发言人掷地有声说中国是法治国家时,她对法治国家是肿么定义的
都市夜归人9099://@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九疑山人儿://@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金融街打工仔:张律师答复:不方便谈 //@金融街打工仔: 张律师吖,认识! 回头问问//@浙江网络记者: [ok] //@吕俊律师:要是转上五千次,估计就能见了。可惜斯律已沦落为破落户,转成热帖,谈何容易!?
一生何求1100://@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老路新标:类同于官媒常见"刘少奇死了、张春桥死了"的报道。 //@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胖胖的排骨://@简直:『伟江市长:』 //@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h13858556379://@简直: 『伟江市长:』 //@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绿狗网CEO张馨心V:心里想了 //@陶景洲:没写"斯伟江你这家伙"就不错了。 //@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
一杯青茶1218777361://@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达洲青山://@愤鸟-54://@游精佑:“请用文明回答我”?比起连书面回复都没有的,好像应该知足啊。//@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无地村夫://@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point87://@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李光年L://@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易洋_://@回弟A2://@游精佑:“请用文明回答我”?比起连书面回复都没有的,好像应该知足啊。//@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卢小峰律师://@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诺丁汉马来中国代表处老简:直呼其名还真是无礼,由此推论它们素质教育欠缺是不是谣言啊?!哈哈,草泥马的表达一下质疑和诉求就是寻衅滋事罪啊!道路以目的年代吗?! //@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小狗TA爸://@简直:『伟江市长:』 //@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王治钢:求公正! //@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jiaxu自语:无知无识无品!//@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用户3765164681://@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网络植物人:强权行为是对依法行政治国方针的最有力践踏。//@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庄下://@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网络植物人:强权行为是对依法行政治国方针的最有力践踏。//@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闻道至远:一个合法有担当的公民,却以莫须的罪名入监,北京警方在搞恐怖统治吗?你们要把国家引向哪里?
陶景洲V:没写"斯伟江你这家伙"就不错了。 //@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泽东资产V:粗鲁惯了,不懂礼貌。爱咋咋的! //@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FocusedWang:依法懂法用法代表法的人,尚且如此艰难,可见一般//@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penit:[偷笑] //@陶景洲:没写"斯伟江你这家伙"就不错了。 //@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ZSD牧野义魂:法律匪帮话化。//@游精佑:“请用文明回答我”?比起连书面回复都没有的,好像应该知足啊。//@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从红遍黑://@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老桥摄影:许制永真是倒了大霉了,竟然委托斯伟江这个无良律师打官司。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我看当事人要趁早象其他人做的那样马上解除委托,免得又被斯伟江谩骂侮辱。 //@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骑牛隐士:神马情况?//@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匙子://@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颜金平://@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天马369://@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信事淡淡:连盖章都盖不好了,还指望什么? //@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杭州郭堂战律师://@祖同银律师://@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陈建春二世://@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换个ID呼吸://@骑牛隐士:神马情况?//@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回弟A2://@游精佑:“请用文明回答我”?比起连书面回复都没有的,好像应该知足啊。//@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苗在北京://@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石城公民://@回弟A2: //@游精佑:“请用文明回答我”?比起连书面回复都没有的,好像应该知足啊。//@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网络植物人:强权是对依法行政的最大嘲讽。//@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微岳:斯文扫地。//@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金子桐:从抬头的确可以看出公安局连基本的素质都没有。陌生人之间最起码也得是“尊敬的某某先生或女士”。公权力机关更要尊重民众。不过跟中国政府讲文明,无疑是对牛弹琴了。一笑了之就好了。
彭晓阳V://@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凝水石://@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江湖九爷V://@天下第一港: //@蟑螂s: 斯伟江先生和石扉客先生,是不可多得的人物。//@大道如青天的微博: 斯律师,挺住!
窗外山风有些凉:可能何教授不知道什么叫公函吧,百度百科解释: 公函,正式的或官方的书信。公函是党政机关、人民团体、企事业单位间商洽和联系工作时使用的一种文体。//@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天明遥遥我等得到:你见过流氓文雅? //@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18岁的俊郎hippopotamus://@慎博一生: “江湖”地位不同,走镖易难可见 //@何辉新:因为小斯人品太好了。[哈哈] //@谢佑平:凭什么不让见? //@LawyerZ:[话筒]
LOVEFIST2009://@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愤鸟-54://@游精佑:“请用文明回答我”?比起连书面回复都没有的,好像应该知足啊。//@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thfeifu://@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游精佑:“请用文明回答我”?比起连书面回复都没有的,好像应该知足啊。//@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窗外的泡桐花香:支持勇敢的人们。//@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雪山松闯天涯://@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刘爱君律师V://@李英俊律师://@何辉新: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爱喝茶的沙漠://@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lakemary://@何辉新: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sc武越://@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船长老周://@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天堂青鸟-谌卫军://@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孟浩然-二世:北京市公安局复议机构太傲慢无理,幼儿园的知识都没学到 //@简直:『伟江市长:』 //@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吾心远:官府对屁民,不用尔等就不错了。 //@wzhabc321://@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蓝屏知了://@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神话遗迹:能不能打击一下我国是法治国家这个谣言?只要警察权还在滥用,就绝无可能建成法治国家。//@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山边的小溪静静流淌:蛮。 //@水军侦察兵2013:公权力就是如此霸道//@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身是渡海舟:原来,在北京警方眼里,呼吁官员财产公开是有罪的?//@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勤奋砍柴://@简直:『伟江市长:』 //@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烔炀河:生硬执法就是没有对法律的敬畏
苏加菲://@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美眉髯_g3a://@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还有一个梦的人://@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O喂O://@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Xl笑熬糨糊wb://@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简直V:『伟江市长:』 //@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猪猪龙一代://@简直:『伟江市长:』 //@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萨姆的生活第三季://@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李英俊律师V://@何辉新: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庄子视界:北京公安今天是最张狂的公安 //@简直:『伟江市长:』 //@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小虫D88:临时工干的? //@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禾草鱼://@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世界上最好的盒子://@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手机用户3317731151://@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宇下闲池://@亦品仙:谢谢先生美意,只是在下“红颜”早已被其拉黑黑。 //@何辉新:回复@亦品仙:姐姐,你对@陈有西 律师的「愛」,太专一啦。我都被「感动」啦。你这话,说了三年啦,且是同一句。可惜,陈老师已有家室,要不我牵线,你们认识下,做个红颜知己吧。[哈哈] //@何辉新:因为小斯人品太好了。[哈哈]
幸福的波波mm://@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多情键客无情剑://@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会心笑笑笑://@何兵: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诗人麦城V://@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雄浑箭扣://@天下第一港: //@蟑螂s: 斯伟江先生和石扉客先生,是不可多得的人物。//@大道如青天的微博: 斯律师,挺住!
特色社会主义资讯88://@何兵: 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何兵V:公函的抬头,可否文雅点?斯伟江先生,而不是斯伟江。你们给巿长写报告,直呼其名吗? //@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树与石的声音://@天下第一港://@蟑螂s: 斯伟江先生和石扉客先生,是不可多得的人物。//@大道如青天的微博: 斯律师,挺住!
律师陆诚:这也关?恐怖! //@何辉新: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小黑猫321:[抓狂] //@何辉新: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自民法://@何辉新: 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毛荣峰://@何辉新: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何辉新V:回复@亦品仙:那是你不了解陈律师。他爱才,惜才,胸襟广阔,宽容,善良,拉黑是心烦了,不想听你三年来絮叨同一句话。对你及拉黑者无恶意啊。
亦品仙:回复@何辉新:交绝不出恶声。陈有西自言一下子拉黑4、5千网民,这乃其自由权利,只是,不该无凭无据扣上五毛大帽呀!此等容不得异见心胸狭窄者,谁敢与其交往!还是托先生告其恭者不侮人的道理吧! //@何辉新:回复@亦品仙:误会嘛。我当面给他说说呗。 //@何辉新:因为小斯人品太好了。[哈哈]
亦品仙:回复@何辉新:谢谢先生美意,只是在下“红颜”早已被其拉黑黑。 //@何辉新:回复@亦品仙:姐姐,你对@陈有西 律师的「愛」,太专一啦。我都被「感动」啦。你这话,说了三年啦,且是同一句。可惜,陈老师已有家室,要不我牵线,你们认识下,做个红颜知己吧。[哈哈] //@何辉新:因为小斯人品太好了。[哈哈]
黄金镖:法院?[阴险] //@中原钓翁:[话筒] //@杨学林律师: 及时公开,也许有助于会见成功。律师只剩下微博了,抓紧用吧。
北极星cly://@何辉新:因为小斯人品太好了。[哈哈]//@谢佑平:凭什么不让见? //@LawyerZ:[话筒]
米索不达美亚://@劳动者也有尊严: //@何辉新:因为小斯人品太好了。[哈哈]//@谢佑平:凭什么不让见? //@LawyerZ:[话筒]
何辉新V:回复@亦品仙:姐姐,你对@陈有西 律师的「愛」,太专一啦。我都被「感动」啦。你这话,说了三年啦,且是同一句。可惜,陈老师已有家室,要不我牵线,你们认识下,做个红颜知己吧。[哈哈]
亦品仙:同样是资深律师,小斯不让人待见,绝非人品好差,而是不如陈有西的人缘,抑或人脉好! 陈有西在一些关键时刻表现总是不一般:李庄一审对李庄要求当地司法回避时,陈以“注意身份不要指挥法庭”斥责李,李遂放弃维权;小河案拒签律师公开信以示其正义;这次李天一案又是评论又是答问,所言与众不同!
慎博一生:“江湖”地位不同,走镖易难可见 //@何辉新:因为小斯人品太好了。[哈哈] //@谢佑平:凭什么不让见? //@LawyerZ:[话筒]
哀斯寂寞://@何辉新: 因为小斯人品太好了。[哈哈]//@谢佑平:凭什么不让见? //@LawyerZ:[话筒]
不要V的2012://@何辉新:因为小斯人品太好了。[哈哈]//@谢佑平:凭什么不让见? //@LawyerZ:[话筒]
劳动者也有尊严://@何辉新:因为小斯人品太好了。[哈哈]//@谢佑平:凭什么不让见? //@LawyerZ:[话筒]
南昌杨勇://@天下第一港://@蟑螂s: 斯伟江先生和石扉客先生,是不可多得的人物。//@大道如青天的微博: 斯律师,挺住!
占玉2676425857://@騎青牛逛函谷7: //@天下第一港://@蟑螂s: 斯伟江先生和石扉客先生,是不可多得的人物。//@大道如青天的微博: 斯律师,挺住!
騎青牛逛函谷7://@天下第一港://@蟑螂s: 斯伟江先生和石扉客先生,是不可多得的人物。//@大道如青天的微博: 斯律师,挺住!
何辉新V:因为小斯人品太好了。[哈哈]//@谢佑平:凭什么不让见? //@LawyerZ:[话筒]
天下第一港://@蟑螂s: 斯伟江先生和石扉客先生,是不可多得的人物。//@大道如青天的微博: 斯律师,挺住!
中原钓翁:[话筒]//@杨学林律师: 及时公开,也许有助于会见成功。律师只剩下微博了,抓紧用吧。
阿米星星的孩子:“防民之口,甚于防川”这个典故的寓意很深,它说明一个很重要的道理:无论是在什么时代,不要以为掌握了大权,就可以为所欲为,就能够把老百姓的嘴巴堵住;当然,这可能得逞于一时,但是,终归是要被老百姓赶下台的。//@运床专家: //@王江雨Law: 分而治之!
FASHION1650579043:支持,关注//@墨鉅: //@海耀律师万文志: //@明月越关山: 支持老乡斯伟江,诸暨木卵精神永胜!
Cee-标准群众甲:为什么不让见律师呢[疑问]?感觉北京公安有什么东西怕人知道似的哈[闭嘴]。
婉臻://@吕俊律师: 要是转上五千次,估计就能见了。可惜斯律已沦落为破落户,转成热帖,谈何容易!?
蟑螂s:斯伟江先生和石扉客先生,是不可多得的人物。//@大道如青天的微博: 斯律师,挺住!